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大富翁 作者:柏生

字体:[ ]

 
 
文案
 
小富二代张嘉华被人设计、含冤枉死
继母和继妹成功的除掉他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母亲奋斗一生的家业全部被父亲拱手送人
老天开眼
他重生为一个忙着找工作、忙着失恋的毕业生
重活一次的富二代凭借着敏锐的嗅觉,精准抓住机遇,成功奋斗成富一代
 
本文又名:做不成富二代就做富一代
 
 
内容标签:重生 励志人生 恩怨情仇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宇凡/张嘉华 ┃ 配角:冯俊辉、张家瑜 ┃ 其它:重生
 
 
 
☆、第1章
 
  第一章
  大彭市最豪华的ktv叫金碧辉煌,金碧辉煌最大的包厢叫万两厅,此刻万两厅内弥漫着香烟和美酒的味道,浓得化不开。
  平时这间包厢只要舍得掏钱,谁都可以进来。今晚不一样,因为金碧辉煌的老板黎新请客,而且只请大彭市数得上号的富二代小开,能收到黎老板的邀请,本身就代表着一种身份和地位。
  包厢内除了这几位常来玩的熟人之外,还有一些平日里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面孔。这些人之所以会同时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夜晚。
  今天大彭市有一场名叫“永恒的歌声——大彭之夜”的晚会,二十一世纪初的沿海三线城市,这样的晚会并不常见。“永恒的歌声”是去年创立起来的一档晚会,每个月举行一场,从一线城市开始巡回演出,省会、副省会、有特殊意义的城市。大彭市作为一个三线城市,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能在一年后申请到“永恒的歌声”,跟它发达的经济密不可分。
  晚会结束后,黎新请了几位歌坛明星和新秀陪富二代们喝酒唱歌。
  张嘉华也在其中,他老爹钱多,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从来不舍得管他,高中毕业后就把他送出国,在国外混了四年,除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混夜店之外,张嘉华没学到什么本事。回国后,在老爹的公司里挂了个名,拿着比总经理还要高的薪水,成天混日子。没过多久,张嘉华就成功的混进了富二代们的圈子里,他好玩、会玩、开得起玩笑、舍得下脸,黎新很喜欢这位新来的小朋友,今晚有福利,当然不会落下他。
  今晚的张嘉华有些反常,他沉默的窝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端着酒杯,一下一下的晃着,不时的喝上一小口,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一个身影——林内。
  林内是去年才冒出来的新星,出演一部偶像剧中的男二号,凭借着忧郁迷离的眼神,意外走红。演而优则唱,林内顺势出了一张新的专辑,专辑的主打歌迅速红遍大江南北。今晚是林内第一次参加“永恒的歌声”,据说也是唯一一次,他又接了部新的电视剧,很快就要进入剧组。
  “看谁呢?”黎新坐在张嘉华身边,跟他碰了碰杯子,“林内?你眼光不错,他嫩的很,据说还没开苞。”
  说完,黎新暧昧的冲张嘉华笑了笑。
  张嘉华也笑了,他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高中时就知道,他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好这一口,黎新当然也不例外。
  “怎么?害羞?你瞧小付、小王他们多放得开。”黎新拍了拍张嘉华的肩膀,笑着说,“我去叫他过来。”
  酒气的熏染下,几位富二代们已经完全放开了,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明星也走下神坛,紧紧的贴着身边的二代们。他们非常有默契的两两凑在一起,身子贴着身子,脸贴着脸,你喝我杯子里一口酒,我喂你喝一口,你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搂着你的腰,好一副恩爱亲密的画面。而林内一脸尴尬的坐在一旁,视线不停的闪躲,尽量不去接触那些火辣辣的眼神。
  张嘉华看着黎新走到林内身边,对他耳语一番,林内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转瞬间又恢复如常,他笑着走了过来,坐在刚才张嘉华坐过的地方,凑到张嘉华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张总,黎总说你喝多了,让我送你回去。”
  张嘉华看向黎新,正好迎上黎新的视线,黎新指了指门口,示意他可以带林内离开。
  常混夜店,张嘉华怎么可能不明白黎新的意思,他挺喜欢林内的,从林内刚一出道就看上他了。但当林内真的坐在他身旁,说要送他回去时,张嘉华心中纯洁无瑕的玻璃碎了一地。他端着酒杯凑到林内的嘴边,笑着问:“我喝多了,走不了了,怎么办?”
