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爱 作者:禤杳冬

字体:[ ]

 
书名:逆爱
作者:禤杳冬
 
文案 
一只鸭子重来的人生。
JJ说逆爱不能用……和别的文重名了,只好加上主角名字。
很多内容JJ不能发表于是我就删掉了,要看的话可以搜cp。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知 ┃ 配角:贺灵犀,宋明旌 ┃ 其它:
 
 
徐知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
绑架他的男人把他和戚非扔在地上,一直坐着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看了一下:“怎么是两个人?哪个是姓宋的那小子的情人?”
男人指了指徐知:“这个,”他又指了指戚非,“这个好像是他朋友,他们一起出来吃饭。”
“抓两个回来干什么?”中年男子站起来,有些不耐烦地踱步。
“这人出来一直有保镖跟着,要不是他们两个去停车场取车我没办法下手,只好两个人都带过来了。”男人解释道。
“也行吧,你先出去。”中年男子蹲在徐知面前,用手拍了拍他的脸。
昏迷的徐知有些疲倦地睁开眼。前一天晚上宋明旌因为被戚非拒绝,回到他住的地方的时候很是折腾了他一番,还交代他让他今天来跟戚非好好聊聊。结果就这么一聊,两个人都被绑架了。
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他认识,在宋明旌的电脑上边有看过这个人的照片,恒佳企业的老总。可惜恒佳已经被宋明旌的旗胜收购,上个星期刚宣布破产。
所以这是宋明旌做的孽,结果后果却是他来吞?
好消息是,身边有戚非,宋明旌的真爱,那他肯定会来救的。
“算你倒霉,做了宋明旌的情人,听说他对你挺好的,那我要个几千万应该没问题吧?”
徐知心想,有戚非在,别说几千万,两三个亿估计都没问题的。他也的确是挺倒霉的,跟宋明旌在一起,什么福都没享到,钱还没到账,就被折腾地半死不活,现在还被绑架了。
实在是太累了,中年男人也没什么想跟他说话的意思,站起来又坐了回去。徐知就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然后徐知是被中年男子的怒吼吵醒的。
“宋明旌!你什么意思?你小情人现在在我手上,要是想让他回去你就乖乖把钱拿过来,要不然你就只能看到他的尸体。”
宋明旌在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中年男子更生气了:“宋明旌你也太没良心了,好歹人家也跟了你一段时间了,你现在说死了算了?”
徐知想,那当然,反正他是用来泄欲的,又不是真爱。
他费力抬起头,对中年男子说:“钱,钱先生是么?我来跟他说吧。”
姓钱的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对手机另一边的宋明旌说:“你的小情有话跟你讲。”
他把手机开了免提,靠在徐知耳边,徐知叫了一声“宋先生”。
宋明旌在那边冷静地说:“你要是能回来就自己回来,回不来就算了,我不会给钱的。”
徐知扯了扯嘴角:“宋先生,你弟弟也在这里。”
宋明旌沉默。
姓钱的中年男子没想到绑架捎带的这个人身份这么好,看宋明旌的反应就知道,这钱他是拿定了。
他把手机拿回来,得意洋洋:“宋明旌,怎么样,钱给不给?”
“怎么给,你告诉我,我安排人。”
“四千万现钞不连号,明天下午送到街心花园南边大门进去第二个拐弯的垃圾桶那边。千万别报警,报警了就不要想你弟弟回去了。”这位钱老板深谙小人得志的道理,话说得非常之得意。
宋明旌在那边答应了,挂了电话。
于是这位钱老板心满意足地坐下了。
第二天钱老板出去拿钱的时候还特意又给两个人下了药,他怕人不在他们跑了。
徐知知道,宋明旌的确安排人去这位钱老板说的地方送东西了,但不是钱。
钱老板的人手在那边折损了一半,而关着徐知和戚非的地方也被宋明旌安排的人找到。意识昏沉的徐知听到戚非说,带我回去就好了,他就不用了。宋明旌的手下也知道戚非的话是要听的,于是就只带走了戚非,留下了徐知。
徐知想,等钱老板回来,他估计就要死了吧。一个毫无用处的,没有被救走的小情人,还留着干嘛呢?
意料之中,回到这里的钱老板看到孤零零被留下的徐知,马上就知道这人在宋明旌眼里是什么地位了。
他一脚踹醒了徐知。徐知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可能都被这一脚踹移位了。
钱老板顶着徐知看了好几眼,忽然笑了:“虽然你是宋明旌那小子不要了的,但长得还行嘛,走之前先让我的兄弟爽爽吧。”
手下的人折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得安抚好,才能继续被保护。
徐知朦朦胧胧地想,你还走什么呀,宋明旌把戚非都救走了,怎么还会来这边,肯定就懒得管你了。
他全身无力,手脚都没法动。在钱老板的示意下,他的手下都围了上来,开始脱他的衣服。
死之前还能再爽一次?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太粗暴。
被强行挤进一根,徐知觉得后面可能已经出血了。之前被宋明旌玩的还没好利索呢,现在又来。
嘴里也被塞进来一根,他没法舔,只好任由那人死命把*棒往里塞。
意识越来越朦胧,徐知可以感觉到自己被抬起来,后面好像又塞了一根进来。
好痛啊……他想着,渐渐脱离了梦境。
 
