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夫夫的幸福生活 作者:纸醉金谜(下)

字体:[ ]

 
 
 
 
 
 
 
    他和大哥俩人过的好好的,为啥卖身?给人伏低做小,那日子更是没个好过,这个少爷倒是真真讨厌的厉害。
 
    周宁远直接瞪了一眼江禹,“小少爷,这话说的,俺和大哥本该千恩万谢的领了少爷的赏赐。可惜俺和大哥可不想卖身为奴,哪怕眼下的日子不好过,也比那卖身伺候人强。还有小少爷,俺这有名字,一口一个小娃子也不大妥当,少爷也没比俺大多少吧?”。
 
    周宁远也顾不上得不得罪人了,直接把话挑明了说,要不这小少爷脑瓜子一热,真把他和大哥弄到府里变成下人,可就惨了。
 
    觉得亲近,就是这么个亲近的法子,让人卖身为奴,也真是够了!
 
    江禹见周宁远气哄哄的,知是因为那句进府的话生的气,这小娃子也没说错,进府里可不得签个卖身的文书,可就算卖身给府里,那也比这在集市里讨生活,好上百倍。
 
    在一个进了府里,他自会把兄弟两个放到自个身边,受气挨累那是不大可能,怎的这小娃子这般的不喜?
 
    “你啊!真是不知好歹!”江禹说着话,就要伸手点周宁远的脑门子,周宁远往后一躲,直接让江禹的手落空,停在那里。
 
    不知好歹?
 
    不卖身就是不知好歹了?
 
    这有钱人家的少爷,倒真是不知个中道理。
 
    “俺和大哥这日子就算过的累上一些,也是好的,至少不用看人脸色,更是想去哪就去哪,想做啥就做啥。这各有所好,俺和大哥更喜欢自由些。”周宁远虽没听大哥说过啥,但猜着大哥定是和他一个意思。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禹也不好在往下说,若是说下去这小娃子少不得要变脸,才七岁嘴巴就这厉害,日后大了更得了不得。
 
    “我今年十岁,你若是叫我三哥,我就叫你小远或者宁远,你觉得怎样?”江禹将话转到了这,想着若是这小娃子叫上他一声三哥,那滋味估计会很好。
 
    江北在旁一听,看周宁远的眼神里一下就多了不少的东西,这怎么瞅,也没瞅出来啥不一般的地方来,少爷咋就这喜欢这小娃子?
 
    还主动让叫三哥,这‘三哥’,可是少爷在家里的排行,按照血缘亲戚,少爷可是有几个弟弟,不过那几个可是不敢叫少爷‘三哥’,少爷那脾气若是看不上眼的人,在他跟前走过那都逮住发一顿火。
 
    今个也是奇了,这叫周宁远的可是得了少爷的青睐。
 
    三哥?周宁远真是恨不得扒开这江禹的脑袋,瞧瞧里面都是个啥,大集市上认亲戚,这事做的绝了。
 
    “三哥?这可是不敢叫。江少爷,再来一串不?”周宁远觉得这江禹完全不走常人的路子,也就不大想和他细纠缠下去了,一会指不定会冒出来啥更吓人的话。
 
    见周宁远拿了肉串给他,江禹自是接了,“有什么不敢叫的?你若认了我当三哥,可就是有了个靠山,别人想找你们兄弟麻烦,也得掂量掂量。你看你想叫吗?”
 
    江禹是铁了心,想和这娃子拉个关系,他就不信,他把说都说到这份上了,小娃子还不动心。
 
    只要稍稍想一下,就知道有他做靠山,是件多保险的事。
 
    江北看自家少爷得意洋洋的模样,不好叫少爷失望,只得说到:“我家少爷就是县令看见也得礼让三分。”
 
    这周宁远看着只有七岁,可那主意确实不少,自家少爷光想给人当靠山,也不露一下自个的背景,咋就人信服?
 
    相信他加的这句,定不会白说。
 
    周宁远一听连县令都礼让三分,那定然是大有来头,他和大哥正需要可以给他们撑腰的人,张口就叫道:“三哥好!”,不管这江禹是真心还是假意,若真能攀上这关系,定会不错,反正叫一声,他也不缺啥少啥。
 
    按照这江禹的年纪,他叫一声哥,也不为过。
 
    “小远,真是乖巧!”江禹说着掐了一把周宁远的小脸,站了起来,动了动手脚,这蹲久了,脚都有些个麻了,好在是烤着火桶,也不大冷。
 
    活动了几下之后,江禹在袖子里掏出来个玉牌出来,那玉牌不大,只有大拇指大小的样子,递给了周宁远,“这个收好了,日后若遇上难事,就拿着玉牌到何府,自会有人帮你。”。
 
    周宁远闻言接下玉牌,仔细看了看,玉牌上只刻了一个禹字,又想到江禹的名字,想必这玉牌是他身份的象征,这东西也不知有几个,若是只一个,他拿了也不好,在一个为啥去的是何府而不是江府?
 
