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逆袭全攻略 作者:念小睿

字体:[ ]

 
《弱少重生记/重生之逆袭全攻略》
作者:念小睿
文案:
  上辈子桑景乐活得迷迷糊糊,直到病死在床上时才知道害他至深的原来是自己的父兄。
  自己一直以为的强取豪夺,不过是亲人的拱手相让。
  他只不过是一颗棋子,一颗被送到别人床上却不知情的棋子。
  而那个一直被他怨恨一直憎恶的人,才是唯一真心对他的人。
  重活一世,桑景乐发誓,这次再也不做别人的棋子!
  他要好好去爱那个男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景乐,程易 ┃ 配角:顾泽之 ┃ 其它:
  ==================================================================
  
  第1章 第一章
  
  桑景乐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的他感觉周围很安静。
  那种安静,是寂一般的。
  他甚至能透过这种安静听到周边仪器工作所发出的声音,可却不能听到窗外的清风鸟叫。
  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
  桑景乐还记得刚住进医院的时候,他还能勉强睁开眼睛,看着那男人通红的眼睛。男人勉强挤出几丝笑,安慰着他,说乐乐一定能好起来的。
  然后呢?
  然后他就渐渐地睁不开眼睛了,只能听着外界的声音,那个男人每天每天都在他耳边低语着,只要他有点意识,必然能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可是这几天,那个男人不见了。
  不见了也好,他们之间的宿怨纠缠在一起,理也理不清。他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桑景乐心里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了,他侧耳听着,希望能再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说爸,我们现在怎么办,我总感觉他开始察觉了。”
  “别怕,他已经翻不了身了。只要过了明天,耐他本事再大也无力回天。”
  “可是他毕竟是……”
  “他现在已经连景乐都顾不上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这声音越来越近,桑景乐努力地想睁开眼睛。说话的人,分明是他的父亲与兄长。
  自从他被那个男人强行带走,五年来他见父兄的次数屈指可数。那个男人总是把他囚禁在别墅里,哪次不是他偷着才能看一眼尚在人间的亲人。
  原本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那个男人对他从不设防。他只用将父兄需要的资料偷出来,假装扔在垃圾袋中,别墅外自有人接应。只要扳倒了程氏,那个男人就再也没办法囚禁他,再也不能阻止他和父兄见面了。
  可惜他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犯了病。也不知道那第一手的资料有没有成功送到父兄手中。
  程易……程易……
  桑景乐感觉到有人站在了他的身边,他知道那是他的父兄。
  爸,哥哥,景乐不孝,这次景乐可能真的挺不过去了……
  “爸,你说景乐还能醒过来么?”问话的是桑仲柏,虽然比桑景乐大上十岁,可景乐一直很尊敬这个大哥。
  “能不能醒过来,也就看他的造化的。”桑正天不咸不淡道。
  桑正天五十有余,但精神却不差。桑景乐打娘胎里身体就不好,对于这个幼子,桑正天并没有放在心上。
  “当年要不是景乐……”桑仲柏欲言又止。
  “我自小就花大钱给他治病,把他养大。他总是要回报我们的。”
  桑景乐渐渐的有点听不懂父兄的谈话了,父亲一向是很紧张他的病情的,每次见面时间虽短,但他只要有个咳嗽什么的父亲必定嘘寒问暖,今天这是怎么了?
  还有哥哥说的当年,当年发生了什么?
  “再说,要不是他长了这张脸,怎么会被那程易看上。不被程易看上,哪有咱们桑家的出头之日?也就是那程易太不上道,人都给他送到床上了,过头就不记得咱们桑家的好了。”
  什么?
  如果桑景乐此时能睁眼睛,一定是目眦欲裂。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送到床上?难道当年……
  “可景乐终归是弟弟呀。”桑仲柏似有不忍。
  只听桑正天冷笑一声,道:“也就是当初我心软让他姓了桑,要不然他早不知道怎么死了的。至于他到底身体里流着谁的血,恐怕只有他死去的妈能知道。我们这些年待他不薄,这件事上他也算有功,如果他能挺过去,我自然也不会见死不救。如果挺不过去……我看那程易也是个痴情种,他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谢礼总是要给他一份的。”
  桑景乐全身冒冷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是桑家的血脉?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不会忘记父亲慈爱的脸,也不会忘记哥哥每次远行都会给他带回的小礼物,他怎么可能不是桑家的血脉!
  桑仲柏不再说话了,病房里一时陷入了平静,然而桑景乐的心里却是一股一股的滔天大浪。
  随着一阵音乐响起,桑仲柏接起了电话:“喂?怎么样了?庆桑影视?那是什么玩意!查清楚查清楚!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千万不能出错!”
  挂掉电话的桑仲柏面色不佳,桑正天问道:“怎么?出了什么事?”
  桑仲柏阴沉着脸道:“本来程氏的资金链确实已经断掉了,可不知道从哪冒出了个庆桑影视,里面有大把流动资金。而且……”
  桑正天听了这话脸色也变得不好了起来,道:“而且什么,说!”
  桑仲柏看着父亲黑着的脸,小心翼翼道:“而且程易和顾泽之正在往医院赶。”
  桑景乐随后就听到了玻璃杯摔碎的声音,然后便是桑正天的震怒:“他们不是已经被经侦局的监管了么!怎么还能自由行动!”
  桑仲柏不敢说话,桑景乐却因为桑正天的话陷入了沉思。
  原来他这么多天不来是因为被经侦局控制着么……那么他现在,是要来看看自己么?
  程易。
  桑景乐又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的人生从十七岁被程易强行拖上床之后,就和这个名字脱不开了。
  说起来,除了将他囚禁之外,程易确实对他很好。他身体不好,程易便养了一群医生,就是为了他在犯病时能舒服一点。就连现在自己身在的病房,也是程易亲自布置给他准备着的。
  除了和兄长见面的请求之外,程易对他也是有求必应。明明是不爱说话的一个人,却能为了他说出大把的情话。
  如果,如果他们不是以那种方式相识的,或许现在也不至如此吧。
  他就要来了,睁开眼看他最后一眼吧……
  随着推门声,桑景乐听到了那久违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离他远一点!”
  程易为人稳重,平日里总是沉默寡言,而此时话音里却充满了恐惧。
  桑父阴阳怪气道:“程大少,怎么说景乐也是我的儿子。论起来,你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外人,我是不是该叫你离得远一点呢。景乐今天这幅样子,要怪也要怪你对桑家见死不救!”
  程易的话里充满了厌恶:“如果你有一分钟对乐乐是真心的,我自然不会放着桑家不管。可是,你有么?”
  桑父气急败坏道:“你别忘了是谁把景乐给你的!要不是我们把景乐送给你,你以为景乐会给你一个正眼?”
  程易冷笑:“我可做不出把儿子送到别人床上的事!别说桑家了,像你这种人,死了都不足为惜!”
  桑父气得发抖,桑仲柏道:“别说我们桑家,我看是你们程氏时日无多了吧!你不是一直再查资料是怎么泄露的么?我告诉你!资料是景乐亲手拿出来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桑景乐在心中狂喊着,嘴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份资料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他们只告诉我,只要我拿到那份资料,就可以回家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听到程易疲惫的声音:“不过是一个程氏罢了,他要,我就给。”
  “程易!”一直没有说话的顾泽之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出声。
  桑正天却已陷入癫狂,他一把抓住桑景乐的呼吸机,大喊道:“那又能怎么样!迟了!”
  这一下可算是抓住了程易的命脉,他怒道:“你要干什么!”
  桑正天挤出一丝诡异的笑,道:“程氏不亡,桑家必无出头之日。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他给桑家陪葬吧!桑家养他十几年,总得知恩图报不是!”
  说着,桑正天一把拔掉桑景乐戴着的呼吸机。
  没了呼吸机的支撑,桑景乐的立马就感到不适,大脑里钝钝的疼着,外界的嘈杂声一片,他却什么也听不清。
  桑景乐挣扎着想要动一动,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他感到全身无力,不得不放弃所有的动作。
  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便是程易撕心裂肺的大喊:“乐乐!”
  之后,他便陷入了无边的宁静与黑暗之中。
  “我是程易。”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上了我的床,不懂得怎么服侍人么?”
  ……
  “乐乐,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乐乐不怕,我在。”
  “乐乐,乐乐。”
  如果,如果再有一次,如果他们不是以那样的方式的相识。
  程易,是我意识到的太晚。
  程易,程易。
  如果有来生,我桑景乐必不负你!
 
