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弃少归来 作者:翎篁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弃少归来
  作者:翎篁
  
  豪门少爷罗子晟这辈子简直就是个悲剧。
  少年时只知道吃喝玩乐追大明星老婆,对家族的事务一概不管。
  最终在他“大哥”的努力下,他成为了家族弃子。
  于是他的婚姻成为了联姻工具,深爱的老婆儿子成为了要挟他的筹码,只为了逼他娶他“大哥”无法娶回家的真爱。
  可惜即使他一再妥协,还是落得爱人惨死,儿子失踪,自己也被丢进海里喂鱼的凄惨下场。
  然而,命运却又意外地让他重生回五年前新婚前夜……
  罗子晟(主角攻)VS海晏(生包子受),甜宠文,1VS1,HE。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近水楼台 甜文 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子晟(射ng),海晏,罗彦北(儿子) ┃ 配角: ┃ 其它:
    ==================
  
  ☆、 第001章
  
  这一晚,整个T市都笼罩在暴风骤雨之中,天空黑得如同盖了一床厚厚的棉絮。
  一辆轿车劈开浓稠的黑夜,急速往海边驶去。
  车内罗子晟狼狈地半靠在车箱壁上,全身被绳子捆得像一条虫,连嘴巴都被胶带缠紧,只剩下一对出气的鼻孔,和一双拉满血丝的疲惫双眼。
  罗鸿优雅地坐在他身边,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养神,半晌忽然睁开眼睛,刚好对上罗子晟表情麻木却仍然英俊的脸,嘴角弯了弯,微微笑了起来:“子晟,我今天就送你去见你心心爱爱的海晏,高兴吧?”
  罗子晟听到“海晏”这个名字,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麻木的脸上渐渐泛起浓烈的恨意,可惜即使他再怎么奋力地挣动身体,也只能像一条虫一样,可怜地靠着车箱壁蠕动,仇人近在眼前,他却连靠近都不能!
  “别激动。”罗鸿状似宠溺地拍了拍小弟的肩膀,抬起头,远远地听到了海浪传来的声音,轻声说:“马上就到了……”
  ……
  哗哗的海浪中,罗鸿的司机兼心腹随意地将罗子晟扔进了海水中,随即拍拍手离开。在这之前,他已经给他的身体里注射了一些药物,罗子晟看见他将那管药水推进他的身体,和当年注射进海晏身体里的是同一个颜色。
  咸苦的海水一下子灌进了鼻腔,不管罗子晟怎么挣扎,捆得严实的身体都只能往更深处沉去,很快的,他的头从鼻腔开始巨痛起来,意识也跟着变得模糊。
  恍惚中,他好像回到了十年前,那时他才十七岁时,第一次见到当时还只是小明星的海晏。他的表情温柔而沉静,优雅而从容,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平静、宽广,仿佛能包容万物,任时光如何变迁,他始终如一。
  罗子晟第一次见到他,就想往他身边凑,之后又想把人弄上床,后来他也确实做到了——用三分哄三分骗三分威逼一分企求的手段。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们纠纠缠缠了五年,分分合合,罗子晟知道海晏对他有感情,他更相信只要自己不放手,海晏就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可惜他太过天真了,不知道这世间的残酷与冷漠,而这种愚蠢的天真,不但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海晏。
  罗子晟二十二岁时,家中逼他娶邓家的女人,海晏说他不愿意做第三者,狠心地说了一堆绝情的话,然后将他推出了自己的房子。
  罗子晟当然不愿意自己缠了这么久的人就这样把自己甩了,他在家里大发脾气,要求家里取消婚约,可惜向来纵容他的家人,这次没人再支持他,不但如此,他们还找了些人看住他,监管他的自由。
  任性放纵了二十二年的罗子晟哪里肯忍受这些,他砸碎了一切自己能碰到的东西,可惜不管他怎么挣扎,这一次就连一向最宠他的奶奶也以静心养身的借口搬去别院,拒绝见他。
  他用尽了一切手段也没能离开家,最后不得不以答应结婚的条件才得到自由,可是等他想回去找海晏时,海晏已经被人带走了。
  他的大哥罗鸿告诉他,如果他想再见到他的亲亲爱人,就乖乖待在家里和邓晴芳结婚。
  “你们抓走了他?他在哪儿?!”罗子晟当时就疯了,抓住罗鸿的衣襟,一拳就揍了过去。
  然而他的拳头在中途就被罗鸿的心腹给抓住了,罗鸿轻松地拂开他抓着自己衣襟的手,微笑着轻声说:“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罗鸿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因为当罗子晟再见到海晏时已经是三年之后,在一间昏暗的地下研究室里。那时罗子晟已经被逼着娶了一个带球嫁过来的女人,给别人的儿子当爸,在公司里事事都要避让着罗鸿,甚至主动为他开路。而海晏这三年明显过得比他还要悲惨,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见到他好半天才回过神,如死灰一般的脸上竟然渐渐升起了希望,抓住他的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救救小北,他是你的儿子……”
