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金木嫁入彭格列+番外 作者:萌小丝

字体:[ ]

☆、楔子
 
  十五岁的泽田纲吉被誉为“最大的可能性”。
  他所看见的世界充满着温暖,与同伴们一起欢笑的时光是他最宝贵的时间。
  不管是抢夺彭格列指环,亦或是击败白兰,哪怕是选择继承彭格列,都是为了他的同伴。泽田纲吉是一个不为了守护身边的人,便永远坚强不起来的废材。
  他对那些大道理无法理解,怀抱着不得不去做的觉悟燃烧不了火焰。
  于他而言,守护同伴,仅此而已。
  但是初代流淌下来的血液让他一步又一步、踏往黑暗的深渊处方能看见的天地。
  黯淡无光的使他不止一次在午夜躲在房间的一角偷偷哭泣。
  他所不知道的是,首领的悲痛如同无声无息的空气,一同带给了身边的守护者们。
  狱寺隼人皱着眉头抽着香烟,烦躁的抱住头,不停的在心里重复着一千次一万次的“对不起,十代目,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哭泣了”。冲动冒失的他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的合格的左右手。
  温和爽朗的雨守是白天的模样,夜晚来临,他收起笑容,一遍又一遍擦拭着时雨金时,挥舞着刀刃。毕竟他是洗涤万物的镇魂歌般的雨啊,不强大起来怎么行呢。
  平时爱吵闹的蓝波在最初的两年里也开始懂事了起来,他不会在其他人工作时间添麻烦,内心深处已经对这个世界开始了构成与理解。
  然而对他来说:泽田纲吉从来都不是一个好首领,在我心中,他只是一个好哥哥。
  脱线一直不在状态的屉川了平不知何时开始学会了批改文件,还懂得了如何看出不对劲的地方,他熟练的与妹妹京子拉家常,又巧妙的把关键部分带过去。
  特立独行的云守偶尔才会出现在总部,大多数时候他都待在自己的府邸,但是走神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或许唯有从一开始就知道黑手党世界的六道骸才能保持着笑容不变吧。
  但他已经脱离了复仇者监狱,即便离开彭格列也不是不可能。
  可他仍旧沉默的没有提起这件事。
  库洛姆则要坚强的多,对她来说,失去的已经够多了。
  改变在慢慢的侵蚀着这一切,直到当初的笑颜都忘却时,泽田纲吉惊醒。
  正如十年后的他托付给自己的希望,亦是告诉他,要坚守初衷。
  所以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开始变得坚强,学会适应,但并不意味着他要改变自己。
  泽田纲吉想要的是一个能令所有人共同欢笑的彭格列,而不是带给所有人痛苦记忆的彭格列。
  再一次见到屉川京子时,泽田纲吉有的只是怀念。
  年少时的爱恋终究散去。
  陪着屉川京子回到了故乡日.本,然而泽田纲吉在那里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温柔的抚上对方的脸颊,睫毛微微下垂,使他的目光深邃的充满了诱.惑,泽田纲吉吻上金木研的嘴角:“请让我守护你,研。”                        
作者有话要说:  情圣阿纲参上-v-
  作者冒着生命危险撸文,还请你们为这篇不知何时被锁的文给予最大的支持。
  作收满270作者连续三天日双更+你们任意指定的番外两篇,所以快来收藏一下作者君的专栏吧w让作者早点把阿纲抱回家~
  