  
  第2章 第二章
  
  “小少爷,小少爷……”
  桑景乐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小少爷!您终于醒了!”边上传来了声音,桑景乐朝边上看去,然后不可置信道:“吴妈?”
  紧接着,他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发出来的声音充满着虚弱不说,还有着几分沙哑,这分明是一个处在变声时期的嗓音。
  还有,他为什么可以见到吴妈?
  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小少爷你总算醒了!醒了就好!你先别动,吴妈这就去给你弄点吃的。”说着,吴妈便抹了眼泪匆匆离去。
  吴妈走后,桑景乐勉强坐起身子。他环视了一圈,发现这居然是他在桑家老宅的房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没死?
  桑景乐拔掉手背上的点滴,他全身上下一片酸疼,勉强下了床,扶着一旁的桌子磕磕绊绊走向浴室。
  走到浴室之后,桑景乐不可置信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这张脸……分明是自己十几岁时的样子!
  他就说怎么可能遇到吴妈。桑景乐从小被吴妈照顾着,然而他十七岁被程易带走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吴妈了。他身体虚弱时程易也想要找回这位一直照顾着他的老人,可却一无所获。
  桑景乐两手撑着面盆,盯着镜中的那张脸。原来他不是没死,而是重生了……
  上辈子留下太多遗憾和疑惑,既然重生了,那么这一辈子,他一定要好好珍惜!他一定要搞清所发生的一切!
  想通之后,桑景乐洗了把脸,走出了浴室。
  吴妈还没上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桑景乐找到床边的手机,打开看了看。
  2009年7月8日,九点三十二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