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唯一 作者:梦游歪笔

字体:[ ]

 
 
文案
 
林唯逸上辈子脑子被门夹了般的喜欢陆策,喜欢到不听父亲的话叛逆出走,直到末世的爆发在不远的两座城市间划下一道天堑。
 
这辈子,他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演!
 
有末世的经验,有异能的撑腰,有父亲的信任,他还怕什么?
 
好好准备迎接末世,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走出自己的坦途!
 
但是这莫名其妙的戒指是怎么回事?这莫名其妙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白x林唯逸 
 
 
 
    第一卷:末世初期
 
    第1章 重生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林唯逸无疑是茫然的,瞳孔涣散的看着天花板。记忆中那可怕的疼痛仿佛还仍有余温,让林唯逸不禁伸手想抱住头,却在下一秒愣住——自己的手……自由了?颤抖的将手抬起,这双手白皙修长,可就在记忆中的前一刻,这双手还被冷酷的绑在试验台上,因为疼痛挣扎而勒出了斑斑血痕。
  林唯逸下意识地观察周围情况,居然是末世前自己曾住了五年的房间!熟悉的场景,未见伤痕的身体都昭示了一个事实,他活下来了,但却不是简单的起死回生,好像是……
  一阵震动声传来,林唯逸受惊般的看向床头的手机,有些犹疑地拿起来,在看到屏幕上闪着的“老爸”两个字后,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
  “唯一!别忘了今天中午的飞机!”电话里严肃低沉的声音传来,顿了一下,带着不满继续谴责道:“就知道你还在睡觉对不对?看看都几点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正想好好教育儿子的父亲蓦地停下来,被电话中传来的啜泣声惊住,开始不知所措,“小一?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爸爸没有死!手机显示还是2000年!林唯逸不知该庆幸还是害怕,他只知道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和语气,死时的痛苦、末世的折磨、以及父亲去世时的惶恐和思念一并涌上来,让他在最信任的亲人面前失声痛哭出来,渐渐的越来越大声,用泪水,和声音里的力量宣泄着苦涩,也证明着自己的新生……
  这厢少年任性的哭的肝肠寸断,那厢一向沉稳的可怜爸爸却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烦恼的从桌子前站起来踱来踱去,试图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慰儿子:“小一别哭啊,乖,有什么事都告诉爸爸?受欺负了吗?天塌下来还有爸爸顶着呢!别担心,快别哭了?嗯?”
  眼泪渐渐止住,林唯逸边抽泣着抹眼泪,边带着哭音撒娇:“爸爸……我下午就去盛京,你一定要来接我!”
  “好好好!爸爸当然要去接你!小一受了什么委屈都要跟爸爸讲,不要憋在心里,也不要累着自己,知道吗?”林未心里焦急无比,暗暗想着上周下属呈上来的关于儿子的报告没问题啊,难道是情人间吵架?想到一直让自己很不满意的陆家小子,看来也要让人查查最近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要是敢欺负他林未的儿子,他发誓让他后悔来到这世上。
  林唯逸也明白自己的状况一时半会儿电话里是无法说清的,只能说见面了再解释,反正机票早就定好了!
  挂掉电话,林未用内线找来负责情报的下属,冷厉的视线让下属内心泪流满面,他最近没有遗漏什么重要情报吧?是军区哪个兔崽子又闹事了吗?国外又有势力抹黑国家了吗?最近不是挺平稳的嘛。下属在内心把自己凌迟十八遍之后,林未终于开口了:“最近小一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原来是关于少爷的,下属不由地擦了把冷汗,深知将军儿控属性的严重程度,谨慎的回想一番,中规中矩的答道:“回将军!江柳,江樊两人昨天传回的消息,少爷在学校一切正常!”
  那就一定是陆家小子的错!因为唯一几次跟他闹,他也就嘱咐手下人不去留意他的生活,只有学校的情报。林未的声音带上些许寒意,“去查查姓陆那小子!记得让许临备好等会儿去机场的事宜,小一到之前要告诉我结果!”
