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然而快递送来一只忠犬+番外 作者:文十渊

字体:[ ]

 ☆、chapter.001
 
  生活在黑暗中的亡灵不需要阳光,所以这座宏伟的城堡常年阴冷。
  即使现在被数万人族包围,也没有一丝喧闹能够传入其中。整个城堡的大厅中,零散地站着几个骷髅,惨白的眼眶中,蓝紫色的火焰无声的跳动。
  一片静谧。
  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了靴子踏上地面的踢踏声。
  但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从大厅黑暗的更深处走出。
  是人类的模样,却没有丝毫生气,苍白的脸上,一条深黑的绸带遮住双目,向后与马尾一起高高束起。
  男人着一身藏青的劲装,干练的风格与在场的长袍亡灵法师们鲜明对比。
  见男人走近站定后,诸位法师都低头示意,表示尊敬。
  这是他们的“王”座下的第一侍卫,现在正是来传达“王”的旨意的。
  男人没有开口,只是伸出右手,点燃了一朵紫黑色的火花,显形的一瞬间,火花扭曲了一下,就消散在了空中。
  在场的法师们眼眶中的灵魂之火中隐隐显出一抹黑色。
  开战了。
  这一场战争终究是不可避免的。
  男人转身,脚下亮起法阵的蓝色光芒,一转眼就已不见了身影。
  ----------
  城堡的二楼是王的领域,除了王的侍卫外,没有任何亡灵能够入内。
  数阶台阶之上,是冰冷的蚀曜石王座,王端坐着,阖着双目。
  蓝色的微光在台阶之下闪烁,瞬息出现了着藏青色劲装的男人的身影。
  “事情完成了。”王开口问到。
  男人半跪在地上,低着头,回答:“属下愿为主人效劳。”
  王有些不悦地睁开了眼,全黑的眸子不见眼白,透出摄人的寒光:“于木。孤说过你不必跪孤!起来。”
  “……望主人成全。”名为于木的男人沉默,依旧维持着半跪的姿势。
  “你是觉得孤一定会输这场战争,是吗?”只是一瞬,王就来到了于木的身前,见到对方顺从的样子,王簇起了眉:“抬起头来!”
  于木没有话语,只是顺从地抬头。
  “于木,你恨我吗?”王伸手抚上对方遮住双眸的黑色绸带,脸上隐约透出悲伤的表情。
  “属下不会背弃主人。”
  王突然沉默了,许久又或只是一瞬。
  “看来他是等不及了。”王抬头远望,恢复了无悲无喜的表情,仿佛先前的一切都未发生。
  “一百多年了,孤也确实应该会会这位老友了。”王取下了左手上乌黑的骨戒,拉起于木的手,戴在了他苍白的手上。
  “主人!?”于木被压制住无法动弹,只得接受王的馈赠。
  “这可是孤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和这座城堡一起,就交给你保管了,你可别让孤失望。”
  于木只能看着,王化出战袍,执起权杖,一步步向远处走去,只觉得胸口闷闷地痛,说不出的难受。
  王越走越远,身影一点点融入黑暗中……
  ----------
  城堡外,这场战争渐渐步入尾声,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同时也是一场结局早已定下的战争。亡灵一方的强者早已在先前数次的攻防战中战死或重伤,亡灵的战力已远不如前。无惧死亡和伤痛的亡灵终究慢慢地耗损殆尽,人类中早已有人开始欢呼。
  然而为这场战争出力最多的人类将领方元献却一脸凝重,因为他知道,那个家伙还没出现,那个亡灵之王,那个他曾经的好友。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人类即将灭杀最后一批亡灵小队时,异变突发。黑暗笼罩了半边天空,先前被光明法术消灭的亡灵们又一次颤颤巍巍地聚合站立起来,与此同时,先前被亡灵斩杀的人类的尸体,无一不在一道紫芒闪过后,成为了白骨骷髅,亡灵阵营的一员,展开了杀戮。
  惨叫声和骂声连成一片,冲散了临近胜利的喜悦。
  方元献挺身而出,凌空而立,站在人类阵营最前方。
  下一秒,他就看见,黑暗在对面凝聚,渐渐浮现出一人影。
  是他!即使对方闭着眼,乌发已变灰白,苍白的脸上透着死气,方元献还是认出了他,凌子安,他曾经的兄弟,现在的对手。
  “子安……”方元献的声音有些颤抖,吐出两个字后却再也发不出声来,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愤怒。
  凌子安没有在意对方喊出了自己先前的名字,抬手就是两道暗芒向方元献袭去。
  方元献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方竟然一点叙旧的时间都不留给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稍显狼狈地躲过后,他就被冲上来的白娟扶住。
  “亲爱的你没事吧?”白娟抬手就是一道恢复一道祝福施加到了方元献身上。
  “没事,你快下去。”方元献明锐地察觉到对面凌子安的情绪更加不稳定,赶紧劝阻白娟离开战场范围。
  凌子安可没有听他们絮叨的心思,见到白娟之后,他心底的恨意更盛。他出招了,招招致命。
  方元献不愿出手,只得带着白娟躲闪,但他毕竟不是万能的,躲不了所有的攻击,被凌子安击中左臂。
  “子安!你怎么可以打伤他!元献一直都把你当好兄弟!”见方元献受伤了,躲在他的背后白娟就开始指责起凌子安。
  这一幕勾起了凌子安不好的回忆,他冷哼一声,攻击不停,招招都朝白娟袭去。
  只见白娟被黑芒击中面部,向下不断坠落,被方元献接住。
  腐蚀之力在白娟的脸上肆虐,让她发出一阵阵尖叫,方元献咬了咬牙,从空间中取出了圣水,洒在了白娟的脸上,这才消除了腐蚀之力,只是她也许永远都要和自己的美貌说再见了。
