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隔壁老王系统 作者:大脸吃肉

字体:[ ]

 
 
 
 
第一章 从强X到合X
任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生放荡不羁爱风流,最后竟然年纪轻轻的栽在了情妇的老公手上。嚓,约炮前他哪知道那饥渴的女人有个当杀手的老公啊,不然他那么好的身手怎么可能逃也逃不了。
昏迷前的最后一秒任浅想,如果能够重来,他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任浅的尸体被那杀手处理的干干净净,谁也没有听见响起的那个冰冷机械音。
隔壁老王系统已绑定,读取数据百分之一,百分之五,百分之十五百分之百,目标人物数据读取完毕。
心愿重来绝不搞别人的女人,系统任务:那就搞别人的男人,目标传送中,目的地只有男人的世界。
再次醒来的时候,任浅是饥饿叫醒,一起来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皮肤变成小麦色,多了点肌肉没了胸口那个血洞,不好的是他的名牌衬衫不见了。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旧的衣服还是很土的款式,新身体胳膊挺粗的。身体倒是健壮,除了胳膊上多了一颗蓝痣,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区别,哦,他的*棒比之前雄壮了不少,就是颜色很浅,一看就是没怎么用过。
饿着肚子在破烂的小木屋里翻找,任浅就只翻出来一个个干巴巴的烙饼和一个脏兮兮的盆。在木屋外头的摇井里弄了盆清水,弄干净脸,他的心总算放下来,还是那么帅的一张脸,就是面黄肌瘦了点,一看就是饿的。
任浅很快接受了穿越的事实,翻出屋子里几张看起来是货币的东西,收拾妥当他决定乘着天没黑走到山下去,凭他的本事,从女人手里弄点好吃的还不容易。
任浅下了山却发现根本没有女人,只有穿男人衣服的男人还有穿裙子的男人。他找了个看起来很是和蔼的老大爷用为数不多的小票子弄了一个茶叶蛋,在瞥见一抹纤瘦身影的时候,任浅的身体突然抖了起来,脑袋里传来机械声。
系统提示:发现目标人物,任务读取中,攻略目标:原主继母,渣爹后任,属性:受,为本城主的小公子,将原主赶出家门并导致其饿死的罪魁祸首。
稚嫩的男声说道:请宿主用你的大屌去征服继母,完成啪啪啪任务,并利用继母成功回到家里,拿回原主赢得家产!完成任务奖励积分100,积分可用于升级和商城兑换商品,新人,系统看好你唷~
“友情提示,原主记忆是否读取?”
任浅的眼前出现任务界面,他毫不犹豫地用意念点了是,在旁人看来抽疯一阵之后,他总算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全部概况。
全是男人的世界,分小攻和小受,受可以生子,外表和小攻并未区别,只是身体更敏感,而且射出的*液透明,手腕攻为蓝痣受为红痣,很容易看出来区别。平常使用的工具和衣物现代没什么区别,只是保留了贵族和平民制度,交通和沟通工具 非常落后,只能靠马车和信件。娱乐也偏向古代,算是现代和古代的结合体。
没了女人,却还是要做隔壁老王的勾当去攻略人妻,不过女人变成了和男人没外观区别的受而已。还好他是个双,只要长得不丑,他就能干下去。
任浅问系统:“那任夫人又不在我面前晃悠,又有保镖保护,没有工具吗?”
“新手大礼包一份,是否打开?”
