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入农家+番外 作者:空号

字体:[ ]

 
文案
文案 
盈哥儿与安珉的一生。
种田 生子
男男世界,不喜者,请按X
文案无力
这是我的第一篇文文,渣文笔表人参公鸡,嘤嘤嘤
我的目标就是把这篇文写完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晓盈,安珉 ┃ 配角: ┃ 其它:
==================
 
  ☆、狗血的穿了
 
  林晓盈是个大宅男兼修真小说作者。和大多数宅男一样,他对穿越重生什么的,也怀着向往的心情,曾经何时他也又过天天念道要穿越到某某朝代当位武林高手,后宅佳丽三千。当然以上内容是绝不可能发生的(空号:这简直就是在做梦!(☆_☆)。林晓盈:凸=^=凸)
  可是林晓盈从不知道穿越是这么件坑爹的事。谁会因为喝水呛死而穿越呀!!! 于是,倒霉鬼林晓盈的灵魂就被上帝接受送到另一个“倒霉”的世界里去了。
  另一边,在江国的一处村庄里,在一个用稻草为顶的土胚房里,村里年迈的大夫正在为炕上的孩子把脉,一旁急躁的一对男人正紧紧盯着,偏瘦的男子用袖子抹着泪,低声地哭着,高壮些的男人扶着他,心急地问:“霍大夫,晓盈…晓盈他没事吧?”虽然知道这孩子落水太久,生机渺茫,但做阿爹的哪个不希望自家哥儿能活下去。消瘦的男子听自家汉子的话更是扑进汉子的怀里,出声地哭呀。“林哥,林哥…咱家的盈哥儿才刚过五岁,不会小小年纪就……”话未说完,哭得更凶了。
  坐在炕头的霍大夫紧锁着眉头,脸上刚要露出悲哀的表情,开口劝男子节哀的时候,指尖下的脉动忽然间清晰甚至平稳了。霍大夫惊讶地再去试探确认,依旧是那平稳的脉博。他长舒了口气,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面容带笑,道:“没事了,没事。你家的盈哥儿真真是命中带福气的。落水这么久,竟还捡回条命来。长大了,肯定非同寻常。”
  “可是真的?!”偏瘦的男子激动地叫着,“霍大夫,我家的盈哥儿当真没事了。”
  “我个老头子,大把年纪了,还诓你不成。”
  男子赶忙跑到炕头,半拥着小孩,欣喜地笑着。“没事了,我的盈哥儿没事了。”
  “霍大夫,我送您出去吧。”壮汉道。
  “你顺路跟我去取药。”
  走到门口,便见一个穿着深绿色短袍的男孩等在门口,鼻梁高挺,剑眉微挑,那双黑亮的眼睛更是夺目。生得真是极好,不像寻常农家出的小子。
  “林叔,盈哥儿没事吧?”
  “晓盈没事了,这次还真多亏你把他从河里带回来,不然晚那么一会儿晓盈就没命了。”
  “没事就好,我能去看看嘛?”
  “盈哥儿还没醒呢,醒了我去叫你。你先回去,省得你家阿么着急。”
  “那…那林叔我先回去了,盈哥儿醒来记得叫我呀!”说完,快步遛回家。
  “这珉小子对盈哥儿还真是上心啊”霍大夫捋着胡须,笑道。
  “盈哥儿还小呢,那事怎么会说的准。”
  “盈哥儿可是个好的。林小子,你家阿么没再为难你们吧?”
  “这家都分了,他还能再来为难我家嘛?”
  “不是我说,你那阿么就一个心思寻思他二儿子,何时在意过你家这口子。记着你们已分了家,就不是一家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可别再让你阿么占你什么便宜了。我算看透了,他就指望着他考了这么多年还是童生的二儿子呀,能考中个秀才让他享福呢。”
