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二世祖的演艺之路 作者:长安午倦

字体:[ ]

 
 
二世祖的演艺之路
作者:长安午倦
 
文案:
——身体不好,脾气还特别暴躁。
陆宁宣在外人眼中就是只趾高气扬的骄傲孔雀,丝毫忤逆不得。
可是看在顾谦澜眼里,却只有埋头苦笑的份儿:……这哪是什么孔雀啊,分明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蠢猫罢了。
 
陆宁宣暗恋顾谦澜,可是暗恋到死,也没能有机会说出来。
 
内容标签:娱乐圈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宁宣(叶序),顾谦澜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重生
 
过了十一月,一天冷似一天。
    陆宁宣双手掏兜,整个人蔫蔫颓废地瘫坐在公园长椅上,垂眸敛目地盯着铺满落叶的路面发呆。
    也许是他此刻的形象太过落寞孤寂了,于是很快便走来一个试图搭讪的路人。
    “嗨。”长腿连帽衫的少年看起来十分阳光爱笑,只见他微微抿唇,嘴角两旁便露出深深的酒窝,“……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还好么最近?”
    陆宁宣闻言,懒恹恹地抬眸,目光颇为沉郁冷淡地斜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的少年似乎不以为意,只见他轻轻扯唇一笑,然后就直接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哎呀,”少年吊儿郎当地翘起大长腿,半眯着眼眸,神情似笑非笑地望向湛蓝高远的天空,语气颇为感慨道,“有阵子不见,你怎么越来越大姑娘了呢?”
    陆宁宣当即拧眉,脸色沉沉道:“会不会说人话?”
    “哟?”少年颇为讶异地转头看了他好一阵,忽然抬手捂脸,闷声直笑,“软包子脾气见长不少啊!”
    ——这人是专门来找事儿挑衅的吗?!
    陆宁宣冷冷地直视着他,乌沉沉的眸子里几乎喷出火来。
    少年则愣了一愣,似乎没料到他居然会这么容易就生气了。于是略显尴尬地轻咳一声,渐渐收起了玩笑戏谑的心思,终于变得正经起来,“哎,不闹了。我听说你上个月刚签了艾维柯工作室是不是?”
    陆宁宣脸上的表情先是空白了一瞬,紧接着垂下眼眸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问道:“怎么?”
    少年偏过头仔细看了他半天,神色悲悯复杂道:“我说哥们儿……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陆宁宣:“……”
    少年抬手揉了揉眉头,长叹了口气,与他分析道:“据说那家工作室不过是一个公子哥自己玩票开着玩儿的。在这个圈子里扎脚的时间并不算长,手上根本就没多少人脉,所以能争取到的资源肯定也不会有别家的好。你说你这么草率地就签了约,这不是再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么?”
    陆宁宣微微抿唇,面上看不大出表情,可心底却不由得惆怅起来。
    ……呵,玩票的公子哥儿么?
    他颇为无奈地低声一叹,随即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冲着欲言又止的少年摆了摆手,曼声道,“先走了啊,回头见。”
    ……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凑过来的少年,陆宁宣虽然不大能叫得出他名字,可是对于他的模样却是十分的熟悉。
    随手带上冰箱门。
    陆宁宣食指勾住圈环,“咔嚓”一声,轻轻掰开了一听果啤。低眸浅抿了一口,舒爽沁凉的液体滚入喉管,顿时激起一阵寒意。
    ……真是久违了的口感啊。
    他勾了勾唇角,表情淡淡的返身折回了客厅。清透的目光颇为挑剔地打量着眼下居住的环境。
    这是一套普通的二居室小公寓。整个空间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好歹胜在装修精致简洁,住起人来倒也算舒适。
    陆宁宣手里捏着一罐果啤,边喝边赤足踩在厚实柔软的长毛地毯上,慢吞吞地踱步到沙发案几前。
    顺手从沙发上摸到遥控器随意一按,对面的电视墙上便出现了一条关于本市富豪之子意外去世的沉重报讯。
    陆宁宣紧抿着唇畔一言不发地将这则新闻全部看完后,这才闭眸深深地吸了口气,睁开微红着眼圈,重新切换了个频道便丢开了遥控器。
    抬手揉了揉隐隐酸痛的眉头,他强自打起精神来,微微倾俯过身子从案几上抽过一叠大小厚度均不同的资料。
    他略略想了一下,就先将公民身份证以及个人护照并列放在一排,然后垂眸仔细观摩了会儿上面的证件信息。
    叶序。
    出生于九三年,本市城镇住址。
    陆宁宣从案几上挑起其中的身份证抓在手里反复翻看了一阵子,微微眯起眼眸,偏过头认真回忆了一下。
    ……似乎隐约记得这个地方曾经有闹出过影响不小的强制拆迁类的负面新闻啊。
    他轻轻啧叹了一声便放下手里的身份证,转而拿起了旁边一小摞厚厚的记事簿。
    一页页的仔细翻看过去,这才总算对这个名叫“叶序”的男孩儿有些许书面上的了解。
    男孩儿年纪不大,但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却是不错的。
    从小顺风顺水、成绩优异,几乎是不怎么费力的就考上了本市的一所知名大学。如今是一个数学系的大三在读生,不久前却因为不满家人擅自安排规划的人生,而一气之下干脆将自己日后的五年签给了一家不知底细的艺人工作室。
    可签完之后他又很快就后悔了。
    陆宁宣看到这里时,不禁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心里颇为怪异地想——难道一切就是这么巧合么?
    三天前,自己大半夜的在家里猝然发病离世。
    可是紧接着,他却又转眼在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挺倒霉的“叶序”身体里重新醒过来。
    从生到死,再由死复生。
    整整三天里,他都没能消化掉这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事实。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己一个本该死了的人,现在却可以好好的活在别人的身体里?
    既然他重新活了过来,那么之前的原主呢?
    ——这个身体的原主去了哪里?
    他……
    现在还活着么?
    陆宁宣咬唇苦想了半天,忽然有点儿害怕知道最后的结果了。
    虽然他不大清楚现在的这种情况到底算什么?
    但是他清楚的记得,小时候身体状态最糟糕的那会儿,自己经常大半夜的哭着醒过来,就害怕会突然不知不觉地睡死过去……可随着年纪渐渐长大,他这才学会控制收敛起外露的情绪。因为知道自己比别人都还不容易,所以他才更加的珍惜能够睁开眼活着的每一天。
    可是尽管这样……
    这并不代表他就能坦然接受掠夺别人的人生来继续活下去啊。
    陆宁宣一想到这里,整个人就十分痛苦的抡起手中记事簿拍向自己的额头。
    ——要是让“叶序”的父母知道他们儿子突然换人了,他们会不会一怒之下烧死自己啊啊啊!!!
 
