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打脸狂魔 作者:风流书呆(下)

字体:[ ]

 
  第130章 12.8
  
  周允晟将修为压制到筑基期,前往百草秘境寻找方文光的尸骨,因为手里握着莫语的一段记忆,他很快就循着地貌来到当初的事发地,果然在草丛中看见一副身穿无极仙宗道袍的白骨,袍角处绣了一个‘光’字。
  周允晟连忙用玉棺将之收殓,放入乾坤戒中妥善安置,随后一路走一路击杀噬魂宗的弟子,直将该宗派往百草秘境的203位弟子全都杀光才罢休,随意找了个洞府入定,等待秘境关闭。
  一个月后,他从通道内踏出,化为雾气往无极仙宗方向飘去。他偶尔附着在剑修的灵剑上,偶尔附着在法修的道袍上,半点也未浪费灵力,且还发现许多非常有趣的隐秘。此一路,竟是没有哪个修士发现他的存在。
  这日,被他附着的一群法修忽然改变方向朝西疾行,说是某个上古秘境快要关闭了,许多幸运得到通行符的修士将从里面出来,他们等在出口处,没准儿能趁火打劫寻来一两件宝物。
  周允晟估摸着宗漪还未回来,便想去凑个热闹。
  一行人到达秘境出口处时,离秘境关闭还有半月有余,便纷纷坐下来等待。周允晟借由四处弥漫的雾气探查了附近地形,发现还有许多高手隐藏在暗处。能获得通行符进入秘境的修者固然幸运,能活着出来的更幸运,能拿到传承或宝物并平安出来的简直是天道的宠儿。
  然而这只是表面,若不能藏好宝物露了端倪,等待这人的将是万劫不复。弱肉强食素来是修真界的规矩。
  周允晟对所谓的宝物没有兴趣,他只是闲得无聊跟过里看一看,见还要等待半个多月,立时就想离开。刚走出去几步,就见秘境出口彩光连闪,一个个修士被抛飞出来,模样非常狼狈。
  “怎么回事儿?秘境为何提前关闭了?”
  “你们可有发现异常?”
  “许是谁碰触了什么了不得的禁制!”
  这些人聚在一起互相打听情况,脸上俱都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他们触发通行符,待要往里一探,却发现一道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内里散发出浩瀚如山河湖海的庞大威压。
  “这气息,定是有重宝现世了!”不知谁高喊一声,诸位修者立即忘了追问秘境中事,纷纷用最快的速度朝那光柱奔去。
  周允晟站在树梢上,手搭凉棚望了许久,竟是分毫也未心动。他只需认真修炼功法,实力自然就能上去,并不需要借助什么宝物。再者,等他突破大乘期飞升之时,说不定就能打破异度空间的壁垒,顺着数据流回到现实,还能用庞大的魂力重塑一个身体,所追求的东西与此界中人完全不一样,故而没有他们那样强烈的欲望。
  金色光柱越升越高,几乎把天穹都要撑破,光柱顶端依稀是一面铜镜,那金光正是从该铜镜的镜面内*出,隐隐连接了天道,将空间都扭曲变形。浩瀚的威压仿佛远古大神重现,能轻而易举让浩天世界碎裂。
  “难道这是传说中遗失许久的昆仑镜?”不知谁惊呼一声,引得所有修者都疯狂了。
  昆仑镜,上古十大神器之一,能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空壁垒,具有无上神力。若是得到它,便能直接越过仙界,飞升至神界。这对与天争命的修者来说是无与伦比的诱惑。
  他们眼珠赤红,面容扭曲,发现有比自己动作更快的修者时,莫不散发出森然杀意。他们只顾盯着金柱顶端的昆仑镜,却没想着往下看一眼。
  在金柱的低端,一名容貌俊美的男子正打出一个又一个复杂的手诀,迅速将昆仑镜炼化。他已得了该秘境的传承,控制秘境的昆仑镜自然也归他所有。但他没有想到上古神器竟如此桀骜不驯,闹出这样大的动静。
  而今,他只能寄希望于赶紧将昆仑镜驯服认主,以免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将一滴精血弹到镜面上,开始掐最后一道法诀,终于在众位修者赶到金柱近前的最后一秒让铜镜认主。
