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宿敌为妻+番外 作者:岫拂雪(上)

字体:[ ]

《重生之宿敌为妻》
作者:岫拂雪
 
 
 
内容简介
 
钟远青:世间谤我、欺我、辱我、害我,你当如何? 
秦飞将:杀! 
钟远青:咱能低调点嘛,再说你杀他们不怕脏了自己的手。
秦飞将:那该怎么办? 
钟远青:狗咬狗也是一场好戏。 
秦飞将:…… 
钟远青:你有意见? 
秦飞将:完全没有,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前一世,钟远青含恨而亡,重生到二十年前,他决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漫漫复仇路,重新站回巅峰,与此同时,钟远青也遇到了那个真正能够相守一生的人。
重生之宿敌为妻的关键字:重生之宿敌为妻,岫拂雪,重生复仇、机甲、升级流、ABO
 
 
  ☆、楔子 必会再见
 
“白色监—牢”
    顾名思义,从里到外,上—上—下—下,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除了被—关—押在这里慢慢耗尽生命力的囚徒。
    钟远青便是这座监—牢的囚徒,也是唯一一个。
    有人说,白色代—表着纯洁。
    但是,钟远青很清楚,在这里,白色代—表着无,无即是空,为了让自己拥有颜色,它变得十分贪婪,贪婪的吞噬着被—关—押在这里任何一个生物的生命力。
    所以,在白色监—牢里,白色代—表着枯竭而无血色、无生命,预示着死亡。
    白色监—牢是帝—国里人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它的恐怖在于根本没有人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而知道的人,也都死在了里面。
    钟远青知道,他也快要死了。
    在这里最痛苦的事,就是自己能够清—醒的感觉到生命力被吞噬却无—能为力,那种一点一点坠入冰冷深渊的感觉,会让人在死亡之前精神先崩溃。
    钟远青被注射—了机能软化剂之后,就被扔在这里,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精神会完全崩溃,他只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变得冰冷而僵硬,当手腕那上象征生命迹象的显示条彻底变成白色时,他就会死去。
    就这样,死了?
    曾经的“帝—国双雄”,创造了一个时代的神话,曾经骄傲如他,在亲眼目睹爱人的背叛之后,被人陷害,失去一切,硬生生折断双翼,背负莫—须—有的叛—国罪名,受尽屈辱唾弃,最后关在这间最恐怖的监—牢里,等待死亡。
    不!
    钟远青原本浑浊的目光里忽然迸发出一丝亮光,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就这样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而死!
    他不甘心原本属于他的一切被奸人占据!
    他不甘心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依然好好的活着!
    他不甘心!!!
    “啊!”钟远青仰头长啸一声,他恨,他恨陷害自己的爱人和亲人,他更恨自己瞎了眼错付了真心却酿成苦果。
    双目中流—出—血—泪,滴落在雪白的地面上,在这白色的冰冷空间里硬生生的沾染上了触目惊心的红,无法被白色吞噬的红。
    ……
    “大人。”威尔希尔偷眼看了一下皱紧眉头,明显魂不守舍的秦飞将,身为他的贴身侍卫,关注将军的身—体健康也是他的职责之一:“您已经连着半个月都没有好好休息了,这样对您的身—体不好,不如您先休息一下,等书—记官回来,我会立刻告诉您的。”
    背着手立在窗前男人,剑眉入鬓,深邃的眼眸透露—出数次征战积淀下来的坚毅,五官硬朗,深黑色的军装更凸显出猿臂蜂腰的倒三角身材,相比起让无数Omega痴迷的英武模样,如此年轻便拥有“帝—国双雄”的称号,则更让其他的Alpha和Beta们羡慕。
    可如今这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却蒙上了一层阴郁。
    他似乎是没有听见他那位侍卫的劝说一般,依然沉默的站在那里,深邃的眼眸,紧紧的注视着窗外浩瀚的宇宙,他知道,就在那里,在帝—国的白色监—牢中,正关—押着他最重要的人。
    那个即使他爬上再高的位置,都感觉遥不可及的人。
    “书—记官回来了!”就在秦飞将独自陷入旧时回忆之中时,忽然听到威尔希尔充满惊喜的声音。
    秦飞将浑身一振,然后缓缓转过身,脸上波澜不惊,而背在身后的手,却紧紧捏成拳。
    秦飞将的书—记官石兰,同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虽然不是很清楚秦飞将隐藏在心底的情愫,却也能隐约探查到一些。
    一路沉默的走到秦飞将面前,石兰抬头眼神闪烁的看了一眼秦飞将。
    “将军。”
    相对沉默了片刻,秦飞将低沉着声音问:“怎么样?”
    “已经不需要提议废除白色监—牢了,因为,”石兰停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因为,钟远青将军,已经于今日凌晨去世了。”
    钟远青?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威尔希尔不禁大吃一惊,要知道那位可是和自家将军并称“帝—国双雄”,都是年少得志,是各自领域内的王者,只是这两人从派系分明,一直明争暗斗,是大家公认的宿敌。而如今,书—记官为什么偏偏要在将军面前提到这个人的名字?
    没有人有心情去解答威尔希尔的疑惑,自石兰说完之后,房间里呈现出死一般的寂静。
    寂静带来的非同寻常的巨大压抑,疯狂的冲击着秦飞将的心房。
    石兰到底还是秦飞将的好友,左右想了想,抬起头来准备劝慰他几句,猝不及防之中,却让他看到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眸。
    意气风发,正值巅峰期的秦飞将何曾出现过这种颓败的模样,石兰看的心惊肉跳,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正要开口劝他。
    “你们先下去吧,我想静一静。”秦飞将的身躯依然提拔高大,只是转过身之时,却让人感觉到了迟暮,两鬓之间不知不觉已经开始染上银丝。
    “将军。”石兰忍不住开口道:“钟远青将军的生命力并没有完全被白色监—牢耗尽!”
    秦飞将立刻转过头,紧紧的盯着他。
    “据说,钟远青将军去世后,白色监—牢里,开满了雪片莲。”
    “雪片莲?”
    “在古地球,雪片莲的花语是新生。”
    “新…生…”
    ----
    星祭756年,帝—国最年轻的将军,有“帝—国双雄”之称的钟远青因叛—国罪被—关—押于白色监—牢,一个月后去世。
    三个月后,“帝—国双雄”的另一位,上将秦飞将居然自毁前程的上—书请求调至距离帝—国最远最边缘同时也是最荒芜的太阳系初代基—地驻守,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踏入帝—国星系一步。
    十年之后,星耀大爆发,秦飞将将军拒绝离开初代基—地,当星耀过后,军—队再次回来寻找他时,空无人迹的初代基—地中,漫山遍野开满了迎风摇曳的雪片莲。
    至此,影响帝—国年轻将官近十余年的“帝—国双雄”时代正式结束。
 
