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墨上人如玉 作者:陈猪猪

字体:[ ]

墨上人如玉
作者:陈猪猪
 
文案:
     顾臻没想到老天又让他重活一世。
 
这一辈子,他会听姚书墨的话,让上山绝不下海,让洗碗绝不吃饭,让跪着就老实跪着!
 
这一辈子,姚书墨就是他的命!
 
姚书墨也没想到在小区门口捡的男人竟然对他在情根深种,可是他是个直男怎么办?好为难!
 
重生小暖文,虐有,狗血有,包子也会有。
 
欢迎各位看客入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臻 ┃ 配角:姚书墨 ┃ 其它:重生暖文
 
 
==================
 
  ☆、顾臻归来
 
  夜色很浓,一层又一层的云厚厚的叠杂在一起,无风,干燥的空气徒增一股子沉闷。
  顾臻正躺在顾宅的king-size大床上,他的额头泛着汗珠,双眉紧紧的拧着。
  干裂的嘴唇,粗重的呼吸,让他看起来像一个迟暮老人。
  他在梦里,也可以说是在上辈子,突然而至的大型货车把正在追书墨的他撞倒,身上流出的血把地面染成鲜艳的红色,而书墨没有回头。
  他想醒过来,但是灵魂和肉体像在两个世界,眼睑怎么用力都掀不开,他使劲咬自己的嘴唇,直到流出斑斑血迹,这才恢复一丝清明。
  管家轻轻打开紧闭的门,迈着严谨有序的步伐走近顾家的太子爷——顾臻。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他微弯着腰对着顾臻道:“少爷,您已经睡了5个小时了,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顾臻费力的睁开眼,入目的是已经住了二十多年的卧室,他躺在自家的床上,而身边站着陪在他身边多年的秦管家,难道这次车祸他没死?!
  顾臻挪动身体,才发现下半身袭来镇痛,他吃力的低头看向右腿上的石膏,这是车祸伤的?
  伤在哪,多重的伤,他都不在乎,他只想知道书墨在哪!
  顾臻问一直没离开的管家,语气带着焦急,“书墨呢,他怎么不在这?我出车祸了,他不来看我吗?”不断转动的眼球,紧抓着床单的手,无一不说明他此刻巨大的心情起伏,他想立刻起身去看书墨。
  “少爷,您说的书墨,我不知道是谁,但是王医生嘱咐您,这几天最好静养。”还有车祸是什么鬼?不是老爷失手打的吗?
  顾臻露出疯狂的表情,对着管家歇斯里底的吼道:“你不知道书墨是谁?你怎么能不知道!”
  管家是真不知道书墨是谁,他只能搬出老爷子,“少爷,您忘了,就因为您在流光包养的那个男大学生,老爷失手把您的腿打断了,就算您再想书墨,也要为疼爱您的老爷子着想,咱先把身体养好,再去找书墨行吗?”
  管家怎么会不知道书墨呢?当时整个顾宅的人都知道啊!还有包养流光会所大学生是他在遇见书墨之前和那些个公子哥们最喜欢干的。遇到书墨以后,这种事就没再干过,怎么还会因为这事惹了父亲呢?
  顾臻理了一下思维,带着疑问说道:“秦管家,今天的年份,还有日期,你马上告诉我!”
  “xxxx年xx月xx日。”
  顾臻按耐住心里的震惊,打发管家离开。他没想到他竟然重生了!还重生在没有遇见书墨之前,这辈子是让他回来赎罪的吗?上辈子是他对不起书墨,这辈子他会用命来爱他!
  而现在他要考虑是,怎么样才能见到他或者说以什么样的姿态去见他第一面。他现在这个样子,要想见书墨,只能坐在轮椅上,第一次见面虽然不能像上一世,剑拔弩张的。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被人推着轮椅去见他!而且他要想好接近他的理由,万万不能像上一世一样。
  他希望这辈子从相遇开始就是美好的!
  ******
  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暗巷里,传来声声闷哼。
  “老子算是没有碰到比你骨头还硬的,要不是看在你这张如花是玉的小脸上,老子废了你。”一个满脸凶意的汉子对着被人推搡在地上的少年道。
