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夺心还爱 作者:安南一隅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夺心还爱
作者:安南一隅
 
文案:
苏颂想做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却亲手将一个人送上黄泉。
重来一世,心中的愧疚让他对那人无限忍让。
最后忍来忍去,似乎把那人宠歪了……
温柔儒雅苏医生(受)X霸道病娇顾二少(攻)
 
1.【种田流】【种田流】【种田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攻他就是一个蛇精病。
副标题:那个开挂的学霸哟,你还让不让人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颂,顾珩 ┃ 配角: ┃ 其它:
==================
 
  ☆、第001章
 
手术室门口,当红色刺眼的“手术中”三个大字消失,门口一群或坐或站、焦虑不安的人顿时面色一紧,巴巴的看着被推开的手术室门。
    首先走出来的是一个面色疲倦的青年人,一脸书卷气,文文弱弱的,他抿了抿唇,眼底滑过一丝阴霾,目光从面前的每个人身上滑过,最后定格在了站在最前面,拄着拐杖,气势不怒自威的老人身上,低声道:“手术很成功。”
    闻言,老人紧张的神色顿时松了许多,点头连声说了好几个“好”字,看着青年人目光,也变得十分柔和:“子孺不愧是宋院长都满口称颂的好苗子,你放心,以后在A市,但凡是我顾家的地盘,你都可以放心大胆的横着走!”
    老人此话一出,他身后的男男女女看着苏颂的目光顿时不同了,夹杂着羡慕和敬畏的目光落到苏颂身上,却使他心中一片冰凉,苦笑一声,“顾老还是先进去看看顾少爷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不待老人出口,就自顾自的离开的手术室门口。
    在他身后,当即就有人不满道:“这人怎的这么不识好歹,也不看看他面对的是谁!”
    “闭嘴!”老人重重的跺了一下拐杖,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到那人脸上,立马让他冒出了一头冷汗,不敢多言,只是看向苏颂离开的方向,仍然是满脸愤愤。
    顿了一会儿,老人缓缓开口道:“不管怎么说,苏颂都是顾天傲的救命恩人,你们听好了,以后不管他在什么地方,顾家众人能帮的都要搭上一把手。”
    “我们知道了,爷爷。”
    在这群人的心中,老人的地位颇高,他说的话,没有谁不敢从的,于是纷纷点头表示今后一定会好好照拂苏颂。
    “嗯,还是先去看看天傲吧。”临走前,那顾老忍不住眯着眼睛看向苏颂离开的方向,此时已是深夜,走道上白晃晃的白炽灯打在那人身上,竟显出几分萧瑟之感。
    “唉。”
    一声叹息声响起,就连顾老他自己,也不知道此举是对还是错。
    不过犹疑之色只在他脸上停顿了一秒钟,顿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化为与平日如出一辙的冷厉,牺牲一个白痴老二,让能带领顾家走得更远的老大活下来,怎么都不算是亏本买卖!
    直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身后的嘈杂才算是彻底消失,苏颂也终于可以卸下一身疲惫,重重的躺倒在办公室里的临时休息床上,茫然的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身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外科医生,他今天却亲手剥夺了一个人生存下去的权利,眼睛都不眨的取出了一颗活生生的心脏,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从自己手中流逝!
    “该死的!”休息床被他砸的发出“嘭”一声巨响,呆呆的睁着一双眼睛,两行泪水悄无声息的从苏颂的眼角旁滑落下来……
    “笃笃。”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苏颂的思绪。他迅速的翻了一个身,匆忙的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跑过去开了门。
    看着门外自己曾经无比尊敬和敬仰的老人,苏颂张了张嘴,眼眶像是起了化学反应似的,快速的红了起来。
    “小苏你……唉,进去再说。”宋院长一脸无奈。
    苏颂闷不吭声的点了点头,把宋院长请了进来。
    “小苏,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很多时候有些事情,光凭我们是无法改变的。”宋院长长着一章悲悯苍生的好人脸,说出的话却字字句句惹人心寒。他拍了拍苏颂的肩膀,换了个松快一点的语气,试图让他心中的负罪感减轻一点,“顾老已经交代过了,美国那边的医疗团队随时可以为你母亲准备手术。看在你是我得意门生的份上,给你放半年假,好好陪陪你母亲。不过提前说好了啊,别光顾着放松,手生下来可就保不住咱们医院外科第一人的地位咯。”
    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苏颂朝宋院长点了点头,“谢谢老师。”
    宋院长此时也知道说任何话也改变不了苏颂的心里状态,心中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拍了拍苏颂的肩膀,背着手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垂在两侧的双拳紧了紧,宋院长的话回荡在耳边,“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在绝对的权利面前,任何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那么如果自己拥有了绝对的权利呢?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来这么一句话,苏颂被自己吓了一跳,揉了揉眉心,心想自己果然需要放松一段时间。
    宋院长亲自过来的安慰让他心中微暖,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沉甸甸的了,况且母亲的病情迫在眉睫,这个时候的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
    突然,天空中毫无预兆的下起了瓢泼大雨,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透过玻璃窗映在苏颂的脸上,惊了他一下,起身过去拉上了窗帘,忍不住喃喃自语道:“怎么会突然下起雨来了呢。”
    处理完了术后报告,苏颂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把自己裹紧宽大的风衣外套里,拿起摆在门边的伞,关了办公室里的灯,打算回去好好洗一个热水澡。
    寒风冷雨中,撑着一把格子伞的苏颂不紧不慢的沿着小路朝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医院的后门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平时给病人散步用的,出了这个花园是一条老街,苏颂的代步车就停在街尾。
    深夜时分,又是大雨,花园里自然空无一人,苏颂紧了紧自己身上的风衣,低着头加快一点脚步朝着花园外走去。
    平日并无感觉,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后面似乎有个人正跟在他身后,用一双充满恶意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穿过花园,必然会经过太平间的大门,此刻,那个可怜的青年大概正赤条条的躺在冷冰冰的硬板床上,胸前空空的,那里面,少了一颗心……
    越想越觉得害怕,自从学医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唯物主义者思想的苏颂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血色苍白的青年捧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狰狞的质问着他的画面。
    不、不能再想了!苏颂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刺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会儿,可嘴里涌出来的血腥气却让他仿佛回到了几个小时前的手术台上,他面无表情的取出了一个人的心脏!
    “叮铃铃——”
    “啊!”
    刺耳的铃声响起,脑子里那根绷得紧紧地筋终于断了,苏颂控制不住的大叫一声,心脏骤然一停之后,又极快的跳动起来。愣在原地哼哧了好一会儿,苏颂呆滞的眼珠子动了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着。
    他懊恼的皱了皱眉,早知道这种类似于电铃声的升级铃声在深夜中能够造成这么大的恐怖效果,他宁愿把手机铃声改成小苹果!
    余惊未消,苏颂的手指控制不住的抖动着,划了两下才打开手机屏保,接听起了电话。
    这时,天空中突然轰的一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头顶厮杀一般,一道惊雷夹杂着万钧之势落下,伴随着护士的惊叫声,让苏颂的瞳孔陡然缩成针尖般大小——
    “苏医生,太平间里的那位不见啦——!”
    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上心头,手中的雨伞不受控制的被狂风刮走,苏颂猛地转过头,一片银蛇乱舞中,一张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复仇的恶鬼般的脸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第002章
 
