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不肖子 作者:八爷党(上)

字体:[ ]

 
  李容修,晚城豪门李家幺子,从小在父母宠溺,叔伯纵容,兄长疼爱的环境下,顺利成长为晚城赫赫有名的纨绔浪荡子。秉承着no zuo no die 的生活作风,越玩越high的李容修最终在一次飙车游戏中成功将自己作死。
  再次睁开双眼,李容修回到了十多年前,未婚妻沈曼瑶与自己解除婚约的前夕。李容修以为自己拿到了退婚废柴流的升级打怪剧本。结果——
  世!事!难!料!
  傲娇王子病受VS(属性不明?)忠犬攻
  重要提示:架空背景文,故事纯属虚构,请筒子们秉持娱乐精神,切勿与现实挂钩么么哒=3=
  避雷重灾区:天雷狗血加爽白,金手指粗壮的堪比避雷塔,作者是个土鳖,这篇文则是一个土鳖眼中的高大上~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重生 商战 现代架空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容修 ┃ 配角:沈煜钧 ┃ 其它:现代架空,故事虚构,与现实无关
    晋江银牌推荐:李容修本是晚城豪门李家幺子,从小在父母宠溺,叔伯纵容,兄长疼爱的环境下顺利成长为晚城赫赫有名的纨绔浪荡子。秉承着不作不死的生活作风,越玩越high的李容修最终在一次飙车游戏中成功将自己作死。只是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种开始,再次睁开双眼,李容修竟然回到了十多年前,未婚妻与自己解除婚约的前夕。面对重新来过的人生,李容修决定要换一种活法。他以为自己拿到了退婚废柴流的升级打怪剧本,可以凭借着对未来的先知先觉改变自己和别人的命运。结果努力着努力着,他却愕然发现,自己性别男爱好女的习惯竟在某人不动声色地宠溺。本文行文流畅,人物刻画鲜明,主角虽然是重生而来,但故事伊始主角并没有因为重生元素就大杀四方,而是随着情节的发展慢慢成长,最终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人。这是一个爱与成长的故事。
  ==================
  
  ☆、  第一章(修文)
  第一章
  
  有些天才,你给他一个杠杆,也许他能撬动地球。不过有些混球,你给他一个杠杆,估计他只想敲破别人的脑袋……
  李容修,大概就是后者→_→。
  自幼生于晚城豪富之家,上有祖父辈兢兢业业,开疆扩土,下有长兄精明能干,可承家业。身为家中幺子,李容修既无努力上进,光耀门楣的需要,也无此必要。李父李母因老蚌生珠,老来得子, 对幺子自是溺爱非常,有求必应。娇惯如李容修者,自然在这种情况下,毫无悬念、顺顺当当成长为晚城新一代纨绔浪荡子。
  倘若没有意外发生,李容修的未来大概与那些豪门家族中的纨绔子弟一个模样,混到一定年岁,被父母亲长塞到家族公司里面挂一个外表光鲜但毫无实权的闲职,塞一份只有分红权益但毫无决策能力的股份,然后经由世交旧友家的长辈出面介绍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生一个或许精明如大哥或许蠢顿如自己的儿子,然后在外头包养几个或千娇百媚或温柔顺从的外室小情儿,顺顺当当,安逸享受的度过自己本该如此的一生。
  但所谓世事难料——
  谁能想到一次车祸之后,原本年近三十岁的纨绔浪荡子李容修竟然转瞬间成为十六岁的高中生李容修。中间十多年的漫长时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睁眼闭眼之间,竟然毫无存在感。