  少年,对,就是少年,他穿着白白净净的衬衣,浅卡其色的九分裤,一头软软的卷发此刻正紧紧的贴在一起,不复之前的蓬松。
  “我说不在我手上就是不在我手上,狗蛋,你不要欺人太甚!”名为狗蛋的男人听到这话,气的仅剩的几根头发迎风飘扬,他怒道“老子,改名了,现在叫大龙,快把东西交出来,否则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看你还敢嘴硬。”
  少年抬起头,特无奈的看了狗蛋一眼,心想:东西倒是有,可也不能给他,那可是父母留给他的传家宝!“我家的东西早就被那些个亲戚拿走,你去找他们要去,在这逼我,可不算什么英雄好汉。”
  狗蛋,也就是大龙,看这小子挨了这么狠的打,也没放出个屁来,估计也确实不知道这幅王羲之的真迹在哪,就带着手下期期艾艾的走了。
  少年名为姚书墨,字子规,往上数三代,家里还是书香门第,到了他这,就只剩一幅王羲之的真迹作为传家宝。虽说现在那些古代大家的字画很是值钱,但是他舍不得卖,这是过世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念想!
  姚书墨扶着墙站了起来,黑乎乎的小道,此刻只有他一人在,夜已经深了,如果不是那群痞子硬把他留在这,说不定,现在他也能躺在暖呼的床上,哪用受这门子罪!
  衣服上的血看着倒是挺吓人,不过还好没伤到骨头。他扶着墙走向回家的路,偶尔蹦出几句骂人的话,这群亲戚不把他陷害死,就不舒服啊!
  第二天,天气明朗,一点不见昨日的沉闷。
  一个两居室里,装扮的很是温馨,米黄色的基调,更添暖意。
  姚书墨起床之后,发现都已经是早上7点了。“该死,不会迟到吧。”他在心里狠狠的把那个叫狗蛋的混混和不安好心的亲戚骂了一通,打开浴室,冲去几乎遍布全身的药水,又拿浴巾擦干身体,把身上的伤口该抹药的抹药,该清理的迅速的清理。
  幸好没伤到脸!
  镜子里的少年,栗色的小卷毛服服帖帖的呆在头上,软软萌萌的。他刚刚擦过头发,不过还有一点湿,却也显得姚书墨的眼睛更加的水润。他的皮肤很白,暗红的的伤口很扎眼。为了让伤口躲在衣服里,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衣,扣子系到倒数第二颗,下面的浅蓝色牛仔裤直到脚腕。
  姚书墨穿好衣服,收拾好画架,画具这些东西,就火急火燎的冲赶向C大美院了。
  看向前面排的长长队伍,他有点心焦,这次的特招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机会,自己的文化课成绩只能堪堪达到一线的分数,能不能上C大美院主要还是看这次特招的成绩。
  对,没错,我们可怜的姚书墨同学今年是需要参加高考的!
  在姚书墨无聊的对着垂下来的碎卷卷吹气时,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顾臻正坐在轮椅上眼也不眨的看着他。
  顾臻穿着做工考究的休闲装,烟灰色的套头t恤和配套的休闲裤,并不能看出衣服的牌子,不过从那衣服的质地来看,想来此人必是非富即贵,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气质沉稳,隐隐有一股上位者的压迫感。
  顾臻望向姚书墨的那迫切而热烈的眼神,倒是把他显的略微青葱,毕竟,在一群18岁左右的青春少年中,他有着26岁的高龄。
  附近有一个容貌出众,气势掩也掩不住的人在,大家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粘在了他的身上。队伍中的女生都开始悄悄的讨论,闹哄哄的声音打断了正沉静在自己思维中的姚书墨。他也随着大流看向了顾臻,随即就扭回了头,不过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人而已!还是考试更重要!
