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午轩[娱乐圈修真] 作者:寂寞也要笑(上)

字体:[ ]

 
重回“灵觉”刚刚觉醒那天,午轩悄悄去破庙,从墙中取了那件洞天宝物;
 
然后他发现,洞天宝物竟然能吸收信徒的愿力,再结出“禅印如愿菩提”;
当他使用这种菩提,如愿的把自身时光延缓二十倍后……
 
他面无表情,眼含精光:愿力!愿力!
 
主角:午轩
在娱乐圈引发仙主热潮,收割粉丝愿力,顺便收获一条死忠的忠犬;
 
CP:许盛阳
他的爱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一朵赤红的花。
————————————————————
 
【1v1,CP许盛阳,主攻】
 
【文中有修行者来去,有妖魔鬼怪出没】
修行境界前四层:聚灵、意念、出窍、显化;
修行境界后四层:育神、太阴、炼阳、鬼仙。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午轩 ┃ 配角:许盛阳【CP】 ┃ 其它:1V1
==================
 
编辑评价:
  午轩原本是一名资质超常修行者,锋芒难以掩盖。师父的义女受人挑拨为一己之私对他暗下杀手,损坏了他作为修行者至关重要灵根,他经历过隐忍复仇,却难以逃脱殒命的厄运,再次醒来,他竟然回到十三岁,悲剧初始的那天。经历前世挣扎的他决定取得至宝后大隐于市,谁知一切却有悖他原定的设想,命运将这位修行者引向一条非比寻常的荣耀之路……
  本文开篇作者用自然流畅的行文将主角生前悲惨命运娓娓道来,点出重生的意义同时吸引住读者的目光。随着情节推进,侧重展现出主角的韬光养晦,以及他坚韧平和的性格特质。纵观故事整体将灵异,修真等元素融入到娱乐圈背景,同时对于主角的感情互动和发展也把握到位,细节处温暖治愈。
  