  仿佛这凭空多出来的十多年记忆,不过是脑中一场梦幻。梦醒之后,即刻化为灰烟——
  只可惜这一切并不是梦。李容修清楚的记得自己驾着跑车撞破山道一旁的护栏,然后连人带车划过一道生命的弧度,跌落山崖之下。强烈的撞击震伤了体内的五脏六腑,破碎的玻璃滑坡肌肤,鲜红温热的血液溢出,弥漫在跑车之内。几分钟后,油箱泄漏引发爆炸,一团烟火,将自己与火红的跑车炸的尸骨无存。
  以前总听人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李容修原本还不可信。现在想想,古人之语果然诚不我欺。
  看到洗漱间镜子里面倒映出的那张稚嫩熟悉到有些陌生的精致容颜,李容修再次不敢置信的用手摸了摸脸颊,眸子中的惊愕眼神与面部肌肉呈现出的瞠目结舌让他看上去越发呆萌可爱。
  上辈子,李容修凭借这张讨喜的面孔和仿佛抹了蜜一般的唇舌将好多长辈哄得眉开眼笑。因而在闯祸之后,从来都不曾被家法责罚。就算是被人欺负了,也可以仗着年幼无知?跑到父母兄长跟前请求出气(?!),所以这么一个把生存压力和自我尊严全部寄托在父母兄长身上的超级纨绔……其人哪怕是从年近三十岁回到十六岁,从表象上也看不出什么变化——
  不,也是有变化的。至少李容修的属性已经从重度中二转变成中度中二,其思维方式已经勉强能够跟周围的人沟通了——才怪。
  迟君豪有些莫名奇妙的打量着从洗手间里面慢吞吞走出来的李容修。这已经是对方从早上到校至现在——短短不到三个小时内第八次上卫生间了。如此频繁的节奏难免让迟君豪在心中暗搓搓的猜测,对方的某个脏器是否出了什么毛病。不过想到李容修一贯的脾气心性,思忖再三,迟君豪还是没敢在这个方面开玩笑,而是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修少今天晚上想去哪儿玩?我听说西区新开了一家俱乐部,好像还不错。不如我们……”
  根本没听到迟君豪的啰啰嗦嗦,李容修径自越过其人,趴在教学楼走廊外面的栏杆上,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车钥匙扣,低头打量着操场上来来往往的女生们——虽然一个个都是身材平板,清汤寡水,比不得他后世交往过的那些女生。但稚嫩的身材裹在一套套略显宽大的校服衣裙里面,素面朝天的清纯气息依然叫人眼前一亮。
  而正在说话却被人毫无疑问的忽略掉的迟君豪,则有些尴尬的立在原地。他的面上飞快的闪过一丝气恼,紧跟着掉过头来,学着李容修的模样也趴在栏杆上。凑趣问道:“修少在看谁?”
  站在身后的另一位跟班赵琪俊自以为看透了李容修的心思,笑嘻嘻的撞了撞迟君豪的肩膀,贼笑着说道:“这还用猜,修少一定是在找沈学姐喽。修少和沈学姐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那么好,也难怪几天不见面就想成这样。不过晚城的老规矩就是这样啦,男方女方在订婚结婚之前是不能见面的,否则会不吉利。修少不要急,只要再忍耐一个礼拜就好了……听说订婚当天李家和沈家邀请了晚城所有名流世家,还有全晚城的媒体报社都会在订婚宴上跟踪报道,就连近几年已经退出社交圈子的莫老爷子都会亲自到场,还真是不得了呢……整个晚城,也只有李家举办酒宴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风光。”
  李容修听着赵琪俊长篇大论的拍马屁,似笑非笑的看了赵琪俊一眼,随口说道:“你打听的倒是仔细。”
  闻言,赵琪俊笑嘻嘻说道:“我倒不是刻意打听,不过这几天的报纸上不论是财经版面还是八卦版面都铺天盖地的跟踪报道这件事,我想不知道也难啊!”
