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花样作死进行时+番外 作者:徐立

字体:[ ]

 
 
文案
 
家道没落,被强势灭门,他认了,大不了努力修炼,以后找回场子,尼玛你仗着是玄清宗内门大弟子把老子关这个啥幻阵算个毛?一不和心意就各种理由虐杀老子算个毛?别以为你替老子找到灭门凶手,老子就会答应,老子就是不出幻阵也坚决不同意!
卧槽,幻阵里也能!老子不活了!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世墨 ┃ 配角: ┃ 其它:快穿
 
==================
 
  ☆、第一章
 
    王世墨尖叫着从梦魇中醒来,一时不知今夕是何夕,手中攥着的灵石也已经化为齑粉,从指缝中漏下。
    忽略掉脑袋尖锐的疼痛,想看清楚他现在何方,就听外间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
    “少爷,您怎么了?”王川将手中的夜明珠高高举起,朝着里间的床上位置照了过来。
    “王川?”王世墨又是一声惊叫,他,他不是已经被……
    “少爷,是我呀。”
    王世墨匆匆扫了一眼房间的摆设,发觉不是他的房间,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再看一眼死而复生的王川,更加觉得这里透着诡异。
    “您不会因为伤到头,记忆出问题了吧?这里是力卫城的长生客栈啊,咱们来这里参加十年一度的世家大比,您被那个一身紫衣,脸上泛着紫气看不清样子的人打伤了头部,好在没有大伤,您都不记得了?”王川说着就摸了摸他额头已经愈合结疤的伤处。
    王世墨心中诧异,也没在意王川的不规矩。
    这明明是半个月前的事,他记得很清楚,他先是被那个紫衣人打伤,然后在客栈养伤十天后,父亲就带着他回了清季城王家。
    王家在百年前还位列一等世家,可是家中后辈资质一代不如一代,到王世墨这一代,已经沦为三等世家,好不容易,出了王世墨这个极品单水灵根,整个家族都小心守护,指着他能重振家族,一直到他十八岁,突破到凝脉期,才放他出来参加世家大比,历练一番,就这,还家主长老跟来了一大堆。
    可惜事与愿违,这一届的大比出了一匹黑马,没人知道他是哪个世家的,也没人知道他长的什么样,一息之间,就将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疙瘩,打出了比试擂台,还受了伤。
    王家是踌躇满志的来,垂头丧气的回。
    只是,祸不单行,刚到家还没休息好,就被人找上门,说他们王家的宝贝疙瘩是玄混体,要将他带走收为男宠,任人采补。
    王家集体愤怒了,奋起反抗,可惜,实力不对等,顷刻间,发起的攻击就土崩瓦解,等长老们想要反悔时,来人已经起了杀意,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了。
    王世墨的父亲见事不可为,在匆忙间抓住还在拼杀的儿子,往他怀中扔了一个催动了的瞬移符,想要保住这个宝贝。
    来人还是发现了,在王世墨堪堪移走的瞬间,就要给他致命一击。
    “本尊要活的。”在那人背后,突然出现一个身着紫衣,面容上紫气缭绕的人,语气冰冷的命令道。
    那人突然改换手势,用食指指向王世墨的头,发出一道清气,在王世墨被瞬移走的刹那,击中了他的识海。
    想到这,王世墨喃喃自语:“难道是梦?”
    “什么?”王川以为他在跟自己说话,开口问道。
    王世墨自以为想通了前后因果,见王川还在跟前,就道:“没什么,本少爷要睡一觉,你下去吧。”
    王川见他没有异常,听到吩咐,也就收起夜明珠兀自去了外间。
    王世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不得不用双手慢慢抚上太阳穴,慢慢揉捏,不知为何,那里总是一蹦一蹦的刺痛,就是用灵气冲刷也不得缓解。
    按说头上的伤早已好了七七八八,不应该如此疼痛,不得已,只好内视一番也没发现有内伤,难道伤到了神魂?可是不应该啊,记忆中头部的伤只是小伤,很快就好了的。
    艰难熬过一夜,王家收拾一番,就踏上了归程,和王世墨的记忆里的一样,用了十天时间就顺利到家。
    王世墨却紧张起来,距离那个人来还差五天,他不知道多出来的记忆是梦境,还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一切只能等。
    王世墨如惊弓之鸟,度日如年的过了五日,他从来没有这样胆颤心惊过,在第五日的中午,他终于觉得太过憋屈,对着推门进来的王川发泄了出来。
    “谁让你进来的?”
    王川一愣,看到他那漂亮的五官被扭曲成狰狞的的样子,心下一惊就跪了下去。
    “少爷恕罪,小的敲门半晌,见您没应声,以为……”
    “以为?你以为什么?不过一个奴才竟敢做主子的主?”王世墨手往桌边一拍,整个千年楠木桌化为灰尘,消散在空气之中。
    王川吓得身体一抖,将头埋在胸前,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他能感觉出少爷在长生客栈醒来后就有些不正常,常常一惊一乍,且脾气日涨,只是像现在不问缘由就发脾气,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要怎么劝慰少爷。
    好在王世墨虽被家族过于保护,有些不通世事,但还是知道谁亲谁近的,王川虽是王家的奴仆,但从小就跟着他,对他更是忠心耿耿,照顾有加,把心中的郁气发泄出来后,也有些觉得自己过分了,但他的骄傲让他说不出道歉的话,只好起身将王川扶起来,问道:“何事?”
    “家主请少爷去聚义堂一趟。”
    王世墨一听,眼睛忽地睁大,好看的细长凤眼差点被他瞪成圆形,身体僵了一僵,有些迈不动步。
    “少爷?”王川看着他一动不动,疑惑的叫了一声。
    王世墨这才回过神来,“无事。”自我安慰一番,也许是别的事,想要拿出平时的气度,潇洒一笑,只是那效果,比哭还难看。
    聚义堂,王家家主并三位长老与坐在对面的黑衣人对峙,一位金丹后期加三个金丹初期的威压竟对那个看起来只有凝脉后期的青年毫无作用,那人轻松的拿起几上的茶杯,用杯盖撇了撇茶叶,轻啜一口,眯起眼细细品味一番:“好茶!”
    王世墨刚到门口,循声望去,身体一个瑟缩,止步不前,被跟在后边来不及停下的王川撞到身上,心慌之下,也忘记了可以运用灵力稳住身形,一个趔趄扑进了大堂里边。
    “噗,公子好热情啊,某可受不得如此大礼,还是快快请起吧。”黑衣人轻笑一声说道。
    王世墨此时浑身冰凉,恐惧占据了全部心神,对黑衣人的调侃全然不理,急忙起身站到他父亲身后,还紧紧拉住了他的衣襟。
    王家主察觉他的异常,只是挑眉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觉他脸色由青转白,额间竟然滴出汗来,要知道修者锻炼体魄,早已冷热不惧,不说现在气候温和,就是酷暑也不会出汗,王世墨的汗实在有些不对劲,只是黑衣人来意不明,还是等将那人打发掉再说。
    “犬子已经来了,不知公子有何见教。”王家主哼冷一声,打断黑衣人打量王世墨的目光。
    黑衣人嘿嘿一笑:“奉我家主人之命,特来下聘。”
    王家主联想到黑衣人一定要王世墨过来再说来意,想来目标就是他,一张温润的脸已经黑成怒佛:“不行!”
    “奉劝王家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家公子能被我家主人看上,那是他的造化。”
    “我呸!我堂堂王家,岂是那种卖子求荣之辈,更何况,你家主人又是谁?藏头露尾的连面都不露,真当我王家好欺负?”王家主真是气急了,就连三位长老也同仇敌忾,义愤填膺的附和家主之言,开玩笑,他们盼了三代才盼来个极品资质的后辈,还指望着能振兴家族呢,宝贝的都不行,想这么三言两语就拐走当道侣,没门!
    黑衣人仿佛很享受四人的愤怒,由嫌不够似的,拍了拍脑门:“哦,对了,我家主人说了,‘不过一个男宠,同不同意无所谓,只要给我弄过来就行’。”
    王家主根本就出离愤怒了,抽出随身佩剑,就像黑衣人刺去。
    三位长老也不遑多让,几乎和王家主同时攻击,黑衣人根本就不躲避,只把手中茶杯一震,四人的攻击都被震开,手中的剑也掉落在地。
    黑衣人嗤笑一声:“还继续吗?”
    王家主眉头皱起,他此时才觉察出黑衣人的深不可测,但让自己的宝贝儿子,王家的希望去给人做男宠,想想都痛的呼吸不继,怎么可能答应,他朝三位长老看去,三人也是阴沉着脸,如果是做道侣,也就是两家势力联合,即使王世墨跟随黑衣人主人,也是自由自主的,但如果做人男宠,说白了就是炉鼎,任人采补,修为想要保住都难,更别说晋级了,这怎么可以!
    四人心中一横,不管怎么样,先把这黑衣人制住再说,各自祭出本命法宝就要朝着黑衣人攻去,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黑衣人身前。
    王世墨还是苍白着脸,额头的汗犹如小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浑身颤抖,但还是一脸决绝,双臂张开,慢慢闭上双眸,颤声道:“我……同意。”
    “墨儿!”王家主愕然。
    黑衣人身后,一抹紫影悄然出现,“识时务者为俊杰,王世墨,果然不错。”
    王世墨艰难转身,看到那个犹如噩梦般的身影,身体颤抖的更加明显,但还是强撑着说道:“我要你保证不动我的家人!”
    “呵,我只要你,宝贝!”那人面庞隐藏在一团紫气之中,从口气能听出那人心情不错。
    王世墨犹如闻言,刚松口气,却被父亲的喊声惊醒,还以为是父亲不同意他的决定,就想回头跟父亲解释,但一瞬间,他身体被一柄锋利的剑穿过,恍惚中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懦夫!”
 
