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茶香四溢[反穿]+番外 作者:莫晨欢(下)

字体:[ ]

 
 
 
 
 
    突然惊起的声音从新人考核席的中央响起。
    徐昱卿正好抬步走到了李云疏的身边,听到这话,他脚下的步子一顿,双眸眯了眯,笑着看向那人,问道:“你是?”
    只见那个惊呼出声的中年男人赧然地站起了身子,即使他比这个温雅从容的男人还要大上好几岁,但是在徐昱卿的面前他却仿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小声地说道:“我……我的老师是江南茶道协会的郑文,我曾经见过您的。”
    闻言,徐昱卿微微颔首,面上笑容不减,道:“好好考核,代我向郑老问声好。”
    “好的好的!”那人激动地又坐了下去。
    徐昱卿刚抬了步子打算再走,一低首正好瞧见了坐在他一旁的李云疏,他微微一怔,然后笑着开口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真是很巧,云……”
    “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得到了一罐上好的六安瓜片,”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徐昱卿的话,霍铮一把拉住李云疏的手腕,愣是让青年直生生地转身看向了自己,道:“过几天要不要一起喝喝?”
    李云疏:“……”
    徐昱卿:“……”
    ---------
    开场的这一点意外仿佛只是一段无关重要的小插曲,等徐昱卿正式走上前台与陈老说了几句话后,一切便又恢复了正常的平静,而新人考核也正式开始了。
    b市茶道协会的新人考核几乎每年都会创出新花样,而今年则是由礼仪小姐将带了编号的五罐茶叶分发给在场的新人,由他们来作出排名选择,并附上选择的理由。
    据陈老说,今年一共用了十七种不同类别的茶叶,再加上不同的年份、产地,共有64罐不同的茶叶,可以保证每一个人拿到的五罐茶叶都是不同的,几乎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而且,书写排名和理由的纸笔也有官方直接下发,再加上陈老和徐昱卿两个人的旁观参看,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作弊,简直是难如上青天。
    李云疏是坐在最后一排的,等礼仪小姐端着放置纸笔的托盘到他面前的时候,现场的很多人已经开始品鉴茶叶,甚至有人开始书写排名。
    李公子抬头看着托盘里的各色纸笔,他还没作出选择,便听霍铮压低声音在他的身后说道:“字迹对于考核来说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评选项,虽然没有额外说明,但是能写一手好字通常会有加分。”顿了顿,霍铮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卷面整洁分。”
    言下之意是提醒李云疏,要选择自己最习惯的纸笔进行书写。
    原本李云疏的手已经伸向了那只剩下几张的白纸和钢笔,但是听了霍铮这话后,他稍愣了片刻,然后便笑着伸手拿了两张平整光洁的雪宣,在礼仪小姐惊讶的眼神中,又淡定从容地拿过一枝羊毫小楷笔,微笑着道:“墨我自己研磨就行,谢谢你。”
    俊秀漂亮的青年礼貌地向自己道谢,让那礼仪小姐不由红了耳根,小声回答了一句“不用谢”后,她便脚步飞快地走开。
    而在大堂里,只见那极少数几个选择了毛笔宣纸的新人中,唯有坐在最后方的青年镇静自若地将宣纸摊开在了长案桌上,轻轻地将纸张抚平,然后再抬起右手认真地研磨细墨。
    不像其他人一样早早开始焦急地品鉴茶叶,这种兀自研墨的独特举动让李云疏与旁人一下子分隔开来,莫名地就让人感受到了一种闲庭慢步的优雅从容,宛如浊世佳公子一般令人忍不住侧目。
    远远的评审席旁,陈老和徐昱卿还没有下场视察,前者正与黄老不知在说些什么,而徐昱卿则放远了视线、眯着眸子看着坐在最后面的青年。
    半晌后,徐昱卿低笑着开口问道:“黄老似乎与李云疏挺熟悉的,不知道他的小楷写得很好吗?”
    这话一落地,正说笑着的陈老和黄老才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情境。在发现李云疏居然选择了宣纸和小楷笔后,黄大师微蹙了眉头,有些担忧地说道:“我倒是没听说过李小友在书法上还有什么造诣。”
    陈大师见状,无奈地笑道:“没想这这李云疏居然选择了小楷写字,这在你面前不就班门弄斧了嘛,唉,真是可惜了。”叹气地摇摇头,陈老看向徐昱卿,说道:“不过昱卿啊,你也别为难人家,你都跟着老高练了那么多年了。”
    徐昱卿慢慢地勾起唇角,神色复杂地笑着道:“指不定……是谁班门弄斧呢,陈老。”
    陈大师:“?”
    在不远的地方,清风徐徐,天空碧蓝,只见李公子悠哉悠哉地将那墨锭研磨完毕,然后轻轻地搁在了一旁,接着才深吸了一口气,正视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五罐茶叶来。
    真正的考验,现在……才正式开始。
 
