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未来之慕长生 作者:田螺(下)

字体:[ ]

 
  ☆、第六十章
 
  从溪和项天御相视一眼,神色凝重。
  项天御摇了摇头,忍不住爆了粗口:“先不要轻举妄动,真tmd运气好,随便来个地方,都能遇到二级主星的人,是这人应该错不了了吧?”
  “他身上刚才有元气波动,不会有错,那白衣人是修真者。”从溪也觉得他们运气爆棚,随便出门一趟,就能遇到二级主星来的使者,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坏。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探测到了对二级主星有用的物资?”
  从溪整理了一下衣服,摇了摇头:“想办法跟着他,就知道了。”
  项天御撇了撇嘴:“说的简单,他们是来杀我们的,怎么会改主意收小弟,再说,咱们长得也不是小弟的样子啊。”
  从溪无奈的斜睨了他一眼,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也真是醉了:“等下看我的。”项天御点头,媳妇儿的话他自然要听。
  两人运起敛息术,收敛身上的元气波动,并肩而行,下了飞行器,从溪顺手把飞行器收入空间,他这段时间长了不少,跟项天御比起来,只差了几公分,两人一个俊美,一个精致,目光清亮灵动,即便乱星城的人,也愣了好一会儿。
  白衣公子眼前一亮,唰地收了扇子:“两位美人这边来,你们一边去,特别是你,脸上带疤的那个,别吓着我的大小美人。”高冷瞬间变逗比什么的,真是不忍直视。
  三人的表情惨不忍睹,有心提醒一声,想起这人的本事,还是安静地退后吧,默默观看联盟第一高手被调戏被打压什么的,貌似也很带感,手痒,好想把这段录下来怎么破?
  伤疤男脸色阴沉,自从坐上这个位置,再也没人敢嫌弃他脸上的这道疤了,这么多年来,他几乎都忘记了这条疤的存在,谁知,这次被一个年轻人给揭了伤疤,偏偏还不能发作,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项天御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从来没被人叫过美人这种娘兮兮的称呼,第一次,还是和媳妇儿一起,这感觉,很不爽。偷偷看了走在前面的媳妇儿一眼,立刻一脸敬佩,自家媳妇修为果然高深,连脸色都未变一下,只是脚步顿了顿,又继续往白衣公子那边走去。
  “不知这位公子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从溪面目沉静,黑黝黝的眼珠盯着舒锦天,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
  舒锦天是个颜控,还有点严重,若是长相不好的人站在身边,他是浑身不自在,刚才那位疤脸男就被他任性地扔到了其他飞船,下了飞船才过来汇合,也站得远远的。
  这么久,终于看到两个入眼的,自然激动,感觉眼睛都被洗刷了一次,更亮了:“哈哈哈,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并非要和两位为敌,而是见两位自东方来,我们正要去东方看火山群,想邀两位去那里做个向导,报酬方面,自然好说。”
  这话鬼才信,从溪眨了眨眼,一脸恍然:“原来如此,可是我们已经看完风景,正要赶回去和家人汇合,恐怕没有时间做向导了。”
  刀疤脸上前一步,脸上的疤痕像扭动的蜈蚣,狰狞可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以为你是谁,敢违背公子的话。”
  刀疤男自以为拍了白衣人的马屁,殊不知,美少年和刀疤男站在一起,舒锦天连考虑都省了,果断站在美人一边啊!
  舒锦天一甩衣袖:“丑八怪你滚开,美人也是你能说的,美人别怕,哥哥保护你。”那么大个子的刀疤男跟片树叶子似的,在空中飘出去多远,摔在地上,嗝的一声,差点没背过气去,一半是真摔的,另一半绝对是气的,他以前只是觉得这道疤有点难看,可在办事上,并不会困扰,甚至很多人因为这道疤的震慑,给了他许多方便,直到遇见舒锦天,打不过,说不通,他就是以貌取人,刀疤男憋屈的想拿头撞墙,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从溪目光一缩,脸色却丝毫未变,他摇了摇头:“还未请教公子大名,在下从溪,这是项天御。”
  舒锦天哈哈一笑,唰地展开折扇,明显心情很好:“我叫舒锦天,在家行五,叫我锦天或者五哥都行,我叫你小溪怎么样,这位美人的名字也很美,美名配美人,妙哉妙哉!”
  前面的话项天御没什么反应,最后一句让他成功黑了脸,对这位舒锦天的印象立刻负分差评不解释,从溪嘴角的微笑僵了僵,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纯良腼腆,颇为羞愧地道:“刚才以为遇到了打劫的强盗,这才开火,其中误会望舒兄海涵。”两个称呼都太过亲密,从溪在嘴里过了一圈,最终选择了比较保守又不会惹怒这人的称呼。
  “好说,好说,刚才所说之事是真,两位若是有时间,可以跟我去见识见识,放心,我绝对没有为难两位的意思。”舒锦天面对美人总是宽容的,咬咬牙,若是美人不想去,那他绝对不能勉强,最多……最多尽快办完事,去找两人确认一下就是了,况且这里是科技星球,他并不认为在实力上有比他强大的存在。
  从溪和项天御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心里的好奇,从溪果断点头,既然心中生出好奇,就去看看好了,顺便也看看这个颜控的家伙,实力究竟如何。
  “一起前往也没什么不好,说实话,这边的风景真心不错,我还没看够,若不是不放心家人等急,我们是不愿意这么快离开的。”从溪说话半真半假,态度显得特别真诚,不管别人信不信,舒锦天是信了。
