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既见君子[娱乐圈] 作者:深雪闻蝉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萧棐以为,他大概会在拿到影帝那座奖杯时息影,然后和女友结婚。
谁知废了好大心血,影帝的奖杯才刚刚拿到手,女友却和最好的朋友搞到了一起。两人背着他策划了一起车祸,于是再次睁眼的萧棐重新回到了自己二十一岁的时候。
重活一辈子,这辈子的萧棐决定全心全意为了事业而拼搏,他要伴随着一路璀璨星光走到王座的顶峰,去摘取他两辈子都梦寐以求的王冠。
 
可晏昭穆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喜欢女人了,但也不意味着他就要和男人在一起呀!
 
所以这大概就是一个重生影帝因为前女友的背叛(大雾),这辈子重新奋斗,并且最终被掰弯的故事!
 
cp:腹黑BOSS影帝攻X重生温润影帝受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棐,晏昭穆 ┃ 配角:安爵,唐嬗,李辰奕 ┃ 其它:
 
 
  ☆、第一章 盛世
 
  
  民国十二年,北平。
  时值立春,虽然褪去了厚重的棉衣,但此时的北平尚还残留着几分凛冬的寒意,倒是赵家府上却是一反常态的热闹,甚至带了春日融融的气息。
  作为整个北方最大的军阀,赵府的布置一贯带有前朝复古的味道,但此时在赵府的正院中,老木板的地面上却铺上了巴洛克风格的地毯,屋子里两两并排地摆着四张欧式风格的白色长桌,桌上面则是琥珀色的洋酒和各色外观精美的糕点。不远处从留声机中传出婉转起伏的乐曲,曲调轻快而华丽,伴随着音乐,屋子里还有一对对打扮入时的男女在翩然起舞。
  很明显,这是一场西洋风格的宴会,而宴会的主题却是庆祝赵家小姐十八岁的成人礼。
  身为赵府的女主人,同时也是督军夫人,赵夫人此时正端坐在靠角落的沙发上。尽管已经上了年纪,但或许是因为保养得当的缘故,她看上去还是很年轻,一身墨绿色丝绒旗袍把她的皮肤衬得雪白,与此同时岁月也赐予了她沉淀下来的气质。虽然只是静静地坐着,但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古典的美人,雍容而又精致。
  在她的身边还坐着几位夫人,她们的丈夫大部分都是赵督军手下的官员,平常也算是北平城中有头有脸的女眷了,所以她们能和赵夫人坐在一起也是正常。
  坐在赵夫人左手边的财政部长夫人楼夫人手里端着一杯红茶,她看了眼远处舞池中的年轻男女,脸上挂着缅怀的笑容叹道:“想当初我们也是这般如花的年纪,只是不想如今都已经这么老了。”
  坐在她对面的交通部长夫人展夫人却是笑着看了眼赵夫人,然后才道:“可不是?毕竟不是谁都能像督军夫人这般年看上去轻、容颜永驻的。”
  其他在座的几位夫人也纷纷出声附和。
  被这群夫人言语间夸赞的赵夫人却笑了笑,神情恬淡道:“你们都客气了,我已经老了,女儿都有十八了,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呢?”
  “说起幼蔓,姐你可有什么想法没有?女儿家的,还是早点定下来为好,要不然等年纪再大点就不好找了。”楼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舞会的方向道:“这儿在座的也有不少青年俊彦,不如让幼蔓自己来看看?”
  赵幼蔓是赵夫人的独女,而楼夫人和赵夫人则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她作为姨母这样说话倒很正常,只不过听她说这话的其余几位夫人则都是在不动声色间把耳边竖了起来。
  谁不知道赵督军和赵夫人成婚到现在,膝下也只有一个女儿,将来谁要是能娶了赵幼蔓,那岂不是就相当于把直隶这一代的军权掌握在手中了?毕竟赵督军也不可能把权力交给外人,只能是传给女婿了。除非赵夫人再给他生个儿子出来,不过以两人现在这个年纪来看倒是不大可能。
  装作没有看到几位夫人聚精会神的样子,赵夫人唇角勾了勾,然后笑道:“算了吧,幼蔓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是真看得上哪家的男孩子,我是求神拜佛都来不及了。”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不过还是再等等吧,毕竟我和督军也只有幼蔓这一个孩子,总归是想把她多留几年的。”
