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之爱 作者:花洱

字体:[ ]

 
 
文案:
穿越到异世的子棠感受都来这个世界最美妙的感情,让他彻底忘记了以前的所有苦难。
守护与宠溺,珍惜与相守,相濡以沫。
强攻弱受。
甜宠,轻松文。
兽人世界,雷的请点叉^-^新人写文~~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甜文 情有独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棠,齐岳武 ┃ 配角:容子歌,温宁,唐丛 ┃ 其它:兽人
 
 
 
  ☆、第一章 缘起。
 
  缘起。
  听到一阵轻微的哭声时,齐岳武停下了继续前行的打算,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分明就是雌性小亚人特有的软糯声线。
  他拨开高大的草丛看到了一个橙黄的影子,俯着白色毛发的狮头一个跳跃就跳到了那个橙色影子旁边。
  只见那个穿着橙色衣服的身影在一个人大的铁笼子低声哭泣着,对他突然到来也毫无所觉。
  是谁这么残忍对待珍贵的亚人?居然用锁着动物的笼子锁着他!很少生气的齐岳武此刻居然血气上涌,让他下意识地很想发泄出来,却被低低的哭泣声拉回了被愤怒无故占据的理智。
  为了怕吓着正在专心哭着的亚人,齐岳武立刻从白狮兽型化成了人的形态。
  “啪。”一声,齐岳武徒手就把白色的铁笼子掰开了两半,然后抱起愣愣地忘记了哭泣看着他的亚人。他呆愣的眼里映射出,明显被这个突然出现一张冰冷却硬朗英俊的脸上的浅蓝色的深邃眼睛吸引,脸的主人身材异常的高大。
  除了因哭得红肿的双眼让齐岳武觉得刺眼外,眼前的亚人绝对是他看过最漂亮的亚人。看着他,齐岳武一时之间脑子只剩一片空白。
  怀里的亚人尽管长得娇小,但明显是已经成年了的亚人。
  那亚人长长的睫毛下的泪水滴落到他的手上时,他腾出只手拭擦几下他的眼泪。却因太大的力度而弄得亚人的脸额都开始通红了起来,从而让亚人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的僵硬在他的怀里,脸色更加苍白了起来。
  “弄痛你了?”从没亲密接触过成年亚人的齐岳武彻底慌乱了几分,怀里的亚人实在太软太轻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抱着他才让他感到舒服。
  “嗯?”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他的话自己完全听不懂,亚人懵懂地看着他,然后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微弱单音。
  “不懂我在说什么?”不知道什么原因,齐岳武立刻从他的黑色瞳孔里明白了亚人的心声。齐岳武看到他干裂的粉色嘴唇,这明显是缺水得严重的征兆。
  难道是太口渴而不说话?齐岳武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那个被他掰开两半的白色铁笼子,瞬间明白过来,亚人被锁在这个笼子里也不知多久了,应该是没办法自己去找东西吃的。他然后轻轻抱紧怀里的亚人就向不远处的小溪走过去。
  路上,齐岳武想了一百个原因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深山里会有亚人的出现,而且还是被锁在笼子里这么的对待他。
  而怀里的亚人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不安地打量着四周,那紧张又害怕的神色在听到一丝其他的声音时颤抖了一下,又再次打量了一次四周没有出现了不该出现东西或者什么后就又紧紧地抱着自己,生怕自己会掉下他自己走了一样。
  “不用怕。”齐岳武轻轻地拍了拍怀里惊慌失措的亚人想让他安心一点,却看到他只是懵懂地看了一眼自己又继续惊慌失措地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走到小溪前,齐岳武拿出自己的竹木水壶洗了一遍才装满水放到亚人的唇边。
  “喝吧。”唯恐大一点声音都会吓到怀里的亚人,齐岳武低声道。
  见亚人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不渴水,他以为亚人不知道是什么然后自己喝了一口示范给他看,却见亚人见他喝了一口水时他发出了自己也口喝了的意思。
  齐岳武立刻把清水放到他的唇边,却见亚人还只是看着自己而没有其他的动作,齐岳武柔声地问道:“怎么不喝?”
  齐岳武以为是亚人介意自己喝过的水壶所以不宁愿喝,在溪水里洗了几遍。
  试了几次还不见亚人有要喝水的动作,但是他眼里的却发出了喝水的意思让齐岳武彻底不知所以了。
  怕亚人再不喝水就会有意外的齐岳武在心底下了一个决定,他就着水壶喝了一口水,然后对着那个微微挣开的嘴巴把自己口里的水渡了过去。
  他嘴唇对上亚人嘴唇的那一刻,尽管亚人的嘴唇因为太过缺水而干裂着,还是在触碰到的那一刻让他一呆。
  软糯的触感让齐岳武十分眷恋了起来,软得不可思议的嘴唇让口里的水渡过完时他都不舍得分开。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当年冷漠的好友说寻找到自己喜欢的亚人伴侣是什么感觉了,尽管他还不明白这种感觉的由来是什么原因。
  齐岳武见亚人终于肯喝水后,又把水壶放到亚人的唇边却还是不见他有喝的意思,他迟疑有带着一点的疑惑自己又喝了一口再次贴上亚人的柔软的双唇上。
  难道亚人不会自己喝水?齐岳武猜想着,又再次自己喝了一口渡了过去。这一次,他从而加重了自己的肯定。
  不会喝水,不会说话,还被锁在笼子里遗弃在深山里,他怀里的亚人到底受了什么样的非人对待!齐岳武深深地皱起了冷硬的剑眉。
  他们的世界里亚人就是雌雄,虽然不是全部的亚人都弱小得需要放在怀里呵护,但是显然他此刻怀里抱着的亚人需要精心养育而不是被抛弃在危险万分的森林里。
  既然抛弃他的那些人不好好待他,那么他也不会给那些人寻回他的机会。齐岳武看着喝了水后因精神太过紧张而睡了过去却还是满脸的担惊受怕的亚人,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一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第 二 章交流。
 