  他拉着从溪两人直接上了自己乘坐的飞船,边走便说道:“我来这里可不是看风景的,这里的火山历史悠久,形成年月已不可考,我无意中发现,在火山群的中心位置,有一座最大的火山,火山里面有一颗……”舒锦天声音越来越小,只有最近的出现和项天御能听见。
  刀疤男三人远远跟在身后,只觉得天雷滚滚,之前虽然白衣公子表现比较奇怪,三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高手么,总是会有那么一点跟别人不同,可现在看来,哪里是一点不同,根本就是个性古怪,前面那位滔滔不绝的舒公子,还记得乱星城的三位组织头领吗?
  最大的火山位于东方火山群的中心地带,温度炙热难耐,飞船根本不能靠近,刀疤男等人早早下了飞船,徒步而行,队伍由开始的五百人,慢慢减少到三百,一百,四十,十,在距离最大火山口还有两公里的时候,队伍只剩下了六个人,舒锦天,从溪,项天御,刀疤男,中年男人,美丽女人,舒锦天非常高兴,他虽然喜欢美人,可美人往往也是脆弱的,很多有有意思的历练,美人往往不能陪在身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看看身边的两位美人,比身后勉强支持的三人可强多了。
  美丽女人浑身湿透,衣服跟在水里捞出来一般,紧紧黏在身体上,玲珑的躯体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她身边的两人也没好到那里去,喘息声越来越重,脸上的汗水不停往下掉,腿跟根本不听使唤,每次抬起,都重若千斤,又过了几分钟,三人终于不甘地停下脚步,目送轻松的三人远去。
  “舒公子实力诡异,走到这里不足为奇,项天御身为联盟第一高手,同样有理由面不改色,可他身边的少年又是凭什么走的如此轻松?难道他也拥有超越我等的实力?”美丽女人露出嫉妒之色,突然想到什么,面露惊疑。
  刀疤男迟疑了一下,终是什么也没有说,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目视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中年男人眼睛闪了闪,自始至终保持了沉默。
  “这赤焰花需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你们猜赤焰花结出的果实是什么样的?”舒锦天不时摇动扇子,一股清凉之风扑面而来,四周的高温炙热瞬间被排挤了出去,这风持续十息,高温再次降临之时,舒锦天会再次摇动扇子。
  从溪目光一闪,心头微动,看来这扇子乃是一件宝贝,至少是上品法器。
  项天御思索片刻,淡淡道:“赤焰花结出来的不是果实吗?有什么稀奇的?”
  从溪的手被捏的有点疼,暗叹一声,安抚地在大掌中挠了挠,项天御身体一震,脸上终于缓和了些,扭头看四周的一片赤红,连空气似乎都变了形,扭曲的不成样子。
  舒锦天得意之色一闪而逝,白皙的脸庞在赤红火焰的照耀下,烦着兴奋的薄红:“告诉你们也无妨,那赤焰花结出的果实是不能吃的,乃是一种透明的火焰,俗称琉璃火,凡人触之即死,即便是修炼之人,修为不到家,也是碰不得的,若是有人将之收复,那造化可就大了。”
  从溪立刻停了脚步,露出畏惧之色:“这样的火我们可收不了,这火山还是不去了吧。”
  项天御虽然不知从溪有何打算,依然一脸坚定地站在从溪身边,不再前进一步。
  舒锦天万没想到,自己难得的一次内幕透露,会得到这样的一种结果,该说这两人胆小还是纯良,听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不该是把难得一见的琉璃火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吗?再一想两人的身份,舒锦天恍然,两人都是科技星球的土著,根本不知道琉璃火是多么的难得,多么宝贵,别说在二级主星,即便到了五级主星,琉璃火一出,依旧血雨腥风,遇到两个没见识的,舒锦天更放松了,感叹这次心血来潮的好运,轻松收复琉璃火,回到主星,让家里的那些兄弟羡慕去吧。
  越想越觉面前两人顺眼,越想越觉兴奋难耐,不由哈哈大笑了几声:“无妨,只要不去靠近,琉璃火是感知不到温度的。”
  从溪一脸懵懂:“这样啊,那我们救舍命陪君子,希望舒兄早日收复此火。”
  舒锦天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听到这祝福的话,只觉得眼前的少年温顺精致,手不由伸了出去,想在那张白嫩嫩的脸蛋上捏一把,感受一下真实的触感是否有想象中那般柔腻。
  从溪正好转身,看似巧合躲开了这记触摸,舒锦天愣了一下,暗自嘀咕事情不巧,有琉璃火近在眼前,美人可以等会儿再摸,想着等收复了琉璃火,和两个美人土著春风一度,回到家族,有了琉璃火做后盾,在家族的地位肯定能再升一个档次,到时候得到的资源将会更多,实力更强……
  舒锦天沉浸在美好未来的yy中,并不曾注意到,回过身的从溪眼里的寒光,项天御身体紧绷,刚才若不是从溪巧妙躲过,他定然会忍不住出手,此刻舒锦天这个名字已经被他拉入了黑名单。
  “赤焰花的果实变颜色了。”舒锦天并未放松对赤焰花的关注,那是一株赤红的小树,红色的树干,红色的枝,红色的叶,连结的果实都是红色的,但刚才那一瞬间,三个人都注意到,那唯一一枚红色的果实由深红变成了浅红,三天后,浅红逐渐退去,变成了半透明,若不是一直盯着,几乎要忽略过去。
  此刻,舒锦天的眼里只剩下了那枚透明的果实,他目光炙热,呼吸粗重,扇子连摇,一步一步靠近那枚果实。
  从溪和项天御相视一眼,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在舒锦天距离赤焰花只有十步的时候,天空刮起一阵热风,湿热的空气,波浪般吹了过来,卷起花枝上的透明果实,直奔天空飞去,与此同时,一股腥臭之气在空气中扩散。
 