  楼夫人点了点头,其余的几位夫人同样也露出了相同的笑容,单从她们那温和的神情来看,压根就看不出她们心里的失望。
  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的赵夫人唇角闪过一抹嘲讽之意,却是借着低头喝茶的动作掩饰过去了。
  ******************
  几位夫人在这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楼上却有两位姑娘一起站在楼梯栏杆旁看着下面舞会的情况。
  “我说幼蔓,作为宴会的主人,你这样躲在上面不下去招待客人真的好吗?”其中一名穿着浅蓝色绣花旗袍的姑娘看了眼身边的女子道。
  被称呼为幼蔓的女子自然就是赵督军的独女赵幼蔓,同时也是这次生日宴会的主人。赵幼蔓穿着一身白色的洋裙,紧身的设计将她窈窕的身材完全修饰了出来,而精美的首饰则是更让她显得光彩照人。
  闻言的她却是懒懒地倚在栏杆上,眉头也不挑一下就道:“那又怎样?刚才宴会开始的时候我露面过不就好了?”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厌倦之色,她接着道:“名义上说是我的成人礼,实际上还不是他们这些官员们相互联络感情的好时候,一点意思都没有。”
  白思语跟着点了点头,接受过西方教育的她当然能理解好友的想法。两人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就是因为她们的思想同样新潮开放,对于目前国内南北分裂、军阀割据的现状有着强烈的强烈不满。
  “看着下面这些人的表现,哪里能看出我们这个国家还处在战乱纷争之中?”白思语淡淡嘲道。她原本还想说各地军阀割据的,但是一想到身边好友的出身,顿时就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反倒是赵幼蔓自己提了起来,她冷冷一笑,眉眼间还带着那么几丝嘲讽,“国内能称得上军阀有不少,其中也就只有南方的宋家和东三省的霍家算是在民间名声好的了。”同样是北方军阀,他们家虽然是直隶这边最主要的军事力量,但真要说实话,在民间的声名反而没有霍家来得好。
  倒不是说比不上,而是霍家出了个霍聿铭,虽然年纪不大,但这些年却做了很多保家卫国的事,包括抗击北方那些老毛子,因此在东三省的地位极高,凡是提到北方两大军阀的时候都会提到他。
  两人不可避免地都想到了霍聿铭,一旁的白思语好奇道:“你说这场宴会霍督军会来吗?”
  之前她听别人说过赵夫人好像也邀请了霍聿铭,就是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督军会不会过来。
  眼神中闪过一抹期待,赵幼蔓表面上却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对于这位在学生中有着同样响亮名声的霍督军,她还是很有兴趣的。
  两人正说话间,楼下却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原本跳舞的男男女女都停下来不跳了,目光朝向门外。
  如此这番动静,自然惊动了楼上的两位姑娘,赵幼蔓正漫不经心地朝着楼下看去,却见一个身穿军装、外面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长得不说有多英俊,但是配合着他那通身的气质来看就是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剑眉星目的五官看上去一点都不温和,甚至带了几丝冷漠之意。男人的身高很高、双腿修长而又笔直,一身军装穿在身上更是将他整个人都衬得极有气势。
  曾经在报纸上见到过霍聿铭几次的白思语顿时就轻声惊叫了出来:“霍督军竟然来了?!”
  心里一跳,表面上总算还是能维持住镇定的赵幼蔓看了她一眼,“别这么激动,说好的要保持淑女样子的。”
  白思语瘪了瘪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到底是谁比较激动啊?”当她没有看到在霍督军出现的一瞬间,幼蔓的眼睛都亮了吗?
  声音虽小,就在她旁边的赵幼蔓怎么可能听不到,所以瞪了她一眼,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就重新扭回头看楼下的情况去了。
