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替身 作者:陌上彤(下)

字体:[ ]

 
  ☆、第60章
 
  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赵梦,开口说:“赵梦,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儿的也停不下来,要不你先去冲个澡,这样下去会感冒的。我给你拿一套新的浴衣,你先凑合穿着,浴室里有滚筒洗衣机,夏天的衣服晾干也快,等你衣服甩干了,我就送你回去,你看成吗?”
  赵梦看了看自己身上,只得抱起了沙发上的浴巾,还有那套未拆封的浴袍:“嗯,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连忙笑笑:“怎么会,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么晚出来,要是把你淋坏了,我可就罪过了。”
  赵梦笑了笑便进了浴室,我进了厨房烧了一壶热水,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时钟暗自发呆。
  房间里堆满了唐雨川的东西,我觉得我以后根本就不可能再在这房子里住了,再说我以后也不打算留在b市,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把这房子卖掉的打算。
  虽然是老房子了,但如果我卖的便宜几万块钱的话,以这地段来说应该挺抢手的。至于里面的东西,人家爱要不要,不要就扔,省的我看着糟心。
  没过多久,赵梦就穿着我的那件新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听着洗衣机的转动声音,连忙到了一杯热茶递给了赵梦:“喝点热茶暖暖身子吧,家里也没有什么别的。”
  赵梦四处看了看,说:“呵,你的房子比我那里都要干净,我还是跟一个女孩子合租的。”
  我干笑了两声:“是,是吗。”
  从屋子里的味道,我就可以断定替我收拾房子的不是孙子,而是唐雨川。并且照现在来看,应该是前不久才来过。
  我不知道唐雨川做这些有什么意义,或者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突然想到那次夏家办的酒会上,孙子要唐雨川将我家的钥匙交出来的那件事。这也就是说,唐雨川并没有把钥匙放在这里,而是依旧拿在手里。
  我只觉得脑仁一阵的疼,心里膈应的难受。
  我突然鼻子一痒,就打了个喷嚏。赵梦看了卡窗外依旧瓢泼的大雨,转身对我说:“这雨真是没完没了了,沈默你也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便进了浴室。
  我将身子冲了冲,闭着眼睛挤了一点那瓶洗发水就往头上搓,一股熟悉的味道刺入鼻腔,我双手撑着墙壁,低着头看着那些泡沫不断汇聚着,流入那个小小的水槽之中,心里压抑的难受,想哭也哭不出来。
  就当我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洗衣机却发出了“滴——”的一声响。我连忙将身上的泡沫冲了冲,裹上了浴袍就打开了洗衣机。
  赵梦的裙子已经干了,我将它拿了出来便走出了浴室。
  “赵梦,你的衣服干了,你去,去卧室换一下吧。”
  赵梦的脸一红,接过了衣服就进了卧室。我觉得生活真的是很戏剧化,我从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有一个女人穿着我的浴袍进了我的卧室换衣服,虽然这一切纯属意外。
  我觉得今天的天气真是够邪性的,这雨说不下就跟关了水龙头似的,一滴子也没有了。
  赵梦换好了衣服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我连忙起了身:“雨停了,那个……我换件衣服就送你回去。”
  “沈默……”
  我听到赵梦叫我,便抬头看着他等着她的下文,赵梦蹙着眉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却又迟迟没能说出什么。
  “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
  我愣了愣也没说什么,就进了卧室脱下了身上的浴袍。我打开了衣柜,想要翻出一条内裤穿上。正当我一只脚穿上内裤,另一只脚正准备抬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防盗门被打开的声音,我有些不明所以,便忙着把内裤给穿上了。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一声怒吼让我的身子一僵,那分明就是唐雨川的声音。
  “呀!”
  我听到了赵梦惊呼了一声,我的脸色一变,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推开了门。
  冲了出去之后,我就看见唐雨川的一只手抓住了赵梦的手腕,整个人像头狼似的。
  我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一把扯过了赵梦就挡在了她面前,恶狠狠地跟唐雨川对视着。
  唐雨川的全身都湿透了,水滴“啪嗒啪嗒”地顺着他的头发往下滴落,那双眸子猩红的可怕。
  唐雨川似乎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我,接着又看了看我身后的赵梦。我知道我百口莫辩,我也不想辩解什么,只是紧紧地把赵梦护在身后,大声说道:“唐雨川,这里是我家,请你马上出去!”
  “这是我们的家!”
  唐雨川突然吼了一声,他眼里的厌恶是那样的明显。他死死地盯着我身后的赵梦,我看着他此时此刻的眼神都有些发憷,更何况是赵梦。
  赵梦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沈默……”
  我觉得特对不起人家,便小声安慰她说:“没事的,他……他是我一朋友,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你别怕。”
  “沈默,她是谁……她是谁!”
  唐雨川猛地上前抓住了我的肩,我的身子狠狠一颤,可又不想在这里跟唐雨川动手误伤了赵梦。
  我知道唐雨川并非善类,便对着身后的赵梦说:“赵梦,我可能不能送你回家了,你自己能回去吗?”
  赵梦顶着一张惨白的脸点了点头,唐雨川并没有打算为难赵梦,赵梦换了鞋就打开了门,我朝着门口说:“赵梦,到家给我发个短信,对不起了。”
  赵梦摇了摇头便关上了门,那一瞬间,我本能的往后撤了一大步。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床上面还有赵梦跟我换下来的浴袍。我看着唐雨川瞬间变了的脸色,猛地意识到我现在只穿了一条内裤,明显就是巫山*之后的状态。
  唐雨川脸色煞白的指了指卧室里的床:“你……你让她碰你了……”
