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你儿子在我手上 作者:半杯纯牛奶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啊摔,男人也生娃?》
一着不慎穿到了异世的乡村
带着弟弟发家致富
却遭遇人生第一次倒贴
这个将军麻烦你自重点好吗
什么!我怀了你的娃?
----------------------------
注:本文主受
痴情攻X炸毛受(大雾)
有生包子情节
男男世界
雷勿入!
慢热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青山秦云 ┃ 配角:秦安秀嬷嬷邵游 ┃ 其它:家长里短
==================
 
  ☆、第1章 初入异世
 
    暗沉的光线,老旧破损的家具,屋子里一股发霉的气味,床板咯得骨头生疼,秦云缓缓睁开眼,这是什么地方?他移动双手想坐起来,但怎么都使不上劲,或许是他的动作让旁边的人察觉了。
    “醒了醒了,云哥儿你终于醒了”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让原本头疼的秦云头更疼了。他转过头望向说话的人,一个年纪三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奇怪的是额头上居然有朵花,一个大男人额头上印朵花,秦云觉得头疼的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这是哪儿?……你是谁?”秦云对着说话的男人。
    “云哥儿,我是隔壁秀么么啊,可怜的孩子,这鬼天气你一个小哥儿着急着做什么活呀,要不是你秦叔去田里干活遇到你,这中暑晕倒在地里没人发现可怎么办哟。”自称是秀么么的中年男人心疼地搂着秦云,边说边掉眼泪。“你不为自个儿着想也要想想安娃子,才六岁,爹姆没了,要是你这做哥哥的再出点事可要他怎么办?”
    秦云听到这里更糊涂了,么么是个啥玩意?你不是男的吗?小哥儿又是什么东西?安娃子又是谁?
    “这位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谁是安……”秦云还没说完,房门突然就被打开,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像个小火炮似的冲了进来,一下子扑到秦云的怀里,秦云被撞得眼冒金星。
    “哥哥,哥哥,你别不要安安,安安不吃那么多了,安安听话。”小孩儿使劲把头往秦云怀里钻。
    秀么么看着秦云被秦安撞得脸更白了,连忙把秦安从秦云怀里拉出来,惩罚似的拍拍他的屁股,“小爷儿就是这么莽莽撞撞的,看把云哥儿给撞的。安娃子你守着云哥儿,秀么么回家给拿点清凉草过来给云哥儿解解暑。”
    秦云刚刚被秦安这么一撞,又听自称为秀么么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话,脑袋晕晕沉沉的又昏睡过去了。
    秦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还是这个破旧的屋子,恨不得马上又晕过去,他貌似应该是穿越了?贼老天!我这辈子一没偷鸡摸狗,二没杀人放火,他妈的烧壶水就能折腾穿越了!这年头穿越就这么不值钱?穿越就算了,穿到这抬头就依稀望见天低头破床破家具的屋子算怎么回事?更别说现在这具身体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这是要玩死我吗?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小脑袋悄悄探了进来,因为瘦而显得特别大的眼睛乌溜溜盯住秦云,发现他醒了嗖的一下飞快的把脑袋缩回去,一会儿,刚刚那个小家伙端着一个缺了口的大碗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哥哥,这是秀么么熬的清凉草的水,让我给你喝。”秦安把碗递给终于坐起来的秦云,“哥哥,你别不要安安,安安害怕。”
    秦云两眼直愣愣的望着屋顶,也不理会旁边的小孩儿,他想着是不是再死一次就回去了?现在这身体这么弱不吃不喝几天能死?不行,饿死鬼也太惨了……秦云胡思乱想了一通还是没有个头绪,正想再寻思寻思就被一阵小孩的嚎啕大哭声打断了。
    “呜哇啊啊……哥哥你不要死……别丢下安安……呜呜……”
    秦云满脑子黑线,你这小孩什么破眼神啊,虽然我不介意再死一死现在也正在盘算,可我不是还没死呐!
    巍颤颤的伸出手摸了摸小孩的头,“喂!小孩儿,我还没死呐,手里端着什么?”
    小孩儿听到秦云说话眨眨眼睛不哭了,吸吸掉出来的鼻涕,“秀么么给的清凉水,哥哥喝~”
    秦云凑过去闻闻味道,一股藿香正气水的味儿,果然是解暑良药!
 
