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养龙(四八之四爷重生)+番外 作者:焦糖布丁(下)

字体:[ ]

 
    胤禩一愣,面色飞出一抹难以看懂的薄怒,陡然转嗔道:“四哥说什么话?你府里有了喜事弟弟道喜才是正理,哪里来的多想?”
 
    胤禛却不依不饶,不许他退却:“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就非要徶得一干二净么?”
 
    胤禩低喝:“别说了。”
 
    胤禛抿着嘴看他。
 
    周遭有宫人捧着吉庆物品路过,对着二人屈身行礼。
 
    胤禩亦不低头,绷着并不开口。
 
    他想问,德母妃难道是说的假话么?难道四嫂不是有孕了么?既然如此,弟弟恭喜又有什么错?四哥不想听恭喜的话,难道还想听他质问当日说过的话为何不作数么?
 
    我胤禩和你只是兄弟,有什么资格过问后院宿在哪里?
 
    胤禩想着越发觉着自己气苦得莫名其妙,这几日他不似往常平和,总是容易动气发怒。他的怒气一半是冲着胤禛去的,另一半是莫名其妙的自苦。
 
    不过是两个人一场不能为外人道哉的龌蹉事,今日他却在乍听四嫂有喜的时候心里横生出一段膈应来。
 
    他亦说不清那番自嘲从何而来,不过是睡了一夜难能拦着哥哥不入后院了。
 
    但他心里终究难以坦然面对,那一晚在一瞬间他几乎要相信了。
 
    可是相信什么,他连自己也不清楚。
 
    ========================================
 
    作者有话要说:我发誓这是最后的别扭,而且是孕夫的别扭(等同于骂老公“你个死人要不是你我不会这么难受咱们离婚”),之后慢慢水到渠成  八哥是嘴硬心软的 大家要相信我
 
    八哥不肯留下用膳的解释虽然看起来比较离谱,大家会说留下来不去吃就好了嘛,不过你们也知道,八哥是对着皇帝赐药都说“不敢受”的人,他的别扭不止对着四哥的。
 
第55章 .别试探我
 
    这一日四贝勒与八贝勒最终在储秀宫前的宫道夹角里分道扬镳。
 
    胤禩最后对胤禛说的话是:“四哥,天将变,恐有疾风骤雨。弟弟这几日琢磨良久,储位一日不定朝政一日难安,你我……再走动下去难免招来祸患。”
 
    胤禛心里被方才胤禩的话伤得厉害,闻言只说:“你接着说。”
 
    胤禩喉头动一动,最终道:“四哥还是避疾着罢,若你我同日落水,连个搭手的人也没有。”
 
    胤禛却直直问他:“你这番话,也同老九说过了?你也让他同你避讳些?”
 
    胤禩垂下半个头,没出声。
 
    片刻之后,胤禛抬脚与他擦身而过,留下一言:“如你所愿。”
 
    积雪堆砌的宫道上,二人背向而行。
 
    胤禩觉得自己真实蠢得可以,居然做着这样任性的事情,浑不似原来的自己。方才的话其实说得很没道理,眼下的局势难道四哥不懂么?
 
    方才吃下的什么东西在腹中翻腾搅动,他突然觉得胸腹都在抽搐着疼,他扶着墙角突然昏天黑地地吐起来,方才胸腹中的瘀滞气闷都像寻着了一个缺口往外窜。
 
    等他吐得浑身脱力了,身上一松就要往顺着宫墙往地上坐。
 
    一只手凑肋下托住了他。
 
    那个人说:“别坐,地上太凉。”
 
    胤禩觉得有热热的东西拼命涌上眼眶,他死死忍住了,直接后仰靠着后面的人:“我这样怕是不好让额娘看着,劳烦四哥扶我出宫。”
 
    另一只手从左侧拦住他,将他像是从侧面合抱了,撑起他整个身子,在他耳边说:“忍着点,到了马车里就躺一会儿。良母妃宫里我去打点。”
 
    几句话正是说到胤禩心坎儿里,他闷着头“嗯”了一声,一只手紧紧拽着哥哥的衣袖,顺从听话。
 
    胤禛心里软和下来,哎,都有了自己的骨肉了,还同他这张嘴计较什么呢?
 
    两辈子又不是不知道老八这死犟的臭脾气,若他肯早些服软撒撒娇,哪里能闹到当年那个地步不是?
 
    哎。
 
    马车了,胤禛结结实实叹了口气,为了多舛的前途。
 
    老八的状况越发难以掩饰,眼下还能用脾胃不合糊弄过去,明年开春除去厚袄,那时站着坐着都显眼得很,又要怎样蛮?
 
    胤禛板着手里的翡翠绿扳指,慢慢转动。
 
    胤禩缓过一口气,在摇晃的马车里睁开眼睛,正对上哥哥一双凝住不化的眉。
 
    “四哥……”他吐出两个字,却不知该如何继续。
 
    胤禛抬手摸摸他的额角:“你方才虚汗出得厉害,现在可还难受?想不想吃点什么,我让奴才们去弄。”
 
    翠玉的扳指凉凉冰冰,贴在额角上很是舒服。胤禩抬头磨蹭下,一时间像只温顺而虚弱的狐狸,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疗伤。
 
    这样的画面让胤禛有些冲动,这只狐狸难得在自己面前露出虚弱的形态,很想抓过来狠狠揉弄疼爱一番。
 
    他哑着嗓子又问:“小八?”
 
