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回十一岁 作者:微云烟波

字体:[ ]

 
书名:重回十一岁
作者:微云烟波
贺林的上辈子是个悲剧,当他得到一个重生的机会,他的人生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内容标签: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林,莫振霖 ┃ 配角:贺爱国 ┃ 其它:
==================
 
 
  第1章 前生
  
  贺林死了,是被车给撞死的,他清楚地记得那辆开足了马力撞过来的那辆车司机的脸,神情狰狞,他刚刚从自己的车子里面出来,然后就被撞飞了,几乎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他就失去了意识。
  贺林这辈子,简直是一部狗血到不能再狗血的小说,贺林出生在农村,祖上几辈子都是农民,家境也是普通,按照一般的规律,一辈子无非就是两条路,要么按部就班读书,如果能够考上大学,将来留在城里工作,那就算是鲤鱼跳龙门,山沟里飞出金凤凰了,要么学习不好,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就跟着村里的长辈学个手艺,出去打工,挣上一笔钱,回老家盖房娶妻生子。
  问题是,贺林摊上了一个不地道的爹,贺林他爹叫贺爱国,在贺家也算是个人物,上过高中,做过中学的民办教师,因为一直无法转正,而且那会儿教师的待遇实在是不怎么样,后来就南下打工,然后就一去不回头了。
  一般人第一眼看到贺爱国,没几个人会相信贺爱国是农村出来的,他天生生了副好容貌,而且看着斯斯文文的,一股子书卷气,他在家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到了外头,哪怕光靠着脸蛋也很是吃得开,然后,就顺理成章地搭上了他打工的那家工厂老板的女儿,直接就在那边结婚了,连家里的爹妈都不知道。
  贺林的妈叫林红,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贺林的名字取得有多敷衍了,别人家用父母两人的姓给孩子做名字,多半是夫妻两个感情好什么的,但是在贺家,林红问贺爱国取什么名字的时候,贺爱国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就把贺林的名字定下来了。林红只能说是个普通的农妇,生得平常,但是一向能干,上完了小学就回家挣工分带弟妹,帮着父母养家糊口了,贺家看重她就是因为林红不管是家里地里,什么都能干,打理得井井有条,贺林因为是家里的独子,虽说在那个比较困难的时期,在家也几乎是什么都不干的,需要做什么活,都是自个姐姐妹妹动手,他只需要张嘴等着吃饭就行了。
  林红十七八岁就嫁给了贺林,就当自个是贺家人了,将贺林还有公婆照顾得妥妥帖帖,没有一处不周到的。农村里面也没什么扯证的习惯,贺林他爹妈那会儿年纪也没到法定婚龄,村里面摆个酒就算是结婚了,虽说即便是按照法律意义,那也是事实婚姻,但是,没了那个红本本,到了外头,贺爱国明目张胆说自己未婚,你也没办法。
  贺林才三四岁的时候,贺爱国就辞掉了民办教师的工作,跟着村里人出去打工,贺林他爷爷奶奶还在的时候,一年还回来那么一趟,等到二老没了,贺爱国就再也没回来过,留下林红在家种地抚养儿子,林红不是什么精明的人,但是贺爱国几年不回来,她自然也不会真的无所谓,人家出去打工,人不回来,起码到了年尾的时候,有钱寄回来,结果贺爱国呢,出去之后,除了前两年还见到几百块钱,后来一分钱都没了。家里一共就不到五亩地,种子农药化肥农业税,什么都得花钱,贺林上学也得花钱,一学期就得几百块,粮食卖不出价,一年能挣几个钱。
  跟贺爱国一同出去打工的人,带了钱回来,家里两层甚至三层的小楼都盖起来了,哪怕就是个空架子,没装修,没家具,没家电,那也是楼房,林红家里还是几十年前盖的小砖房,一不注意,还生了白蚁,下了场大雨,差点没塌掉半边,想要把房子修一下都没钱,林红下了决心,将贺林托付给了他小舅,跟村里的人打听了一番,就南下去找贺爱国。
  结果,费了不知多少力气,找是找到了,对于林红来说,却是晴天霹雳。贺爱国在外面已经另娶了老板的千金,自个开起了厂子,住起了花园洋房,人家压根不认乡下这个所谓的原配老婆,说她是乡下的疯婆子,上门打秋风的,恶声恶气把人赶了出去,林红失魂落魄地回了老家,一时想不开,就灌了一瓶敌敌畏,等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都凉了。
  贺林就这么成了孤儿,那会儿他才十一岁,刚上五年级,亲妈没了,亲爸有也等于没有,贺爱国那会儿跟他后来娶的老婆已经儿女双全了,他怎么会在意乡下这个生下来就没见过几次的儿子!家里房子塌了,就剩下前面的厨房还能用,他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日子能怎么过!
  贺林没能继续上学,就算亲戚家里不在意多添一副碗筷,但是,每年的学费却不是什么小数字,没人有义务帮他交这笔钱。何况,他那时候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小舅管了他半个月的饭,小舅妈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贺林勉强将那个学期上完了之后,就辍了学,他年纪小,力气也不大,地里的农活是干不了的,想要找点挣钱的营生也不容易,先是在老家那边收废纸酒瓶什么的,卖到镇上的废品收购站,赚点差价,几年下来,总算是攒了一笔钱下来。那会儿户籍管理还不严,他费了点力气,改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早早弄到了一张身份证,揣着自己积攒下来的几千块钱还有身份证就到城里打工去了。
  他不会什么手艺,没有学历,不过是因为之前走街串巷,收废品什么的练了出来,嘴皮子还算利索,脸皮也厚,一开始只能打点普通的零工,后来便做了业务员,到处跑业务,那会儿经济发展快,他肯吃苦,低得下头,弯得了腰,慢慢的,也打拼出来了,在城里面有了房,有了车,还报了个成||人高考,混了张自考的文凭,回头娶个差不多的老婆,生个孩子,也就有自个的一个家了,结果,就在他刚刚准备去见一个相亲对象的时候,在停车场被人故意给撞了。
  