“是。”
“礼包打开,物品已经放入背包,迷幻药一份,润滑膏一盒,面具一个,任夫人日常行程表一份”
看完了自己那恶毒小受继父的具体资料,任浅马上就想出来一个坏主意。那任夫人今日要带着家丁上他住的那小破木屋,其实也就是来嘲讽打骂一顿来看看他死了没。
任浅凭着自己对付女人的功夫从卖东西的几个小受那里花了小价钱弄来些小东西,用光了身上的票子,好吃好喝了一顿。
他在下手前打量了自己的任务目标一顿,这位新上任的任夫人生得很是清秀,皮肤白皙,下巴很尖,短短的碎发看起来很是青春,只要不露出那刻薄狠毒嘴脸,笑起来倒也甜美。
他今天穿著一件舒服轻松的短衫,和那种紧绷的很短的低腰裤子,一弯腰就能看到白色丝质的高腰三角裤,露出来不多不少的白皙腿部。走餐厅的台阶上下的时候,小巧浑圆的屁股还扭动摇摆,在白色丝布的紧裹下,更显得诱惑动人。
这具身体还没经过人事,这么看着任浅就口干舌燥,非常有插进那后*里好好干上一顿的冲动,他压了压自己撑起来的帐篷,等着任夫人的行动。
对方用了餐就往他下来的那小山走,任浅发挥前世的本事,悄无声息的跟在后头。虽说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但任夫人好歹也是城主公子,自然是找了轿夫抬他上山去。
到半山腰的时候,任浅就出手了,他戴了那种和人皮面具差不多的薄薄面具,往路上一站,说了山匪的台词就往外头几个大个子撒了系统出品的精品迷幻药,又把那些欺辱原主的家丁拳打脚踢了一顿,然后把装着他那小受继父的轿子一下子扛起来,挪到不会掉下山的某个石台上。
这也是穿越的好处,他的新身体力气很大,可惜原主太蠢不晓得利用。任浅把人拎出来的时候对方的表情还有几分镇定:”你不要伤害我,我爹是这个城的城主,你要是要钱的话,可以写封信去找我家里要,如果你伤害了我,我的家人一定不会发过你的。
任浅把原主的声音压得低沉,:“夫人说笑了,钱哪有夫人来得诱人呢,我也没什么恶意,就是看夫人长得美,想乐呵乐呵而已。夫人的丈夫那把年纪,想必不能好好满足夫人吧。”他一边说,一双手就搭在对方背部。
手下的身体有些颤抖,大概是从未遇到这种采花贼,被吓着了。
手掌移离开肩膀,轻轻往背臀游动。任夫人僵着一动不动,他的重点很快转移到臀部和大腿,不客气的在那挺翘的臀部揉捏起来。
他用买来的绳子将任夫人的手打了个水手结,把对方搁在平滑的石台上,一只手然后撩开对方的裤子,两根手指拿捏住了对方前头的小东西,
对方容貌不是上等,身体倒是极品,这还是他这一世第一个上的男人呢,那小巧浑圆的线条,紧绷的白色三角裤,任浅的手指在对方的臀部的来回抚摸,在挺翘的屁股上摸了一会,手指就放肆的从臀腿之间去轻触后边臀缝,只觉得里头又热又湿并不亚于他上过的那些大美人。
这世界的小受后头会自动分泌润滑的液体,任浅咽了口唾沫,感觉到底下的身体越发紧绷。他灵巧的手指头在丝布外按柔了一会儿之后,便将对方将翻了个身,这时候他的年轻继父上身虽然衣杉整齐,腰腹以下却已是完全不设防。
  任夫人的脸已经变得通红,身体也激动地有些颤动,任浅不看他的那张脸,自顾自的进行他的动作,先用左手食指撩开他后*丝布,右手食指中指便直接侵入三角裤内,按住菊蕾轻轻揉动。他觉得对方好像在偷偷的发抖,不一会儿阵阵的yín水汨汨流出,弄得白色三角裤就快变成了透明。
任浅满意地亲了亲对方的小嘴:“瞧瞧,你这身体可比夫人上头的嘴诚实多了。”
为了能够尽快达成目标,任浅索性将心一横,往自己嘴里套了个从系统那敲诈的可食用的口*薄膜,左手把对方的裤缝拉得更开,俯下头去,嘴巴凑上小*,放肆的舔舐起来。“啊啊不要啊啊”任夫人再也装不了木头了,啊的叫出声来了。
  任浅也不理他,继续舔弄著,舌尖不时的逗弄那敏感的菊*。他双手不自主的按住任浅的头,屁股轻轻扭动:“唔舒服好舒服啊,那里好脏,别舔了”任夫人被他舔得舒服得直发颤抖,一边说着抗拒的话,手却摁着任浅的脑袋往自己的屁眼上靠:“好人…不行,太舒服了,再做下去要丢了。”
  他的前头一股精水直冲而出,喷得任浅小腹都是小受的透明*液,他的手指在小*里也被弄得湿漉漉的。任浅放开了他的小*,转身过来搂起任夫人。
任浅笑了笑,不过笑容却在面具下显示不出来,声音低哑魅惑:“我的好夫人,好哥哥,你是舒服不舒服?”
