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康庄大道 作者:顾霓裳(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
    庄扬上了两个通告,还抽空去见了钮绍元,那边前期准备基本就绪,剧本也出来了,说是让庄扬带着祁康来试下戏,没问题了就准备对外放消息办发布会准备开机了。
    祁康呆在病房里看完了一多半的剧本,果然个个都是精品,有两个他特别喜欢的,庄扬还没顾得上看,他很好奇庄扬会如何选择。
    曾曼说庄扬今天估计早回来不了,让祁康先睡,祁康执意等着,快十一点的时候庄扬回来了,还带了宵夜。
    “得,你男人回来了,我可以功成身退了。”曾曼起身准备回去,原本身为祁康助理的她理应在这里照顾着才对,结果庄扬一手包办根本用不着她,她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当大瓦数电灯泡,就只好去住酒店,反正不用自己掏钱。
    庄扬递给她一个袋子,“给你带了份,吃完再回去吧。”
    “艾玛男神你太客气了!”曾曼简直受宠若惊,真想拍照发微博,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了这个冲动。
    “累了吧?”祁康撑起来,靠着枕头侧着坐,他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就是有时候动作幅度太大还是有点疼。
    庄扬坐过来,把剧本递给他,“不累,就两个通告,其实不到晚上就结束了,然后去见了钮导。”
    祁康拿过剧本手掌在重雾那两个字上来回磨蹭着,不止一次问自己,真的要参演了吗,这种感觉美好的不太真实。
    小孩这一小动作尽收庄扬眼底,他勾勾嘴角,“钮导那边差不多了,资金也到位了,他说让我带你见见他顺便试下戏,没什么问题了就可以准备开拍了。”
    “什么时候啊?”他想必须赶快熟悉剧本对要演的角色好好做番研究,到时候才能用好的表现来说服钮导启用他这样一个新人是正确的选择。
    “我明天去找一下李主任,要是没什么问题了就办出院,这两天的事儿吧。”庄扬伸手过去按了按问道,“还疼吗?”
    祁康脸一红小声说,“不怎么疼了……喂,曾曼还在这儿呢……”
    庄扬扭头看。
    曾曼顿时一个激灵,赶紧摆手,“哈哈,那啥,我啥也没看见哈,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们继续继续。”说完拎着袋子一溜烟儿跑没影了。
    庄扬收回视线,“她走了。”
    祁康:“……”
    是啊,她不是被你看走的么……
    “那我要试的角色是哪个?”祁康已经迫不及待拿着剧本开始翻看了。
    “叫耿小星,大约是在全篇一半处出现的角色,跟我演的应……”
    “耿小星!”
    话才说一半祁康就大叫一声,这个角色他有印象,特别讨巧,记得他之前看这片子的时候就很喜欢,庄扬说的很对,戏份不重但很出彩。
    庄扬被他吓一跳,还以为他哪里又疼了呢,咬着牙捏他脸,“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是啊,在电影里就叫耿小星,是我演的应波在逃亡途中遇见的一个毕业旅行的大学生。”
    祁康很想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演的主角是个叫应波的警察,原本是个很有前途的刑警,后来莫名卷进了一件凶杀案,被误认成了犯罪嫌疑人,在逃亡途中遇见了耿小星,俩人一起追查真凶,耿小星看似是个书呆子但经常会给人意外的惊喜……
    这剧情他早就记得滚瓜烂熟了,庄扬演的应波是绝对男主,真凶是男二,这个电影极具特色的是男主和男二几乎没有对手戏,全片是一明一暗在较量,两人相见的时候就是电影结束的时候。整个过程扑朔迷离,一环套一环,像是一个永远走不出去的迷宫,当你以为出去了就是胜利的时候赫然发现其实是进入了另一个迷宫。
    重雾,意为重重迷雾,身在迷雾中的人会迷失自我和方向,而真相就藏在重雾深处,等待着主角拨开重重迷雾,把真相暴露在阳光之下。
    “那我们两个会有不少对手戏啊。”这点最让祁康高兴,这就意味着他们两个可以一起演,不会被错开拍摄时间了。
    庄扬笑了,“是啊,我演的主角大多时候是在孤军奋战,遇见你以后就有了伙伴,你这个角色算是跟我有对手戏最多的了。”
    这可是他精挑细选之后选中的,能有大量对手戏是庄扬的初衷,他做了这么多安排,为的就是可以跟小孩一起拍戏,如果没有对手戏只是出现在同一部剧里,在他看来就不能算作一起拍戏。
    所以他放着那些比耿小星戏份重得多的角色不选,选中了这个,一是有大量对手戏,二是这个角色远比那些出彩。
    在别人看来,当然要选戏份多的,但庄扬眼光独到,看到了耿小星这个角色的潜力,难怪钮导在听说庄扬想推荐自己同门师弟来演耿小星时哈哈大笑,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说你小子眼神忒尖,庄扬笑笑没说话。
    “行了,剧本明天再看,你看了一天我的剧本还没看腻啊。”庄扬从祁康手里抽走剧本放在一边,把宵夜塞给他,“吃完睡觉。”
    “不腻,看多久都不会腻。”祁康笑着摇头。
    庄扬失笑,“你呀……”
    真是个戏痴,不过,他喜欢。
    **
    庄扬找了李主任,询问了祁康的康复情况,李主任检查了一下说是没什么大碍了,平常再多注意一点就行了,可以出院,随后谭仲启过来办了出院,祁康终于可以离开横店回北京了。
    一进家门就冲上楼往自己的床上扑,抱着被子打了好几个滚,虽然屁股那里一压还是有点痛,但祁康决定无视了,终于回家的感觉真好,他在医院呆了一周就受不了了。
    “悠着点,你屁股宝贝着呢,别留个后遗症啥的,到时候有你哭的。”庄扬双手抱胸倚在门边笑话他。
    祁康裹着被子声音闷闷的,“你还说,是谁在我受伤修养期间还老动手动脚,我要是有后遗症那也是你害的。”
    “嘿,小样儿,能耐了是吧。”庄扬啧一声扑过来压住他,“瞧我怎么收拾你!”