  ☆、Chapter1 重生
 
我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默默的死在这里,不甘心就这样背负着莫卝须卝有的罪卝名!
    我不甘心!!!
    ……
    “点点?点点?”
    谁?
    是谁在我耳边呼喊着那个埋在记忆深处的名字,那温柔而慈祥的声线,就像是晨光一般,流进钟远青的胸膛,很神奇的,慢慢平复着他心卝口的伤卝痛。
    是谁?
    会是谁,有这样的声音,钟远青紧紧皱起眉头,像,太像了,就好像年幼贪睡,父卝亲呼唤自己起床一般。
    父卝亲?!
    紧接着,一双宽厚而温暖的大手,盖在了钟远青的额头上。
    “做噩梦了?”那个声音问道,充满了让钟远青感到窝心的关切。
    钟远青再也控卝制不住,强卝迫自己睁开眼睛。
    仿佛是好久都没有睁开眼睛一般,钟远青眼前的景象先是一片模糊,他急切的眨了眨,这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然后,
    他看到,站在自己眼前,沐浴在温暖阳光之中已故的父卝亲——钟铭。
    父?亲?
    钟远青呆呆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身材清瘦,却有着可以全卝身心依靠的肩膀,俊眼修眉,而钟远青就遗传了他这双漂亮的凤眸,嘴角总是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仿佛只要待在这个人卝身边,就是天堂。
    真的是父卝亲!
    钟远青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即使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忍卝受了多少痛苦和屈卝辱,即使身心早已疲倦,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钟远青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回到了小的时候,可以躲在这个男人的保护伞下,无忧无虑成长的岁月。
    忽然,
    钟铭“噗嗤”一笑,抬手摸了摸钟远青的脑袋:“怎么好好的就哭了,不会真的做噩梦了吧,没想到,咱们的小少爷都这么大了,还会哭鼻子。”
    那熟悉的抚卝摸,一如当年,于是,钟远青哭的更加厉害了。
    “哎呦,老爹我不过是说着玩的,你怎么哭的更厉害了,你说你明天这样红肿着眼睛去报道,肯定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报道?钟远青终于从钟铭的话中,听出了一丝奇怪的地方。
    止住流泪,钟远青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置,还有眼前的父卝亲。
    不对!
    钟远青很清楚,当年,自己是十六岁考入阿瑞斯jun校,阿瑞斯jun校是十年制,毕业考核则是参加一场指定的战役。
    那一年,钟远青参加了帝卝国对自卝由联卝盟发动的第一次远征战役,即著名的圣布里德雨林战役。
    在那场战役中,钟远青以不足百名士兵的兵力,摧毁了大半个雨林基卝地,并生擒驻守基卝地的两个联卝盟的五星校官而声名大振。
    只是,当战役结束,钟远青顺利毕业回来时,等待他的却是父卝亲钟铭病故的噩卝耗。
    父卝亲的病故,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来不及见到,这一连串的打击,让钟远青差一点永远都沉沦在无尽的悔卝恨之中。
    而那个时候,康鸿的出现,可以说,成为了挽卝救他的最后一缕阳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