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上掉下个话唠受 作者:故园怀瑾

字体:[ ]

 
书名:天上掉下个话唠受
作者:故园怀瑾
文案:
     (原名:小竹,闭嘴)
 
深深的崖下有个小屋子,
 
西间住着一个穿过两次的话唠乐观小郎中,
 
东间住着一个身负血仇的冷漠呆萌小剑客。
 
“温离报仇不用那样报的,从崖下出去以后咱就去气他,转磨磨气死他,看他生气咱在旁边听曲儿吃瓜子儿,再搂美人儿亲亲嘴儿......”
 
“肖小竹,闭嘴!”
 
讲述两个小哥谈谈情报报仇手拉手过逍遥日子的故事。
 
=========================================================
 
温馨提示:1v1;温馨无虐治愈系;互宠;慢热;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小竹岳温离 ┃ 配角:岳鹏林莺儿及其他 ┃ 其它:
 
==================
 
  ☆、第一回
 
  “回去你便要走?”
  客栈二楼临街的桌前,李镖头略带惊讶的问道。
  “是,师父年纪大了,之前的约定又已经解除,所以打算回老家养老,我自然是要跟着师父的。”
  说话的是位相貌平平的年轻人,此刻正坐在对面豪放的嚼着饼子,手里还端着个茶碗。
  “程老医术好人品又贵重,我真是舍不得,不过……也是好事。”李镖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复又调笑道:“不过大当家怎么肯放了你走?前阵子不是还张罗着要把青娘配给你,那可是夫人的干闺女。”
  “嗤,”青年喝了口水:“李大哥你就逗我吧,那青娘是何等人物,我可消受不起,自然是要镖局里那些青年才俊才配得上。”
  李镖头无奈的摇摇头,到底还是有些担忧:“之前走的那几个人,下场你也是知道的,你这一走,还是要万事小心,毕竟你要靠医谋生,名声是很重要的。”
  “我也不过是一小小医徒,又没啥身家背景,与他也没有契约,不像师父因为当年莫名其妙的恩情签给他十年,不值得他动什么脑筋。”青年嘻嘻一笑:“只不过以后便不能跟李大哥你一起走镖了,你可不要太想我。”
  “你这臭小子,”李镖头笑骂:“你怎知我不会也辞了这差事去找你?”
  “咦~”青年一脸嫌弃:“你不怕嫂子打,我还嫌你长得糙呢。”
  李镖头哈哈大笑站起身:“是,岳父岳母对我恩同再造,我自不会离了中州带着她独自远走的。你吃着,我去方便一下。”
  青年随意的摆摆手,兀自边吃边听外面街市的热闹,斜前方的摊子前有对男女在吵架,一看便是走江湖的,那风格恁彪悍。
  青年悠着腿,埋头夹了口菜,楼下忽然一阵惊呼,青年下意识抬头,噗!一抹亮红色迎面穿到他的头上。
  “啊~不好啦飞镖伤了人啦~”
  “快去找郎中啊~”
  “三弟!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肖小竹顶着镖正穗红的银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无声的呐喊,上辈子就是实习赶上医闹不小心被飞溅碎片割了颈动脉不治而死,穿过来才几年怎么又炮灰?不是穿越的都是主角吗,明明刚要摆脱旧环境奔向新生活,下一步应该就遇到绝佳伴侣才对啊。
  他无比怨念的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知道了。
  耳畔,是潺潺的流水声。
  鼻息间,充斥着山野特有的迷人味道,清爽,微凉。
  肖小竹转了转干涩的眼球,轻轻掀了掀眼皮,待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后,方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
  冲目而来的,竟是一片狭小的空茫天空,云雾朦胧间,两座伸入云层的陡直危崖巍峨耸立如擎天之柱,岩壁上,青苔遍布山草丛生,生机盎然。
  倒不失为一处雄浑险峻撼人心胸的崖底好风光。
  肖小竹晕晕乎乎的喟叹了一声。
  嗯?原本的动作一顿。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之前还被飞镖穿脑来着……
  肖小竹呼啦一下坐起身来,抬手胡乱的摸了摸额头,没有!连忙低下头去打量自己的身体,难以置信的紧紧闭上眼睛又睁开。
  还是一样。
  是不是负责送魂的系统出问题,总这么被砍号重练他承受不来啊……
  肖小竹百味陈杂的站起身,刚刚还文艺兮兮的清爽微凉,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下半身一直泡在水里,那里的毛毛都能养蝌蚪了,不微凉才怪。
  不过,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资深穿越人士,一定要冷静、冷静,肖小竹平复一下情绪,低下头,认命的打量起自己映在潭水中的脸,只看了几眼便暗自窃喜的偏开了头,这次穿的竟是个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郎,潜力无限呐,不知道这具身体有没有十五岁?他捋了捋被潭水泡湿的头发,不管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然而他仆一转身,打算细致探查一下周遭的情况,一团青影忽然如风一般迎面冲来,不待他反应,自己已然被掐住脖子挟离原处,死死的按在了水潭边的柳树上。