 
  第1章 重生
  
  夏日炎炎,四只电风扇呼呼的吹着。听说课间操被取消了,教室里趴下一片。
  外面一阵热风吹过,拂得一扇玻璃窗缓缓闭合。
  玻璃窗上浅浅的反射着阳光,晃动着照进教室。似有似无的,就在这缕阳光中,一道纤细的微光不知从哪里来,肉眼不可以看见,灵觉无从去感知。它融在这缕阳光深处,直到阳光照向墙角那名趴伏着的男生时,它才受到牵引一般倏然射下,没入那人的头顶。
  随着玻璃窗重新被人推开,上面反射的阳光也随之而去。那道微光的刹那存在,宛如游离在时光之外,自始至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风来风往,也无人曾有察觉。
  墙角只有午轩一个人在,被阳光照到时,他微不可察的轻轻一颤。
  似是从休克的困厄中复苏,午轩头脑隐隐作痛,眼皮沉重得难以睁开,身体麻木了似的没有感觉……他的神志尚未完全清醒,感知也异常紊乱,一时间弄不清自己的状况,但多年来挣扎生存的本能却在,他警觉的维持着原本的趴伏姿态,呼吸均匀如旧……
  他模糊的听着,模糊的感知着……
  年轻的声音讨论着功课和考试成绩,谈论谁谁更受老师喜欢……周围一片安逸与平和。
  他昏昏沉沉的皱起浓眉。他现在……是在一所学校中?似乎暂时是安全的。
  但他来不及稍加放松,头脑突然剧烈的混乱起来,纷至沓来的记忆不受控制的呼啸而过——幼时、童年、少年……上山拜师、遭遇灾厄、灵根有损……刻苦修行、绘制符箓、习得法咒……报仇雪恨、夺得古符……
  支离破碎的画面在他脑海中汹涌着来回碰撞,停不下来,理之不清,拂之还乱。
  他头痛欲裂,一时间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他咬紧牙关,皱着眉,镇定着、冷静着,竭力的回想。
  最后的记忆逐渐清晰和连贯——
  起伏的波涛,晃动的游轮,遍布的鲜血,深入骨髓和五脏六腑的剧痛……高贵的妇人一手抱着昏迷的少年,一手拿枪指着他,复杂的神情几乎带着悲恨……他靠着游轮残破的栏杆,艰难而漠然的站着。魁梧的中年男人焦急而愧疚的喊着他的名字,脸色苍白的冲过来,想要抓紧他的手臂。
  但他知道自己的生机已经枯竭,只不过依仗着修为和灵力才勉强多活几分钟罢了。他在哪里死不是个死,又何必要死在谁的怀里?他孑然一身,却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无父无母,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将如此。他沉默着握紧古符,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蹒跚着转身,扑向大海……
  游轮?大海?生机枯竭?
  午轩浑噩的头脑猛地划过一道亮光!
  身体的麻木感正在缓缓消散,久违的健康感觉渐渐清晰。没有剧痛,没有暗伤,没有濒死的难过!浑身通畅的血脉活力几乎是愉悦的哼着欢快歌声,充满了他的感官灵觉!
  午轩僵了刹那,心脏“砰砰砰砰”,震动得越来越紧促和激烈。
  混沌的神志也逐渐清醒,午轩压抑着激动缓缓抬起头,目光扫过眼前和周围的景象,陌生又熟悉的教室和同学让他瞳孔狠狠一缩。他的灵觉不会欺骗他,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幻象,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这里是他陷入灾厄前,最后待过的地方!
  他强忍着身体的颤栗,微微低下头,细致的打量自己。
  他半趴着坐在课桌前,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直板球鞋,青涩的身体稍显瘦削,却不是常年耗费精血疗伤的枯瘦。他捏了捏手臂,浅麦色的肌肤上没有半点疤痕,骨骼也不是成熟的硬朗。他的手腕上还戴着爷爷送他的十三岁生日礼物,一只崭新的多功能电子手表。
  手表上面显示着现在的日期和时间:
  2005年7月15日。
  他挣扎着活到了二十二岁,那时已经是2014年。现在却是九年前!并且,7月15日!果然是这天!他现在刚刚十三岁,刚刚读完初一,刚刚转到千树初中来读初二学前暑假班……可他记得更清楚的是,这天是他短暂一生的灾厄起点。
  曾经的这天,他的“灵觉”突然觉醒,年少的身体承受不住灵觉的冲击,疲惫的陷入昏迷。然后,闻讯赶至的爷爷将他从校内医院中接走,送他去山西的古村拜师。
  再然后,因为他资质太好,师父的义女受人挑拨,为了争夺传承而对他暗下毒手,损伤了他的修行根基……师父性情怪异,许他自己报仇。他灵根极佳,哪怕受到损伤,修行时耗时耗力且痛苦万分,但他依然能够修行出成果来!
  他隐忍,苦修,复仇!