  ☆、第五十八章
 
新人考核的64罐茶叶并不一定都是极品好茶,但是b市茶道协会家底丰厚,保证这64罐茶叶都是上品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李云疏面前的这五份茶叶,分别是上好的铁观音、祁红、碧螺春、毛尖还有银针。五种茶叶分别用了透明的玻璃碟子装了四五片摆在他的面前,深红与浅绿相衬,漂亮精致。
    能够在新人考核中见到一味好茶已经是李云疏所期盼的了,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居然能直接见到五种!这足以见得b市茶道协会到底是怎样一座庞然大物,才能有如此底气拿出这样的家底。
    李云疏的身子微微前倾,端起玻璃小碟仔细地端详、嗅闻,有的时候还要拿出一两片茶叶用指腹轻轻摩挲,感受它的手感和质地。不知是否是因为雪宣倒映着阳光的缘故,青年的皮肤被衬得几近透明,在四周一帮急得额上冒汗的参会者的反衬下,更觉其坦然自若。
    霍铮并没有说话,只是后仰了靠在属于“胡发财”的那张椅子上,用专注认真的目光凝视着李云疏的背影。突然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便倏地抬眸,一下子便与远处高台上那个面带微笑的男人的对上。
    霍铮俊挺的眉头慢慢蹙起,他沉默地与对方对视了片刻,然后便淡定地转开视线,又继续注视起自己身前不远处的青年来。
    唇边的弧度向下低落了几度,霍铮面无表情地想:阶级敌人,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那边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霍大少加入黑名单的徐昱卿正笑着与陈老交谈,表面上是一副翩翩君子风度,笑容迷人、和善可亲,但是其深邃幽然的眼睛却透露了——
    这个人实际上是一肚子的坏水。
    正说着,陈老便打算与徐昱卿一起下场四处巡查,两人话音刚落,忽然只听到黄老惊讶的声音猛然响起:“老陈,昱卿,我突然知道李小友到底像谁了!”
    这话刚落地,陈老和徐昱卿刚迈出的脚便又收了回来。徐昱卿困惑地皱了眉,陈老倒是直白地问道:“什么像谁?”
    黄大师的视线一直聚集在不远处的李云疏身上。只见此时的李公子正从容不迫地将最后一碟银针放回了原位,执起了羊毫小楷笔正在认真地蘸墨。额上的发丝垂下,颇有种悠闲自在的意味。
    黄大师叹了一声气,说:“其实之前我第一次在品鉴大会上见到李云疏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点眼熟。他赏鉴茶叶、展示茶艺的模样,都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识感。但是,今天等昱卿你也在场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是不是,和你有一点像?”
    没想到会和自己扯上关系,徐昱卿顿时愣在原地。
    而陈老却是惊诧地回头看向李云疏,视线在青年和徐昱卿的身上来回荡了好几次,最后才哈哈一笑,道:“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小云疏展示茶艺的样子我是没见着了,不过他现在写字的样子倒是和昱卿你挺像的啊。”顿了顿,陈老又忽然皱起了眉头,道:“不过,其实和你外公更像一点。”
    听了这话,黄大师一愣,再仔细地看了看李云疏,严肃端正的面容上也不免露出一丝笑意:“还真和老李也有点像,不过我倒觉得,还是更像昱卿多一点。”
    陈老倒是不乐意了,佯怒道:“老黄,你这是要和我做对喽?”
    黄老挑起一眉:“我是说个实话也碍着你事了,老陈?”
    “诶你这个臭老头……”
    ……
    而在他们的身边,徐昱卿却拧紧了眉头,仔细地端详了李公子许久。
    从其俊秀漂亮的面容,到其一身优雅清贵的气质,乃至是他拿笔蘸墨的姿态……最后,徐昱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黄老,陈老,我到现在终于是明白了,我那个师弟为什么这么厌恶李云疏了。”
    原本正互相挖苦讽刺的两位老人家突然听了这话,纷纷闭了嘴好奇地向徐昱卿看来。陈老问道:“怎么了,你是说老高的那个记名弟子吗?他讨厌李云疏?”
    黄老倒是明白了徐昱卿的意思:“这倒确实是的,在品鉴大会上的时候,那个什么林奇就一直处处针对李云疏,我原本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宿仇的,看样子不是?”
    徐昱卿叹气着点了点头,道:“他们或许之前都不怎么认识。那林奇自从到了老师门下后,就一直很厌恶我,小时候还经常与我争抢东西,等到大了的时候就直接在各种场合下落我的面子。老师也一直不是很喜欢他。”顿了顿,徐昱卿又说:“所以我想,大概是李云疏在某种感觉上与我有几分相似,所以林奇才会厌恶他、并针对他吧。”
    黄老:“……”
    陈老:“……这林奇,心眼就这么小?”
    徐昱卿无奈地点点头:“或许,比您想象得还要再小一点。”
    陈老:“……”
    ----------
    高台上的情形,李公子是全然不知的。
    上好的茶叶想要决出一个排名,无论是对于谁来说,都绝对是一种挑战。虽然这64罐茶叶中原本就有高中低的三档是不容混淆的,但是李公子面前这几罐的水准却相差无几,皆是上等中品。
    茶叶的好坏,与其鲜茶的产地、气候、采摘条件和杀青、炒青等后期工艺都有莫大的关系,甚至有的时候还与其保藏的方式、年份都有一些关联。所以,想要将一罐茶叶真正地分清好坏,是非常困难的。
    在提笔前,李云疏就已经在脑中想过了十几种排名,但是等到真正下笔的时候,李公子的手却倏地停住,怔怔地不知该如何下笔。
    其实李云疏并不知道,他这样的情况在整个新人考核中也是少之又少的,大概只有四五个人和他一样,拿到的是五罐完全不同的茶叶,而其他大部分的新人拿到的都是同一品种的茶叶,这要分辨出其好坏上下就容易许多。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为难人李公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当然不是!
    这还要看看,给李公子推荐入会的人是谁。
    那可是评委席上正高高坐着的黄大师啊!
    b市茶道协会一直有这个规定:为了保证新人考核的公平性,由评委推选的人所拿到的茶叶都不可能是同一品种。所以,便造成了如今李公子叹气摇首的模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