任夫人倒是不如之前那般浪了,心里对着陌生人还有几分警惕:“谁说你夫人,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弟弟。”
这任夫人虽然还算不上明艳动人,但是有一股温柔的娇态,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非常的诚实。
这目标人物越忠实身体,他就越好完成任务,便半调情说:“你方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又说舒服,又叫我小弟,我是小弟,你不就是哥哥。”
任夫人偏过头去,说:“既然是哥哥,那哪里有做弟弟的把做哥哥的绑着的。”
任浅摇了摇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要是解开了,可就当不了你的小弟。这样吧,那我也不叫你哥哥了,换你叫我哥哥如何。”
任夫人这会神智清醒一些,面色通红地啐道:“听你声音,不过是个毛都没张全的小鬼,凭什么要我叫你哥哥?”
“毛都没长全怎么操得你嗷嗷直叫。”任浅放开任夫人,站直身体,快速的解开裤头,掏出又硬又粗又长的大*棒,直晃晃的挺到任夫人面前,得意洋洋地说:“凭这个!”
那么大一根粗长的*棒让任夫人当场愣在那里,他见过的攻的*棒也就是自己的丈夫任查,这个采花贼的显然比自己的丈夫年轻雄壮多了,他感觉自己的小*又痒了起来,前头刚发泄过的*棒又激动的挺立起来,马眼上还滴着透明的yín液
从那巨大的*棒上所传来攻的特有的气息,让他直感到一阵晕眩。好像被催了眠一般,呆呆的看著大*棒,竟然脱口而出:“好哥哥!”
任浅没以为对方会叫,结果这年轻继父比他想象的要浪的多,心一满意,动作又温柔起来,给对方松了绳结,就捧著他的脸蛋儿说:“你舔舔哥哥。”任夫人平时和他那渣爹做的不多,后者可还有几房小侍,*棒没这么大体力又不足,自然不能让这年轻的身体得到很好的满足,他乖巧的张开樱唇,又吸又舐又舔又吻的,对大*棒百般爱怜。想著这*棒待会儿必然会插进自己的小*,前方*棒便发颤地翘了起来,屁眼里也痒的不得了。
  任浅趁著任夫人在舔著大*具时,撩起他的T恤,将它脱了下来,这时才真正看到任夫人的全部身材。首先是从肩背到臀部,滑顺优美的曲线,小三角裤更衬出小屁股的圆翘,平坦的白皙胸部上两颗粉红色茱萸。任浅扯掉对方的背心,整个胸膛就都显露出来了,那小巧的*头正骄傲的挺硬著,
任浅揉着那*头,揉起来的感觉十分舒服,他用掌心轻磨著*头,那种粗糙又舒服的感觉让任夫人含著大*棒的口中“啊啊”的喘起来。
任浅把任夫人一推,让他坐靠在石头边上的大树上,伸手脱下任夫人的内裤,也解下了自己的内裤,挺著大*棒,蹲跪在任夫人的面前,任夫人乖巧的张开双腿,并用双手撑起,来迎接他的*棒。
  大*棒来到*口,也不稍做停留,龟*刚侵入菊蕊,便长驱直入,一下子深抵菊心。任夫人从没被插得这么深过,一口大气差点喘不过来,待得大*棒缓缓抽出时,才“啊嗯”一声,浪叫开来。“呜呜真爽,不愧是好哥哥!”
任浅的大*棒开始轻抽深插,两人的姿势又令*棒十分容易顶到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让任夫人美到心田深处,一阵阵精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手也紧紧攀附住这采花贼的腰身:“干死我,我不信了,要死了啊,要升天了!”
任浅才刚不过抽动几十回,任夫人已经射了一次。他也不去管他,继续埋头苦干,大*棒仍然次次到底,干得任夫人又叫:“哥哥真的好棒,插得弟弟真的好深好舒服!啊那里不能插,不行,要硬不起来了”
他越叫声音越高,丢精时简直是尖声狂叫,任浅发现他很容易就会高潮,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些天没受过宠爱了。
“哥你可真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我最浪!”
任浅看他这样yín浪,忍不住低头亲吻他的嘴唇,他伸出灼热的香舌相迎,两人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亲过香唇,任浅又去亲他的耳朵,用牙齿轻耳珠,舌头来回轻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里。
这种调情手段任夫人从未享受过,这会哪里还忍受得了,“啊啊”死叫,浑身发麻,阵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抱住任浅的背,双脚则紧紧勾缠住任浅的腰臀,屁股猛挺,小*骚水不停的流出,大*棒进出时“渍!”“渍!”声响。“
任夫人他哼叫著,前头又缴械软乎下来,,但是这回泄完身子,他再也没有力气去搂缠著任浅,手脚四肢懒洋洋的放松开来,闭著眼睛直深喘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