  林内脸上一僵,咬着嘴唇,直到嘴唇毫无血色,才就着张嘉华的手把那杯酒一饮而尽,“我的房间就在八楼,张总如果不介意,可以先到我房间休息。”
  张嘉华的那颗玻璃心已经碎成渣渣,都已经过了二九年华,居然会追起星来,又不是没听说过那个圈子有多乱。以前心中仍然存有侥幸,觉得林内演技好,歌唱的也不错,或许是靠真本事红起来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还没开苞?张嘉华不禁阴暗的想,男人就是有这个优势,不管以前有多乱,只要演技好,都可以装做第一次。
  上他?张嘉华嫌脏!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心中的白莲花原来并没有出淤泥而不染,亏得他刚才还装的那么隐忍。心情不好,特别容易上头,张嘉华今晚并没有喝多少酒,远没有到喝醉的份量,此刻头却晕沉沉的。
  他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站起来想出去透透风,还没走出去两步,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晃。他心下发慌,生怕在众人面前失态,低声吩咐林内:“扶我出去。”
  林内乖巧的扶着张嘉华,在众人心照不宣的注视中,走出包厢,悄无声息的回到八楼的房间。
  此时的张嘉华头疼欲裂,四肢像是泡了好几天的死鱼,肿胀的难受。他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一声,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烧的难受。林内帮他脱掉鞋袜,脱掉外套和裤子,过了一会递给他一杯水。张嘉译无力的摇了摇头,他很渴,很想喝水,可是他没有力气坐起来。
  林内轻笑一声,喝了一大口水,俯下身体,捏开张嘉华的下巴,渡了一口水进去。张嘉华没有防备,一下子被呛住,他歪过头,水沿着嘴角流出,沾湿了床单。
  林内拿起一块毛巾,替他擦干净嘴角,温柔的说:“张总,我帮你放松一下。”
  这就是张嘉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或许后来林内还说过什么,不过他已经不记得了。
  ……
  望着镜子中陌生的脸,张嘉华惊恐的说不出一句话!简直不敢自己的眼睛!
  这太不科学了,唯物主义思想根深蒂固的张嘉华根本接受不了眼前的现实,他的灵魂怎么会到另外一个陌生人的体内!这一定是在做梦!
  他记得非常清楚,昨晚观看完大彭之夜,他满怀期待的如约来到万两厅,见到了一直想见的林内。然后他喝醉了,跟林内一起回到房间,林内帮他脱掉裤子,说要替他放松一下,他甚至还记得当时心中闪过的那一丝厌恶,还有林内口腔的温度,可惜当时的他全身无力,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力气。
  他的头又痛了起来,疼得他不得不抱着马桶呕吐起来,酸腐的气味刺鼻,张嘉华别过头拧开冲水马桶。刚一起身,他忍不住又吐了起来,直到吐出黄色的胆汁,他这才无力的跌坐在卫生间里。冰凉的瓷砖刺激着他,张嘉华皱着眉,脑中开始闪过一幅幅画面,专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廖宇凡,大彭理工大学纺织服装学院服装专业大四学生,他成绩非常一般,偶尔还会挂科,有一门学科甚至需要重修,磕磕绊绊修够学分,拿到毕业证。英语四级也是直到大四上学期才终于通过,搭上这趟末班车,他也拿到了学士学位,不得不说运气真不错。
  大彭理工大学在大彭市挺有名气,用人单位都还很愿意签这所学校的学生,在这个遍地都是纺织厂、服装厂的城市里,虽然廖宇凡成绩一般般,但只要他愿意,找份工作还是不成问题的。一般毕业生在第一学期结束前都会签好工作协议。现在距离毕业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廖宇凡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找好工作。
  从来没有过找工作经验的张嘉华挺不理解的,他耐着性子,继续的翻着廖宇凡的记忆。
  原来廖宇凡跟他男朋友在闹分手。
  廖宇凡的男朋友是大彭理工大学经管学院的学生,跟他一样今年毕业,不过那小子准备回老家——大彭市所在省份的省会城市。他男朋友人倒是很好,只要廖宇凡答应,可以在省会帮廖宇凡找到工作,国企正式编制,跟他的专业相关。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廖宇凡隐瞒两人的关系,因为他男朋友家族有头有脸,谈恋爱可以,但不能公开。
  廖宇凡非常有骨气的拒绝了,并且提出分手。
  毕业季分手季,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张嘉华见多了毕业就分手的桥段。分手就分手吧,分开也没什么不好,想回老家的回老家,想留在大彭市的留在大彭市,都是男人,谁还能离了谁活不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就是不缺傻逼。
  廖宇凡就是这样的傻瓜!
 
