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顶级阔少重生 作者:沙漠狂云(第二部)

字体:[ ]

 
  “嗯,那我看看鲁恒,他在哪间房?”
  “在楼上,我带你去。”杨觉忙道。
  “好的,那麻烦杨先生了。”
  “你别客气,鲁恒一直在暗中保护我,这次受伤也是我的缘故,我该说抱歉才是。”杨觉认真道。
  “杨先生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在工作,好在杨先生没事,否则我们可就该死了。”方舟也认真道。
  两人客气了两句,房间也到了,杨觉放轻了动作。“医生说今天晚上不吃也没关系,挂了营养液,而且对方会明天才醒。”
  方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杨先生。”
  杨觉摇了摇头,没再说说,只道:“你吃过了吗?”
  方舟迟疑了下,还是道:“还没有。”
  杨觉闻言立刻道:“下面有现成的吃的,我给你去热一下。”
  “好,那就麻烦杨先生了。”方舟也没有拒绝。
  于是,杨觉说了声不客气便离开了,方舟看着鲁恒缓缓叹了口气……随后眸色中又闪过一丝狠戾,不管是谁,动了鲁恒,就要他们付出代价!
  洛修洗了澡出去找杨觉,见对方在热饭,立刻道:“有人来了?”
  “嗯,是方舟,他来了。”杨觉道。
  “在鲁恒房间?”洛修了然。
  杨觉点头。“嗯,他还没吃,我给他热一点。”
  “辛苦你了。”洛修亲了亲对方的耳垂,“你慢慢来,我去找方舟。”
  “好。你们聊。”杨觉笑了笑。
  洛修上去了,他去的时候看到方舟站在床前,看不清对方的神色。
  洛修走过去,轻轻喊了声。“方舟。”
  方舟回过身来。“老板。”
  洛修微微笑了笑。“放心,鲁恒没事,谁伤了他,别说你,老板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方舟认真点了点头。“谢谢老板。”
  “找到人了吗?”洛修严肃问。
  方舟摇头。“钱渊在追踪……是内行,若是追踪不到,只能从白泽鸢和梁忠明那边下手。”
  洛修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明天我们会和白泽鸢交锋,我们试探他一下,看看这拨人是他找的还是梁忠明找的。”
  洛修的话却是让方舟摇了摇头。“不用,老板,白泽鸢那人性子与毒舌很像,你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可以了。”
  洛修立刻皱起了眉头,显然不赞同。
  方舟认真道:“老板,听我们的,此时从长计议。”
  “好吧。”洛修终于同意了下来。“你今天晚上留在这里吗?”
  方舟摇头。“不,我手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我吃过饭就走了。”
  洛修点头。“我会看着点滴……还有一瓶。”
  “嗯。挂完后得麻烦老板拔一下了。”方舟道。
  洛修不悦道:“你太客气了。”
  方舟抿了抿唇,笑了。“好,我知道了。那老板,我先走了。”
  洛修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别太难过,也别想太多,这次是我们轻敌了,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的。”
  “好。”方舟认真应道:“我们知道怎么做。”
  洛修不再说什么,方舟下去吃饭了。洛修守在快要完的点滴跟前。
  九点后,洛修拔了点滴,彼时,杨觉也洗过澡了。
  两人看了看鲁恒,走了……
  本来家庭医生预计鲁恒是要明天早上才会醒的,但是对方愣是在凌晨两点多钟就醒了。
  那枪伤靠近胸口,但是并不致命,疼是肯定的,但是在他们这些人身上这样的疼不算什么。
  鲁恒按了按动过手术,被包扎过的胸口,他的身上是插了尿道管的,所以也不用担心放水什么,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过鲁恒也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休息最重要,于是也没做什么,只是拿出床头柜的手机,然后给钱渊去了一个电话。
  “鲁恒?你醒了?”钱渊很意外。
  鲁恒笑了笑,虽然刚动过简单的手术,但是声音还是很有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抗药性很高呢,这边,醒了。”
  “哈哈。”钱渊哈哈一笑。“对了,方舟那小子在你那吗?”
  “不在,怎么了?也不在你那儿?”鲁恒立刻问道。
  “嗯,不在……对了,他从我这往你那去的时候不太对劲……我怕他会冲动,既然你醒了就给他打个电话吧。”钱渊道。
  鲁恒闻言却有些犹豫,他模糊的应了声。“好,我知道了……对了,找到什么人了吗?”
  “我们还想问你呢?”钱渊道,“你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吗?”
  鲁恒有些凝重道:“都是练家子……我觉得……他们有些像佣兵。”
  钱渊一顿。“什么!佣兵!”
  “嗯,我跟那些佣兵打过两次交道,动我的人给我的感觉很像,而且更厉害……钱渊,我怀疑,可能是国际上比较有名的。”
  钱渊倒吸了口冷气。“如此,我们查不到什么反而很正常了,那些人早就习惯收尾了,而且手段毒辣。”
  鲁恒轻轻道:“他们提了什么要求?”
  “白泽鸢的视频。”钱渊淡淡道。
  鲁恒有些惊讶了。“什么?只这样?”
  钱渊“嗯”了声。“只这样……白泽鸢和梁忠明,这两个人不论哪个都不应该跟这样的人物和势力搭上边,仅凭一个梁家,跟恩不可能!该死的,怎么回事!”
  鲁恒听钱渊暴躁的口气安抚道:“你也别想太多了。静下心来……从梁忠明和白泽鸢那边入手,看看吧。”
  钱渊沉声道:“我知道了,你管好自己就好,要养多久?”
  “最多半个月。”鲁恒淡淡道。
  “行,这就好,对了,这事有点反常,我打算跟丰大校联系一下。”丰大校,指的是丰原的大哥,丰从望。
  鲁恒想了想,赞同。“也好。”
  两人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鲁恒摩挲了下手中的手机,最终还是打了方舟的电话,那边几乎立刻就接通了。“鲁恒?”
  鲁恒微微笑了笑。“嗯,是我,我是想告诉你,我醒了。对了,我刚才给钱渊去了一个电话,我怀疑这次动我的人是雇佣兵,还是国际雇佣兵,他打算把这个情况跟丰大校反映一下。”
  方舟那边顿了顿,然后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的身体怎么样?”
  鲁恒笑了。“放心,我很好。”
  方舟闻言微微舒了口气。“嗯,你没事……就好。”
  方舟的声音很轻,尤其是最后两个字。
  鲁恒听着那极轻的两个字,心尖忽然狠狠颤了下。“方舟……你放心,我没事的。”
  方舟有些惨然的笑了笑。“你每次受伤都会说没事,对于这两个字我早就听厌了。”
  鲁恒闻言沉默了下来,不说话了。
  方舟缓缓垂下眼睑,淡淡道:“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鲁恒心中一紧,飞快道:“方舟,如果真的是国际雇佣兵,你别乱来。”
  方舟沉默。
  鲁恒加重了语气。“方舟,你答应我,别乱来!”
  方舟淡淡道:“我的性子你知道,既然他们做了,自然要承担后果。”
  鲁恒气结。“是,后果,但是你把自己赔进去了怎么办,难道还要我这个残障人士来给你报仇吗?”
  方舟严重闪过厉光。“你胡说什么东西,什么残障人士!”
  鲁恒冷冷道:“如果不是,我现在还在队伍里面,你也不会跟着退伍!”
  方舟厉声道:“我退伍的事情跟你无关,你要我说多少遍!”
  “无关?”鲁恒冷笑。“你扪心自问,真的跟我无关?方舟,你是把自己当傻子还是把我当傻子呢!”
  方舟呼吸粗重,却不说话了。
  良久,鲁恒终究是轻轻叹了口气,淡淡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谁也不欠谁,你不用觉得欠着我的。我也不欠着你的,从我们都退伍后,我们已经彼此互不欠了,明白吗?”
  方舟闭了闭眼,用着无比沙哑的声音轻轻道:“互不相欠?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鲁恒轻轻抿了抿唇。“没错。”
  方舟沉默了许久,然后才淡淡道:“好,我知道了……我也蛇乱来,你放心。”
  鲁恒忽而觉得心中空了一块,他轻轻应了声。“好,那就这样吧,我睡了……”
  挂上电话,鲁恒再度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自嘲的勾了勾嘴角。
  互不相欠么?是的,从退伍后,就已经互不相欠了!
  方舟……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人,本来……就是两个人……而已
  可是,为什么想是这么想,做也是这么做,但是,去总是无法平静?
  为什么,总是在想到对方的名字的时候,觉得心中空落落的有些难过?
  他们之间错过太多,时间也不对,所以,什么都不对……
  可,为什么还是……无法放下……
  