  之后不久海晏就死在了他的面前,他才知道这三年,海晏不但给他生了个儿子,后来还因为体质特殊而被罗鸿送给了一个疯子做研究,而他们的儿子罗彦北则不知道被送去了哪里。
  罗子晟抱着海晏渐渐变凉的身体,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变凉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与他无关,想就这样追随着他离去。他很清楚是自己害了海晏,如果不是他当年死缠烂打,海晏就不会被罗鸿的人抓住,也就不会死得这么惨……
  因此为了他们的儿子,为了向海晏赎罪,他惩罚一般地硬逼着自己独自活了下来,开始四处寻找儿子的下落。等到两年后他终于有了儿子的下落,为了和海晏的族人配合救出小北,他独自找上了罗鸿报仇,之后就是被他抓住,被丢进海里……
  漆黑的海中伸手不见五指,海水的压力越来越大,罗子晟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脏被压碎的声音。
  他想儿子会被海晏的族人带走,而他也终于可以去见海晏了……
  海水流动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大海深处传来,黑如深渊的海底似乎渐渐亮起了一片片柔光,罗子晟昏昏沉沉地半眯着眼,模糊间看到海晏沉静的笑脸浮现在他眼前……
  ※
  零几年的时候,能办西式婚礼的家庭,代表着这家人很奢侈,很新潮,舍得花钱。
  而能在自家准备一场盛大的西式婚礼的家庭,那只代表着这家人和印钞机有相同的功能。
  明天就是罗家少爷罗子晟的新婚,罗家为这对新婚夫妇结婚准备的流芳园,佣人们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现在已经基本就绪,只等着明天两位新人来到这里,在众人的见证下,成就一段美满幸福的婚姻。
  而在罗家的大宅里,按罗老太太吩咐,罗家的人,不管是在外地出差的,还是出国游玩的,除了在部队里走不开的罗四叔,其他人都必须在这天之前赶回来了。
  罗家人口众多,罗老太爷当年起家得早,又生性风流,因此家里不但有一位极有威严的老太太,还有性格泼辣的二太太、温柔婉约的三太太两位姨太太。虽然说现代早就不允许一夫多妻,但是罗家有钱,罗老太太年纪大了,也不在意这些,因此养几个人在家里也没人能说什么。
  罗老太爷家里家外享尽齐人之福,不管在名利场上还是情场上,都是十分令人羡艳的人物。而罗老太爷也因此十分敬重自己的发妻,毕竟如果不是她大肚能容,又有本事将家里人管得服服帖帖的,他又哪里有这么好的福气享受?
  老太太一生给罗老太爷生了两个儿子,老大罗兆和老四罗谦,剩下的罗艺、罗万是二太太所生,罗佰和罗诗是三太太所生。至于外面还有没有罗老太爷留的种,还真不好说。
  罗子晟正是罗家老大罗兆的小儿子。小儿子明天大婚,做为父亲的他这天晚上却在外面的温柔乡里喝得烂醉,直到深夜才回到罗家。
  老太爷和老太太们毕竟年纪都大了,早已经睡下,他作为家里中间一辈的老大,自然也没人敢说他什么。
  罗兆的夫人戴秀萍听到佣人的传话赶紧迎了出来,扶着他坐在沙发边坐下喝了水,一边声音娇柔嗔道:“怎么又出去喝这么多!明天就是你儿子结婚了,要是耽误了明天的婚礼,人家还得说我这个后妈的不是!”
  罗兆在外面都是被美人成堆地哄着,回家了自然不耐烦听人罗嗦,嘟囔了一句,“少多管闲事!”就推开她扶上来的手,摇摇晃晃往大宅后院走。
  戴秀萍心里也有气,也就没管他,谁知罗兆刚没走两步,客厅后门就被人一把推开,“砰”地一声撞在墙上。紧接着罗子晟一脸阴沉地冲了出来,把他老子给撞得在原地打了个转,差点没一屁股蹲坐到地上去。
  戴秀萍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扶罗兆。她在这家里还只是个儿媳妇,虽说是老大,又是嫡长媳妇,但却连当家的边都挨不到,要是丈夫出了什么事,她在家里哪还有什么位置?
  扶着晕晕呼呼的罗兆站稳,戴秀萍抬头见是罗子晟,心里一阵不爽,但是出口的话语却委婉温和,“怎么了你这是,都快成家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以后晴芳进了家门,还不得说我们罗家子孙没个教养。”她这语气虽然轻柔,话里的意思却有些重了,不过这里除了三人外又没别人,罗兆还晕乎着,她也就没怎么顾及。
  果然罗兆听了她这话,也是非常不高兴,张开还喷着酒气的嘴就怒骂了他一声小杂种,甩开两人走了。
  戴秀萍心里得意一笑,跟着丈夫回了后院。
  罗子晟阴沉着一张脸,却根本没听到这两人具体说了什么,只听清楚了戴秀萍的一句“都快成家的人了”,便再没心思管其它的事了。
  他真的回来了!回到他还没和那个恶心的女人结婚之前!
  海晏,小北……
  他嘴里念着这两个名字,只觉得胸口窒闷生疼。
  “铛,铛……”
  大客厅的老式钟摆规律地敲响了十二下,他心头一震,迅速回过神,看了一眼客厅的挂历,日期刚好是他结婚前一夜。
  罗子晟心中想笑,眼眶却变得通红。然后又十分不放心地重新看了一遍日期,再三确定那日期不是自己的错觉后心中才稍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再耽搁,急匆匆地往自己的屋里跑去。
  