  昆仑镜还有没有别的神通,男子并不知晓,但只“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空壁垒”两点就已经够了,足以让他撕开浩天世界的壁障逃过众多修士的追杀。
  他自信满满的用神识探入铜镜内部,却愕然的发现该镜已被损毁大半,丢失了许多神通,若要重现上古时期的威能,还需寻找许多材料将它修补完整。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不但没得到任何好处,还将面临所有修士的追杀。
  男子咽下一口心头老血,正想收起铜镜逃命,却被玉环内的女子叫住,“你如今只是元婴修为,在浩天世界连二流高手都算不上,拿着昆仑镜奔逃早晚不过一死,不若祸水东引让给别人。反正昆仑镜已经认主,你随时能把它找回来。”
  男子眼睛一亮,甩袖将铜镜抛飞出去,悄然离开原地,观他面容,竟是四十年前离开无极仙宗的宋宇飞。
  “你的仇人来了,不若给他。”女子神识十分强大,略微一扫就发现站立在树梢上看热闹的周允晟。
  宋宇飞脚踩雷光从天空划过,看见周允晟那张愈加俊美妖异的脸庞,多年未曾躁动的情绪立时沸腾起来。他命令昆仑镜跟随在周允晟身边,不收到自己召唤绝不可离开,然而也不能为周允晟所用。
  昆仑镜已经产生了灵智,对主人的话自然言听计从,在众多修者的争抢中避让闪躲,直直朝周允晟撞去。
  看见飞快朝自己袭来的金光,周允晟大感不妙,马上化为雾气四散开来。然而昆仑镜能堪破时间与空间的壁垒,又如何堪不破他的所在,无论他躲在哪里,总能精准的撞入他怀中。
  若是换个修者,有上古神器自动送上来必定欣喜若狂,但周允晟却只想骂娘。这是让他被整个修者界追杀的节奏啊。
  眼看赶来夺宝的修者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化神期、渡劫期、大乘期的大能,甚至还有几个散仙,周允晟无法,只得揣上昆仑镜夺路狂奔。所幸宗漪临走时塞给他许多宝物,其中就有一个能神行万里且隐匿气息的莲台。
  他身体化为雾气附着在莲台上,很快消失在原地,让一众修士扑了个空。
  “那人好像是定光真人的嫡传弟子方星海!”不知谁惊呼一句。有宗漪的威名震慑,一些修者不免打了退堂鼓,但某些大能却不以为意。
  那可是上古神器,为了它,莫说得罪宗漪,就是得罪大罗金仙也没什么了不得。
  周允晟遁入宗漪在外修行时建造的一座洞府,把里里外外的法阵都开启,这才拿出昆仑镜翻看。椭圆形的镜框镌刻着玄奥的符文,与现在的文字没有半点相似,应是在上古时期就已失传的神界文字。镜面非常光滑,时而有金色流光闪过,能清晰的映照出人影,也能穿透洞府石壁映照出外面的景象。
  周允晟心念电转,已然明白这面铜镜的一个神通,那就是观测世界。只要是主人想看的,就没有铜镜探不到的,包括三千世界,仙界,甚至神界。得了它,便能无所不知。
  好东西,却也是个要命的东西,周允晟心内暗叹。
  听说昆仑镜还能破开时间和空间的壁障,那么带主人逃命应该不是难事。周允晟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铜镜炼化,否则他想不出第二个办法能摆脱现在的困境。
  那些人如果认出他的身份,必定会堵在回无极仙宗的路上,双拳难敌四手,他没把握在他们的围堵下活着逃离。
  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尊玉鼎,引入宗漪送给自己的阳极神火,他将昆仑镜和一滴精血投入鼎中炼化,却遭到了昆仑镜的剧烈反抗。他在镜面上一抹,没有发现别的修士留下的精血的气息,不免感到奇怪。
  难道说炮灰注定得不到神器?亦或者,这神器是为主角准备的,只等他一出现就屁颠屁颠上去认主?思及此处,周允晟冷笑一声,将小心捧在手里的昆仑镜狠狠掼在地上,还毫不怜惜的踩了几脚。
  既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与垃圾有何区别?弃了!