    “三哥,这玉牌瞅着极是贵重,俺不好收着,三哥还是收回去好些。”周宁远说着又将玉牌塞回到江禹的手里,这玉牌都拿出来给他了,倒是能看出来这江禹是真心想和他结交,只是这事想想就不大靠谱。
 
    “你啊,就是想的多!让你拿着就拿着。”江禹将玉牌上的红绳扯了出来,打了一个结,正好做成了项链的样子,直接套到了周宁远的脖子上,又将玉牌塞进了衣服里,“这玉牌你自个留着,只一样可不准当了。”
 
    这玉牌他这手里只这一个,给了周宁远,回头还得找表哥在打一个,若是被小娃子当了,进了当铺他可就丢大脸了。
 
    江北见少爷把玉牌拿出来之后,脑门子上就开始冒汗,那可不是别的,那是江家少爷身份的象征,就这么轻易的给了人……
 
    可少爷那脾气,又说不得啥,只得眼睁睁的瞅着,看来他对这周宁远可得恭敬一些,少爷这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啊!
 
    “三哥,放心!不会典当的。”周宁远摸了摸脖子那里,这玉佩贴到身上,可是一点不觉得凉,还热乎乎的。
 
    不用哪个说,他也知这是好东西,不由得仔细瞧了瞧江禹,这人倒是认真的,只是不知他到底哪里得了这人的眼?
 
    两厢一比,他多少觉得有些羞愧,江禹是真心实意,他却怀疑了不少……
 
    “嗯,记得就好!若是进了当铺,你三哥的脸可就丢没了……我家不住这,现下住的何府是我表哥的产业,不过你若是上门,也会有人给我消息,他们也会帮你解决麻烦。”江禹烤了烤手,真是冷的厉害,今个穿的又少了。
 
    一瞅周宁远似是比他穿的还少,不免有些个心疼,可这小远瞅着说话就是个硬气的,他有心想给一些银钱或者买点啥,这小远也不会要,弄不好还会坏了关系。
 
    真是头疼。
 
    “三哥说的话,俺都记下了!”周宁远说道,这份好意他接受了,日后万一真有啥事,也有个求助的地方,只当今日是走了鸿运。
 
    那边周小鱼一到了朱大壮那,朱大壮就叫周小鱼帮着收钱,大伙一见过来的真是个小哥儿,心里都有了些个想法。
 
    朱大壮那嘴巴硬气的狠,想问出啥来,那就是做梦,于是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周小鱼,趁着给钱的功夫,七嘴八舌的问他和朱大壮是啥个关系?刚开始还隐晦一些,周小鱼只是笑着不答,深知面对这些八卦者,说啥都容易错,沉默是最好的法子。
 
    可见周小鱼只是笑着不答话,干脆问的就更直接了,‘和朱师傅成亲没?’,‘啥时要娃娃?’……越问越露骨。
 
    周小鱼都快招架不住了,心里暗暗埋怨朱大壮叫他过来做啥,朱大壮听着成亲,生娃啥的,耳朵不知咋整的就烧的厉害,瞅着也没多少冻肉了,菜刀往砧板上一剁,“大家伙先散了去逛一圈,俺这边先把肉收拾收拾!呆会价格更实惠!”。
 
    大伙见朱大壮发了话,也都识趣散了,知他这是心疼自个的哥儿,哎,这好男人咋都有主了?
 
    见人渐渐的都走了,周小鱼松了一口气,这被人围观,七嘴八舌的一顿问话,也是烦的厉害。
 
    这朱大壮这次做的事也太没谱了,偏他还不好说些个啥,这买肉的人里少不得会有认识村里人或者是朱大壮爹麽的,这要是被他们晓得定要惹出些事来。
 
    “你那烤肉串卖的咋样了?”朱大壮一边用雪擦手,一边瞅着那蹲在铁桶跟前的人,这都吃了多久了,还没走。
 
    朱大壮要是不提这烤肉串,他差点又忘了,赶忙瞅瞅烤肉串那里,还好金主还在,瞅着和小包子还聊的不错。
 
    “都卖出去了!你看那小孩子不大,手里却是有钱,想必是那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周小鱼小声说道,也抓了一把雪擦了擦手,得赶紧过去,把买卖谈妥当了。
 
    这可是金主啊!
 
    他觉得这次弄好了,就能赚上不少。
 
    “江少爷,吃的咋样?”周小鱼过去说道,顺手揉了揉小包子的头。
 
    “这味道是不错。先前你说的那些,我更是感兴趣!我出食材,你帮我置办一次吃食,在教教几个人,这银两自是不会少。你看怎样?”江禹就是想学了这法子,日后办几次聚会,出出脸面。
 
    “自是可以。只是江少爷让我教过人之后,我是不是还能用这法子赚钱?”周小鱼听着这江禹的意思不是买断法子,若是那价格可是不会低。
 
    “你可以用,你只要教了他们,让他们会做就成,其他的,我就不管了。明个到我府里去,可是行?”江禹倒是想今天就把人都带回去,可是吧,他表哥还在府里,叫表哥看了去,就没啥惊喜可言了。
 
    “没问题,明个我是在集市里等还是直接去府里?”周小鱼觉得银子正长着翅膀向他飞过来。
 
    “我派人过来接你,今个下午我叫人背些个食材,你出个单子给小北。”江禹一直一旁的江北,那意思这事往下和江北说就好,他还得吃肉串。
 
    “周师傅,你看都要背些什么?”江北问道,因着周宁远的关系,他对周小鱼也客气了不少,看主子的脸色、心情、爱好,可是头等重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