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自我依恋+番外 作者:藤罗

字体:[ ]

 
 
文案
《重生之自我迷恋》第二部
 
依恋不是喜欢,但依恋是从喜欢开始。喜欢是浅浅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世上最爱自己的只有自己,并且永远不离不弃!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离,白清珏 ┃ 配角:南荣,罗青蓉,林玉华,唐云,白岩 ┃ 其它:年下,自攻自受,重生之自我迷恋
 
 
  ☆、最终抉择
 
  罗青蓉刚停好车,一抬眼就看到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去。她跟着上前几步,却又退了回来,直接去了虞城的病房。
  奇怪的是这次童玉玲没有在病房。罗青蓉走进病房,看到虞城在摆弄一盆土。虞城抬眼看到罗青蓉,礼貌地笑笑:“您好。”罗青蓉不动声色地回笑:“身体怎么样了?”
  “我很好,劳烦您费心了。玉玲已经去给我办出院手续了,您请放心,她不会再为难您的。”
  罗青蓉疑惑于虞城的说辞,轻声说道:“你女朋友她真的愿意吗?”
  虞城笑笑:“玉玲她亲口告诉我的,您请放心。”顿了顿,继续说道:“玉玲她是我的朋友。”
  虽然不明白童玉玲为何突然改变了心意,但罗青蓉坚信这和白清珏有关系。从虞城住的这家医院出来后,又急匆匆地赶去了唐离所在的医院。
  唐离睡着了,手腕上扎着针,葡萄糖顺着细细的管子流进他的血管。南荣正坐在窗前看书,见罗青蓉来了,反手将书扣上,起身来说道:“阿姨您来了。”
  罗青蓉俯身看向唐离睡得并不安稳的脸庞,说道:“你觉得白清珏是个什么样的人?”
  南荣面上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神色,“阿姨您怎么会问这个?”
  “你是小离最好的朋友,他不可能不告诉你他和白清珏的事。”
  窗帘被风吹得轻轻晃动,南荣将对着唐离头部的一半窗户关上,将另一半窗户打开。
  “阿姨,您觉得他怎么样?”
  罗青蓉没料到南荣会反问她,坐到凳子上,说道:“他是个好孩子,但是他们不适合。”
  只是不适合,这是她所做的最大让步了。
  南荣明白罗青蓉话里的意思,他知道几年前罗青蓉就对白清珏印象不错,只是没想到唐离和白清珏会成为现在这种关系而已。
  “阿姨您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不适合,是因为他们都是男人吗?”
  “唉......”罗青蓉叹了口气,手不自觉扶上额头,“做父母的都不希望孩子走上一条艰难的路。”
  “哪怕是以唐离的幸福为代价?”
  罗青蓉猛地抬起头来看向站着的南荣,眼里夹着着几道不明的光。
  “我不敢肯定白清珏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但我亲眼见证了唐离和白清珏在一起之后的蜕变。唐离性子比较倔,我知道他肯定没有好好跟您和叔叔沟通,所以我想请求您和叔叔好好跟唐离谈一谈,听听他的想法,或许您们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唐离。”
  南荣说得很诚恳,罗青蓉蹙着眉想了想,说道:“我会好好跟他沟通一下。”
  但凡在一个行业里能够身居高位的人无一不是善于倾听别人的意见的,只是因为当时气急败坏怒火攻心,所以才会失了原则。
  白岩已经把手机还给了白清珏,也不再限制他的活动范围和时间。白清珏知道,这是因为白岩和林玉华都从心里知道他不会再去找唐离。
  或许就是以往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来的乖孩子的形象让父母笃定他不会因为一个男人让他们二老伤心。
  事实亦如此。
  下午两点刚过,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
  白清珏却并不觉得热。
  电话响起,白清珏看了一眼电话号码,面无表情地接了电话。
  晚上,白清珏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西瓜,白清珏说道:“爸,妈,我被录用了。”白岩和林玉华低着头啃西瓜不说话,半晌之后才说道:“既然被录用了就好好干,我们一直都相信你。”
  白清珏家附近有一所私立大学,欧式建筑,里面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还有好多C市大使馆官员的孩子。虽然这里地处市郊,但是风景好,交通也方便,所以才会将这所学校建在这里。
  从家里走过去不过十五分钟,也有公交车过去,只有一个站。白清珏在家赋闲了将近两个月,十天前带上各种证书去了这所大学面试,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录用。
  现在是八月中旬,学生们还在放暑假,下学期一开学白清珏就要正式成为大一学生的高数老师了,从来没有当过老师,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处得来。
  自己是没问题了,但是唐离呢?
  白清珏和唐离不一样,现在的他没有那么广的人脉关系,没办法从别人口中知道有关唐离的事情。唯一可以问的人只有南荣,但是自从之前南荣打电话让他去一趟虞城的医院之后,对他的态度似乎就有点冷淡了。
  想是南荣已经知道了他和唐离分手的事情。
  要顾及的东西太多,白清珏很讨厌现在这种状态。
  白清珏硬着头皮请求南荣出来见个面。
  白清珏瘦了,皮肤也更白皙了,这是南荣见到白清珏之后对白清珏的第一感觉。南荣想过白清珏是因为家长的压力才不得不向唐离提出分手,但他仍旧无法放下对白清珏的隔阂。
  一个人如果接二连三地伤害他的朋友,他不可能会轻易释然。
  “你找我有什么事?”南荣喝了一口咖啡,手搁在桌子上看着白清珏一直在杯子里搅拌。
  白清珏知道南荣喜欢这家咖啡厅的拿铁,所以特意约在这里。但他自己并不喜欢喝咖啡。
  “对不起。”
  南荣的嘴唇几乎要抿成一条线,“你是该对我说对不起,但你更应该对另一个人说。”
  咖啡已经凉了,白清珏停下搅拌的动作,正襟危坐地问道:“他.....怎么了?”
  “怎么了?”南荣好笑地说道:“你还有资格问这话吗?”
  “无论如何,请你告诉我。”
  南荣咬咬牙,他不明白为什么白清珏总是一副笃定他会说出唐离的事情的样子,明明是那样伤害他朋友的人,到底还有什么立场去问他关于唐离的事情!
  “先是为了你的事和家长硬碰硬挨了打又在密闭的书房跪了一整晚,中暑昏迷住院;刚出院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三天,又是昏迷住院。你知道他妈妈求我过去看看唐离的时候唐离是什么样子吗,就是行尸走肉,跪着求我们把白清珏还给他。怎么样,你满意吗?”
  白清珏紧握着拳头,南荣每说一句,白清珏的指甲就嵌进肉里一分,本来就苍白的脸庞此时更加没有血色,“他现在还好吗?”
  “好得很,没有你,他会更好。”
  白清珏咬着嘴唇,盯着南荣的眼睛里有波光在流动。
  “你曾经有没有一瞬间觉得我就是唐离?”
  “你问这个做什么?”南荣别开眼去,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但你不可能再成为他了。”
  南荣并没有真正理解白清珏的意思,但他也做出了回应。
  而这回应似乎对白清珏有很大的冲击力。
  “你说得对,现在我们是两个人......”
  南荣没心思去细想白清珏话里的意思,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我问你,你和虞城是什么关系?”唐离打电话问他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事后才觉得奇怪,如果只是因为吃醋根本不可能会有如此愤怒的语气。再联想到唐离将自己关在房间几天的事情,南荣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然而南荣没想到白清珏会直言不讳:“他喜欢我,一直。”
  这个答案超出了南荣的预想值,他定神细视白清珏的眼睛,“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普通的师生关系,或者是普通的情敌关系。没想到,他和唐离才是情敌。难怪唐离会那么急切的想要知道你俩的关系,看来你们的关系果然不一般。”
  白清珏一愣,“他问我和虞城之间的关系?”
  南荣并未完全放下对白清珏的成见,语气陡然转冷:“他要是不问,你想一辈子将他蒙在鼓里?不过也多亏了你和虞城还有这一层关系。”
  白清珏知道南荣说的“多亏你和虞城还有这一层关系”指的是什么事,“我想见唐离。”
  “你还有什么脸见他?你要是想看他为你要死要活的样子,我劝你还是别去了,请不要打扰他现在的生活。”
  南荣不想再继续和白清珏谈下去,起身离开。走了几步,转过身来对白清珏说道:“我看到他把一幅素描画像扔了,一遍遍地写着‘九十九’三个字,这也跟你有关吧?”
  白清珏身子一震,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他竟然忘了这回事,如果唐离已经知道虞城送他那幅画不是虞城画的,那就真的糟糕了。
  桌上的咖啡一口没动过,白清珏皱着眉喝了一口,很苦。
  如果人都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那白清珏承认他自己也是。他曾以为他对唐离不过是有纯粹的保护欲望,他以为他会和唐离住在一起纯粹是想近距离监视他以免他再次死在那个地方,他以为他只要达到了目的就可以淡然地离开,他以为他对唐离的感情是纯粹的“自爱”,但他发现他错了,等一切都偏离了轨道,他才发现他错了。
  他爱唐离,不是纯粹的自爱,就是对情人的爱。
  这样一个处处迁就他、为他着想、为他喜怒哀乐形于色的人,他不可能不爱。
  如果非要在父母和唐离之间做一个选择,白清珏选唐离。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我是个烂作者QAQ
 