  “是!”下属嘹亮地回应,走出房门的同时也在心里诅咒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惹少爷不高兴?累得千里之外的他都被连坐啊!
  林唯逸挂掉电话后查看了手机里最近的内容,也记起来前世这是他最后一趟去盛京,也是他见到爸爸的最后一面!自己还赌气又离家,当天凌晨就乘飞机回了Y市。
  想想自己也真是愚蠢,父亲虽然对陆策不满意,但为了他也妥协了很多。陆家想讨好自己进驻盛京的权利圈,赤裸裸的利用父亲如何看不出来?这次陆策提出陆家想在军需上分一杯羹可笑上辈子自己还不满意父亲的回答,觉得愧对爱人。这辈子没有感情的蒙蔽,林唯逸对陆家只有不屑,也是真敢想!
  想到末世来临的第一场暴利镇压里,父亲就死在了权利争替中,他曾不止一次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陪在父亲身边。这一次,他一定要和爸爸和解,不会像前世一样抱憾。
  想起陆策,林唯逸黑眸暗了暗,他的背叛和残忍,自己迟早要报复回来。不过当务之急自然是先与父亲沟通好,才能在末世更好的活下去!
  把手机放一边,正准备起身的林唯逸突然发现左手食指上戴着的戒指。看到戒指的那一瞬间,林唯逸整个人恍惚了一下——不对劲。皱起眉,林唯逸肯定自己十八岁的生涯里绝对不曾拥有过这么一枚戒指!戒指泛着温润的银色,林唯逸试着拔了拔,又凑近观察,除了戒指表面英式老体刻着的“G.A.”两个字母,戒指上再没有其他痕迹,浑然天成般既无法取下,又没有勒着皮肤。
  难道跟自己的重生有关?自己究竟为什么能重生?
  在末世挣扎求存两年,林唯逸明白不能放过任何不确定因素。无奈脑中反复思索也没有头绪,G.A.是人?还是组织?虽然林唯逸隐约直觉戒指不会伤害到自己,但终究不放心来历不明的物品。实在放心不下的林唯逸,开始一系列实验计划:水淹?火烧?血祭?
  妈蛋,手指上放血也是很疼的啊!。林唯逸不爽的盯着手指上依旧无恙的戒指,这到底是哪方大神?倒是吱个声啊,难道是空间?少年面色一喜,上一世他是罕见的精神系异能者,对于同样罕见的空间系异能者可谓是久闻大名,试问谁不想有自己的空间,暗搓搓的储存一堆好东西?
  林唯逸开始试图按照以前的方法感受识海里的精神力,刚刚运转大脑就传来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动用精神力的念头一中断,脑海中的疼痛就停止了。林唯逸眼神暗沉,是因为异能还没激发,还是那些实验的后遗症?
  那些白衣的研究者!一想到研究室的那段过去,少年就有些情绪失控。如果有人在这里,必定会惊讶于此时少年身上迸发出的杀气,仿佛一把出窍的利刃,雪亮而锋利。林唯逸闭上眼睛,缓慢地回味起几个名字和对应的残忍脸庞,今世,他绝不会放过这些畜生!
  “唯逸!”楼下传来清亮的叫声,打断了林唯逸的思路。心头一动,是江柳的声音。江柳和他的孪生哥哥江樊与林唯逸从小一起在盛京长大,两家家长更不仅是上下属的互相信任,更是生死至交。林唯逸知道他俩也是受自己父亲所托一同来Y市照应自己,若是其他人早被自己拒之门外了,也只有他们俩,是自己信任的朋友。
  林唯逸走到房外的阳台上,看到江柳斜靠在悍马旁故作帅气的对自己招手。“我说惟逸啊,你小子敢不敢快点!磨磨蹭蹭等会儿是要逼咱江樊飙车的节奏吗?”江柳仰头看着二楼的林唯逸,不禁一怔,唯逸怎么看起来挺激动的?都热泪盈眶了?难道是自己太帅了?这真是改不了的错啊!江柳自恋的YY。
  看着江柳一幅我懂了的表情,林唯逸自然知道以江柳那逆天的脑回路不知道又自己脑补些什么了。若是以往他早就出声呛回去了,只是毕竟再世为人,看到故友在自己面前,大脑还是有些恍惚。既然又有了一次机会,不管是谁给的,他林唯逸绝对会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在末世中杀开一条血路!下定决心,林唯逸缓缓的笑了,扬声道:“大爷让你等着!急什么!”
  远处太阳刚摆脱朝霞的遮掩,明媚的阳光争先恐后的为大地染上自己的色彩。林唯逸看着悍马里江樊的冰山脸和车边跳脱的江柳,暗暗压下自己的情绪,转身开始下楼。前世也是他们陪自己回盛京的,后来又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将他们绊在了Y市,虽然他们实力强大足够自保,但连累他们不能和自己的亲人呆在一起,确实是他的错。而现在,他要带他们回盛京的,一起准备应对突来的末日。
  看着江柳灿烂的笑脸,林唯逸觉得重生以来的冰冷和不真实慢慢褪去——这一世,他一定要活下去,和父亲,和真正的朋友。谁,也不能阻拦他!
  