  姚书墨转过头的时候,顾臻的心情,真是又苦涩又惊喜,苦的是现在的姚书墨并不知道自己是谁。喜的是自己终于见了他一面,这一世的第一面!
  他多想在这陪着他,看着他,护着他!可是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最好时机,他要忍!要忍!!
  顾臻看了看身侧的秦管家,说道:“走吧。”
  秦管家向顾臻行了一个恭敬地的管家礼,便推着顾臻走向了停在不远处的宾利。
  “把参加这次特招的姚书墨的资料调查清楚,有什么动态随时告诉我。”
  “是,少爷。”秦管家应下话的同时,心想:难道这就是少爷口中的书墨?那一头卷发很招人喜欢啊!
  在姚书墨不知道他的资料又要再次被某人查看的情况下,终于临到我们的姚书墨同学上场。他背着画架,画具这些东西跟着带领他的工作人员,迈进一个大厅,等工作人员走后,四周只剩下他和一扇门!
  姚书墨走上前,敲了三下门,在听到一声“请进”时,步容款款的走向主考官桌前的一片空地。
  这间屋子里,一共有三位主考官,坐在中间的一位,30左右的样子,头发有理有序的向后梳着,露出了饱满莹润的额头,面容清俊,端的是翩翩君子的模样。
  姚书墨向着三位主考官微微颔首,简单的问好后,把画架摆上开始作画。考场上并没有一丝声响,需要作画的要求早就贴在画架旁边的台子上,一个大大的‘静’字紧挨在‘要求’的旁边。
  姚书墨是学油画的,他喜欢那种浓墨重彩的作画风格。今天考试题目是静物油画:‘人与人’。对他来说这个题目的难度属于中等偏上,不过还算是好应对。
  画一幅油画还是很耗时的,如果不是C大美院准备很多考场,今天能不能临到姚书墨都是一个问题。这幅油画很考验功底,等他结束以后发现整个考场就剩下他自己了,主考官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已经消失多时。他按照要求,拿着画好的油画,交给等在门外的工作人员。
  ******
  顾臻正翻着姚书墨的资料,和上辈子让人调查的内容大同小异。
  顾臻把手放在照片上,因为手指太过用力,照片扭曲在一起。这是他的书墨,他的爱人,而现在他只能抚摸一张图片,来聊寄相思。现在有多想念,就有多恨上辈子的自己!
  他放下手中的照片,用指腹把它一点一点的展平。这是他的爱人,他怎么能伤害他呢?连一张他的照片都不允许!
  他放松身体,把大部分力气放在轮椅靠背上,他要想一想上一世这个时候的他和姚书墨都是什么光景。
  那时候的他好像很宠一个男生。而姚书墨马上就要高考了,高考第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还缺考了一门语文。后来姚书墨没上成C大美院,只上了本省的一个三流学校。
  他每次提起这个事都咬牙切齿的,小卷毛随着主人抖动,别提多可爱了。而书墨说起这些的时候,满满的遗憾也是掩不住的。顾臻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回忆真是要把人醉死在里面。 
  一旁的管家看着平时不苟言笑的少爷闭着眼,一会恼,一会笑,都快被吓哭了,少爷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内容改了很多,不过不影响大致的思路和发展走向,谢谢支持我文章的你们!
 
  ☆、成功入驻
 
  顾臻把照片收起,转动轮椅来到床边,他忽视管家递过来的手,用左腿支撑全身力量,把身子慢慢的挪到床上。
  因为这一天起伏太大,顾臻的心绪很不稳,他睁着眼看着墨色的房顶,让灯光照进眼底,眼睛涩的流出泪,进而瞳孔涣散,模糊的眼前浮现一片片血色,红的刺眼。
  他没想到,就算他死,书墨都没转身,这是有多恨他呢?!酸涩感由心脏传至五脏六腑。
  他只要一想到他的爱人可能会因为高考失利在将来后悔,他就想立刻把这个遗憾弥补。他突然觉得什么矜持自尊都不重要。坐在轮椅上又怎么样,能和书墨天天处在一个空间才是最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