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近的渣攻一点个性也没有 作者:一团棉花

字体:[ ]

 
书名:最近的渣攻一点个性也没有
作者:一团棉花
文案 
当某男不幸沦落为耽美小说的渣攻时,他决定……做一个奇葩,然后快乐地活下去。
 
1VS1.HE.CP主角X作者君( ̄▽ ̄)ノ
 
内容标签:快穿 现代架空 虐恋情深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这一切的起因,是一场以爱为名的交易。
 
    “你好。”就在我坐在咖啡厅角落望着街景发呆时,一个人拉开椅子坐到了我的对面,露出灿烂的笑容跟我打招呼。
 
    “好。”我点头回应他,不动声色地打量我的客户。
 
    很普通的T恤牛仔裤,偏瘦,皮肤有些不健康的白皙,黑色短发柔顺地贴在额头,眼底一圈淡淡的青黑,笑起来的时候很有感染力,可惜那双弧度很好看的眼睛被黑框眼镜遮住了,看不太真切。
 
    依据我的经验判断,像这样面色发青四肢无力目测战斗力只有0.5的家伙不是家里蹲就是写小说的,要不就是写小说的家里蹲。
 
    “其实,我是一个小说网站的写手。”果然。
 
    “你知道作为写手最痛苦的是什么吗?那就是每天打开文档发呆却什么也写不出来!”他有些垂头丧气地继续说,“最近对自己的千篇一律的写作风格和人物设定越来越厌倦了,无论写什么都毫无动力,但是看到那些读者鼓励我的留言又觉得很愧疚,为了不辜负我爱的读者们,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写?”我喝了一口饮料,干脆地说:“不过,我语文从没及格过。”
 
    “啊?”他愣了一下,拿手托着腮,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说:“怎么说呢,我只是想要有一点突破,能够改变以往的风格。”
 
    “嗯?你想改成什么样?”我继续喝着饮料,问他。
 
    “我已经厌烦了我的小说里那些渣得毫无个性的渣攻,就好像一个没有人格的人形模板一样,”他像是想起来什么,无奈地摊手说:“所以我希望你进入我的小说里,按你自己的意志行动,让我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呃,人渣。”
 
    “没问题,”我仰头喝完饮料,信誓旦旦答应下来,“那么按次付款,每次五百,怎么样?”
 
    “OK!那么就麻烦你了”他爽朗地一笑,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我,握住我的手,眼里含着殷切地盼望:“不求渣得突破天际但求渣得与众不同。”
 
    “放心吧。”我回握住他的手,给他一个顾客就是上帝的真挚微笑。
 
    “所以说,你的笔名是一朵菊花向太阳?” 我接过书一看封面,第一眼就看见那直白得很有内涵的七个字,赞叹道:“很有个性。”
 
    他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年少无知随便取的……”
 
    回到家,我坐在沙发上,泡了杯茶,慢慢翻起那本小说。
 
    我经营一家调查公司已经三个月了,因为缺钱所以暂时什么活都接。虽然到目前为止经理主管会计业务员都是我一个人,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起码能招得起一个员工。
 
    熟悉了一遍剧情,我把小说放进3D全息模拟器里。
 
    伴随着一阵优美的提示音,我知道自己即将进入一个让我不忍直视的小说世界……
 
    ++++++++++++++++++++++++++++++++++++++++++++++++++++++++++++++++++++++++++
 
    一睁开眼,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窝在二十平出租屋里吃泡面加火腿肠的平凡的我,而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且胸怀广阔壮志凌云妄图一统武林的西域魔教教主。
 
    魔教议事堂,青色火光森然晃动,手持火把的教众分立两侧,神情肃穆,整个议事堂充满一派阴森诡谲的气氛。
 
    层层阶梯递延而上的最顶端,那个放置教主宝座的平台上,一人身着黑色紫金暗纹锦袍,负手而立,单单一个背影就透出说不出的如帝王般雍容华贵的气度。
 
    他如墨玉般的长发紧紧束起,露出的侧脸白皙光洁如同羊脂玉,眼底一颗朱砂泪珠如红玉般鲜红夺目,美人如玉,不可方物。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这个跟工艺品店橱窗摆设一样的玉雕人,就是我……(ˇˇ)
 
    我闭目养神,听底下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放开我!你放开!”
 
    刺啦——是外套被撕破的声音。
 
    “不要!住手!不要碰我!”
 
    哗啦——是里衣被撕破的声音。
 
    “不!不!教主!”
 
