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幻]魔厨+番外 作者:萧雨伞

字体:[ ]

 
 
文案
厨师在西幻世界可以做什么?
 
冒险的时候增加旅行乐趣,战斗的时候增加体力魔力,灾难的时候更是骨干力量。 
 
穆尔厨师穿越神赐大陆,在灾难横行的年代,成为一位人人敬仰的魔厨!
 
其中菜谱以及方法=雨伞萧作坊改造+胡诌 
 
文已完结,可以放心宰了
 
穆尔VS亚岱尔 
 
内容标签:甜文 美食 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尔,亚岱尔 ┃ 配角:伦纳德,默修斯 ┃ 其它:美食,西幻,穿书
 
 
  ☆、第一章穿越异世
 
  穆尔来到这个大陆三天了,身体很是衰弱,三天里只吃点水果,他跟随着前面的人,机械地往前走,曲折的小路没有尽头,脚底下炽热的土地提醒着他的触觉,叶子裹成的鞋已经磨烂了,他寄希望下一次休息的时候,他觉得停下来,就会永远留在路上。
  他知道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穿过波利山脉,到达山下都城,从魔兽聚集的危险中穿过,不能有一丝懈怠。
  生命已经体验过死亡的感觉,第二次机会,他一定不会放弃,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也是夜晚来临。
  穆尔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橘红色的火苗跃动老高,底下的木头发出噼啪的声音,这时候要是有条鱼就好了,放在火上面烤熟,那香味让穆尔的肚子咕咕直叫,他从围裙做的包袱里,掏出几个果子,这是他在路上跟随村民摘得,勉强果腹。
  他刚来的时候正好掉在死人堆里,到处都是野兽疯狂后留下的残迹,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刀,正是凶手留下的,他的手里还紧握着一把菜刀,还保持着切菜的姿势。
  小村子的人把他当做倒霉的旅人,抬到神殿中,穆尔看到穿着白袍的牧师吟唱优美的咒语,手中发出的光芒治好了他后背上的伤口,他明确感受到呼吸顺畅,这是魔法世界?
  几天的时间,他了解到,来到魔法世界,随处可见的剑士,偶尔见到的魔法师,都让他觉得神奇,村子里和蔼的神官,让他的身体复原,他来到时,刚经历了兽潮,不少村民死于其中,而他被当做一个旅人,还是倒霉的。
  兽潮:波利山脉中的魔兽,在热季会产生一定周期的暴动,通常一年产生一次,小村子的人不幸遇到第二次,无法抵挡。
  两天了,求救的人还没有带士兵过来,到神殿里的医治村民越来越多,为了保护村子,伤口不流血了就再次和野兽搏斗,他们说这是二十年来最厉害的兽潮,魔兽就像疯了一样。
  三天。
  穆尔在厨房中贡献自己的力量,跟随药剂师配置药剂,打下手,后来受伤的人越多,他也拿起大剑,跟着他们和魔兽搏斗,穆尔深刻认识到这里的危险,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死去。
  但是!一定要活下去!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绝望,救兵迟迟没有到来,他们都明白,是被放弃了,村子里到处充满悲伤的气息,凌乱的村子木头和石头杂乱地丢弃,血腥味刺激人类神经。
  大家聚集,默默收拾好行李,离开习惯的村庄,穿过波利山脉,到圣瓦萨寻求庇护。
  现在走出波利山脉,圣瓦萨就在不远处,喜悦充斥其中,燃起篝火,年轻人打来几只绒羊,安慰饥饿的肠胃。
  周围还有很多篝火,看来他们到了佣兵聚集的地方,不远处的火光,佣兵们热闹的赛酒唱歌声,闻到烤肉的香味, 安全了,穆尔深刻的认识到。
  就地取材架起大锅,里面烧着翻滚肉汤,排除浓浓的肉香味。
  穆尔坐在篝火旁,把块茎切成块,放进汤里,旁边帐篷里透出柔和的光,半敞着让里面的人感受到清凉的风,炽热换上了清凉,小风缓缓地吹过。
  打来的绒羊被挂上架子,小伙子们深刻认识到穆尔的厨艺,想要一饱口福,穆尔拿起菜刀熟练地分解绒羊肉,小伙子起哄纷纷要求烤羊腿,穆尔也是期待绒羊的滋味,他的心里想到酥脆,浓郁的肉味,忍不住流口水。