  “霍叔,我知道了。”林大牛眼神暗了暗,他可算是知道了,他那阿么就没记着他,阿爹刚走,他就急着分了家。
  霍大夫笑了笑:“你家那屋子是老屋,可家里的几亩地可是村长做了主,分来的好地。你阿么可为了那几亩地,肉痛了老久,那些地只要好好种,定有好收成,保你家温饱。”
  “是。”
  =======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在那林大牛去取药,林晓盈已经醒了。
  林晓盈刚醒,只觉一阵头疼,原是盈哥儿的记忆就袭了过来,阿爹,阿么,哥哥,珉小子……一股脑地涌入。
  “嘶,好痛呀。”林晓盈抚额,准备从炕上起来。发出的声音惊醒了在炕头浅眠的林阿么:“阿么的好盈哥儿呀,可总算醒了。可急死阿么了。”
  “阿么…”或许处于原主身体的本能,见到林阿么,便叫了声。即使知道了自己穿越了,但还是被自己发出这般奶声奶气的声音惊着。
  “阿么,阿么别哭呀。盈哥儿没事了。”学着记忆中原主的口气,半撒着娇哄着林阿么。即使林晓盈内心早已内牛满面了。
  “你还说呢,好端端的怎么掉河里去了,阿么平时没少警告你别去河边的。”
  “是林夏花叫我去的,他“好像”是“不小心”把我推进河里的。
  “什么?!是你堂哥儿?就知道林家二房个个没安好心。亏珉小子把你救来,不然你阿么我可就没哥儿了。”
  林晓盈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阿么,你别急,这次还真多亏了我这'堂哥儿',我在这河里看到了河神呢。他告诉我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还赐予我神力嘞!”
  林阿么瞪大了眼睛,“盈哥儿,你可别诓你阿么呀?”
  “阿么,你别不想。河神赐了我圣水呢。”林晓盈简单地将自己拥有神力的事说出,但他还是骗了林阿么,这神力哪可能是河神赐的,那明明是他因坑爹的穿越,向穿越大神讨Le取Suo的福利罢了,大神顺带着给了他一个空间,说是混不下去就到里面躲躲,至少在里面不会饿死。
  “盈哥儿,你可别再把这事和别人说呀,我回头和你阿爹说说,这弄不好会被别个当妖精的呀。”
  “阿么,他们不会把我给烧了吧。”
  “不会的,只要你阿么还在,我看谁敢动我的盈哥儿。这是可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会出大事的。”
  林晓盈郑重地点点头,他知道这秘密总有一天,他的家人会知道,他宁可自己先说。
  “阿么,这分家后,我们家还有多少钱呀?”看这简陋的土胚房和用一支手就能数完的家具,林晓盈不禁皱眉问。
  “分家前,存了些银子,你哥哥每月也让人寄来半两,存得还不少,还够我们家撑一阵子了。”
  “阿么,等赶上市集,咱们去买些鸡鸭,养鸡生蛋,买蛋挣钱。等到新年过节,就把一批鸡卖出去赚他那两倍的鸡钱。顺道卖些种子,我回家便用圣泉种植,再卖大酒楼里。”
  “诶呦,咱盈哥儿的主意不错,没想到掉一次水,反而变聪明了呀。”林阿么宠溺地点点林晓盈额头上的含苞的粉莲。
  “阿么…”林晓盈满头黑线。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不是在晋江上首发,但这是我的处子作【羞羞】
  之前因为要毕业升学考,所以这篇文好久没更了,但我还是想将它更完
  不弃坑
 