  ☆、 第002章
  
  接受了自己的时间已经重回五年前,罗子晟不敢再耽搁,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赶紧给他四叔打了个电话。上一世他和海晏重逢时,海晏曾告诉他,其实这段时间他已经被他的族人救出来,并且被带去了一个小山村休养身体,等待儿子的出生。只有联系不到他的罗子晟还以为他仍然在罗鸿手里,后来他会再次被抓是小北出生时被罗鸿的人发现。所以如果这一世没有出差错的话,海晏应该已经被带去了那个小山村。
  罗子晟当年再见到海晏时,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每一次睡着罗子晟都害怕他再也睁不开眼睛,因此每次他醒着的时候,都会一个劲地缠着他说话,将他那些年所经历的细节都问了一个遍,所以他还记得那时的一切,也记得那个小山村的名字叫青荷村。
  电话很快接通,即使此时已经是深夜,罗四叔罗谦的声音听起来仍然十分清醒。
  “喂?”
  “四叔,是我,罗子晟。”罗子晟知道他四叔最讨厌说话做事拖拖拉拉的人,因此赶紧报上名字。
  “有事?”罗谦显然很疑惑自己这个向来只会吃喝玩乐的小侄子会半夜给自己打电话,只是他习惯性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一般人根本听不太出来。
  “嗯,那个,四叔你手里有人没,先借我两个好不好?”罗子晟上辈子最怕的就是他这个从来不苟言笑的四叔了,当然现在他仍然十分敬畏他,只是没有那种见了就想跑的胆怯心理了。
  “你想保护谁?”罗谦狐疑地问。
  “我儿子。”罗子晟立刻道。
  “……”觉得自己被耍的罗谦瞬间怒了,“小兔崽子,你乱说什么呢!”
  “我没乱说,是真的,这事我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楚,但是这次你一定要帮我!除了你,我想不到谁能帮我保护我儿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