  他并不打算分解开,把羊皮剖下来,在身上划几刀,在盐调料水中浸泡,差不多了,上火烤,这需要耐心,不停地翻动,抹上蜂蜜,等待羊肉在火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切几块小肉,穿起来,更容易成熟,穆尔递给周围的姑娘,十五六岁的年纪,很爱笑,弯弯的眼睛接过穆尔烤的羊肉,幸福地眯着眼睛,火堆围着好多人,被诱人的香气吸引来,穆尔递过一个又一个,里面烤熟了。
  小伙子抢着从羊肉上划走一块肉,年龄大的穆尔专门准备了树叶子盛一份食物,一只羊很快吃完了,火堆底下还埋着一只,泥土包裹着的肉,挡不住香味。
  不远处守夜的佣兵动动鼻子,是绒羊的香味,从火光中看到食物的形状,这香味不好忍受,终于有一两个人凑过去,看身形是年轻的魔法师,应该是从学校出来历练的。
  “你做的什么?味道不错,我要了,”穆尔看着不请自来的家伙,少年的做派让他有点不喜,穆尔为难。
  旁边的少女不好意思地拽拽少年,小声地说道:“吉恩,导师不让我们惹事,我们快回去吧!”眼神忍不住瞟向羊肉。一双天蓝色的眸子,穆尔不好意思拒绝女孩。
  割下一点,这是他留下自己吃的,送给他们,女孩不好意思地接过去,吉恩闻着香味,特别想要得到,最好能献给导师。
  “多少钱?我买了!”甩下一枚银币,说着就要去把肉拿过来,穆尔赶紧拦下,穆尔抬起头,轻皱着眉头,“抱歉,我不能做主,食物属于同伴的,如果你们有食物交换,我可以和同伴商量,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食物,我想他们不会答应。”
  穆尔来回转动羊肉,没有继续搭理两个人,吉恩没有想到会遭到拒绝,不可思议地等着穆尔,涨红了脸。
  “吉恩我们走吧,这是他们的食物,我们还有点心,”吉恩想到没有味道的饼干,羊肉诱人的香气让他的口腔产生变化。
  “詹米不用你管,喂,快点给我送上来,一个银币不够?”
  穆尔没有办法,不再搭理,任凭吉恩自话自说,想要食物,绝对不行,提出了解决方法,他们不听,穆尔也没有办法。
  穆尔激怒了吉恩,吉恩拿出魔法杖,念起咒语,穆尔觉得不好,没想到是魔法师,他完全没有想到会遇到。水箭从天而降,一下子全都扑在穆尔身上,穆尔脑子立马清醒,做好逃的准备,水流跟着吉恩的意念,跟着跑,吉恩得意地笑,教训这个敢拒绝尊贵得魔法师!
  周围狼藉,水浇灭篝火,冒出刺鼻的烟味,吉恩被熏出眼泪,詹米流着眼泪躲在吉恩身后。
  听到声音过来的村民停下脚步,无能为力地看着一场闹剧,没有一个人阻止,穆尔仓皇躲避,心冷了。
  村民不敢制止闹剧,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的狼狈,穆尔失望,没有人敢出来,制止这场闹剧,魔法师从来是尊贵的,得罪魔法师的后果,所有人想都不敢想。
  尖锐的水箭划过他的皮肤,身上细小的伤口,流出血,穆尔身上全是泥土,他该庆幸,魔法师没有想要他的命,穆尔只能先护住脑袋。
  “吉恩,水神可不要欺负弱小的人当信徒,”从帐篷里出来男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高挑的身形,穿着魔法师的长袍,看不出什么等级,一眨眼就来到他们,吉恩看到导师来了,慌张地向导师行礼,詹米害羞地低下头。
  穆尔站起来,面无表情,捂着伤口,等待他们对他的判决,这一刻,他对这个人存有感激,制止了闹剧。
  亚岱尔扫过一圈,眼睛落在食物上,手指头划过,从羊身上片下肉,穆尔看到在黑夜中,来人的手指头闪过蓝色的微光。这是水凝聚成的刀,表明这个人实力强大,意味着,他无法防抗。
  亚岱尔两根手指头夹着肉,送到嘴里,亚岱尔的味蕾感,受到特殊的待遇,韧性,有嚼劲,恰到好处的调味,亚岱尔眯上眼,细细品味。
  “真是不错的体验,我能参加进来吗?白天打的绒羊真是没法处理,能给我帮一个小忙,让它们也变得诱人。”亚岱尔的眼睛看着穆尔。
  穆尔回答道:“当然没有问题,我是一个厨师,您只需要付出一点点金币。”
  亚岱尔挑起眉毛,饶有趣味地期待特殊的体验,真是神的旨意,头发是少见的黑色,白皙的皮肤也少见,面貌好像是来自古老的民族,很有特色。