  交流。
  跃身跳上一把咬过小野兽后脖里的软肉,利落地解决了突然出现袭击他们的小野兽,齐岳武不顾身上的血腥味,把受到惊吓身体颤抖不停的亚人抱起。
  “乖,别怕,它已经死了。”齐岳武拍拍怀里亚人,慢慢安慰道。
  高度的紧张后,放松下来的亚人终于放开心底的恐惧,而彻底哭了起来发泄。齐岳武替他擦着眼泪,一阵怜惜冒出,生出以后定要好好保护怀里让他心疼的亚人,不再让他有苦的机会。怀里的亚人显然受到的惊吓不少,也是因为这次的小野兽突然出现,让亚人对他更加信任了,这次的哭泣也不再背着他,而是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就好好让他哭最后一次吧,从此以后,他只要他的亚人在他怀里笑得开怀,而不是哭成泪人。
  彻底发泄过后,亚人终于记起他是在一个陌生的怀里哭的,他不好意思地眨眨他红肿着的墨黑眼睛。
  怀里的亚人害羞了,齐岳武淡淡地笑了笑,自然地又喂了一口水给他,当然是用他的嘴巴喂的。
  此刻的齐岳武再一次庆幸着自己能在亚人还有意识的时候发现他,否则让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亚人被困在那个笼子里,恐怕在野兽发现他时,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了。想到这点,齐岳武把怀里的亚人抱紧了几分,才安心下来。
  一个月后。
  “子棠,饿了吗?”经过一个多月来的相处,齐岳武已经彻底开始明白亚人眼里发出任何的信息。
  怀里的亚人——子棠,立刻轻轻地点了点头。
  齐岳武也不知道子棠的真正的名字,显然子棠也没有多在乎,只是他学会说话的第一个词就是他最喜欢吃的子棠果,于是齐岳武就直接叫了他做子棠了。
  “我……饿。”子棠也开始慢慢学起了齐岳武的语言,虽然现在的阶段是听得懂的多,但是时不时也会发出了一些单音。他说话的生硬程度让齐岳武怀疑子棠以前是从来就没学过说话。
  也是,一个连水都不会喝,连食物都不会咬嚼的人又怎么会说话。
  真不知道子棠以前受了多少非人的对待,难道他是一些自持是‘贵族’的兽人当宠物养的亚人?齐岳武皱了皱眉。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遇上子棠开始,皱眉的机会越来越多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副天塌下来都是没有表情的脸。
  子棠尽管不会说太多的话,但是却明白着齐岳武的心思,在看到齐岳武皱起眉头时摸了摸他的双眉担心地看着他。齐岳武也让自己放松下来,给他一个温柔而僵硬的微笑。
  这时,子棠也被他的笑容的方式逗弄得在他怀里笑了起来。
  每日,听见子棠越来越多且自然就发出的笑声,完全没了一开始时的担惊受怕的状态,齐岳武也加倍的努力对他越发的温柔跟越来越细心的照顾。 
  幸好,子棠也对他日复一日的添加着信任跟依赖。
  齐岳武翻了一下还在烧着的半熟的云兽肉,然后喂了一口水给眼巴巴地看着烧肉直吞口水的子棠喝。知道子棠已经饿坏了的他解释道:“肉很快就烧好了,你要等一等。”