    “哎呀我错了——唔——都说我错了么——哈哈哈,别挠我痒——”
    ……
    祁康跟庄扬在家一起研究剧本,琢磨各自的人物该如何表现,两人对戏就是比一个人闷头琢磨要有感觉的多,祁康要把之前自己看过的别人演的耿小星,把这个当成一张白纸,自己往上画属于自己的颜色,既然现在这个角色是他的,他就要演出属于祁康的耿小星。
    虽然祁康知道庄扬既然说了,就证明这个角色已经是自己的了,庄扬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试戏多半是个过场,但钮绍元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导演,他还是要准备充足凭自己的演技得到钮导认可。
    很快就到了约好的时间,祁康又翻出来之前的格子衫牛仔裤,穿得一看就像个学生,在背上个驴友必备的登山包,带个鸭舌帽,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
    庄扬打量着祁康,“不错,像个毕业旅行的高中生。”
    祁康不满,“什么高中生,明明就是大学生!”
    “哦,是么,大学毕业都是二十二三岁吧,你到了吗?”庄扬反问。
    “呃……”祁康卡壳,好吧他没到,“你这是歧视我大学肄业!”
    “不,我是夸你长的嫩。”
    “……”
    他们约在钮绍元自己的工作室,祁康对于这个地点表示十分惊讶,据他所知,这个工作室纯粹是钮绍元的私人领地,极少有人被允许进来,一直是圈子里的一个谜,他所有的创作都是在这里诞生的,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奇异创想的起源地。
    现在钮绍元邀他们过来,自然是庄扬面子,钮绍元很欣赏庄扬,他们私交也不错,这次算是沾了庄扬的光赚到了。
    到了之后祁康才发现,已经不能用赚到了来形容了,而是震撼到了,说是工作室却不是在办公楼里,而是一大间仓库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单从外面看就是一间废弃待拆的破工厂,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完全打通没有一丝隔断的空间里自然而然的区分成了几个区域,每个区域是截然不同的光景却又诡异般的融合在一起。
    怎么说呢,祁康绞尽脑汁,对了,就像是一个天才的大脑,里面被各个奇怪的部分充斥着,组成了这样一个神奇的空间也造就了一个神奇的人。
    难怪钮绍元被业界誉为新一代的鬼才导演,他的电影总是带着鲜明的个人烙印,剧情怪诞却又引人深思。往往太有个人风格的电影通常不是很能被大众所接受,一般都走独立电影路线,比较小众,但钮绍元神奇就神奇在他不仅可以独立得自我还可以跟商业结合的很好,在保持他个人鲜明风格的同时票房依旧可以得到保证,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有媒体这样评价过他,一个游走于独立和商业边缘的鬼才导演,彻底用他那疯狂的大脑征服了评委的眼和大众的心。
    “不用紧张,钮导很随和。”庄扬捏了捏祁康的手,在他耳边小声说。
    祁康点头,他现在一点也不紧张,相反他很兴奋。
    钮绍元身穿警服从里面走出来,看见门口的他俩,抬手打着招呼,“嘿这边!”
    “哟,这是什么打扮啊,玩儿制服诱惑?”庄扬拉着祁康过去,上下打量着他,开着玩笑。
    “这玩意我一个人怎么玩得起来,所以把你们叫来了啊。”钮绍元低头摆弄着腰带,“扬子,那边还有一身儿是给你准备的,还有那谁的……”他抬头正好看见一身学生装打扮的祁康,“好家伙,自带装备了啊。”
    “看剧本的时候觉得耿小星在我脑子里大概是这么个形象,正好有套就穿过来了,不知道符合不符合。”祁康扯了扯背包带子。
    庄扬二话没说脱衣服就换,也不避讳,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一个自家老婆一个朋友,没那么多讲究,钮绍元权当他不存在,祁康却总忍不住用余光往那边瞄。
    该看的早都看过了,可还是看不够,尤其是那身警服一穿庄扬仰着脖子系扣子,祁康下意识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庄扬显然是发现小孩在偷看,嘴角一勾故意放缓动作,从下往上慢慢系,那腹肌胸肌在警服上衣里若隐若现,看的祁康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很快他就明白过来庄扬是故意的,恨恨的瞪了他好几眼,心想回去再跟你算账!
    “符合,太符合了!”钮绍元自打祁康一进门就眼前一亮欣喜异常,心想这庄扬真是给自己带了个宝贝过来,眼前的这个乍一看有些腼腆细看却透着股韧劲的不是耿小星还能是谁!
    “那我呢?”庄扬已经换好了,警帽往头上一口,“你好,我是市刑警大队的应波。”
    钮绍元的眼睛都看直了,半晌才啪啪拍手不住的点头,“应波,这就是我要的应波!”
    眉宇间藏不住的英气,骨子里带着骄傲,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任谁见了都要忍不住多看上两眼。就是这样一个警察,谁能想到会经历那样的境遇,被诬陷被怀疑,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地狱,背负的世人的唾弃和朋友的背叛,毅然选择斩断所有退路,直面最残酷的暴风雨,忍辱负重不惜踏上逃亡之路,也要凭一己之力还自己一个清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