  第2章 重生
  
  贺林满头冷汗地醒来,他回忆着那个司机通红的双眼和狰狞的表情,那人分明是故意想要撞死他,问题是,贺林一个普通人,平常也是和气生财,不跟人有多少摩擦,谁跟他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要置他于死地呢!贺林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醒过来,本来以为是老天爷开眼,还想着警察来了,就说那人是故意谋杀,哪知道他一抬眼,就发现自己身上半点伤也没有,他呆了一呆,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雕花的老式架子床||上,床||上还挂着那种白色的棉纱的帐子,这种床早十年就没人会做了,就算是农村里面,一般人家还是喜欢买那种西式的床,至于蚊帐,更是没了多少市场,就算人家嫌弃蚊香片蚊香液,用的蚊帐也是那种帐篷式的,有几个人家还用这种沉重难洗的棉纱帐子!
  贺林伸出手来,看到的是一双很小的手,手上还带着一些圆珠笔油留下来的污渍,他呆了一下,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床边上有一个五斗橱,同样是很多年没见过的款式,贺林记得他妈林红的陪嫁里面就有这么一件,只是后来房子招了白蚁,那些家具也被白蚁啃得差不多了,他就再也没见过。
  五斗橱的边上就有穿衣镜,他对上了镜子里的人,不由傻了,镜子里那个人分明就是十多年前的他,穿着发黄的汗衫,格子的长裤膝盖上还有两块补丁,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他是在做梦吗?
  贺林梦游一样,从房间里面出来,神情恍惚,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他:“哎,小林啊,醒了啊,舅妈正要来找你呢,这天气热,你||妈那边也是放不住了,你舅已经找人选好了坟地,过一会儿就该把你||妈送过去了!”
  贺林只觉得一道雷迎着自个劈了过来,整个人都木了,他嗫嚅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舅妈,你说我妈……”
  这个女人就是贺林的小舅妈胡凤,要说她有什么坏心,那倒是没有,但是为人斤斤计较,也嘴碎,不过,这也是许多人的通性,胡凤当初虽说对贺林不怎么样,但是多半也是穷给闹的,贺林的小舅林成没什么大用,性子也有些窝囊,胆子也小,宁可在老家这边打一些赚不到几个钱,还比较辛苦的零工,也不肯出去,因此,家里日子一直比较紧巴,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用,贺林的表弟只比贺林小一岁,花销也大得很,哪里能再养一个半大的男孩。贺林一开始还觉得怨恨,但是后来在社会上混过一阵子之后也明白了,天底下没有谁有义务对你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因此,后来贺林挣了些钱回乡,还是照旧跟小舅他们家来往,表弟林丰后来没考上大学,到城里面打工,也是贺林帮着牵了线。
  这会儿胡凤见贺林这木愣愣的模样,不由有些担心:“小林啊,我知道你||妈这事,你受不了,只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人也活不过来不是!唉,你爸也是个没良心,靠不住的,以后你可怎么办哦!”说到这里,胡凤也是叹了口气,拍了拍大||腿,恨不得将贺爱国大骂一顿。
  贺林低下了头,只觉得心乱如麻,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是回到了妈刚去世的那一年?他那些年一直忙于生计,到处奔波,为了谈成一笔生意,喝酒喝到胃出||血的也有,回到家恨不得就一头栽倒在床||上不想起来,有房子之后家电倒是买全了,电视一年到头都开不了几次。他有手机,有电脑,但是手机从早到晚接电话都来不及,电脑也是用来做业务的,哪里跟当时那些同龄人一样,几乎是泡在各种各样的小说里头长大的,自然对什么穿越,重生之类的搞不清楚,这会儿茫然不已。老天爷给了自己机会,为什么不叫自己早几天,回到妈妈还没有死的那天呢?
