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子风流 作者:夜悠

字体:[ ]

 
  从末世穿越到古代,成为王府世子。
  爹不疼,娘不爱。
  父王一心要造反,不停在作死。
  母妃心怀故土,儿子哪边凉快哪边去。
  幸好他还有一个小可怜儿子,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消停日子没过几天,什么?世子要去当质子!
  秦子臻很淡定的表示压力不大。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当质子就当质子吧,照样能把日子过好!
  警告:本文主攻,三观不正,金手指大开,不喜误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异能 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子臻,谢九思 ┃ 配角:秦澈,秦睿诚,顾君清 ┃ 其它:小包子,王爷,造反
    晋江银牌推荐:秦子臻从末世穿越到古代,成为藩王世子,本以为可以当一个逍遥自在的二世祖,谁知亲娘是皇家公主,亲爹一心要举兵造反,他则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要被送往京城的质子,妥妥的作死的节奏,为了不被炮灰掉,秦子臻利用异能,还有他手中的资源,在古代一步一步攀向巅峰。
  文章以秦子臻的发展为主线,主角拖着儿子,带着爱人,在古代打拼出一条康庄大道。其中主角的爱人同样是一个身份尴尬的人,作者人物塑造很到位,秦子臻嚣张纨绔,谢九思表里不一,主角误会谢九思爱上了他,期间闹出许多笑话,两人从相知相许相爱,到后来的同心协力,都是文章的亮点之一。
  ==================
  