  ☆、第二章【才不是懒的想标题呢
 
  等着林阿爹回家时,林阿么已做好了饭,黄澄澄的秫米或多或少掺了白米,林晓盈的碗里则是完全的白米,盘子里是几棵小白菜,上面没有多少油,还有一碟咸菜,在林晓盈面前则是蒸熟的蛋羹,在简陋的菜式中显得格格不入。看着这菜,不免让人辛酸。
  “盈哥儿快吃吧。”林阿么端起饭,笑脸盈盈道,“怎么,晓盈要阿么喂?”
  “阿么,我已经长大了。”抢过饭,埋头吃着。
  你才五岁呢,林阿么笑着摇摇头,揉了揉林晓盈的脑袋,可再大,也是阿么的盈哥儿。
  饭后,林阿么洗了碗筷,林阿爹理了劳具。乡村的夜晚,没什么娱乐项目,人大多都是吃完晚饭,早早清洗,去睡觉(不包括某些运动)。这夜里,可见度不过两米,大家也不愿费那灯油钱,只能睡觉。
  可林晓盈作为异世的大宅男,夜猫子。没熬到那个点,就睡不着。他一动不动的躺在炕上,闭着眼开始构图未来发家致富的蓝图。
  这时,林阿么推醒了刚刚要睡的林阿爹:“林哥?”
  “怎么了?”林大牛搂住了自个儿的夫郎。
  “林哥,盈哥儿…咱们的盈哥儿今儿对我说,他掉下了水,看到了河神。他说河神赐了他一种神力。”
  “什么?!”林大牛惊得从炕上起来,他挠了挠头,“绣儿,你可别骗我呀?”
  “真的,你不觉得咱家盈哥儿掉一次水,变聪明了嘛?”林阿么也坐起来,瞪了一眼林大牛,“叫那么响做什么,想要把盈哥儿吵醒呀,吵醒了,可要你哄。”
  炕的那一边,装睡的林晓盈也被这对爹么吓着。心底想着,幸好,这林阿爹没把他看作妖精。但有有些心虚,说到底,他占了原主的身体,甚至享受了他的家人,会不会有一天林家爹么会发现呢?然而因为五岁孩童的精力有限,他的意识渐渐变成黑色,陷入沉睡。
  第二日,清晨。林晓盈是在邻家李太么家的狗吠声中醒来的。他下了床,拖拉着鞋子,走到院子中。
  林阿么正在屋旁的厨房里做早饭。这厨房说白了就是一个草棚子,简陋的很。
  林阿么见林晓盈起床了,便叫他等等,等他烧完饭,给他洗漱梳头。
  林晓盈在院中也无事,就盯着林阿么,看他怎么做饭。林阿么见了,就开玩笑道:“咱家盈哥儿长大了呀,都想学做饭烧菜了,在长几年就要许人家了。”
  这话硬生生戳到林晓盈的痛处,他是哥儿呀,是要嫁人的,可是作为男人(空号:是曾经的男人吧( ̄▽ ̄)。某盈哥儿:不说话会死嘛?凸=^=凸)的他怎么能受得了,他可是直的呀,喜欢软趴趴的萌妹子或身材姣好的御姐,绝对不会是硬邦邦的肌肉男的。(空号:你的小攻绝对不是肌肉男。)
  “我才不要嫁人呢,我可是要待在家里一辈子。”
  林阿么见林晓盈一副很认真很肯定的样子,直想笑:“说的什么胡话,谁家哥儿一辈子不许人家的,这可是有江国的律法在那儿的。我家的盈哥儿又不是没人要的主。只怕你到了许人的年纪恨嫁都来不及呢。”
  “阿么…”林晓盈满头黑线,也为这该死的法律懊恼,心想,大不了就找个山沟沟,在里面过一辈子。
  “好了,阿么不笑你了。”林阿么烧完了菜,灶上只有一锅粥还在自个儿煮着。他为林晓盈备了热水,取了刷牙的竹盐。眼看着,林晓盈自行刷牙洗脸。
  林晓盈映着水中的倒影,头一次看见原身的相貌,这脸长的真真不错,极为符合这世界里人们的审美,姣好的鹅蛋脸,秀气的眉毛,若出水葡萄般晶莹剔透的眼眸,还有那娇小的鼻头,最后是那粉嫩的嘴唇。
  天那!这明明是女孩子的脸嘛?上辈子,林晓盈就想找一个这样子的女友,可造化弄人,他穿越了,穿到了这样一个生着女孩子相貌的哥儿身上。这难道要叫他对着自己的脸撸嘛?他可做不到,这能说这现实太残忍了。 
  “咱家的盈哥儿呀,可是这林家村最漂亮的哥儿哟。”林阿么笑着摸着他的脸,“来,阿么给你梳头。”然后呢?然后林阿么给林晓盈梳了个二丫髻。然后呢?然后林晓盈疯了。全文终。
  这是不可能的,和这个学期不考试一样不可能。林晓盈只是因为这颇二的发髻而在心里内牛满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