 
第080章 变脸
  洛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杨觉还没有醒,洛修转头看了下对方,望着杨觉平静平和的睡颜,他忍不住倾身在对方的唇上吻了吻。
  许是杨觉真的累了,这般的动作并没有将人惊醒,于是,洛修也没有吵醒对方。
  下面的客厅有些安静,洛修都有些不适应了,昨天本来李烟留在这里带金毛,而他则想和杨觉有个愉快的烛光晚餐,没想到最后却出了那样的事情。
  所以他在回来拿那视频原件的时候就让李烟回去了,并且将金毛托付给他照顾两天,李烟立刻就同意了。
  所以,现在李烟和金毛都不在。
  洛修去把早饭的粥插好在电饭锅里煮,然后才去了鲁恒的房间……
  鲁恒在昨夜醒来就这么都睡不着,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去,他毕竟身上有伤,所以洛修进去因为没有敌意,也没引起他的警觉。
  洛修想到昨天洛家的家庭医生说鲁恒早上就会醒,但是现在还没有醒……这是还没到时候?
  洛修皱了皱眉,他可不知道鲁恒昨天夜里就醒了,而且刚刚自然的入睡!
  洛修从鲁恒房间出去没多久杨觉便下来了,洛修忙走过去。“醒了?”
  杨觉点了点头。“嗯,醒了……你起来很久了?”
  “那倒没有。”洛修摇了摇头,在杨觉唇上亲了下。“粥已经在电饭锅里煮了。”
  “嗯……我去弄点早点。”杨觉道。
  洛修想了想,道:“好,今天我想吃煎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