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密委托[重生] 作者:砯涯 (下)

字体:[ ]

 
 
  其实雪莉出现在交流会就已经说明了这事不正常,唐少昕很精明,不可能像罗德那样一根筋认定是愈希城下的手,可如果不是三少本人,他却想不明白还能有谁,现任副会长诺顿确实是力挺三少,但还到不了以权谋私的地步……
  到底是谁?
  从做完手术到现在这疑问就像一根刺,卡在喉咙里,每次疼起来就会让他回想起最信任的搭档对他动手的糟糕记忆,即使今天陆岑不上门,唐少昕也做好打算,等身体恢复一些就立刻联系问个清楚。
  “这个人可能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萧瑜说:“我们也是昨天抵达圣塔莫尼卡海滩的墓园后才确定是他。”
  唐少昕看向他,眉心拧起来,“谁?”
  萧瑜:“我的老师。”
  “你的老师?”唐少昕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忆片刻,才用一种非常不确定的语气道:“康奈尔·舒曼……他还活着?!”
  萧瑜点头。
  短暂震惊过后,唐少昕迅速接受了这个答案,无奈笑道:“如果是他,那现在的结果确实再合理不过了,你们来也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这是其中一件事,顺便还得提醒一下,虽然不清楚安琪拉出于什么原因没杀你灭口,但是按照舒曼的性格,我认为你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陆岑道:“还有就是我们今晚离开洛杉矶,所以顺便过来看看你。”
  “谢了,有空合作,”话一出口,唐少昕蓦地顿住,抬起被纱布层层包住的左手,叹息似的补充道:“如果我还能偷的话。”
  这句话不好接,所以其他人都没说话,唐少昕自己调整,岔开话题,“三少呢,还在洛杉矶么?”
  萧瑜:“昨天分开后就没联系,不过按照惯例应该是跟诺顿一起返回华盛顿总部,之后大概会回迈阿密吧。”
  唐少昕:“你们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
  “因为《蒙娜丽莎》的委托,我们组的休假会一直持续到圣诞节,之后就看组织有什么安排了,”陆岑笑道:“没有委托,我们几个就是普通人,上班、上学、休息,当然这次还多了一件事——等舒曼找上来。”
  说完,陆岑看表,然后起身,“时间不早了,还要去机场。”
  “我找人送你们。”唐少昕说。
  “不用,我们租了一辆车。”陆岑道。
  骆逸凡拉开门,让陆岑和萧瑜先走,萧瑜一只脚已经迈出去,却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唐少昕,“有件事你考虑一下,只是建议——”唐少昕点头示意继续,萧瑜说:“别让罗德入行,他不适合,送回去读书,最好是出国,总之离咱们这种人越远越好。”
  唐少昕:“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还在犹豫,现在确定了。”
  “那……后会有期~”萧瑜笑眯眯地招手。
  “一路顺风。”
  凌晨十二点整,洛杉矶直飞迈阿密国际机场的航班开始登机,飞机头等舱,几人入座后换上拖鞋,空姐又取来毛毯和靠枕发给旅客。
  萧瑜一想到五小时以后就能到家,现在是暑假还不用上课,然后就是各种没节操的同居生活,心里嗷嗷嗷嗷整个人都high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确认完乘客没有其他需求,空姐们返回休息区等待起飞。
  夜班飞机为了让乘客们更好的休息,机舱内照明很暗,萧瑜故意把安全带调得很松,抬起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凑过去,骆逸凡顺势打开手臂把人搂住,两人盖一条毛毯,萧瑜搂着男人健硕的腰抬头跟他接吻。
  公共场合,随时都可能被陌生人撞见,这种情况下做某些事会让人感觉特别刺激,一吻结束,唇分时两人呼吸都有些不自然。
  萧瑜靠在逸凡怀里,毛毯下的手轻轻拉开他的西裤拉链,隔着内裤摸那个,果然硬了,他又把手指伸进去,按着湿润的顶端画圈。
  骆逸凡颤抖地呼出口气,搂紧萧瑜,头埋在他脸侧,低声道:“别挑逗我,好久没做了,忍不住。”
  萧瑜偏头,在他耳后敏感的地方轻轻一舔,感觉到掌心那物失控地搏动,他坏笑着弯起眼睛,吹着气说:“起飞以后要不要一起去卫生间,我不介意哦~”
  骆逸凡:“……”
  飞机上,两个大男人同时进卫生间,这也太明显了吧?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前探员先生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莫名觉得把某只干到想叫又因为隔音不好而不得不忍耐的画面非常有趣,所以鬼使神差地嗯了一声。
  竟然同意了!
  萧瑜瞬间惊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啊啊啊飞机盥洗室play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好带感!完全没get到逸凡脑补爽点的某只一脸天真的开始思考狭窄空间用什么体位比较合适。
  十几分钟后,飞机进入平流层。
  美国夏季雨水充沛,高空经常有不稳定气流,遭遇气流时机身摇晃得厉害,空姐温柔地提醒大家不用担心,这是飞行中常见状况。
  被压在盥洗室墙壁上的某只脸颊绯红,死死咬住下唇避免忍不住呻吟出声,心里怒骂:“去你大爷的常见状况!这么晃来晃去插得好深,尼玛没想到飞机震这么重口!实在太坑了!”
  