  可是仇人容易杀死,灵根却难以复原。
  修复灵根所需要的伤药无不珍贵难寻得令人发指,可若是不能修复灵根,他无论继续修行与否,都要常年承受深入骨髓的痛楚。这痛楚不仅是感官上的难熬,更是他生机的不断枯萎——灵根受损,宛如身中慢性剧毒。所以他不得不四处寻药,陷入那视人命如草芥、泥沼般让人窒息的灵异圈中,他因伤药而行事掣肘,不得自由,无法挣脱……
  所谓灵异圈,在他看来,无非是妖魔鬼怪与稍有修为的人混在一起彼此倾轧!
  那些记忆附带着让人力竭的痛苦,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却反过来提醒着他——
  现在,那对他而言意味着毁灭和灾难的起源还没有发生!
  而他这崭新的一世也再不必为毁身的仇恨、无边的痛楚,以及他的……生身父母所困扰了。
  是他一指点碎最后一个仇敌的魂魄后,收摄得到的那张古符的缘故?还是那片隐约有着怪异氛围的海洋,其实另藏着不为人知的神秘?抑或是那一切神秘因素加在一起才造就的无法复制的奇遇巧合?是这巧合让他魂魄穿梭时空,重生到过去的自己身上?
  一连串的惊疑划过脑海,午轩咽了咽唾沫,强行将急促的呼吸稳定下来。
  不管怎样,他确定自己回来了!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他“灵觉”刚刚觉醒的那天!
  他握紧微微颤抖的双手,险些压不下浑身的颤栗。他贪婪的感受着身体健康的活力,痴迷的体会着蓬勃涌动的生机,同时也仔细感应自己的灵觉——或许他的确是魂魄重生而来,曾经苦修到“显化”境界的修为虽然没有随他而来,但他的“灵觉”本质仍在。
  就在刚才的麻木中,他已经轻轻巧巧、静静悄悄的度过了最初的觉醒阶段。
  他曾以二十岁的年龄,在这个世界的灵异圈中占据一席之地,因为他有令人嫉妒的天资,有复仇得来的传承法门,有谨慎理智、坚韧不拔的秉性。而如今,他的“灵觉”不仅安然觉醒,更因为他似是魂魄重生而更加精纯和强大。
  那么,他是不是终于能够像以前时刻向往的那样生活了?健康的默默的修行,自由的安静的活着,不受痛苦的度过春秋冬夏,可以听春雨,可以看夏花,再也不必为了寻求疗伤灵药而北钻南往,东躲西藏,甚至受人威胁……
  午轩低着头一动不动,复杂汹涌的情绪在他的深呼吸中缓缓平复下来。
  他始终都只是孑然一身,他能够拥有的也始终都只有他自己,他必须让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否则用什么守护自己向往的没有痛苦、不受威胁的自由?可是修行时的灵气波动难以掩藏……
  想到“灵气波动”,午轩刚刚清醒的头脑又是一震,他忙再看向电子手表。
  ——2005年!没错,没错,现在千树城还没有改建,或许连规划都还没有开始进行!也就是说,城北的遇佛山上,那座地理位置略显陡峭、坍塌破败无人问津的古庙,现在还没有被推倒夷平仿古重建!那么,那座古庙现在依旧只有那些历史悠久的断壁残垣。
  午轩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
  那张在他重生前依然在搅动灵异圈腥风血雨的“水墨洞天画卷”还没有出世!
  宝物本能自晦,不被世人所知。但是当年“水墨洞天画卷”被封印太久,出世时庙墙被铲碎倒塌,它也因为灵气不足而无法自保,以至被损毁了一角,不能再隐匿自身的宝光和气息。这就导致日后谁拥有它,谁就成为夜中萤火、众矢之的。
  可是现在,那张洞天奇宝还完好无损的被封印在古庙的庙墙中!
  一封千百年,举世无人知。
  如果他将之完好的取出,再将之彻底的炼化,那他就拥有了一座隐匿于无形且没有任何气息外漏的洞天。等他再将画卷本体完全收到自己的灵觉中,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得知它的存在。日后他在洞天中修行,灵气波动都被洞天遮挡,他的生活还何愁不能自由自在?
  ……
  二十分钟的课间操时间快要结束了。教室外面,一名身材高挺的少年从楼下蹭蹭的爬上来,大步走进后门,在靠门的空座上坐下,一面提着衬衫一侧呼扇,一面拍拍酣睡的球友:“下午放学去篮球场再训练训练,明天早上一定要虐死初三那伙弱鸡。”
  被他拍醒的男生坐起来,挠了挠头,皱眉道:“哦,周末我想睡懒觉。”
  “周末不是有两天?你后天再睡。”
  “可是,下午太热了吧?”睡意朦胧的男生依然抗议。
  “三天没训练了,还嫌热!凉饮雪糕我包了,赢了球再带你们去体育馆游泳。”
  “哦,那行。”
  “你小子就是个吃货。”少年又拍了他一下,“继续睡吧,我回去上课了。”
  “哦,您走好。”还没睡醒的男生慢腾腾的说着,顶着鸡窝头重新趴到课桌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