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菱形玻璃窗洒在干净明亮的房间内,暖色调的设计如同房间主人乐观柔和的性格,让人一眼就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感。
    “苏颂,起床啦,今天你还要去倪老师那里学书法呢,不许赖床啊!”
    温柔中带着些许严厉的声音随着敲门声响起,而房间里,占据了半个房间的大床上,一个文弱秀气的少年皱着眉毛,脸色微微扭曲,似乎在遭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
    敲了好一会儿的门,苏颂的母亲苏秀岚终于发觉了不对,急忙找来了房间的备用钥匙,打开了苏颂的房门。
    房门一打开,苏秀岚就连忙冲到了苏颂的床头前,结果被苏颂的脸色吓了一跳。此刻的苏颂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苏秀岚伸手一摸,果然滚烫得吓人。
    “怎么会发烧了!”苏秀岚焦急的看着儿子,担忧的叫了好几声“小颂”,床上的人都毫无反应。
    在确认儿子现在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之后,苏秀岚不敢多耽搁,连忙抱起了苏颂,急匆匆的往医院赶去。
    而在此刻的苏颂的感知中,一把锯子正毫不留情的对着他的脑袋下手,两耳嗡鸣声不断,疼得不得了。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的时间,长到苏颂的神智都快消散了,那磨人的疼痛才逐渐消失。
    疼痛一消失,饱受折磨的苏颂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睡了过去。而这一幕在旁边守着的苏秀岚看来,则是儿子的脸色好了许多,眉毛也不皱着了,见此,她才算是重重的放下了提着的一颗心。
    温柔的帮苏颂掖了掖被角,站在床边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见苏颂确实没事了,苏秀岚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病房。在病房外给苏颂书法课的老师打电话请了个假,苏秀岚站在原地想了想,怕等下苏颂醒来肚子饿,于是又转身往医院外面走去,打算买一些清淡的食物回来。
    而在苏秀岚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苏颂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睛,迷茫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消毒水的味道入鼻,稍微清醒了一下苏颂混混沌沌的头脑,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苏颂才总算是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他怎么会在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苏颂顿时被刺激得一个激灵,眼睛睁大,睡意全消。
    陷入昏迷之前的那一幕,苏颂恐怕此生难忘。原本失去了心脏本该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仇恨的盯着他,简直吓得苏颂肝胆俱裂!
    然后呢?接着又发生了什么?
    平复了一会儿心绪的苏颂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毛,想来想去,脑海中唯一浮现的只有一片绚烂之极的电光,当时应该是一道雷劈了下来。
    然后他现在是被人送进了医院?苏颂如是想到。不过,被雷劈了还能活下来,他还真是命大!至于之前看到的那个死而复生的人,苏颂苦笑着摇了摇头,大概是心里太过愧疚而出现的幻觉吧。
    “哟,小朋友你醒了啊,你妈妈出去给你买早餐了,待会儿就回来。”隔壁床的老大爷十分健谈,笑呵呵的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喜欢要风度不要温度那一套,看看,把自己弄发烧了吧?哎哟,你都不知道,刚才你妈送你进医院时,急成了啥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