  ☆、第2章 适应生活
 
秦云安静地喝完了这碗跟藿香正气液一个味的水,摸摸小孩儿的小脑袋,这小孩儿也挺可怜爹姆死了哥哥的身体也被他占了,那就在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的时候暂时代替原身照顾这小孩吧。
    第二次晕过去的秦云在迷迷糊糊间看电影似的了解了这具身体十五年的生活,现在他身处的已经不是咱大中国,甚至都不在地球上了,结合大学宿舍哥们偶尔的吹牛扯皮,他应该可能也许穿越到了一个新的时空来到了一个叫晖国的封(男)建(男)社(国)会(家),并且泪奔的是居然不是王侯将相!!!而是一个跟他上辈子一样的农村孩子,这就算了,更崩溃的是为什么他是哥儿!!!唯一值得欣慰的可能就只有这身体的名字跟他的一样了吧,不用担心别人叫他的时候他反应不过来……
    这个世界的人分为哥儿和爷儿。爷儿咱都懂,就是男人,让人怀孕的;哥儿则相当于地球上的女人,负责生娃相夫教子,并且生来额头上就有花印。也就是秦云刚醒来时被秀么么惊到的额头上的花,并且这花印越鲜艳越好生养。
    秦云揉揉太阳穴,各种苦逼穿梭在七筋八脉都快走火入魔了,这是何等坑爹的一个世界!
    突然“咕咕”声响起,他望向身旁的秦安。
    “小孩儿你饿了吗?”
    “安安不饿,安安给哥哥揉揉腿。”
    秦云看着这个乖巧的孩子,不由得一阵心酸,爹姆没了,他真正的哥哥也被他顶替了,可能在某一天他这个杂牌哥哥也会消失,可真是命苦。
    “可是哥哥肚子饿了,哥哥做饭给你吃怎么样?”
    “……哥哥不会累吗?安安要学做饭,做给哥哥吃。”
    秦云强忍住身体的不舒服,下床搂住安安的小身子,“那你跟哥哥一起做饭吧。”
    从里屋磨蹭到厨房才发现这个家有多简陋,虽然是瓦房,可屋顶并没有遮得严实,家里家具也很老旧了,厨房就一个灶台,几个粗坯的碗和一些调料放在灶头,然后就是米缸跟半厨房的柴火。
    “小孩儿,咱家有菜园子吗?”
    “在屋后有哥哥种的好吃的菜,哥哥为什么叫我小孩儿,以前都是叫安安的。”
    秦云默默改过来,“安安能去帮哥哥摘点进来吗?”
    听到熟悉的称呼小孩儿这才高高兴兴的答道:“好的,哥哥,安安这就去。”
    看着安安一溜烟地跑出屋,秦云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么就从这第一顿饭开始这异世界的生活吧,直到找到回去的方法。
    秦云来到这个位于晖国西南郡的一个叫齐福村的小村庄已经一个月了,现在在路上遇到挺着大肚子的男人也能内心波涛汹涌外表波澜不惊地笑着打招呼了(真是可喜可贺)。最近他不再为贼老天为什么把他弄到这个世界烦恼,喜闻乐见的是因为他有了新的烦恼——怎么养活他自己和安安!!!之前都是靠着这身体的前主人攒下的银两和村里好心人家的接济过活,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光靠家里他一个劳动力和那一点田地根本就不够养活他跟安安,况且安安也到了该识字上学的年纪。
    最悲剧的是他尝试过上吊法、以头撞墙法等各种方法,都没有死成!这是要断了回去的念想吗?
    好忧伤……
 
  ☆、第3章 寻思做点小买卖(一)
 