 
徐知有些疲倦地睁开眼。这是他回到从前的第四天,也是连续做梦的第四天。每天晚上他都会梦到被绑架之后的事情,一直到死为止,然后就醒了,害得他每天早上起来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
走进浴室用水洗了把脸,他才完全清醒过来。
洗漱完毕,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昨天晚上他陪着客人喝酒喝到三点多,幸好这回的客人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喝完酒就放他走了,他醉得半死回到家硬撑着洗了澡,把自己甩到床上放松地睡了,一睡就做梦了。
离宋明旌出现在他们店里还有三天,而他记着的那期彩票号,明天晚上就可以开了,他准备明天上班之前去买两注。
他不敢买头等的一千万,那样太引人注目了,二等的一注能有五十万,他还债还需要八十万,买个两注交了税正好能还上。
他现在卡里还有十万,这是他这半年入行赚的钱,等买了彩票,这钱就是他以后的生活费了。
等还了钱,他就离开这个城市,找个地方住下来,再找份工作,哪怕工资不高也没关系,反正他就一个人,不想结婚,不用买房子也不用买车。
这样想着,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将来的生活会很好的,只要没有宋明旌和戚非。
套了件T恤,再随便扯了件牛仔裤穿上,徐知准备出门上班去了。
他现在也不准备多接客,反正钱马上就能还上了,也就不需要再去勾引谁了。
出门拦了辆的士开到店里。
徐知在这家叫蓝夜的高级会所里边工作,说好听点叫少爷,而说得直白点就叫鸭子。他是属于卖给男人的那种鸭子,运气好一晚上能赚上一两万,就是看遇到的客人够不够大方。万一遇上变态点的客人,接一晚上他就得休息几天。
他爸给他留下的债务本来有一百二十万,接了半年客,他已经还了四十万,还有十万的存款。如果不是怕遇到宋明旌,他再工作一年两年说不定就能还上钱了,可现在,他想躲得远远的。
幸好这半年,他运气还算不错,遇上的客人都没有特别变态的,被做到起不来也就是三四次的事情,不算多。也有客人爱拉上朋友一起玩,他遇到的最多的是四个人一起的,那次他休息了一个星期才缓过来。
不过后来和宋明旌包了他,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爱有手段。宋明旌在床上对他从不怜惜,毕竟他不是戚非,用道具的时候宋明旌也从不手软,很多次让他哭着喊求放过。那时候他想,八十万可真难赚啊,替人挡枪不说,还得替人被做。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买两注彩票,他就解放了。
蓝夜还没开门,徐知是从侧门进去的。
“阿知,你来了。”跟他打招呼的是他这一组的领班,大家都叫他岳哥。
徐知对他笑了笑:“岳哥早。”
“你先去吃晚饭吧,今天我们这一组会有个新人,等会大家认识一下。”
徐知知道,这个新人,就是因为家里突逢大变而不得不下海卖身的大学生戚非。
他还知道,后天宋明旌就会过来,对这朵气质独特的高岭之花一见钟情,当下就决定包养他。
所以你看,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大家都是迫不得已出来卖,一个沉浮半年好不容易还了点债,另一个才出来两天就被包养,被金主捧在手里宠爱,当即还了债务不说,还要什么给什么,金主甚至连不上床都能忍受,转身找了另一只鸭子来泄欲。
徐知就是另一只鸭子。
蓝夜给在这里上班的少爷提供晚餐,而且还挺丰盛的。
徐知去厨房点了份炒饭,端进休息室开始进餐。
 