    胤禩打起两分精神:“方才一番折腾,是有些饿了。”
 
    胤禛诱哄他:“不如去四哥那里,想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弄。”
 
    胤禩撑起半个身子,撩开厚厚的车窗布帘,一股子混杂了雪水腥气的清凉冷风鼓吹进来,令人为之振奋。
 
    胤禩自觉舒爽几分,看了道路两旁泥泞的污雪也不觉抵触,居然生出一股“道阻且长,不畏何惧”的喟叹来,他忽然说:“四哥,这里附近可有便宜的食肆,不若陪弟弟走一趟吧。”
 
    胤禛扶着他坐得舒服些:“这个不难,只是你穿得单薄,靴子也薄,泥水湿足了又要寒从足底入。想用什么就让奴才端了来,不是更好。”
 
    胤禩苦笑道:“四哥看弟弟就这样没有么?”
 
    胤禛立即表明立场:“不是怕你身子娇贵些一吹风又脾胃不适吐得天昏地暗,你想去难道我会怕么,陪你走一走又有什么?”
 
    胤禩面色微赧,故作无事道:“也不知怎的,这些日子吃了东西总是不易克化,堵得很,方才倒让四哥见笑了。”
 
    胤禛用软得能拧出水的声音轻声问:“你想吃什么,嗯?”
 
    胤禩低头想了想:“旁的还好,只是对那一年四哥、九弟十弟一道喝的酸梅汤想得紧。”
 
    胤禛心里嘀咕着忘了问刘声芳也不知这酸梅汤喝得不,嘴里小心翼翼道:“听说那东西里面加的冰不干净,再说找个天气也不宜,上回府里大格格嘴馋让下人弄来喝了点儿,又是吐又是烧折腾了半个月才妥当。咱们不如吃些别的?”
 
    胤禩虽然想得紧,但听见这话也不好再坚持:“那,听四哥的。”
 
    胤禛受宠若惊,忙道:“不如咱们一边走,一面看着,有何意的就坐下用用?”
 
    胤禩一瞬间有一种离奇的错觉,居然觉得四哥是在讨好自己,可这样的感觉他又自觉莫名其妙。
 
    他侧开脸,佯装贪恋市井风光,将眼光落在车窗外,以此躲避过分暧昧的气氛。
 
    胤禛忽然觉得自己找到点感觉,老八并不是没心没肺只会伤人心的小混蛋,如果对他示之以弱,他只会更弱更软和。
 
    想到这里,胤禛腆着脸伸出手,趁着二人相距不过一尺的优势,一把握住了弟弟的手。
 
    胤禩浑身僵硬了下,确实在这样不容置疑的热度中想起了方才一路扶持的情意,居然怔怔地不想抽出来。
 
    有一瞬,他觉得,有人不离不弃搀扶着,又有何求?
 
    马车没回府,辗转去了前门食肆,二人裹了厚厚的棉布袍子,藏起一身锦衣,远远看了只像寻常富家旗人兄弟挚友一样沿途随意点评沿街店铺。
 
    苏培盛与高明老远跟在后面,听见二人时而高声说些什么笑话,难得轻松。
 
    “那时候小九非说镇店的羊脂白玉瓶是仿的,险些被打出去……”
 
    “还不是你总是纵着他们不通人情世故,这些话怎么能说出去?”
 
    “四哥别冤枉人,明明是宜母妃的过错,弟弟哪来的道行纵坏他们?”
 
    “宜母妃是纵着他们宫里张狂,宫外的可是你……”
 
    苏培盛扑哧一声笑了,两位主子这样相互折腾着,他们做奴才的都好些日子不敢高声谈笑了,累啊。
 
    高明他对视一下,都在心底按下几分偷笑,接着高明紧走几步上前,讨好道:“爷,前边儿再往里走,就是百姓的摊子了,那里路不好走,东西怕也不合爷的胃口,要不要……”
 
    胤禛闻言却来了性子,他自觉那几年深居宫中的日子都白过了,日日念叨着为天下百姓计,可百姓们过着什么日子他却是凭着早年的见识估计的。于是他问胤禩:“日日养尊处优,想不想今日也寻常一回?”
 
    这句话正和了胤禩的意,他回了一记极赞同的笑:“四哥说的极是,不如今日乘兴而去。”
 
    胤禛心中一热,手指在袖中抻一抻,忍着拉住对方手的冲动,负手先一步往巷子深处走去。
 
    胤禩知道这样不智,他应该提醒四哥年节将近,出行不可这样随意,最好打道回府勿生事端才好。可他偏偏又贪恋一份纵容胡闹的兄长情谊,纵使里面参杂了不清不楚的十年光景,那也是他现在唯一还能依靠的力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