这身体的前身15岁的光景没怎么走出过这齐福村,对晖国所有的认识都是从村里的嬷嬷们口中听来的。在秦云的印象中田里刨土怎么都比不上做点小买卖赚钱,他就想的是能不能做点小买卖补贴家用却又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对商人的态度怎么样,可千万别像隋唐时期那样,商户人家不能参加科考,要那样就耽搁了秦安了。秦云思来想去脑袋一团乱麻拿不定主意。
    “安哥儿在家吗?”院子外秀嬷嬷的声音传来。
    秦云整了整思绪,起身迎了出去。“秀嬷嬷,我在!”
    “家里老母鸡最近下蛋挺勤,这不,给你和安娃子送点过来,看你跟安娃子给瘦的,得补补。”
    “这可使不得,这都是养来补贴家用的,况且您家里成娃子也正当是长身体的时候。”秦云这一个月来基本了解了这个村子的生活现况,每家每户或多或少都养了鸡鸭等家禽,等下了蛋就攒起来,到了每月逢十赶集的时候换几个钱贴补贴补家用,所以秀嬷嬷拿来的这筐蛋他可不能收。
    “家里还有呐,哪能短了家里那小泼猴的口粮。”秀嬷嬷笑着打趣,“收着吧,你秀嬷嬷也不是个有用的,也就只能拿出这么点东西了。”
    “您可别这么说,我收着就是了。”等自己攒了钱,买些实用的给秀嬷嬷家送去吧。一想到这,就又头疼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嬷嬷,我前几天中暑很多事情记得模模糊糊的,您给我说说这做点小买卖有什么讲究。”
    “做买卖能有什么讲究,去衙门办个商籍文书就成了。”
    “成了商籍后,安安还能参加科举吗?”秦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怎么不能呐?现在可不是早古的时候了,咱们的开国君主英明,允许商户参加科考。你看定远将军府,以前可不是商户吗?老将军当年可是武状元。”
    听秀嬷嬷这么一说,秦云的心总算是定下来了。
    又跟秀嬷嬷聊了一会,他终于了解了晖国目前社会情况,好在这里的社会相当于中国古代的明朝,参加科举入朝为官仍然是社会的主流趋势,且不论出身只要没有罪责在身都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
    能不能做小买卖这个问题解决了,做什么买卖又成了新的难题,秦云上辈子在中国的y省生活了20年,爹妈都是个体经营户成日里忙的不可开交,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长到上小学的年纪,要说什么特别的能力,他是没有的,思来想去,他也只能做他爹妈的老本行:卖麻辣烫了。话说回来,当年他家的麻辣烫可是又香又辣量又足,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可这景象也在秦云17岁时终结了,要不是那该死的雨夜他的父母怎么会被迎面驶来的车撞倒当场死亡。秦云甩甩脑袋,把这些不好的事情抛在脑后,现在最重要的是当下的生活。
    既然决定要卖麻辣烫,就得从现在开始准备了。
 
  ☆、第4章 寻思做点小买卖(二)
 
做什么买卖也确定下来了,可秀嬷嬷的一句话始终让秦云囧囧的。“云哥儿,你想做小买卖贴补家用是好的,可你一个未出嫁的小哥儿平时在田里干活是因为家里没了爹姆实在没有办法,但做买卖这事得抛头露面,这可就影响名声了。”
    虽然在这一个月的生活中,秦云慢慢适应了这个坑爹的世界,可他却怎么也没法把自己当成一个不仅要嫁人还要负责生孩子的哥儿看待,额头上的花印平时他不照镜子还可以当做不存在,可他也没办法让其他人不把他当哥儿看待,这种苦逼谁能懂!虽说他自己不在意所谓的“抛头露面”,可也担心要是往后安安读书出息了做了官,被别人因为“他哥哥还未嫁时便行为不检”这样的奇葩事情指指点点给安安仕途抹黑。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可若是就此打消了这念头他又万分不甘心。反正先准备准备着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先把温饱问题解决了再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