  ☆、第六十一章
 
  吼
  舒锦天眼见快到手的琉璃火即将被截走,眼睛瞬间红了,元气疯狂爆发,那把扇子瞬间变大,轻轻一扇,空中即将被摄走的果实顿时停滞了一下,舒锦天大喜,疾步上前,伸手就要抓取。
  随着一声吼叫,一只浑身赤红的异兽扑了过来,伸出前爪,露出尖利的指甲,对准舒锦天的脖子,怒吼一声,扑了过去。
  舒锦天脸色一变,体内元气瞬间涌入白磷扇,挡在面前,砰地一声,锋利的爪子抓到扇面上,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火星迸射,两方都没占到便宜,舒锦天脸色一变,对那红色异兽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脸色一肃,目中露出几分忌惮,手腕翻转,白磷扇的扇骨飞出,支支如同利剑,闪着幽暗的光芒,他的脸色有一瞬间的苍白,接着又是一阵薄红,目中露出狂傲的战意。
  红色异兽看似庞大,战斗起来却意外灵巧,前扑的动作瞬间停滞,软腰一扭,前半截身躯生生往右移了三寸,后半截臀部却没躲开,被一把扇骨生生穿透,异兽仰头发出一声惨叫,毛发根根竖立,眼睛通红,疯狂跳动起来,尾巴横扫,身躯乱扭,想以此来缓解疼痛,舒锦天被尾巴尖扫到,哇地吐出一口血,精神瞬间萎靡了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