 
  ☆、演帝纲吉
 
  金木研的生活很简单,读书,学习,与朋友在一起。
  不过最近他的生活似乎有些被扰乱了节奏。
  他微微皱着眉头,带着不安的心情用高摫泉老师的书遮挡住脸的一部分,压低声音对着坐在另一边的好友道:“英,最近我总是能遇到一个人,很奇怪的样子。”
  “会不会是你的错觉,这么自恋可不好哦。”有着金发的友人笑道,但是注意到金木研真的有着很深的忧虑时,他放轻了语气,安慰着,“没事,或许是和你同路,又或者是你的邻居?”
  “要是这样的话就好了啊。”叹气。
  永近英良看着金木研消沉的样子,转移了话题:“说说看你上次暗恋的女孩子吧,进展的怎么样了。”
  “哪有!”音量不自觉的高了起来,金木研赶紧缩回了脑袋,“虽然看上去有着相同的爱好,但是只要这么看着就好我这么觉得。”
  “这样可不行哟。”比较好奇于金木研喜欢的女孩子究竟是怎样的人,但永近英良一直都知道对方很害羞腼腆,也就不再多问。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金木左边往后两个位置的地方有着一道视线。
  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替金木研挡住了视线,他拍着金木研的肩膀:“天色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感觉很久都没去你家玩玩了呢,介意我今晚留宿吗。”
  “不,英想来的话随时都可以。”
  金木研自己也很久都没和永近英良两个人单独的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有些怀念,因为英是他唯一的挚友,两个人小时候经常一起。
  “说起来金木你还记得吗,以前你被人欺负的时候我很生气,把那些人全都打飞了,但结果我们两个人都被老师狠狠的骂了一顿呢哈哈哈。”
  “哎…的确是,英那时真的很生气我也吓了一跳。”
  “那当然,我们是好朋友啊。”
  “嗯。”与不善交际的自己不同,英的人缘关系非常好。
  金木研回忆起温馨的往事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啊金木,你总算是笑了。”永近英良松了一口气,也露出大大的笑容。
  “对不起又害你操心。”
  “好啦我们快点回你家吧。”
  金木研由于父母早早的就去世即便被亲戚收养,但他还是搬了出来独自生活,所以住的地方不免空荡荡的家具比较少,可对一个人来说已经足够。
  他点开客厅里的灯,为永近英良倒了一杯热水,两个人之前就在外面吃过了。
  客厅里的氛围过于安静,金木研想起小时候他们也是这样,有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看星星,然后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算如此,对他而言也是美好的回忆。
  这都是因为有了英的存在。
  这么想着,金木研望着永近英良的侧脸温柔的笑着。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一直盯着自己感觉好肉麻。
  “不不不不,我只是在想能遇到英真是太好了。”金木研发自内心的说道。
  永近英良夸张的在沙发上挪了挪身子:“突然这么直接,我都不好意思了啊。”
  “抱歉。”
  “真是的你又没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
  拿好友没办法,永近英良道:“金木你在家里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哎,怎么这么问。”金木研愣了愣,“这倒是没有。”
  “那就好,我也是随便问问,你看最近生病的人那么多,你又不爱运动。”心里稍微放下心来,永近英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调侃着。
  “我还没有到那种程度。”金木研无奈。
  两个又说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永近英良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
  “怎么了。”
  “突然想起来今天晚上有人约了我,马上就要到学园祭了嘛,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具体事宜之类。”
  “那英还是快点去吧,毕竟是重要的事情。”
  永近英良拿起外套,推开门时又转过头来:“记得早点睡哦。”
  “知道了啦,我身体没那么娇贵。”
  被人这么小瞧,金木研认真反省自己看上去真的那么不禁风吹雨打吗,但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在永近英良走后没多久,他正打算去洗澡时,门铃被按响。
  这个时间还会有谁。
  英的话一般都不会按门铃的。
  那么是谁呢。
  金木研打开门,毫无征兆的撞上一双暖褐色的双眸,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
  “那、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拥有着纯粹颜色的双眸的青年微微一笑,温润的声音抚平了金木研的忐忑。
  “我是刚搬过来的,对这附近不是很了解,因为是归国子女所以日语之前也不是很好,就一直没来打招呼,还请不要在意。”
  金木研这才想起几天前的确是有一个人搬了过来,似乎是从意大利来的人。
  “没有的事,我叫金木研,以后请多多指教。”金木研笑道。
  “我是泽田纲吉。”青年的目光扫向了金木研身后,“可以的话我能进去坐坐吗。”
  虽然时间有点晚,但金木研没有拒绝这份请求。
  泽田纲吉进去后突然朝着金木研鞠了一躬,让金木研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对方这个样子是怎么了。泽田纲吉很快直起腰来,他包含着歉意,诚恳的注视着金木研的眼睛。
  在那双宛若大空般的眼眸的注视下,相信没有人会忍心拒绝这个人。
  金木研也不例外,何况他原本性格便很温和。
  “前段时间因为不安的心情,一直都没有来拜访金木君,所以就想着一定要跟金木君说些什么,毕竟听说在日.本大家很注重礼节,于是跟在金木君身后,让金木君担惊受怕,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并不在意,所以没关系的。”被这么诚恳的请求着原谅,金木研倒是有些慌乱,他虽然苦恼着有视线一直跟着自己,但如果是这种原因的话,他反倒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
  他望着眼前的青年,情不自禁的被吸引着。
  泽田纲吉有着温暖的发色和眸色,他自身也有着令人下意识放心下来的魅力,温润如玉,真的是个优秀的人。
  皱着眉头回想起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永近英良深深的望着金木研家的方向,握紧了自行车的扶手,神色不由得严肃起来。
  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演帝阿纲参上-v-
  虽然是想着这文往后开会更好,为了避开风头,但听基友说有喰种文被解锁了,只要不涉及一些情节TAT所以这文绝对不写任何吃人情节、喰种第二部等内容,秉承着积极向上的原则
  作收满270作者连续三天日双更+你们任意指定的番外两篇,所以快来收藏一下作者君的专栏吧w让作者早点把阿纲抱回家~
  
 
  ☆、羞涩纲吉
 
  永近英良看着整堂课上都无精打采的金木研,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他在作业本上撕了一张纸下来,写上几句话,揉成团丢给金木研。
  收到了永近英良的小纸条,金木研也知道熬夜不好,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没有办法拒绝那个人的请求啊。
  因为是如此诚挚的目光。
  弄清楚好友熬夜的原因是给新来的归国子女邻居普及日.本文化和常识,永近英良拿着笔停了几秒,唰唰唰的写上一句“这样啊,那真是辛苦了呢,但也不能过分勉强自己哦”。
  “唉。”
  下课铃声响起。
  永近英良把纸团扔进垃圾桶,看着几乎趴在了桌上的金木研,无奈的摇摇头。
  “下节课开始的时候我会叫你。”有这么令人操心的朋友也真是头疼啊。
  金木研模糊不清的应了一声,便睡了过去。
  好在下一节课的老师临时有事请假,这节课便让学生自己安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