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命里有时终须有 作者:青青叶(下)

字体:[ ]

 
 
    这究竟是怎么了?
    看出景断夏只是来照顾丢丢,并没有想看到自己,聂南朔忍着心里的沉闷和抽
 
痛,轻声开口道:“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着,聂南朔看了眼依旧低着头的景断夏,从他身边走过,离开了病房。
    景断夏这才抬起头来,看着聂南朔离开的背影,已是红了眼眶。他也不知道事
 
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想的,可是他这次真的做不到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
 
样死乞白赖地粘着他,他怕自己会输的更难堪。
 
  ☆、第43章 上门抢狗
 
那天过后,景断夏每天都会掐着那日的那个点去宠物医院,因为那天那个时候聂
 
南朔在。景断夏虽然像是躲着聂南朔,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想见见他,哪怕就这么
 
什么都不说,看看他也好。
    可是,之后的一周内,景断夏每次去宠物医院都没有再遇到过聂南朔。他在宠
 
物医院一呆就是一整天,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托付护士照看小丢丢,自己回家住
 
。因为夜晚的病房内太寂寞,没有聂南朔的陪伴,他呆不下去,他会想起和聂南
 
朔在这里度过的甜蜜的那段时光。
    然而,就是那么一个一个的一整天,他从来没看到聂南朔来过。他不知道是为
 
什么,可能是因为他急着要陪那个少年,连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看丢丢,又或者
 
,他晚上会来看丢丢,只是他不知道。
    景断夏没有问护士聂南朔晚上会不会来照顾丢丢,因为他怕听到的答案是否定
 
的,他怕证实聂南朔一直在陪着那个少年的猜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因
 
为那张像祁夏的脸,他就失去了争夺聂南朔的勇气,每天都像个没了灵魂的躯壳
 
一样浑浑噩噩,那么狼狈,那么不争气。
    一开始,景断夏在病房里陪小丢丢玩的时候,他还总会期待地看着门口,期待
 
聂南朔会来,哪怕只是看一眼丢丢就走,但是失望的多了,他也就不再去想了,
 
或许从此自己就要失去聂南朔了。
    每次想到这里,景断夏的心都在滴血,可是他回忆了以往所有自己追求聂南朔
 
、缠着聂南朔的往事,他把那些烂招数一个一个排除下来,可悲的发现,没有一
 
个招数能让他鼓起勇气再搏一次。
    这个时候,景断夏就会开始唾弃自己,为什么那天聂南朔要摸自己的额头时偏
 
偏要躲他?如果让他碰了,或许他们之间会多一些话题,或许那天就不会沉默着
 
散去,或许他今天想他了至少还能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为什么当时为了一点
 
廉价的自尊心就躲开他的关心?
    一个星期了,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他了,景断夏觉得自己的血液,甚至身上每
 
个细胞都叫嚣着要见聂南朔,可是现在这个不争气的自己却满足不了它们的要求
 
,他找不到让自己满意的借口去见他,也害怕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那个少年
 
浓情蜜意。
    又是一夜无眠的景断夏在自家哥哥百般劝说下,吃了点早饭,然后简单地收拾
 
了一下自己低落的情绪,打车去宠物医院。
    昨天医生说丢丢不用再打点滴了,情况已经稳定,可以带回家照顾了。
    聂南朔现在肯定是抽不出时间来照顾丢丢了,景断夏就想去把丢丢接到自己家
 
里来。带它去宠物店美美地洗个小澡,然后吹吹干不要感冒再生病,接着抱着它
 
去买个小狗窝和玩具零食,最后带它回家,也让自家哥哥看看这可爱的小东西。
    心里这么盘算的时候,景断夏心情还算愉悦,可能这是这几天最能让他高兴的
 
事了。
    但是,当他到宠物医院的时候,却被告知,小丢丢已经被聂南朔接走了。
    “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是和另一位先生来的,还让我转告你他会照顾好丢丢的,让你不要
 
担心。”
    景断夏僵着身子愣愣地站着,脸上也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按理说,聂南朔能
 
知道好好照顾丢丢,他应该高兴的,毕竟这是他们之前约定好的。而且过几天《
 
剩者为王》就要开拍了,片场远在s市,他没时间照顾丢丢。可是,当听到护士说
 
聂南朔是和另一位先生来接丢丢的时候,景断夏的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另一位先生,不用猜也知道是那天那个少年。他们现在已经如胶似漆到这个地
 