徐知没想到他炒饭才吃了一半,戚非就来了。
其实这时候他应该是不知道来的这个人是戚非的,毕竟这是戚非第一天来这边。上辈子他就知道戚非是这一天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因为那时候他在家里多休息了会儿,是快七点才到蓝夜的。
他到蓝夜的时候已经快营业了,岳哥就匆忙给他介绍了戚非。他还想跟戚非握个手,没想到戚非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后来从宋明旌那边知道戚非是为了给妈妈赚做手术的钱来迫不得已来蓝夜的,他自己本人是极其讨厌用身体还钱这个行为的。那真是怪不得了,估计自己在戚非的眼里就是一个肮脏无比的人。但是,如果戚非没有遇上宋明旌,他早就被人强按在床上操了几百遍了。毕竟不是每个出来买鸭子的都像宋先生一样是玩真爱的。
知道自己在戚非眼里是什么身份,徐知也没自讨没趣,就跟他点了点头就继续吃自己的炒饭了。
戚非鄙视的表情做到一半就发现要鄙视的对象已经没有在看自己了,表情瞬间僵硬在了那里。
“戚非,你怎么不进去?”他身后是岳哥。
戚非收敛了表情走进休息室,找了个离徐知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坐下。
“阿知,这是戚非,叫他阿非就好了。”听到阿非这个称呼,戚非狠狠地皱了皱眉。岳哥又指了指徐知,“这是徐知,我们都叫他阿知。你照片我们已经放到册子里边去了,今天晚上如果有人点,你就先去陪酒,你第一次来,我们不会让你陪夜的。顾客开了酒,你也会有提成,所以你可以让顾客多开酒……”岳哥开始耐心地跟戚非讲上岗注意事项,戚非则保持着他高岭之花的形象冷淡地听着。
徐知一边吃一边听着,感觉已经有七分饱了,他放下勺子端起盘子:“岳哥,我去放一下盘子。”
岳哥在说话的间隙朝他点点头,他就直接走出了休息室。
可能是做鸭子的都是为了钱,哪怕戚非的目的也是为了钱,但是他整个人的气质太独特了,所以吸引了不少目光。为他痴迷的人不少,其中最有权有势的就是宋明旌。
把盘子放到后厨,徐知实在是不想回去,就摸出手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到时间上班。
玩到时间差不多了,徐知站起来收起手机,走回休息室去。他们人得都先在那边集合,然后会根据客人的要求去指定的包厢号。
进门的时候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虽然只在这里做了半年,但和周围的人都相处地不错。
戚非一个人坐在他一开始坐的地方,周围的人都不怎么跟他说话。
一个气质独特的,看起来特别倔强的新货色,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强力的对手。有些有钱人家喜欢乖顺的,而有些有钱人家就喜欢那种一身傲骨不肯折腰的人,他们想知道,这样的人最后为钱折腰是不是特别好看。当然,有的人看着看着,就把一颗心都扔进去了,这时候举的例子,那就肯定是宋明旌宋先生了。不过宋先生他对着戚非指天发誓,他不想看戚非折腰的样子,他想捧着戚非,让他一辈子这么骄傲,于是戚非就骄傲地一次都不给上,偶尔给他口一次宋明旌都觉得到了天堂。而戚非口都不给口的时候,宋明旌就会找徐知。遭到拒绝的宋明旌心情特别不好,徐知也就会过得特别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