    眼看着他连最里层那件亵衣都快被人扒光了,我比了一个停的手势。
 
    几个正欲一逞j□j精壮大汉的赶紧停手,毕恭毕敬地看着我。
 
    顺着台阶缓步而下,为了保持攻君邪魅狂狷残暴无情的形象,我僵硬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走到那个人面前,自上而下俯视他。
 
    j□j的胸口满是红痕,两点红点不知被谁玩弄得红肿而挺立,裤子被褪到膝盖,白皙而修长的双腿被人硬生生分开,若隐若现地露出股间的沟壑……整一个被强间未遂的凄凉模样,他眼神空洞地望着我,惨白的嘴唇抖动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宁……”我看着他那张七八分像委托人的脸,着实出戏。
 
    根据小说介绍,他是教主的前任护法兼床伴。两人相遇相爱在魔教演武堂,从此教主舞剑他吹箫,夫夫的小日子过得逍遥而美满,殊不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教主爱他爱到死去活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枕边人竟然是正道卧底。
 
    原来以往甜言蜜语都是假相,察觉自己满腔深情错付了人的教主愤怒了,他命令自己的手下轮流XXOO了这位少侠,不仅从身体上j□j他更要从人格上侮辱他,并且为自己后期心如刀绞悔不当初铺好一条不归路。
 
    虽然我不太理解这位教主的逻辑,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表现实在是太俗套了,简直就是为了狗血而俗套,一点内涵也没有。
 
    怎样才能渣得清新脱俗还不失狗血呢?我自认为以我的水平是绝对达不到这样的高度,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往奇葩的方向拓展了。
 
    “教主……”他眼角含着泪,“叛教之事,不过是为了维护天下正道,我问心无愧,唯独愧对教主,要杀要剐悉听教主尊便,我毫无怨念。只求教主明白,我对教主说过的话,都是真的……”
 
    “杀了你?”我一边想着对策一边勾起一个自认为冷酷无情的微笑,随口编了句台词,“苏宁,你可知我有多恨你,杀你,太轻。”
 
    他脸色惨白身体微微颤抖,眼泪再也忍不住,蜿蜒而下。
 
    嗯?难道说我刚才那句胡乱编的台词竟然意外造成了暴击的效果?我看着他一脸痛不欲生的神情,暗自思忖,或许精神攻击的效果更好,更能体现出我身为一代人渣的风范?
 
    不过,如果我在这里用语言羞辱他打击他让他痛不欲生,似乎也落入了俗套,那应该怎么样好呢?
 
    我环顾大堂一周,看见了二黄摇着尾巴乐呵呵地舔着骨头,有了,不如让二黄强间了他,不过这样似乎有点重口味而且也不算新鲜,那么,逼他强间二黄怎么样,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样惨无人道的事。
 
    就在这时,嗨皮地舔着骨头的二黄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歪着脑袋向我看来,一双黑漆漆地眼睛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看得我的心都软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二黄是无辜的,我不该把他扯进人类的丑恶怨恨中。
 
    如果不逼他强间二黄,那么强间谁好呢?看着这些誓死追随我的教众们,我着实狠不下心……忽然,我灵光一现。
 
    我掰开苏宁的嘴,把半瓶春天的药倒进去,一抬下巴,确认那半瓶药丸都滚进他肚子里了才心满意足地放开手。
 
    “现在,”我微笑着晃晃手里的空瓶,“麻烦你强间它吧。”
 
 第二章
 
    听完这话,他明显愣了一下,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用有些发颤的声音问:“你说什么……教主,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我玩弄着手上的药瓶,花纹古朴流畅看起来像是有些年头,跟遥控器差不多大,瓶口也不算小,当一个简易灰机cup用绝对没有问题。
 
    “教主,苏宁……不懂您的意思……”他的脸微微潮红起来,努力缩紧身体,似乎想把自己那正准备抬头的小东西遮起来。
 
    “不懂?那就让我教你吧,让大家看着,直到你懂了为止。”我将微凉的瓶口轻轻按在他柔软的皮肤上,看见他难受地轻微扭动身体,死死咬住下唇却还是有细微的j□j漏出,看得出药效已经发作了。
 
    他听了身体轻轻颤动,脸上的红潮迅速退去,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可置信地说:“教主,您……求您赐我一死,也断然不要这样折辱我。”话说完,他把眼睛一闭,再也不去看我,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高洁样子。
 
    “我早说过,杀你,太轻。”我换上一个淡淡的神情,命令下属将他的腿分得更开一些,好让那个生龙活虎站立着的某处毫无保留地luo露在所有人眼前。
 
    苏宁羞愤难当却无法反抗,只能死死咬牙任由我摆布,眼角溢出了绝望的泪水……
 
    唉,老实说,看见他那个样子我还是有那么点愧疚的,毕竟我与他无冤无仇,而且我也没有X虐待这种嗜好,但是为了我下个月的伙食费,只能抱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