步了吗?可是丢丢是他捡回来的,凭什么给他们养?他不甘心!
    一旁的护士见景断夏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担心地喊他:“景先生?景先生?”
    景断夏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谢谢。”
    说着,景断夏就离开了宠物医院,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聂家别墅。
    他不要把丢丢给那个少年养!那是他的!他凭什么抢了聂南朔还要抢他的宠物
 
!他……他只有小丢丢了……
    景断夏坐在车内,看着窗外不停闪过的景色,眼里却什么都抓不到。他不知道
 
自己在做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想挽回点什么,至于挽回什么……真的就是一只小
 
宠物吗?
    到了聂家别墅,景断夏反而心里没那么气了,只是看着那套别墅,心里说不出
 
的酸楚。他以为终有一天,聂南朔会光明正大地把他领到这里来住,结果,里面
 
却住了别人。
    他曾滚过好几遍的那张聂南朔的大床,现在是不是也已经被那个少年占据了?
    那个少年躺在上面的时候,聂南朔的脸上应该是笑容多一点吧,而不是自己在
 
他家胡闹时,那一脸的无可奈何。
    不知不觉间,景断夏已经摁了门铃。
    好几声后,聂北凌穿着睡袍顶着满满的起床气走了出来,看到是景断夏,脸色
 
立刻就更沉了,不满地道:“大早上的干什么呢?没事做就去把台词多背几遍。”
    景断夏是第一次被聂北凌说了却一句话也不反驳,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站着等聂
 
北凌骂完。
    “聂南朔呢?”
    这样得景断夏聂北凌是第一次看到,不禁愣了一下,困意也没有了,起床气也
 
散了,不解地道:“我哥前天搬出去了,也不算搬出去吧,就是买了套公寓说是要
 
在那里住一阵子……我以为你终于和我哥修成正果了呢,你不知道?”
    景断夏愣在聂北凌面前,摆在腿侧的手忍不住紧紧地握成了拳,指甲不够长,
 
刺在手心里根本达不到他想要的疼痛感,他想麻痹自己,但是做不到。
    买了公寓,和那个少年一起住了么?呵呵……那是他曾幻想的生活啊,他建议
 
聂南朔和丢丢搬出来住,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和他们住在一起,现在,被那个少
 
年捷足先登了么?
    景断夏觉得自己就像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一样,心里的难受连眼泪都难以表
 
达。
    “景断夏,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时候,聂北凌也意识到了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既然不是和景断夏
 
一起住,那自家大哥买那套公寓干什么?
    景断夏没有回答聂北凌的话,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听到聂北凌的问题,脑袋嗡嗡
 
的,只呆呆地问:“地址呢?”
    “慕流园2栋202,你等等,我开车带你去。”
    景断夏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聂北凌虽然很嫌弃,但是也真的不敢让他就这副鬼
 
样子在马路上晃来晃去,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
    可是景断夏显然没把聂北凌的好心放在眼里,脑袋里只抓住了慕流园2栋202几
 
个字了,知道了地址后连忙就往外跑。
    聂北凌脸顿时一黑,心里又是真的担心景断夏这个蠢货出什么事,连忙跑上楼
 
换衣服然后去追他。
    景断夏拦了出租车再次转战慕流园。
    其实聂北凌说的地址是慕流园而不是景碧的时候,景断夏心里是不由自主地松
 
了口气。他怕聂南朔带那个少年去景碧住,更怕他们住进祁夏之前住过的那套公
 
寓。
    当自己站在慕流园2栋202门口的时候,景断夏的心里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能够
 
形容了,他害怕,紧张,忐忑,却又时而平静无波,复杂的难以忍受。
    门铃响了一声后,门开了,开门的是聂南朔。
    景断夏僵硬地抬起头看他,然后他就看到了门后的场景。
    那是一个小客厅,那个很像祁夏的少年正坐在沙发上,转过身子好奇地看着门
 
口这里,他的腿上,抱着的是已经洗过澡的小丢丢。
    景断夏心里很闷,多么和谐温馨的画面,自己多么像一个来破坏别人家庭的第
 
三者!
    可是,凭什么丢丢要被他抱着?!
    不是说狗都很忠心的吗,聂南朔被那个少年迷住了,连丢丢也被他迷住了吗?
 
    就在这时,小丢丢忽然从宁泺的腿上跳了下来,小小的身体摔在地上滚了一圈
 
,然后蹦蹦蹦地跑到景断夏的脚边高兴地扒拉着他的鞋。
    景断夏被刚才的画面刺激地有些失去理智,他心里堵着一口气,此刻一点也不
 
想理“背叛”了自己的小丢丢,甚至想拎起它丢回那个少年那里。但是他心里也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