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夜夫夫百日恩 作者:小爷不是受/小野兽

字体:[ ]

 
书名:一夜夫夫百日恩
作者:小爷不是受/小野兽
 
文案:
白玉狮子滚绣球,滚得皇帝直摇头,一滚玉柱蟠龙虬,
二滚龙首吐清流,三滚黏黏菊花皱,皇帝哭着求别走,
你说别走就别走,不榨干净不罢休。
 
关于小攻被小受用菊花强。女干了一百天的故事,肉文
没错,这是主攻文,而且是强攻文,不要被QJ给欺骗了呦……
 
 
 
第一章 重生的第一夜
 
一般而言,穿越苏醒之后,周围会出现很多种人,代表很多种情况,如果出现的是老妈子,甚或一双白兔,那基本就是婴儿穿,如果是一个英俊老爹或者一个美艳贵妇,那你必然玛丽苏或杰克苏,如果是一个小丫鬟,那必然之后有宅斗宫斗各种斗,如果是肥胖脸猥琐男,那基本就是青楼,如果是温柔兄长,那不是弟弟就是师弟,如果是邪魅狷狂的某男子,那就要做好虐身虐心的准备。
但是李甲第穿越醒来的第一个感受是,为什么这么黑?
作为资深网文老饕,他在自己失足落水的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能不能穿越,所以当自己苏醒之后,他满怀期待那么一睁眼,看到的却是眼前一片黑暗。但是他为什么能够确定自己穿越了呢?那就得说说他的第二个感受了。
到底是什么炽热紧致皱缩动人的地方,在咬着他的那根火热呢?呸,这什么乱七八糟形容词,李甲第无语地发现,自己被人蒙着脸不说,还正被人QJ。
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啊,被女人强女干,都不用负法律责任的。不过李甲第却从不这么期待,因为他是个弯的,天生只钟情于男人的菊花,其他任何交*方式拒不接受。但是下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虑了,在他身上起伏正欢的这位,绝对是个正常的男人,因为没有哪个女的能在骑乘位这么富有情趣的姿势下,让他肚子上一片粘腻水渍,自己一根长棍捣龙穴,对方一对圆锤砸大地,啪嗒啪嗒的声音让李甲第爽的哼哼了两声。没想到身上人竟然猛然停下,压着嗓子问他:“你醒了?”
李甲第心说我是真心想回您一句“这事儿挺美我认命了你放马过来吧”,奈何这点点头都能牵起一片链子响的情况,让他实在是力不从心。他可从来都是霸道不由人的主儿,偶尔骑乘算是情趣,敢把自己绑起来可就犯了忌讳。他数遍曾经炮友,虽说都痴迷他胯下一尺英雄,却也不至于贪恋到犯下如此忌讳,他就算称不上手眼通天,也绝不是能由着人这么当玩物的,对方要是没本事锁他一辈子,那他可就得锁着对方一辈子。
“醒来更好。”那个人掐着他的脖子,声音还带着情欲沙哑,“李白狮,你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会两次死在同样的地方。如果不想再沉塘,就什么也别说,乖乖躺着就好。”说完,他便把手撑在李白狮胸口,上下挺动起来。这人体力也极好,幅度大频率强,却狠狠咬着嘴不肯出声。李甲第确实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会争无意义的勇,斗无意义的狠,他微微抬起腰部,这也是他四肢被绑头部被蒙嘴里被堵之后身上少数几个具有活动能力的部位。
小雏儿,这般活动哪能知道什么是后庭花开,如此可爱,还是让大爷帮你找找那神魂颠倒的妙处吧。
“啊~”这一嗓子叫的真媚,我道是个多刚强的人物,还不是戳中了就软绵骚浪了。骑乘妙处,在于自己动,可你若动不对,我就帮你动。李甲第可真是个中老手,不多时,身上炽热身体就抖个不住,泼出一滩火热雨点落在他胸前。李甲第感觉到对方撑着自己胸口,看样子还没缓过劲儿,真想开口说一句,这好事儿妙法儿多多,让你李大爷好好犁犁你,可别这么浪费了好田。
谁料一把手刀,劈着脖子就把李甲第打晕了。
奶奶个熊,老子不会又穿了吧?
再睁眼,已是日上三竿。李甲第只觉得脖子隐隐作痛,看来这回没换地方,睁开眼,古香古色,得嘞,穿古代。“白狮,李白狮,你可算醒了,怎么睡这一觉这么沉。”旁边人推推李甲第,看他迷蒙样子,不由急道,“我知道你大病初愈身体还没好,但也不能就这么赖着啊,到时候李统领穿你小鞋,你可不更雪上加霜了么?”
李甲第起身,四处一寻么,来到铜盆边,拎了水倒进去,嘿透心儿凉,不过他自小身体好,常洗冷水澡,便伸手往铜盆里伸。
“我说小西湖冷水没泡够怎么着?还用冷水洗?”那人过来往他盆里倒了一注热腾腾的水,李白狮也不言语,洗了脸,顺手拿起上面毛巾。“诶呀你怎么用旭大哥的毛巾啊,你用我的也行啊,这是您老的毛巾,这掉回湖里还养出这毛病来了。”那人絮絮叨叨。李白狮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颇俊俏青年,身量也极高,肩宽窄腰,正在穿戴一身古装袍服,颇形似明朝锦衣卫的装扮,他也看不出个名堂:“诶我跟你说,旭大哥可是连着替你站了六天夜岗了啊,虽说咱们兄弟不外道,但你也得好好谢谢旭大哥啊。诶我说你倒是穿啊,看个什么劲啊。”