    第2章 回京
 
  林唯逸坐进车里,听着前座江柳兴奋的分享着他的玩乐计划。漠然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这次回盛京,他就不会再回Y市了,至于陆家,林唯逸冷笑,关他什么事?经历过末世的人早抛却了犹豫不定这一恶习,林唯逸开口了:“江柳,联系林叔,让我们留在这边的人近期内全部回盛京。”
  江柳大惊,林唯逸一直是所有人宠着的少爷,当初为了陆策坚决的到了这个林家根基薄弱的Y市,林未只得不放心的派了大量下属慢慢渗透这个市来随机应变的保护小少爷。这件事,林唯逸不清楚,江柳江樊却是知道的。不是要瞒着少爷,而是唯逸知道这件事必定要发火。以往少爷是绝对不会想这种事的,如今,又是怎的突然提出来?——至于全部回盛京,他大抵也是不信的,林唯逸对陆策的真心大家都看得清楚,不然也不会无奈的接受这一事实。
  看了微微皱眉的江樊一眼,江柳回过头:“大少爷,这是唱的哪出?这次不是回去过个暑假么?跟陆策闹别扭了?”
  林唯逸嫌恶的瞥了江樊一眼:“闹别扭?他有这个资格吗?我早上跟爸打电话了,这次回盛京就不回来了,Y市没有发展前途,把人都撤回来。”
  江柳:……
  就之前唯逸对陆策的感情,这还不是闹别扭?以往惟逸这种大少爷脾气是绝对不会往陆策身上招呼的。罢了罢了,这次把惟逸带回盛京也好,陆家要想继续巴着惟逸,也应该是他们来盛京。何况将军也同意了……就知道这个儿控完全宠儿没下限。Y市哪里没有发展前途了?!这里腾飞的经济发展让全国无数年轻人挤破了头的想来扎根,整个市区都是寸土寸金!
  不过他不知道林唯逸是指末世之后,这座靠金融泡沫筑起来的繁华都市经不起任何考验,没有任何军事依靠的Y市沦落的异常迅速。
  看着江柳开始打电话联系人,林唯逸缓缓吐出一口气。
  末世开始的时候,陆家自然仍将自己奉为上宾,毕竟大家都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肯定是人才济济的一国之都,而父亲的背景无疑是一种保障。随着制度的崩毁,林未安排在Y市保护林唯逸的人手也顾不得隐藏了,直接跟林唯逸摊牌,请求护送小少爷回盛京。
  这些人的摊牌震动了Y市,要知道这些人除了有暗地里专职保护的暗卫,还有一些在Y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政界商界都有,而他们被抽离盛京这个权利中心来到这个地方,只为了保护一个少爷?
  陆家暗暗惊讶的同时也做好了表面功夫,劝说林唯逸听从父亲的指示,这都是为了他的安全。陆策虽然假意的表示以免林唯逸不安,陆家可以跟他一起去帝都,其实话里话外都是算计,挑起他对父亲专制的不满,引得林唯逸心里更是反感父亲安插的这些势力,也更依赖陆家。
  那时的自己是怎么做的?被宠坏的少爷又是发了顿脾气,心里恼恨父亲永远监视着他让他不得自由,将这些人的好意拒之门外冷嘲热讽,直接让陆家接手管束他们。
  只是帝都的人才,岂会甘于屈居不堪大用的陆家?几番矛盾之后很多人对林唯逸彻底冷心了,一部分人自行北上去盛京,还有一部分人在Y市自立门户,扬言为林唯逸是从。这是为了给林唯逸更好的保护,在末世,谁不靠实力说话?可是在陆策的挑拨下,林唯逸还觉得他们丢了自己的脸,如果真的听自己的话,为什么不听从他的命令待在陆家?于是更不愿意接触这群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