☆、第2章
 
第二章
    张嘉华很快熟悉这套房子,一室一厅的单间,大概五十多平,典型上世纪九十年代老房子的布局。客厅很小,卧室空间很大,一张大大的双人床占了整间卧室的二分之一。衣柜里整齐的摆放着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衣服,一种全是牌子货,质地优良、款式简洁大方,细节处的小设计特别的低调;另外一种则完全相反,花里胡哨廉价的地摊货,跟他身上衣服一样的风格,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便宜货属于廖宇凡。
    床头柜上放着只诺记5110,张嘉华拿起手机,熟练的拨了个号码,嘟嘟两声之后,电话接通。
    “你好,我找张副总。”张嘉华拨打的正是他办公室的电话,他想弄清楚张嘉华现在是什么状态,他的灵魂莫名其妙的到了廖宇凡身上,那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是张嘉华的秘书小田,她迟疑一下,问道:“您哪位?”
    “上次张总在我这里看中一只苏牧,说过两天就把狗接走,到现在都没有过来。我想问问他还要不要。”
    “真不好意思,”小田非常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张副总昨晚出了意外,狗狗不要了。”
    “意外?”张嘉华不由的提高了声音,紧张的问,“他怎么了?实不相瞒,我们是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张总这次也是看我生意不好,才特意过来照顾我的生意,我这个月就指望着这单生意。他现在在哪里?如果不方便来取,我可以给送过去。”
    小田向来不是个警惕心多高的姑娘,当时调她过来当张嘉华的秘书,就是看中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会对公司的接班人冒粉红泡泡,果然,她叹息一声,遗憾的说:“唉,我们张副总死了。”
    张嘉华脑袋一空,手中的手机顿时滑落在地上。
    他死了?怎么就死了呢?
    不就是喝点酒吗?怎么那么容易就死了?!
    “喂!喂!你没事吧!”小田大叫道。
    张嘉华深吸了口气,蹲在地上捡起手机,顺势背靠在衣柜上面,虚弱的说道:“我没事,一下子接受不了,前两天还见过他,一点不像有病的样子。”
    “不是生病,”小田放低声音,神秘的说,“听说喝多了,被吐出来的东西憋死了。”
    张嘉华把手机砸向对面的墙上,咔嚓一声,手机颠了两下后安静的躺在地上,竟然没碎!张嘉华奋力的抓着那头半长不长的头发,使劲的扯了几下,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消息。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张嘉华酒后的品德向来不错,不管喝多少,只要撑不住,他都会乖乖的找个地方睡觉,从不逞强,不哭不闹不折腾人,更不会干出呕吐、尿裤子之类丢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被噎死!简直开玩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