  ******************
  霍聿铭并不知道赵府的二楼还有两个女学生对他的到来表示感兴趣,当他踏入赵府、看到里面的景象之后,眉头就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然后才大步往赵夫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男人所过之处,其余人皆都噤声,并且纷纷往后避退了几步。而等他在赵夫人面前站定后,屋内已然是一片无声了,除了留声机还在唱着宛转悠扬的歌之外,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收敛了声音看着男人。
  霍聿铭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他看着起身迎接他到来的赵夫人道:“今日是赵小姐十八岁成人礼,聿铭来迟,还望赵夫人恕罪。”
  一脸温和笑意的赵夫人摇了摇头,“无妨,霍督军公事繁忙,能抽出时间来参加幼蔓的成人礼已经是给她面子了。”一边说着,她一边扭头吩咐边上的下人,“去,把小姐请过来,就说霍督军来了。”
  那下人应声去了。
  霍聿铭的神情不变,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副官,江亦青立即识趣地抱着一个礼盒上前两步,与此同时也有赵府的管家上前两步接过盒子。
  “一点薄礼,送给赵姑娘,希望夫人不要嫌弃。”
  脸上的笑容明显真诚了些,赵夫人温柔笑道:“霍督军客气了,你人过来就好了,还要送什么礼物?”顿了顿她接着道:“一会儿幼蔓过来了,我让她当面跟你道谢。”
  霍聿铭却摇了摇头,“不了,一会儿我还有点事,要到英国公使那边去一趟,就不继续留在这边叨扰了。”
  赵夫人一愣,脸上也跟着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歉疚,“霍督军赶紧忙你的去吧,以后要是有空记得多来走动走动,督军也时常和我说起想和你多聊聊呢。”
  霍聿铭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径直转身走了,于是在丫头的通知下赶来的赵幼蔓就只看到一道冷漠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后。
  “你来晚了,霍督军早就走了。”盈盈笑着的赵夫人看了她一眼道。
  赵幼蔓有点失望,她的目光刚好落到管家捧着的那个礼盒上,不由得眼睛一亮道:“这是霍督军送的礼物吗?”
  一旁的楼夫人点头笑道:“正是,幼蔓要打开来看看吗?”
  刚想点头的赵幼蔓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摇了摇头,“不了,还是帮我放到我房间去吧。”
  赵夫人和楼夫人同时失笑,楼夫人脸上满是调侃的笑容,“这点小东西都不肯给我们看了?看样子你是真的很喜欢霍督军了?”
  赵幼蔓顿时羞怒交加,看了赵夫人和楼夫人几眼,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只好提着裙子“蹬蹬噔”跑上楼去了,剩下赵夫人笑着看着她的背影,眼中却尽是深思之色。
  另一边的霍聿铭出了赵府,早有等候着的军官将他骑过来的马牵了过来,而就在他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长街的另一头。
  就在他的不远处,一个穿着浅色西装、气息温暖的年轻人长身而立,手里还拎着两个箱子,正含笑看着他,“大哥。”
  霍聿铭惊讶,“尧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
  “十九号萧棐,准备一下,两分钟后进来试镜。”
  突然打开的房门后走出一个干练的女人,她目光扫过坐在屋外一排等候试镜年轻人,然后落到最角落处一个正垂着头似乎是在看什么东西的男子身上。
  而同样的,被她注意到的年轻男人则跟着合上了手中名叫《盛世孤城》的书,他缓缓抬头,对着带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微微一笑,“谢谢,我已经准备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总算是折腾上来了,JJ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新坑是纯爱哟~~CP已定~~偶有副CP出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