  子棠眯着眼点了点头,他会自己喝水也是上个星期齐岳武教会他的。
  看到他喝了一口水,齐岳武高兴地接过水壶问道:“还喝吗?”
  子棠摇了摇头后,齐岳武才放下水壶。
  虽然就只是教子棠自己喝水就已经教了一个多月了,在他差点死心时子棠总算是自己学会了,这让他第一次打败了焰城里最强大的兽人还让他值得振奋。
  他是不介意子棠连喝水都不会,但是他不可能整天都带着子棠在身边。待他回到焰部落就有更多的身不由己了,但是让别人像他那样渡水给他喝,已经视子棠为终身伴侣的他是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他要做的是,起码让子棠不在他身边时,有懂得照顾自己的能力。
  至于子棠以前发生了什么,他无从得知,现在也变得不太重要了。总之以后,他会加倍的给子棠幸福就是了。
  柴火烧得‘啪啪’的响声吸引了子棠所有的注意力,他被柴火照得红通通的脸色比齐岳武刚遇到他时好了不少。
  齐岳武在看着子棠的时候,子棠也同时在偷偷地打量着齐岳武。
  齐岳武渐渐跟子棠的相处里,那种他自身带着的霸气渐渐没有在子棠的身边出现过,让子棠都以为一开始是他的错觉,深刻刚毅的脸孔笑意也渐渐多了,墨黑的眸子依旧锐利,但注视着他时像是藏着万千的柔情在眼里一般让他安心地依赖着他。
  或许一个月前的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全心全意的依赖着一个陌生人,但是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他以前的一切只能成为过去。
  真的是成了过去了,他更是不记得自己的过去了,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这里并不是他的世界。
  从此以后,他只叫子棠,从没有名字的他,终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这个世界不是他之前的世界,在每次齐岳武猎食化成的白色狮子时,他就彻底明白,他真的能跟过去一刀两断了。
  “明天就回焰部落好不好?”齐岳武柔声问道,从而打破二人的沉默。
  “不找……菩提花?”菩提花比较难发音,子棠用生硬的语调问道,虽然不知道齐岳武用来干什么,但是他也感觉到菩提草是救人的药物,都找了一个月了怎么就放弃了?
  “明天就是菩提花结果的日子了,今天还找不到它的话,明天就没机会了。”那么温宁的病也就是真的没救了,医生也说过让他们做好放弃的准备,也不知到时好友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感受到齐岳武的情绪,子棠抱着齐岳武给他无声的安慰。
  一想到找不到菩提花温宁的病也就彻底没治了,齐岳武还是接受不能,毕竟他不想看到好友失去了他的伴侣的可能,他抱起子棠想尽最后的努力去寻找时,一阵轻微的喊叫声阻止了他前进的脚步。
  “瞄~”一声熟悉的喵叫声让子棠突然觉得自己是产生幻觉的原因,他怎么会突然听见V仔的叫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