  ☆、第二章
 
王世墨再次醒来,除了头部仍在持续刺痛,身上并无伤口,他不置信的又摸了摸丹田的位置,肌肤光滑紧绷,别说剑伤,就是针尖的小口子也无。
    他更加诧异,明明有人刺破他的丹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记忆完全混乱,一时不知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心中惊疑不定,这才想起来要看看身在何处,抬眼一看,只剩下惊悚了,一个字形容,空。没有颜色,没有物品,不分上下,人漂浮着根本就没有着力点,一片寂静,心跳声无限扩大,在王世墨耳中,只剩下“咚咚咚”的声音。
    “这是哪里?”王世墨想要用神识探一探远处,却在催动神识的刹那头痛欲裂,惨叫一声,抱着头颅在空间中翻滚。
    自虚无中传来一声叹息,可惜王世墨被头痛折磨,根本没有听到,但他还是渐渐平缓下来,因为不知从哪里伸出两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缓缓按揉着他的太阳穴,指尖接触的地方,隐有光华闪过,一丝灵力顺着经脉涌进识海,王世墨舒展开身体,舒服的轻哼了一声,这才思维回体,又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双手从哪里来的!
    接着又听到虚无中传来一声冷喝:“修者,本就逆天而行,你如此胆小,如何成能够夺运改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