  第53章
  
  洛杉矶直飞迈阿密需要五个小时,再算上两地时差,正好是当地早晨八点半。
  炫目的晨光从舷窗照射进来,萧瑜被晃得不舒服,拉起毛毯遮住头,又往逸凡怀里蹭蹭。骆逸凡早就醒了,正在看报纸,空姐走过来问还需不需要加咖啡,忍不住多看了这个冷漠的英俊男人几眼。
  骆逸凡摇头表示不用,等空姐走后,他拉开毛毯,手指捏住某人鼻翼,注意到萧瑜难受得皱了皱眉,男人疏凉的眸光不禁变得柔和起来。
  萧瑜被不人道的憋醒了,睁眼怒视干得他筋疲力尽还捏鼻子的混蛋。
  “要降落了,回家再睡。”骆逸凡抚平某只乱糟糟的刘海,轻声道:“还疼么?飞机上条件不好,可能没洗干净,有没有不舒服?”
  啊啊啊啊!决定好要生气的,这么温柔还怎么冷战啊?!
  于是郁闷的某人瞬间被治愈了,拿起剩下的半杯黑咖啡喝了一口,意识清醒过来,这一晚上遇到不少气流,机身晃得厉害,萧瑜没休息好,感觉身体有些虚,裹着毛毯靠回座位,逸凡摸他额头试体温,确定不发烧才放心了。
  佛罗里达州天气一向很好,天空湛蓝如洗,万里无云,飞机迎着朝阳,在万丈光芒中平稳降落。
  广播响起,空姐祝大家在迈阿密旅途愉快,滑行结束后,乘客们解开安全带,取出随身行李,陆续离开。
  萧瑜他们懒得挤,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起身收拾东西下机。平时用的两辆路虎还停在华盛顿,过两天才会送回来,四人取行李随人流走出航站楼。
  “打车回去么?”萧瑜还是困,声音蔫蔫的,要不是因为年龄超太多都想爬到推车上,被阿基米德推着走。
  陆岑按着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聊天,头也不抬道:“有人接机。”
  “哦,”萧瑜打了个哈欠,“谁啊?”
  陆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一会儿你可得跑快点,凤凰说他磨好刀了,打算把你捉回去做活体实验。”
  萧瑜:“!!!!”
  萧瑜怒了,“为了省打车钱,你们就这么把我卖了!”
  陆岑给了他一个‘你以为我们都像你那么抠啊’的眼神,收起手机,一本正经地解释道:“boss通知他来的,我可没说,要是想卖你的话,凤凰早在你来华盛顿的路上就截杀了,你以为自己还能蹦跶到现在?”
  萧瑜:“……”
  陆岑深深呼吸了一口迈阿密夹杂着海水气息的空气,扯松领带,似笑非笑地看向某只,萧瑜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意识到接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果不其然,陆岑说:“唉,一回来我就想起你骗了我整整一年这事了,正好回去把这笔账算了。”
  萧瑜:“……”
  “鹿鹿!”萧瑜影帝附体,哀嚎着扑过去抱大腿,哭得上下其手惨绝人寰,哽咽道:“孩子都有了,你可别不要我啊!”
  附近进出航站楼的旅客来来往往,纷纷用看渣男的眼神鄙视陆岑,在发现萧瑜也是男人以后,目光登时变得各种精彩。