“我这不掉湖里了么,自从醒了,脑子就时灵时不灵的,现在一下蒙住了,这衣服怎么穿来着?”这青年噗地一笑,“你就臭贫吧,快把鱼龙服换上,今天咱们站宣德门的岗,算是王副统领照顾,你小子掉湖里一回,可欠下多大人情啊。”
“是啊是啊,我怎么就掉湖里了呢?”李甲第琢磨一琢磨,这鱼龙服还不是那么复杂,便套在身上,偷瞄着那青年,把那冠帽飘带都叨登好了。
“嗤,谁知道你去,难得好福气调到了养心殿,怎么就倒了大霉,自己转进小西湖里去了。”他在门口等着李甲第,“不过你那将军爹也真狠,庶出就不是孩子了怎么着,才在家躺了三天就给你弄回来了,一个大内侍卫就这般值钱,孩子命都不要了,大宅门还不如我小门户呢。”
李甲第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就是个天生碎嘴,他跟着此人,一路兜兜转转,好么,不错啊,雍红宫墙,金瓦碧檐,他要是穿成龙椅上那位多好,怎么就穿成给那位守门的了。感谢上苍,穿越标配还蛮齐的,有这个叫王沅之的小子一路陪着,不声不响总算也摸清了这四九城什么形势,无非就是装孙子装曾孙子装王八蛋孙子,不可忍还得忍忍你马勒戈壁忍。
李白狮,大内侍卫一名,某将军庶出儿子,前几日天降鸿运脚踩狗屎,调到了皇帝居所养心殿,没三天就不小心失足落水,等回家里养了三天伤,这就不声不响弄回守城门了。李甲第倒也知足,除了皇宫正门外,其他几个宫门不过是查个腰牌看个手令,真要遇到大事儿,有御林军呢,这可真是最适合穿越者适应环境的闲职了。
“哎哎,旭大哥来了!”王沅之拔着脖子大老远就在看。李甲第搭眼一看,心说,该不会最虎背熊腰那个就是吧?王沅之这小子每隔十分钟必提一句旭大哥旭大哥,果然是英雄了得,虎背熊腰,剑眉鹰目,好一副凶相。
“白狮,今儿个怎么样了?”张旭走到李甲第面前,眼睛有些疑惑。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亏旭大哥这几天照应着。”李白狮一脸感激,“我觉得我这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不如以后还是按正常的来吧。”
“这倒是没机会了。”张旭朗声笑道,“你小子好福气,听说又要给你调回养心殿去。”
李甲第吃惊:“这是怎么个说法,养心殿那等龙潭虎穴,也不是我这小虾米能混的啊。”
“能掉到小西湖不死,你这小虾米也算是厉害了。”张旭话里别有深意。“我说这终归是好事儿啊,咱们晚上搓一顿去,我做东。”王沅之兴高采烈拍胸脯。“这是小弟升职,要不还是我请吧。”李甲第哪儿能不懂这个,结果一开口,王沅之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便拍着他肩膀说:“可得了吧,跟哥几个客气什么,等你到了养心殿多攒点银子,再请也不迟啊。”
得,李甲第是明白人,从这一句话,感情这皮囊还是个穷鬼,不过想也明白,庶出子弟,能有多少闲钱,看样子王沅之才是有钱的主。李甲第过去到哪儿,哪有人敢用这话跟他说啊,但李甲第不是傻瓜,王沅之这是真心拿他当朋友,自己要像个破穷酸一样死要面子活受罪,那才是真白瞎了这份难得的兄弟情分。
若说这张旭,也不是凡人,看着粗豪,消息倒灵通,他们在醉仙楼小吃了一顿,到晚上就有人来通知他去养心殿报道。
“难得,竟是让赵公公送来的袍服,你这可不是一般侍卫,是养心殿值夜侍卫啊,你家究竟哪里弄的门路,让你谋到这么好的位置,按说有这本事,该把你那个大哥顶上来啊。”王沅之惊讶地摸着那黑色侍卫服,单看样式,就比他们的鱼龙服显得精华内敛,贵气藏中。
“养心殿,那真是龙潭虎穴的地方,白狮,一世平安比半生富贵强,皇门卫总有兄弟们等着你。”张旭拍拍他肩膀,李甲第知道这是真心好话,以他这身份,去养心殿那就是扒光了的小受扔给灌了*药的痴汉,那还不得被百般蹂躏啊?他最是知道一重门槛一重天,一重身份一重山,绝不会高估自己现在有几斤几两。
应付完一应来庆贺的同僚,李白狮就被人领到了养心殿。为什么养心殿值夜侍卫待遇不凡?皇宫规矩森严,皇门卫都贴着皇宫宫墙住着,绝不敢入深宫一步,而皇宫大内,唯二两处允许侍卫驻扎,一处是养心殿,一处是冷宫。养心殿侍卫在养心殿西边,有一排小房,每人一间小屋,待遇比起皇门卫不知好了多少。侍卫也有值日值夜的区别,值日的,那就是白天看房子。谁不知道皇上只在晚上才会夜宿养心殿啊,值夜侍卫不止是守护之职,有事兼具伺候,传召,行刑众多职责,最是容易出彩,从值夜侍卫中走出去的将军武官不知多少,能不招人嫉妒吗。
 