  凌子安下此狠手,方元献也来了火气,既然对方不顾兄弟情谊,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两人这才真正对抗起来,空气中火之力与暗之力相互冲撞,人类阵营全线后退,而低等亡灵直接在冲击中泯灭。
  失去了骨戒的凌子安渐渐感觉到了法力不支,攻击频率明显降低了,不多时,凌子安没有躲过对方的天火术,被击落于地。
  亡灵没有血液,凌子安自然不会有吐血的表现,他挣扎着站起,睁开了双眼,惊得向他靠近的方元献后退了一步。
  “子安,你怎么会?”
  “拜你和你的小情人所赐。”凌子安抹了抹嘴角,扯出一丝讽刺的笑。
  方元献迟疑了一下,又说道:“那,于渊他……”
  “死了。”凌子安没等他问完,就答到。
  “于渊竟然……”
  “闭嘴,你没资格喊他的名字!”凌子安再次和方元献缠斗起来。
  随着凌子安法力的消耗,战场上还“活”着的亡灵们一个个化为虚无。
  最后的最后,凌子安被疯癫的白娟施展的大净化术正面击中。
  人类的外表渐渐褪去,露出惨白的骨骼,和漆黑的灵魂之火。
  身体逐渐化为虚无的凌子安心中只有对一个人的愧疚。
  在灵魂渐渐消散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一百多年前,和好友一起历险的欢乐场面。
  于渊,你真是一块愚木。
  这次,我总算,走在了你前面。
  黑色的魂火消散在天地间。
  巨大的城堡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人类的欢呼声中,
  和平重临。
  》》》》》》》》》》》》》》》》》
  【角色死亡】
  【正在结算奖励。】
  【本次有效剧情长度:一百五十七年】
  【获得经验值:10000,游戏币:145000】
  【获得物品/装备:蚀曜权杖(破损)*1 】
  【完成任务:49/357】
  【特殊、隐藏任务完成:2,破解世界观:审判之战】
  【本次剧情综合评级为S,鉴于宿主第一次获得S及以上评级,可获得一项额外奖励,请稍后选取。】
  【剧本通关奖励:技能卡*1】
  【结算已完成,是否立即进行剧情加工?】
  凌子安恢复意识的后,盯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发了会儿呆,耳边传来的系统的声音让他有些错乱感。他觉得自己需要先缓一缓,于是选择了稍后进行剧情加工。
  起身喝了一杯水后,他才从混乱中回过神。这次他在剧情世界呆得太久了,久到自己有些不适应自己本身应过的生活。
  凌子安在获得系统之前,只是一个小网站的不知名小作家,发文也只是为了记录一下自己突然涌现出的脑洞。
  他的人生因为一觉醒来后得到的“每个作者都是演技派”系统而发生了巨大改变。
  这个系统,说白了,就是让身为作者的凌子安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那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一员,然后记录他和他身边人的人生轨迹,再在现实世界中加工这些剧情,使其成为小说发布。
  当然,这个系统和以前凌子安在小说中看到的那些各种发布任务的聒噪系统不同,它给予凌子安极大的自由度。
  首先,系统不会在异世界中和凌子安有任何交流。也就是说,没有所谓的任务发布,一切都靠最后结算的时候,将凌子安在异世界完成的事件与任务一一匹配来结算完成度,以“【完成任务:49/357】”这样的形式呈现。
  其次,凌子安不会带着任何记忆到达异世界。这也就意味着,他每次穿越都是从娘胎中诞生开始,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长大,不知道现实世界的存在,也不知道系统,更别提穿越了。系统声称这样是为了更好的体现角色的成长历程。
  不过,后文中凌子安就会知道,穿越的时间点以及是否保有记忆都是可选的,先前他只是没有资格罢了。
  以上就是凌子安获得的系统最突出的特殊点之二。
  顺带一提的是,系统判定剧情结束是依照凌子安在异世界的角色死亡的时间,这也是评定剧情评级的重要组成部分,理论上来说,剧情越长,评级上A级评定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不过不瞒您说,凌子安还是首次在剧情世界存活超过六十年,之前普遍在四五十年上下。有一次他因为母亲难产胎死腹中,直接被传送了回来,不过他的死间接引发了两大实力的对决,导致剧本评级倒是不低,上了C,也让我十分意外。
  言归正传,凌子安恢复了基本的逻辑思考能力后,联系上了系统——
  【是否进行剧情加工】
  “是。”
  【1.请选择主角(视角),推荐选择:方元献(第三人称)、凌子安(第三人称)、凌子安(第一人称)。】
  “凌子安,更名「紫安」,第三人称。”凌子安喊出自己的名字,心中涌出说不出的维和感,看到推荐选择后,他忍不住在心中小小地吐槽了一下:“我要是选方元献那二货做主角,那就是妥妥的一本禾中马文的节奏。”
  【更名成功。另:请宿主不要随意吐槽系统的推荐。】
  “……”
  【2.请调整剧情叙述顺序(可选)。】
  “系统你自行调整吧,我相信你。”凌子安不会承认他是懒得去细调剧情顺序。
  ……
  【9.可选番外:方元献(痛苦的回忆)、白娟(最后的癫狂)、于渊/于木(致鱼于木,沉鸟于渊)……】
  “为什么方元献也有番外啊!还有这个标题是什么鬼?”凌子安扫过系统列出的信息,看到了“于渊”后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男人……摇摇头将这些思绪抛到脑后,对剧情人物过多的留恋对他的生活没有好处。凌子安投入到编辑剧情的工作中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