  今天他们好像没有遇到绒羊,导师怎么会对低贱的人这么客气,不过他们也不敢反对,吉恩詹米想着。
  亚岱尔回到帐篷,接着从帐篷里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只绒羊,走出帐篷,交给穆尔,穆尔发现绒羊只有脑袋一个伤口,那是魔晶的位置!
  压下心里的吃惊,处理绒羊,穆尔重新架起篝火,浓郁的肉香味渐渐出来,抹上调料水和蜂蜜,不时翻动着羊肉。
  调料是这几天的成果,见识到神赐大陆的调料,他根据以前的知识,配出来的,忘记说了,穆尔是一个厨师。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烤制绒羊肉,没想到需要这么久的耐心,”穆尔猛然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耐心能让火光的温暖散发到整个肉里,”亚岱尔看着穆尔的侧脸,一半是火光,一半是动着的手,这么温柔呢,亚岱尔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穆尔的动作。
  “可以吃了,你看着给吧!”穆尔还是很期待,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收入,亚岱尔反应过来,莞尔一笑,扯下一条羊腿,蓝色水刀跳跃,切成肉块,落在叶子上。
  “给你的金币,”亚岱尔说道,穆尔接过去,有些失落,以后没有钱怎么办?
  穆尔抬起头问道:“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谢谢您!”
  “亚岱尔。”
  穆尔笑着默念,笑着对亚岱尔说道:“我叫穆尔,是一种食物的名字,”
  穆尔,笑着说自己是一种食物,亚岱尔垂下眼皮,盯着带着香气的唇瓣,也许很好吃,砰然而动。
  很快绒羊就吃完了,亚岱尔起身回帐篷,神的旨意还不坏,神让他来到圣瓦伦寻找命定之人,现在他好像有别的收获。
  亚岱尔闭上眼睛,转换形态,腿变成了鱼尾,身体周围聚集着海水,身体周围形成一个法阵,帐篷外面一点都没有透出光芒,作为神的造物,他的强大毋庸置疑。
  许久,亚岱尔睁开眼,恢复人形,穆尔就是和他契合的人,灵魂契合,亚岱尔暗暗调整计划,神没有提醒,接下来的预示一片混乱,天性直觉是向好处发展。
  穆尔整夜没有睡,一起渡过难关的村民让他冷心,穆尔离开队伍,沿着路线,来到圣瓦伦城墙下,石块垒砌高大的墙。
  城门两边,拿着长矛的士兵,审查过往的人。
  通向城内道路两旁,随意躺着衣不蔽体的人,有在远处的城墙,有在树底下,看神情悠闲,没有吃不饱肚子的。
  带着武器的佣兵,身后背着半人高的大剑,肌肉鼓鼓,充满力量,穆尔现在一知半解,不知道应不应该,把从小说中了解的常识套上,穆尔找了一棵树坐下,旁边的青年看起来容易亲近。
  穆尔凑过去,扇着一片叶子,“这天这是热死,不知道里面怎么样?”纳特偏过头瞅了穆尔一眼,“还想进里面,又一个没睡醒的,”上下打量继续说道:“看你这样,从山里逃难的吧,圣瓦萨可不是你能进的。”
  “怎么不能进啊,我刚来的不知道,兄弟说几句,”穆尔卖力扇几下,纳特躺在地上,“身份你有吗,这城里可都是贵族,我们这样的难民是进不去的。”
  他应该可以算是平民吧,进城找一份工作还不容易吗,“兄弟我想去城里找份工作,应该能找到吧!”纳特抬起眼看着穆尔,很是吃惊,“商店里可不要什么都不会的人,”下巴抬向路边上的人,穆尔看着他们随意躺在地上,每个人脸上麻木。
  穆尔站起来,他可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混吃等死,消极度日。
  穆尔走进城,对两边的守卫说道:“我是一个受灾的平民,想到城里找一份工作,想必能够生活下去,两位大哥,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等找到一份工作,我曾经是一个厨师,拜托了!”深深鞠躬,两人听后让出位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