  ☆、为爱追逐
 
  陈周毕恭毕敬地站在唐离的办公桌前等唐离在文件上签字,唐离单手拔开便携式毛笔的笔盖,指头灵动地一转便将笔调整成正确的握笔方式,如行云流水般签上了“唐离”两个字。
  陈周接过唐离递过来的文件却并未离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唐离盖上笔帽,淡然地问道:“还有事?”
  “总经理,白清珏先生在楼下,说要见您。”只听到“白清珏”三个字唐离便蹙起了眉头,陈周知道唐离这副样子表示他在生气。但是生气之中又夹杂着其他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他看不出来。
  他不知道唐离和白清珏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极力克制自己受惊的情绪。
  “告诉他,不见。”
  白清珏刚走进青远的大门就看到了陈周,陈周也看到了白清珏。他还记得白清珏,虽然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在他的印象里白清珏和唐离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现在白清珏坐在一楼大厅里等候消息,虽然面上并无太多表情,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急得手心出汗了。
  等了约莫半刻钟,陈周终于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见到白清珏,有些迟疑地说道:“总经理他现在有事,不方便见你,你先回去吧。”不知道唐离和白清珏之间出了什么事是一回事,但用何种态度对待白清珏又是另外一回事。本来可以直接由内线打进前台让前台工作人员通知白清珏,但陈周选择了亲自下来。
  “这样啊,那我再等等吧。”白清珏面上有一丝倦意,可能是头天晚上没睡好。陈周朝白清珏温和地笑笑,“不要等太久了。”白清珏朝他点点头,坐下继续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