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在兽界 作者:浅柳

字体:[ ]

 
书名:重生在兽界
作者:浅柳
 
沐生死了,因为他不能生孩子,在兽界重生了,??????(文案无能,只想到这些)
 
 
 
浅柳的新文,欢迎围观:黄泉之引魂者
内容标签:生子 异世大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生,丰 ┃ 配角:楠,百,原,等等 ┃ 其它:重生,兽人,种田
 
 
==================
 
     ☆、  第一章(抓虫) 
 
      沐生沉默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几个男人,听着他们的歉意和劝慰,渐渐地,面露讥讽。什么他身体不好,不好生孩子?什么他性格内向,不够开朗?什么强加的爱情不会幸福?所以面对爱人的背叛,就要看开一点,不要再寻死觅活?
  沐生低下头,看着自己覆盖着薄茧的手。
  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他们的说辞,似乎是这身体的原主人被定了婚的未婚夫抛弃了,找了另一个活泼,漂亮,健康,好生养的。一个想不开,自杀死了!然后,同样是被抛弃的,但是被杀死的他,醒来了。!
  多有趣啊!
  面前的几人似乎说累了,看沐生一直低着头看着手,也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反应,不禁紧张了起来。族长说了,要举行结对礼,可以,但是必须要取得沐的原谅!
  原看看母亲,又看了看站在旁边也一直没有出声的杨,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沐,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可是,当时我没有想过我会爱上杨,但是沐,你知道的,我们有孩子了,我得举行结对礼,沐,原谅我们吧!”
  孩子?孩子!沐猛的抬头,看向一直和原牵着手的高瘦男人。
  杨见沐突然抬头,也不禁有些心虚,但是随即,又高高的抬起了下巴!他有孩子了,在这个生育率低的年代,孩子和雌性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有了孩子的他,什么都不怕!要不然,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去族长那里提出要举行结对礼,对于沐,他也觉得抱歉,但是,那些歉意并不能让他放弃抢走原。原是部族勇士,人很温柔帅气,而且强大,和原在一起,不仅会过得更好,而且还会得来大家的羡慕!
  沐还在盯着杨看,正确的说,在盯着他的肚子。那是男人吧?是吧?
  原的母父一直看着沐,当然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沐,身为原的母父,我也对你感到很抱歉,但是,沐,你也是雌性,你应该知道,孩子对于母父,对于一个部族来说,有多重要。”
  原的母父又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听到,只是盯着杨的肚子,脑子里一直翻滚着:身为原的母父,你也是雌性,杨有孩子了······
  他醒来的时候明明就碰到过自己的小沐,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可是现在,他有点混乱。
  “你们先回去吧。”不知什么时候,门口站了一个人。
  “族长!”
  “族长!”
  “先回去吧,沐也累了,让他先休息吧。”
  几人看了看依然呆愣的沐,又看了看族长,拉着还想说什么的杨走了。族长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过了好久,沐才从呆愣中缓过神来,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以及外面没有多少暖意的阳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发呆!
  这些天,部族里有三条消息在流传,一是,勇士原抛弃了胆小的沐,要和杨结对。二是,杨怀孕了,有了原的孩子。三是,沐撞墙自杀,虽然救过来了,但是脑子撞坏了,傻了!
  对于这些流言,沐充耳不闻,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想着自己的事情。
  沐生,二十八岁,生于一个县城,七岁的时候父母离异,谁也不要这个拖油瓶,只好送去乡下的外婆家养,二十岁大学毕业,二十四认识大他四岁的男朋友,恋爱四年,二十七岁的时候男朋友找了一个女人结婚生了孩子,二十八岁被他知道,然后,他死了,被男朋友失手杀死!
  现在的他经常在想,为什么呢?为什么当初就没有狠下心把那个孩子摔死呢?已经举起来了不是么?为什么他的双手还是死死地抓着孩子的小被子,就是不松开手呢?然后他笑:后悔么沐生?可是后悔有什么用,你没有狠下心杀死他的孩子,他却狠得下心杀死你!
  对于现在的状况,木生表示他毫不在意。当初的混乱过后,他就放弃了了解周围,也不想了解现在的自己。现在还活着,那就活着,若死了,那就死吧!
  他无所谓!
  天气一点一点的冷下来,部族里的人也都在忙碌着准备过冬的食物。冬天,那就是在与死亡抗争,寒冷,饥饿,还要防备野兽的侵袭,多少兽人死在了冬日,再也没能感觉到春日的温暖。
  在这样忙碌的时候,族长,也就是百,他还在担心着另外一件事。
  “怎么了?”
  “啊,丰啊,回来了!今天收获怎么样?”
  “不错!怎么了?”
  “今年的冬季好像有点早啊,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的度过这个冬季了!杨怀了孩子,应该不到春天的时候就会生了,真是,怎么就不避开这个时候呢!还有沐啊,原本他只是胆小了点,身体不好了点,现在可好,直接就变傻了,冬天的食物本来就不多,他怎么活啊。若是多给他些食物,族里有孩子的也会有意见吧??????”
  丰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族长的唠叨。
  丰和族长百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出门试炼,一起捕猎的兽人,在族人的眼里,两个人都是不喜欢说话,很有威严的人。只有丰知道,其实百,就是一个话唠!小时候,他看丰不爱说话,板着一张脸,周围的小雌性就爱看他,还会脸红,他就学着了。长大了,他做了族长,就要有族长的威严,想说也不能说了,所以,作为百唯一一个知道他本性的朋友,丰也只能安静的听着他的唠叨。
  “啊??????说来说去都是原的错,说分开也要早一些啊,或者过了这个冬季也行啊,现在怎么办??????”百抓着头发哀嚎!
  “过了冬季杨就没有机会了。”
  百看了看一本正经的丰,又泄气了:“你就不能不提醒我这种事情么?会让我对雌性失去兴趣的??????”
  丰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过身,回家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远远的,他看到了沐,那个安静的雌性。旁边有另一个雌性楠在照顾他。不自觉的,他慢慢的走近了他们。
  “沐,来,再吃一口。”楠撕下一块烤肉喂到了沐的嘴巴里,而沐,也乖乖的张口吃了下去。
  “沐啊,秋天快过去了,冬天很冷哦,所以你要多吃一点,这样才有体力对抗寒冬,来,再吃一点。”沐,乖乖的张嘴,再吃一点。
  丰看着这两只雌性的互动,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觉得有温暖的感觉。而原本就很乖巧的沐,现在更像一只大宝宝一样的听话。
  “丰?”
  丰回头,看到了他的兄弟季。“结对礼用的猎物准备的怎么样了?”
  季听到这话,宽阔的双肩都耸了下来:“楠说,他不要在这个秋季结对了!”
  丰惊讶:“怎么了?之前不是都说好了么?”他们是未婚夫夫呢!
  “还不是因为原!现在沐变成了这样,也没有人能照顾他,只有楠在吃饭的时候过来烤肉给他吃,不然他早饿死了!楠说,现在沐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若是他这个时候结对,再刺激到他就不好了??????”
  丰挑眉。似乎,今年秋季结对的不只他们一对吧?要说刺激,似乎是原那对对他的刺激更大吧?
  转眼过了几天,天气似乎更冷了,要抓紧打猎,然后就是准备天缘节了。天缘节,会有不少的未婚夫夫在这一天准备结对礼。
  不知不觉,丰又走到了沐家附近。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都会来这里看沐吃饭,看他发呆,似乎,看见了,就觉得心情会好一点。可是今天,都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楠还没有来,是有什么事情了么?那,沐是不是要挨饿了?
  想了想,丰转身离开,去中心广场将分给沐的猎物领回来,喂饱他。明天,打只异兽吧,那东西的肉挺好吃的。
  