  ☆、第二章 见面
 
不过很显然接下来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头疼,因为……临时接到工作室的紧急通知,他要去参加自己的送别仪式了。
    初冬的清晨,微凉的空气里透着几许湿冷。
    就连一贯晴朗的天气此刻也显得阴阴沉沉,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浓重悲怆。
    尾随着黑压压的车辆行至墓园,陆宁宣几乎是惨淡着一张脸,心绪颇为沉痛复杂的顺着同行队伍下了车。
    “……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三流工作室,背后老板竟然会是赫赫有名的景城陆家啊。”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似感慨又似惊叹的声音,促使陆宁宣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只见立在晨雾中的是一位身段颀长模样俊朗的年轻男子。
    男子见他回头望过来时,不禁挑了挑眉,主动打招呼道:“叶序是吗?好久不见。”
    陆宁宣微微一愣,目光上下打量了他片刻,暗道一句“倒霉”。可面上却分毫不显自己的不满,只是淡淡点头致意道:“确实挺久不见。”
    似乎不曾料想他的反应会是这么平淡,那人眸光微闪,抿唇笑了笑,“上回的事儿……真是对不住了。”
    ——对不住你妹啊!有话儿就不能直说吗!?
    陆宁宣一面勉强压下心里的恼怒,一面又假意惺惺地故作大度道:“噢,没什么,我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这可是一句大实话,因为他压根就不记得什么了。
    “是吗?”那人似乎颇为诧异的样子,抬手轻轻蹭了下鼻尖,表情十分古怪道,“上回的事儿我确实先前并不知情……就那么抢了你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代言,我也真的挺过意不去的。”
    顿了顿,见他没甚反应,只好又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过会儿等结束后,我能否请你吃顿饭权当赔罪了?”
    陆宁宣眯了眯眼眸,心里估摸着差不多能猜到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便微微抚眉薄叹了口气道:“没关系,不过你以后记得注意一下就行了。噢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梁谙文。”
    陆宁宣十分自矜冷淡地点了点头,“好的,我记住你了。”
    梁谙文:“……”这种受人威胁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寒暄完毕,没有过多在意这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路人甲。陆宁宣很快就将注意力投放到了前面已经开始了的送别会上。
    远远地隔着黑压压一大片的人群张望过去。
    陆宁宣的心里既难过又悲伤。他深吸了口气,眼眶热热的想,自家爹妈努力坚持了这么久……最后终究还是没能留住自己。如今长辈送小辈的,他们该是多么的痛苦无望啊。
    陆宁宣吸了吸鼻子,更是后悔不迭——早知道自己这么没用短命,当初就该合着两家族的长辈一块儿规劝父母再生个第二胎好了。
    如果当初生了第二胎,至少现在就不会孤零零的剩下他们二老心无所依了。
    陆宁宣简直越想越难过,心塞满满的恨不能放声大哭出来才好呢。
    “哎,你还好吧?”
    斜刺里的突然递过来一包面纸,陆宁宣低头一看,发现是以前表姐经常买来给他用的某牌印花纸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