  我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老子才是男人好不好?
  我索性偏过了脑袋:“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唐雨川上来就要摁住我,我猛地一躲,溜进了卧室就将门给反锁了。
  我拼命地抵着门,大喊道:“唐雨川,咱们之间已经完了,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咚—咚—咚—”
  唐雨川的拳头一下一下的打在卧室的门上,带动着我倚在门上的身子都跟着抖动。
  “沈默,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就这么恨我吗?啊?你就这么恨我吗?”
  我咬了咬牙:“对,我就是恨你,所以请你马上滚出去!”
  我听到了“扑通”一声,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唐雨川跪在了门外,我紧紧地咬紧牙关,死死的抵着门。
  我不想看见他,也不想听他再说什么,我的生活不需要,再不能再有这个人了,我不能再让自己陷入那种悲惨的境地,再也不能。
  唐雨川依旧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卧室的门,他的声音越发的嘶哑,尖锐。
  “沈默,你开开门……”
  “咚咚咚!”
  ‘沈默,你开门啊……你别恨我,你别恨我好不好?”
  “咚咚咚!”
  “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求你不要躲着我好不好,就当是我求你了!”
  我的心如死灰,几乎瞬间跳了起来:“唐雨川,是我求你,是我沈默求你,我求你走吧,别再来了!”
  “不,不行,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沈默你开门好不好,你让我看看你。”
  我咬了咬牙:“很抱歉,我也做不到。”
  我听到门外的唐雨川猛地站了起来,然后说:“沈默,你觉得这门经得起我一脚吗?”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我看了看窗户,这里不是二楼,跳下去非得摔死我,再说这外面还有防盗网。
  难道我真的躲不过去了吗?
  难道我沈默就是躲不掉唐雨川吗?
  我不承认,我绝不承认!
  “咣当——”一声,像是我内心好容不易筑起的城墙轰然倒塌一般,我看到唐雨川再一次出现在了我面前,就像是梦魇一般死死地缠住我,叫我永不超生。
  “你……你别过来。”
  我慢慢地后退。
  “小默……”
  “我叫你不要过来!”
  唐雨川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我的全身像是被针扎一样疼,我大叫着,我拼命的大力的挣扎着,唐雨川闷哼一声,一个不稳就将我摁在了床上。
  我看着唐雨川猩红的眸子,只觉得肩膀像是要被他的十指给彻底贯穿。疼痛让我狠狠的咬紧了牙关,唐雨川突然松了手,他一手死死地掐住我的下颚,另一只手在我的唇上徐徐的摩擦。
  唐雨川的眼睛里像是一潭死水没有一丝光亮,我被这样的唐雨川惊倒了,只得怔怔的看着他。
  “她亲你了吗……”
  我摈住呼吸不说话,唐雨川慢慢的俯下了身子,轻轻地抱住了我。我感觉到了一阵的恶寒,唐雨川力气大得惊人,像是恨不得将我永远困死在这里。
  “沈默,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你说过你只喜欢我一个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
  我的心里一阵酸涩,望着天花板上那个我跟唐雨川一起买水晶灯,幽幽地说:“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但那时的我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唐雨川慢慢的圈住了我的身子:“回得来的,回得来的,小默,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们就可以回到最初。”
  我扯了扯嘴角:“唐雨川,自欺欺人有意思吗?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我永远都不可能是你的沈默哥。”
  唐雨川的身子僵了僵,双手按在了我脑袋两边看着我说:“小默,我说过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沈默哥,不是其他任何人,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不信。”
  我回答的斩钉截铁,我还想说些什么,一丝温热就从上方落在了我的眼角,然后慢慢地滑落至我的耳边,由温热至冰冷,也不过只一瞬罢了。
  我不信,我怎么还敢相信呢?那样将一颗血淋淋的心挖给一个人之后被无情的践踏,那个人说的话……我怎么还能,怎么还敢相信呢?
  唐雨川慢慢的俯下身子抱住了我。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才一直不敢告诉你,五年前就是这样,你不会知道我当时在这张床上抱着你时我有多不安。我承认我一开始接近你是因为沈默哥,但是后来我真的喜欢你了,真的爱的是你,临近毕业的那年我想了很多,我想要告诉你,我想要跟你坦白,可是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我一想到你会讨厌我,你会离开我,我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沈默,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真的爱你啊。”
  我依旧死死看着那盏好看的水晶灯,它几乎要将我的眼睛刺穿。
  “我不信!唐雨川,你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我没打算要报复你,我只想以后好好过日子,咱们之间该说的都说了,也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已经不在需要你了,也永远不会再回去了。”
  唐雨川突然就收紧了双臂,我几乎要透不过气。
  “我该拿你怎么办,沈默……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我听着唐雨川泣不成声的呢喃着,心里却空的厉害,像是怎么都填不满的无底洞。
  我从没见过唐雨川哭,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疯狂,失意,挫败,但是在这半个月我几乎全看见了,但我并没有感到一丝的轻松跟报复的快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