  “你……是谁?怎……怎么……到……这里……里的?”
  冷冽如冰的嘶哑声音自他头顶急促响起,只是磕绊的语句令原本的逼迫意味衰减不少。
  肖小竹挣扎着攥住来人如鹰爪般狠厉的手,勉强透些气出来,艰难的看向来人。
  然,只一眼,便不由怔在原处。
  那是一双冷厉如刀阴郁如墨的眼。
  那是只有长时间生活在仇恨中毫无欢欣毫无希望的人,才会有的一种眼神。
  他曾经见过这双眼。
  在哪里呢?
  是了,就在上一世,他穿越后的第二年,跟师父一起去参加大当家岳鹏宴会的时候,一青年单枪匹马闯入大堂直奔岳鹏夫妇而去,十余位江湖高手都挡不住他的入骨仇恨,终是重挫岳夫人,轻伤岳鹏老鬼,却在紧要关头走火入魔,被群起而攻之,当他不支飞摔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看到的,就是这个眼神,没有身受重伤的觉悟,有的,只是大仇未报的不甘。
  岳温离。
  岳鹏的第一个儿子。
  “快……说!”对面的少年厉声催促,掐着脖子的手微微用力。
  肖小竹竭力晃头,呼扇呼扇他那对唬人的大眼睛:“你…..你松开,松开……我才好说话啊~”
  少年微微迟疑,手到底是松了松,只是依旧没有离开肖小竹的脖子,大有说慌便一把拧断的意思。
  肖小竹惊天动地的咳了咳,咽了好几次口水后,方满腔诚恳道:“我,不记得了。”
  “你……!”
  少年大怒,作势便要掐,肖小竹终于眼疾手快一回钳住了他的手,连忙补充说道:“我说真的不骗你,醒来的时候就在潭水里泡着了,我自己猜测,应该是从上面摔下来的。”边说边努力抬抬头示意旁边的危崖。
  “骗人!”少年的头偏都没偏:“那……那么高,会……摔死,一定!”
  可不就摔死了嘛,肖小竹腹诽,面上只得再加一百二十分的诚恳:“我说的是真的,我脖子在你手里,说谎有什么好处,可能头先入了水,受了冲击,如今别说怎么下来的,就是我是谁,来自哪,家中还有什么人,都不记得了。”
  少年的眼神愈加锐利,似在分辨话的真假,但肖小竹能感觉到,手中钳着的手已然慢慢的卸了力道。莫名的便觉得有些心酸。
  那次刺杀引得江湖上议论纷纷,虽说有些不好听的传言,但到底没有什么证据。岳鹏又满口无辜的宣称,说一直以来失踪的长儿虽疯,但到底是岳家血脉,将岳温离的尸体收入了祖坟,又好生安抚了当日略受轻伤的几位朋友,此事便渐渐作罢了。而实际上,后来岳夫人竟悄悄的派人把尸体挖出扔到了乱葬岗,还亲自跟过去啐了好几口,岳鹏心知肚明却恍若未闻。他无意撞见,原本因为那日的情形对岳温离便有些介意,见到此状更是心有芥蒂的着意打听了一番,只是,无论听到了多少当年秘辛,却都没有人知道,本应该在九岁的时候便横死在外的岳温离,究竟是如何起死回生,那些年又是怎么过的。
  所以,眼前的一切便是答案了吧。
  然而,岳温离即使因为当年那场意外黑化成那般模样,却还是在大家都以为他会挟掳自己退出包围时,选择了转身独自御敌。
  狠厉,却又单纯。
  就好像现在,三言两语便相信了自己的说辞。
  少年岳温离彻底的松开了钳制的手,他意味难明的深深看了肖小竹一眼,利落转身头也不回的疾行而去。
  肖小竹怔愣片刻,习习的山风卷起几片落叶,在他面前打着旋儿飞过。
  “……”
  “喂喂,既然相信了我说的,能不能赏件衣服啊亲~”
  眼瞧着岳温离的身影已然绕过了前方的拐角看不见了,肖小竹双腿紧倒腾连跑带颠的跟了上去,前方山路渐敞,到拐角处时约有六丈宽度,绕过拐角再找岳温离的身影,哪里还能看到,只是,却也不必着急了。
  只见前方不远处依旧是一座高山,与那两座几乎呈三角之势,犹如一个巨大的牢笼让人插翅都难飞出去,不过不同于那两座纯粹的陡如斧削,这山从山脚到半山处略缓,再往上角度忽陡,就好像被斧子劈了一半一般。
  而就在那略缓处,影影丛林间,若隐若现着一座孤零零的小院。
  想必岳温离就一直住在那里。
  果然,一抹青影在树丛间忽闪而过,到那小院后便不见了。
  不知这里是否还有其他人呢?
  肖小竹搓了搓满是鸡皮疙瘩的胳膊,裸奔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他缩着脖子像刚会双腿跑的孙悟空般顺着山路追了过去,越往上走小径越崎岖,将将有个二人宽,径旁山树林立,鸟语声声,倒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眼瞧着前面就看到小院了,肖小竹心下暗喜,不求别的,有件布单遮体也行。但事实往往是乐极生悲,就在他蹦着高往前窜时,不妨脚下一软,下一秒脚踝便被套住,他只觉得皮肤一紧,整个人便如被钓起的鱼般嗖的扯向了半空!
  “啊……”
  眼前的景色好像坐过山车,白花花光溜溜的身体倒吊在十米高的杨树上,恁个闪光。
  他手忙脚乱的咋呼:
  “岳……那个谁!那个谁!我被吊住了~救命啊~”
  正处于变声期的粗嘎嗓音野鸭般在山林中回响,而在前方的一棵柳树之后,岳温离正盯着迎风招展的肖小竹,默默无语。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有一定存稿,可跳。
  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两只啦~
  
 
  ☆、第二回
 
  肖小竹手舞足蹈的荡阿荡,拼命的呼喊那个谁。
  “真,吵。”树下响起岳温离毫无起伏的声音。
  对于肖小竹来说彷如天籁。
  他努力的招手:“太好了你来了,快放我下来~”
  岳温离仰头静默。
  “把我放下来吧,被别人看到影响多不好,你看我这……”肖小竹赔笑,缩手捂了捂瑟瑟发抖的小弟弟。
  “没有,别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