  更何况李容修的未婚妻沈曼瑶还是他们这个圈子里女神级的人物。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读书聪明,性格温婉,善解人意。又出自晚城老牌豪门沈家——同李家这种半路插进的外来户不同,沈家才是屹立晚城几百年都不倒的本地乡绅。因为树大根深,姻亲世交众多,曾在李家初来乍到之际,给李家好生立了几个下马威。李家生意上遭遇的几次重大危机,台前背后都有沈家的影子。
  还好李老爷子足智多谋,长袖善舞,又娶了同样是本地豪门的莫家长女为妻,这才在岳家的斡旋之下,渡过了最初那段最艰难的那段岁月,于晚城有了立锥之地。
  不过好在天道酬勤,李家在子孙三代的汲汲努力下,生意蒸蒸日上,一举成为晚城首富。反观沈家,却因为这几年金融危机以及决策失误的缘故,渐渐露出颓势。
  用句老话讲,“外头的架子虽然没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不过话虽如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家的人脉根基依旧不是那些后来居上的暴发户可媲美的。如今沈家与李家联姻,一个有钱一个有势,两家又正好图谋T国基建这块肥肉。也正因如此,李容修结下的这门亲事可是羡煞了不少晚城同辈子弟。
  当然话说回来,若不是沈家甘愿用这一辈最出彩的女儿跟李家联姻,以沈家现在的家底和能力,也未必能参与进由李家牵头主持的T国基建工程的大项目。
  正所谓有付出才有收获,大家族之间的姻亲关系,向来如此。
  只顾着拍李容修马屁的赵琪俊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夸赞沈曼瑶祝贺李容修的时候,身旁迟君豪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脸上瞬间流露出自豪与鄙夷的情绪,还带着一丝丝憋着坏的轻蔑与幸灾乐祸。
  不过一直留意着迟君豪的李容修却注意到了。看着对方瞬间爆发出来的强烈情绪,李容修不觉莞尔的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虽然此刻还被掩盖着没有浮出水面,可事情的端倪早已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来,看来上辈子的自己真的很蠢,所以才会没有发现迟君豪拙劣的演出。
  心底暗暗冷笑着,李容修故作郁闷的叹息一声,有些懊恼的说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几天曼瑶姐对我忽冷忽热的,给她打电话,总是占线,要么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精神恍惚的模样。你们说曼瑶是不是心里有事……她该不会是不想嫁给我吧?”
  一句话未落,就听赵琪俊脱口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们修少可是晚城李家的少公子。晚城的人谁不知道李先生和李太太最宠爱的儿子就是修少了,谁能嫁给修少,谁就能成为晚城首富家的少奶奶,这辈子可就再不用愁没钱花,连带着家里人也都跟着收益……这种掉进福窝里面的事儿,哪个女人会不愿意……大概是婚前恐惧症吧。”
  更何况,这一门亲事,可是沈家的人主动促成的。如果沈曼瑶不愿意,又怎么会同意沈夫人明示暗示着叫李家上门提亲?
  李容修看着赵琪俊一本正经着胡乱猜测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
  而一旁的迟君豪很明显的并不赞同赵琪俊的话,他转了转眼珠子,刻意吞吞吐吐的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能啦。我确实有听到风声说……沈学姐大概在跟别的男生交往——”
  一句话没说完,就见赵琪俊猛的推了迟君豪一把,低声呵斥道:“你乱说什么。沈学姐已经是修少的未婚妻了,怎么可能还跟别的男生交往。你不要乱说话抹黑沈学姐的名声。”
  何况这种事情传出去,对李家的声誉也不好。
  迟君豪瞧见赵琪俊像个哈巴狗儿似的巴结李容修的模样,心下一阵鄙夷。面上却维持着忠厚诚恳的表情说道:“你犯不着跟我发火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是好意才跟修少讲的好不好……”
  没等瞪着眼珠子的赵琪俊开口,李容修摆了摆手,径自问道:“哦,你说曼瑶在跟别的男生谈恋爱,那你知不知道她在跟谁谈恋爱?”
  迟君豪闻言,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像是高三年纪的林君睿学长,听说沈学姐最近跟林学长走的很近,常常有人看到他们一起在图书馆,一呆就是大半天。两人有说有笑的,可亲密了。”
  赵琪俊闻言,由不得嗤笑一声,很鄙视的看了迟君豪一眼,摇头说道:“我还以为是哪家的精英子弟,原来就是那个家里穷的连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要靠学校奖学金补贴的书呆子。我说君豪你的眼光是不是太挫了点。沈学姐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种穷小子。”
  李容修脸上也很恰当的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情。
  迟君豪见状,有些不服气的辩解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林君睿那小子虽然家里穷,可是人长得不错,又会念书,性格也很温柔。我们学校有很多女同学都喜欢他。其中就有几个富家千金。既然如此,沈学姐会喜欢林君睿也不奇怪吧?”
  其实从心底而言,迟君豪也不相信沈曼瑶会喜欢上林君睿,更不相信以李容修的高傲和自负会相信这个传言。但既然是他大哥吩咐他这么说,他也只能照做。
  李容修面无表情地看了迟君豪一眼,很刻意的强调道:“这件事情曼瑶有跟我说过,她和林君睿没什么关系,只是碰巧在图书馆见过几次而已。”
  言下之意,自然是不喜欢迟君豪再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