  胡凤担忧地拉着贺林往贺林家里走,林红的棺材如今就放在院子里头,村里的人对林红的事情也是同情可怜居多,有的人也有些愧疚,其实贺爱国在外面又结了婚的事情,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当年一起出去打工的人,甚至村里就有人在贺爱国现在开的厂子里头上班,但是,出于各种原因,谁也没告诉林红,若是早早叫林红有了心理准备,林红可不一定会直接寻了短见,丢下贺林一个才十岁出头的孩子。
  因此,林红死了,村里面一群人还是凑在一起,给林红简单地操办了丧事,这年头这边还不强求火化,因此,不过是找木匠临时弄了副棺材,虽说简陋了点,但是也算是尽了心。
  贺林失魂落魄地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跟着胡凤,给村里的人道谢,然后作为孝子,捧着一张遗像,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抬棺的人,一起往林成选好的坟地那边过去,村里几个会吹唢呐的人跟在后面吹吹打打,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多少人在那里指指点点,不知道说些什么。贺林像是什么都听见了,又像是什么都没听见,只觉得自个像是踩在云端,轻一脚重一脚的,有几次几乎摔倒在地,要不是一边人拉着,只怕都要一头栽倒。
  林红的坟地距离贺家老两口的不远,一边有村里人嘀咕着林红想不开,说什么林红毕竟是家里的原配,另一个连公婆都没见过,自然是没过过明路的,算什么老婆,放在过去,那就是养在外面的姨太太什么的,到头来,那个女人还能埋到贺家的祖坟里头不成云云?这些人在那边低声说着,旁边知道内情的人也在那边嘀嘀咕咕,最后一个个看着贺林的目光满是怜悯。
  贺林对此毫无反应,他依旧呆呆地看着村里的人将棺材放入了挖好的坑里头,然后挥着铁锹往里头填着土,眼看着那些土将棺木淹没了,贺林似乎一下子回过神来,想到自个那做梦一样的上辈子,他直接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简直要将两辈子的委屈一块儿哭出来一般。
  
  第3章 绸缪
  
  林红下葬之后,贺林没有跟着小舅林成一起回去,他坚持说,自己已经可以自己生活了,然后就回了贺家那个显得有些破败的院子。
  后面三间的砖瓦房已经摇摇欲坠,虽说林红在的时候,已经找人兑了药水,将房子里里外外都喷了一遍,将白蚁灭杀了,但是除了墙根,还有房梁也已经蛀掉了一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塌下来,因此,几乎没人敢进入,生怕动静大一点,上头的砖瓦大梁就砸下来。
  贺林也没有进去,他茫然地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地方,在园子里面站了好半天,才推开了前面那间厨房的门。厨房原本挺大,除了灶台之外,也就是另一边墙角摆着的几个装粮食的大缸还有大坛子,但是自从后面发现了白蚁之后,林红将一张床搬进了这个屋子,里面就显得逼仄起来,灶台,还有灶下的柴火占据了厨房的一角,离得不远就摆了一张已经褪色的八仙桌,靠墙的地方是一口水缸,水缸里面这会儿已经只剩下浅浅的一层水,葫芦挖出来的水瓢浮在上头。
  贺林虽说跟林成说了,自己可以自个生活了,但是这会儿,他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这会儿也感觉不到肚子饿,干脆躺到了床||上,被子似乎有些潮,但是他也没管那么多,在别人眼里,林红刚刚去世,但是在贺林眼里,林红已经过世近二十年了,要伤心,早就伤心完了,这会儿便盘算着自己将来应该怎么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