  陆岑:“……”
  骆逸凡:“……”
  阿基米德一脸‘卧槽学到了’的崇拜表情,不远处,菲尼克斯下车气势汹汹地准备收拾萧瑜,一看这架势直接返回车里假装跟这帮人完全不认识。
  太丢人了!陆岑简直哭笑不得,把某只拎起来,头痛道:“再演也没有小金人颁给你,这事过去了,我保证不再提,你总这么玩容易挑拨我跟逸凡的关系。”
  萧瑜擦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吸着鼻子说:“一会儿吃什么?我饿了。”
  陆岑不搭理他,径自朝路边走去。
  为了接人,菲尼克斯特意开了一辆七座奔驰商务车,见陆岑过来替他打开车门,陆岑坐进副驾驶,扶额叹气,先打了一剂预防针,“别提刚才的事。”
  菲尼克斯特别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那天看见病床上的跳跳虎,我就知道shaw一定是个人才,boss果然欣赏你,能干的都给你划过去了。”
  陆岑开门就要下车,菲尼克斯赶紧把人拦下来,“开个玩笑。”
  后门被打开,阿基米德把行李放到最后一排,自己也坐过去,然后逸凡萧瑜上来,车门重新关上,菲尼克斯发动引擎,驱使奔驰离开航站楼。
  “直接回公寓?”菲尼克斯问。
  陆岑从后视镜看了满脸期待的某只一眼,说:“先吃饭,回去就休息了。”
  菲尼克斯会意,开车载着几人去平时经常光顾的一家粤式酒楼喝早茶。
  萧瑜特别大方,抱着菜单点了一桌子点心,然后主动跑去刷卡。
  菲尼克斯一路目送萧瑜走出包间,忍不住问:“他怎么不让你请?”
  陆岑抽烟笑得很无奈,翻出钱包,打开让他看,指着一个空了的卡位说:“这里本来有张花旗银行的黑卡,刚才在机场的时候就被摸走了,你别那么看着我,我真的习惯了!”
  菲尼克斯询问似的看向骆逸凡,逸凡说:“我第一次跟他合作去卢浮宫就被摸了现金,20欧,买票用的,还把找零还给我了。”
  “我觉得等下吃饭你可以跟shaw谈谈医院逃跑那事。”陆岑真心建议道。
  “不用,我就不逼他回去住院了,你们自己留着吧。”说完,菲尼克斯下意识摸摸口袋,猛地一怔,钱包没了!
  话音没落,萧瑜推门进来,把卡和发票一起交给陆岑,心疼道:“好贵,可以报销么?”
  陆岑看都不看,把烟蒂按灭在烟缸里,说:“下个月一起打你卡里。”
  萧瑜满意了,绕到菲尼克斯身边,揽着他肩膀,另一只手摊开伸到他面前,示意掌心是空的,紧接着手腕一翻,凭空变出了一只棕色钱夹,笑眯眯地说:“帅哥……我们来谈谈我不小心出院那事?”
  菲尼克斯:“……”
  陆岑笑而不语,用茶匙舀起两颗冰糖,放进菲尼克斯面前的菊花茶里,贴心地搅了搅,菲尼克斯盯着茶水里一朵旋转的菊花,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被搅了搅。
  吃过早餐,时间已经接近中午,萧瑜觉得亏了,顺便又点了四人的午餐打包带走,这次菲尼克斯主动去刷卡,然后开车把他们送回公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