 
    ☆、  第 2 章(捉虫) 
 
      看着伸到眼前的大手,沐生愣了一下。这是谁啊?抬头,他看到了一个高大,但是并不是很壮硕的男人。黑发棕眸,只在下半身围了一块兽皮。
  许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丰努力的放柔了表情,做自我介绍:“我是丰,楠有些事情,可能过不来了,我来烤肉给你吃。”
  沐生觉得奇怪,那张面瘫脸,刚刚露出的表情却很奇怪。想了想,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又能怎么样呢?垂下眼,重复前几天的动作,你喂,我就吃。
  第二天,第三天,楠一直没有过来,一直是那个叫丰的兽人在给他烤肉。沐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担心。可是又强迫自己不去想楠,不去想任何事情,努力的把思绪放空,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继续活下去。
  可是今天,丰也有些晚呢!
  “沐??????”丰看着安静的沐,犹豫着该不该说,可是楠??????
  沐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丰是在叫他。他不是向来有话直说的么?也不管他有没有在听,就连大家都说他傻了也是丰告诉他的,没有半点犹豫。所以,他抬起了头,看着丰。
  丰也是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也只是习惯性的叫了他,从没想过会给他回应,毕竟,他傻了不是么?可是,那看着他闪着疑惑的眸子是怎么回事?
  “楠受伤了,你??????要去看看他么?”
  只见沐睁大了眼,直直地盯着他看。丰叹了口气,直接抱起了沐,向楠家走去。“楠这几天没来给你做饭,就是因为他受伤了,脚动不了了,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走路了??????他还很担心你,所以,我们去给他看看,让他知道你好好的。”
  沐生是心里有点乱,楠受伤了,可是还在担心他,他,又能给楠带来什么呢?他挣扎,他不想在意楠,因为不在意,就不会难过受伤,可是他也明白的知道,他,在乎了??????
  “丰,你们来了。”季站在楠的床边和他们打招呼。
  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将沐放到了楠的床边。
  楠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看到沐,他还是很高兴的。“沐,对不起,我伤到了脚,以后没办法走路了,也不能照顾你了??????”楠难过的咬了咬唇,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只在那里安慰:“但是沐不要担心,丰和季会照顾你的??????”
  季用力的抱住楠的肩膀,给予无言的安慰。
  沐生看了看楠受伤的脚,肿的挺严重,可是,以后不能走路什么的,还不至于吧?脱臼而已啊!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沐伸出手,抚上了那肿起来的脚踝,稍微用了点力,就听楠疼痛的叫出了声。
  果然只是脱臼!确定了情况,他放轻力道,轻轻地以不会让楠疼痛的力气揉搓着肿起的地方。他还记得,小时候,乡下孩子淘气,经常会出现脱臼的情况,基本上,谁都会将错位的骨头接回去,而且不会感到很疼。
  “沐你干什么?”季看到楠被他弄痛了,很是气愤。这个沐,傻了也不安分么!
  “季!”楠制止了季的怒喝,他怕吓到沐:“没事的,沐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沐现在弄的我伤处木木麻麻的,很舒服呢!”
  季听了,只能瞪沐一眼,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有丰,看着沐专注的揉搓着肿起来的包。沐基本对任何事都没有反应的,可偏偏对那个包感兴趣?丰眼神暗了暗,不知在想什么。
  感觉差不多了,沐看着楠,趁着他专注的和季讲话的时候,稍稍一用力,就将错位的骨头接了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