  他在洞中滞留几日,待外面人群渐渐散去,便乘坐莲台悄然离开,不料昆仑镜竟直接从洞中飞出,往他怀里扎去。
  他连忙掏出宗漪炼制的一枚隐匿符,将昆仑镜包裹。这枚符箓融汇了宗漪对时空法则的领悟,莫说此界中人,便是大罗金仙也堪不破。
  四周并未留下神器散发的气息,周允晟这才大松口气,绕着远路,躲躲藏藏朝无极仙宗飞去。有莲台和隐匿符在,本该没人能发现他的踪迹,然而无论他走到哪里,总有大批修者追踪而来,仿佛谁在他身上下了追踪符一般。他每每想把铜镜抛出去,却又见它拐个弯飞回来,好似认定了他一般。
  遇见修为低的就砍杀,遇见修为高的就逃逸,逃了两月,他渐渐察觉出异状,翻看铜镜时神色极为阴沉。
  既要紧紧跟着他,又不认他为主,这铜镜对他显然不怀好意,怕是想让他死在众修士的围剿之下。好一招祸水东引!这铜镜怕是在秘境中就已被谁炼化了。
  周允晟思来想去,觉得只有命运之子才有获得昆仑镜的气运。宋宇飞?他还没死?
  将铜镜狠狠碾了几脚,周允晟徘徊在宗漪建造的又一个洞府中,思量该如何突围。
  昆仑镜已然认主,那么无论在哪里,它的主人都能将它找到。而宋宇飞对周允晟恨之入骨,自然会把他的行踪透露给别的修士,只等这些人自相残杀两败俱伤,他再趁乱把昆仑镜神不知鬼不觉的召唤回来。
  如此行事既不暴露身份,又能置仇人于死地,可算是一箭双雕。
  故此,就算周允晟躲藏在禁制重重的洞府中,宋宇飞依然找到他的方位并把消息透露出去,引得一群大能将洞府团团围住。
  他们使出各种神通消磨着洞府外的防御法阵,少则一日多则两日,此处就会被夷为平地。
  周允晟早已给宗漪递了传讯符,却都被各路大能拦截,又给宗门送了口信,也不见门人前来救援,便只能独自应对。
  与其等死,不如多拉几个垫背的,听见洞府外传来的轰隆声,他启唇冷笑。如果元神被此界大能绞碎,他就再也回不去星海空间,更回不去现实,但那又如何,他宁愿死的轰轰烈烈也不做缩头乌龟。
  甫一打开禁制,就有五颜六色的神通像炮弹般袭来,他迅速化为雾气将洞府内外笼罩。雾珠顺着这些大能的皮肤侵入他们内腑,迅速抽取他们的灵力化为更浓白的雾气,将方圆万里瞬间淹没。
  这些大能连忙施展神通驱散雾气,却让自己的灵力流失的更快。有人产生了幻觉开始胡乱砍杀,有人中毒倒下,有人被悄无声息捏碎了元神。
  分明只是个金丹期的小儿,却一出手就杀死了十好几个修为在元婴期以上的高手,功法实在是诡谲莫测!
  周允晟趁其不备连连得手,却也知道时间长了,这些身经百战的老怪物们自然有千百种办法对付自己。
  然而今日,他却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这波人死无葬身之地。他不再压制修为,运转灵力迅速冲击元婴期,九九重劫一落,这些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劫云感应到气息飞快从天边滚来,震耳欲聋的雷声几能撼动山河,天道降下的威压以周允晟为圆心将方圆百里笼罩,凡是在此范围内的修者,都会受到雷劫毫无差别的攻击。
  也许化为天道的主神只想弄死周允晟一个,但它是一串程序,是制定好的规则,非常缺乏变通性。妨碍别人渡劫会被雷劈,这是此界早已定好的规则,它不会改变,所以这些人全都要给周允晟陪葬。
  “不好,那小儿要渡劫了!”
  “金丹期的黄毛小子,便是渡劫也不过是四九劫,顶天也就是六九劫,你我挥挥手就能驱散,何惧之有?”
  “说的是,还可趁他渡劫之时将昆仑镜抢过来。他自顾尚且不暇,竟还有心思渡劫,莫不是以为我等会被小小的雷劫劈死不成?可笑!”
  元婴期的修士没把握扛住雷劫,便都想遁走,却发现迷雾中不知何时布下了九九八十一道禁制,且一环套一环,复杂程度前所未见,便是混沌级的阵法大师来了也解不开。他们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在迷雾中乱窜,目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化神期以上的老祖对雷劫不屑一顾,开了天眼神通搜寻周允晟的所在。
  看见盘坐在一块岩石顶端的俊逸男子,他们眼中爆射出贪婪的光芒,前仆后继朝他袭去,刚到近前,就被一道粗壮无比的劫雷劈得浑身麻痹,扑通一声从半空掉落。
  浩瀚如海的威压从九天之上轰然落下,让他们无坚不摧的身体几乎被碾碎,更有清晰的骨裂声此起彼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