第二章
 
不管怎么说,住的环境真是改善了,虽说东西都是古代用具,怎么着也不如现代方便,但是好歹看着精致了。李甲第真是无奈,怎么就穿了这么个怪异身份呢。他初来乍到,养心殿侍卫统领告诉他明天暂且不当值,会找人带他熟悉地方。他便拾掇拾掇,安心睡下。
我说,这是谁家搓澡的,都睡着了还搓个蛋啊。李甲第刚想破口大骂,就觉得不对,得,又给人裹成粽子了。说裹也不对,手腕脚踝垫着东西,铁链子都拴着,脸上似乎带了什么面具,嘴里塞着东西。好么,这是谁拿自己当鱼肉啊,感觉又有人在自己下面摸摸索索的,老手李大爷沉心静气,按兵不动,那双手又不是什么妙手,小李硬棍真是倦怠的很。
“敢出声我杀了你!”那人一声低哑威胁,摸索着在他脸上打开什么东西,把他嘴里塞得硬胡桃取了出来,“把它吃了!”
“不用吃药,实在是憋得难受,求你了,我绝对不出声,再捂着口鼻,我非死在这儿。”李甲第哀求的十分形象。那人逼近他口鼻,热气扑面:“你若是敢耍什么花样,我让你万劫不复!”
果然是个人物,话有煞气,看样子也是个身居高位的。李甲第轻声说道:“我怎么会耍花样,我只当是梦。”
“梦?你拿朕···事当梦?”那人拍打李甲第脸颊,力度不重,羞辱味道十足,“疼么,疼就不是梦。”
“若不是梦,怎会有这般好事发生在我身上?”李甲第诚惶诚恐,心里只想笑。
“那就乖乖给我闭嘴,绝不许对外人透露半句。”他轻轻摸着李甲第健硕胸膛,“人心是热的,跳的,若是冷的,停的,可就不好了。”
这说话阴声阴气儿的,吓唬谁呢,李甲第心里好笑,面上还是十分惶恐地说道:“那是自然,我绝不会犯傻的。”
那人又向李甲第身上缓缓坐下,李甲第咬紧牙关,“咿”地一声,那人恼怒地跌到他腹部:“我都没叫,你疼个什么!”
“怎得,都不用点油膏润润!”李甲第心里破口大骂,难怪昨天那般艰涩,竟是龙钻鼠洞么!
那人啪地一记耳光:“你还敢提要求?!”
李甲第真想狠狠踹这人一脚,但是形势不由人,他咬着牙说道:“用油能让你不那么疼,也能让我不那么疼!”
那人沉默良久,才问道:“当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