  ☆、第1章 
  
  纷乱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回放,床上的人很不安,紧锁的眉头似乎正经历着极大的痛苦。
  这是一个少年短暂的一生,童年时期的无忧无虑,唯一只不解父王和母妃为何不喜欢自己,明明他已经那么努力,小小的孩童为了得到父母关注,日以继夜用功读书,他表现的那么好,比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好,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仍然得不到父母一个赞赏的眼神。
  多少个夜晚躲在被子里哭泣,小小的孩童逐渐长大,叛逆的少年惹是生非,整日和狐朋狗友一起胡作非为,只可惜无论他做了什么,哪怕是杀人放火,父母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父王只会为他善后,母妃只会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顾影自怜。
  少年开始破罐子破摔,冷了心,伤了情,今朝有酒今朝醉,直到———
  少年十五加冠,而后成婚,儿子的出世令他喜出望外。
  还来不及享受成为父亲的喜悦,小小的生命戛然而止。
  少年的伤心愤怒难以言表,随着长子的去世,次子的体弱,三子的早夭,少年的心,渐渐变得麻木,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初为人父的喜悦。
  他以为他的一生会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反正他的老子是王爷,位高权重的异性王,母亲是王妃,朝廷册封的福慧公主,他是平西王府唯一嫡子,就算他一辈子无所事事,旁人也只会巴结奉承,他可以随心所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十八岁生日那天,一道圣旨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少年怎么也没想到,父王会请封他为世子,心中有一些窃喜,还有一些彷徨,他知道父王不喜欢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少年怎么也想不明白,父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
  父王也是在意他的吗?少年心中无解,也不会妄想去寻找答案,少年的记忆在一次刺杀中陷入黑暗,只余下刀光剑影和漫天血光。
  秦子臻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属于他的记忆,少年的随波逐流,内心的期盼软弱,在他看来不过是无能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夺舍还是重生,能够呼吸新鲜空气,能够思考问题,无论怎么说他都赚了。
  世界末日都能爆发,他以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总之情况不会比粉身碎骨更糟。
  那是一场绝杀的爆炸,十死无生,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亲侄子为他设下的杀局。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被撕成碎片,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他没有死在末日爆发后的那段黑暗岁月,却死在了新纪元来临的争权夺利。
  面对死亡,秦子臻心里并没有太多愤怒,背叛而已,末世每天都在经历,他心里只微微有些遗憾和惋惜,他可怜的侄儿啊,失去了他的庇护,失去了他的资源,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知他那侄儿能活到几时,又是否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其实,如果没有这场绝杀,等他将来老了,他所有的东西只会留给侄儿继承,为什么他要那么着急呢,恐怕他那侄儿终其一生,直到临死也不会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
  作为精神和空间双系异能者,他们向来都喜欢把资源随身携带,只要一想起那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秦子臻的心情就特别愉悦,宁死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东西便宜别人。
  收回纷乱的思绪,秦子臻并不急着先醒来,他向来都是一个向前看的人,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目前当务之急,首先他要做的,是把脑海里那些无用的感情剔除,他可不想让那些情绪影响自己。
  至于醒来以后将要面对的情况,只要不死,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体内异能的波动很微弱,花了三天时间,秦子臻才彻底占据这具身体,剔除了不属于自己的所有感情,又花了十天时间梳理体内杂乱的能量,那一场爆炸对他的伤害很大,脑海里的晶核完全破碎,异能几近与无,要想完全恢复,恐怕要到猴年马月了。
  不过无论如何,能活着总是好的,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
  昏迷的这些日子,他能感觉到周围人的活动,下人帮他拭擦身体,喂他吃药,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些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却又很有用的闲话。
  例如王爷今日赞扬二公子了。
  又例如,世子侧妃杨氏,似乎对大公子特别好,也不知她肚子里的那个种,究竟是谁的。
  更例如,孙少爷多么多么可怜,亲娘去得早,养娘又多么多么狠心,明明孙少爷已经体弱多病了,梅姨娘为了争宠,还故意不给孙少爷盖被子,造孽哟!
  唉!世子也是个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这才刚刚封了世子,立马就遭遇刺杀,要说这其中没猫腻谁信。
  “你们快别胡说了,待到世子爷醒来,仔细你们的皮。”大丫鬟红鸾双手叉腰,眉眼一瞪,怒斥着几个说闲话的下人。
  “好姐姐,小的知错了,咱们这不是说着玩吗?哪敢让世子爷知道。”
  “呸!”红鸾啐了他一口,骂道:“这些话是你们能说的吗?梅姨娘在怎么说也是主子,背后有王妃撑腰,你们不要命了。”
  “这不是心疼孙少爷吗,摊上这么一个养母,真是可怜。”
  “可怜又有什么办法,纵然世子知道也是陡增伤感,咱们王府谁不知道世子对王妃孝顺,只要王妃一哭一闹一求情,天大的事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霉的反而是咱们这些下人,梅姨娘的事情若是闹了出来,孙少爷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
  “唉!”长春叹息了一声:“世子再怎么不成器,对王妃却是千依百顺,王妃她……”
  “快别说她了,世子昏迷了十几天,也没见她过来看一眼,若是没有世子爷撑着,她哪还坐得稳王妃的位置。”靑霜不服气地说道,娇俏的脸蛋拉得老长。
  红鸾瞪她一眼:“行了,行了,都别说了,咱们只要做好下人的本份就行了,主子的事情哪能轮得到我们质疑。”
  “红鸾姐姐说的是。”长春陪着笑岔开话题,开始说起了东家长西家短。
  秦子臻静静地听着,觉得这一段对话的信息量很大,孙少爷应当就是前几日偷偷跑到床边唤父亲的孩子吧,只可惜被人发现以后抱了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冷硬的心似乎变得有些柔软,哪怕不是自己的孩子,听着孩童软软的声音,一种血脉相连的情感油然而生,这可比他那白眼狼侄子亲切多了。不过也仅此而已。末日里的背叛太多,儿子杀老子,老子吃儿子的比比皆是,血缘关系又如何,顶多比旁人多了一层维系,其实什么也算不上。
  就好比他的父王平西王,如果真的心疼儿子,也不会对他不闻不问,故意将他纵容成一个纨绔子弟,秦子臻向来只信奉一句话,天上掉馅饼,绝对是陷阱,虽不知平西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但他觉得肯定有阴谋,他这个平西王世子不会好当。
  亲情还当真是薄弱的可怜,秦子臻在心里决定,儿子如果听话,他就抱来养养,当个小宠物养在身边也不错,不听话,那就任由他自生自灭,白眼狼养一次就够了,别指望他会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缓缓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香床纱帐,古香古色的房间富贵雅致,抛开身体的疼痛,秦子臻心情很不错,看着屋内华贵的摆设,还有几个穿着古装的漂亮丫鬟,秦子臻高高悬挂的心真正落到了实处,这一次他万分确定,自己确实是穿越了,不是做梦,也不是臆想,更不是精神异能造成的幻觉,他确实穿越在那个倒霉世子的身上。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能够活着,感觉真好,倒霉世子的情况再坏,总比末日里丧尸横行好,秦子臻以为自己这次赚大了。
  “世子爷,您醒了。”红鸾的声音又惊又喜,急忙奔到床前,轻轻扶起他的身子。
  秦子臻微微皱眉,换做前世他绝对不会让人如此靠近自己,然而在他昏迷的半个月里,已经习惯了下人的照料,十几天没吃什么东西,身体有气无力,忍了又忍他才没把红鸾甩出去。
  “奴婢去叫太医。”篮彩飞快地窜出屋子,急忙奔往前院。
  “奴婢这就去禀告王爷、王妃。”
  下人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一个个脸上绽开了笑容,需知主子的安康,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只有主子好了,他们才能好。
  “世子爷。”靑霜惊喜的唤道:“奴婢让人煮了些粥备着,现在还热着呢,世子爷是否要用些。”
  秦子臻点了点头,示意红鸾拿个软枕垫在身下,思绪回笼他才发现,大脑的疼痛比之身体更甚,就好像头颅快要爆裂了一般,脑子和脑壳分离,头痛欲裂。他清楚这是身体不协调的后遗症,世子身骄肉贵,作为他灵魂的载体,世子的身体太过薄弱,想要消除这种状况,除了加强锻炼之外别无他法。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秦子臻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只庆幸自己的忍耐能力超级强悍,换做一般的人,只怕疼也要疼死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令他更加郁闷的,确是与空间断了联系,空间异能的波动虽然还在,却不足以让他打开空间,否则凭借空间里的药剂,就算不能让这具身体恢复到全盛时期,至少也能让他有自保的能力。
  摊开白皙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白净,纤细,一看便知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无一丝茧子,秦子臻给自己的手打了个满分,很漂亮,只可惜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力量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第2章 
  
  靑霜很快从外面回来,手中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碗儿:“世子爷,粥来了,您先吃些垫垫肚子。”
  轻快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秦子臻唯有苦笑,此时已经多想无益,异能没有消失已是万幸,他哪里还敢奢求太多,他相信只要有命在,总有一天他能把异能练回来,现在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很多年没有体会过这种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感觉了。
  末世哪怕粮食紧缺,说实话,秦子臻还真没怎么挨过饿,他的异能空间里,从来不会缺少后备粮,更别提后来基地研究出无土培植,还有营养液,只要熬过末世前期的暴乱,基本上活到末世后期的人,都不会再为粮食发愁,当然,食物的味道除外。
  “世子太久没吃东西,沾不得油腻,奴婢让人加了些肉末和葱花,您尝尝。”靑霜笑着说道,将粥端至他的面前。
  秦子臻深吸口气,闻着挺香,不愧是王府里的厨子,慢条斯理地接过碗勺,尽管已经饿得不行,他依然很有节制的只吃了半碗。
  见主子吃得差不多,靑霜眼疾手快,让人把碗收下去。
  不到一会儿,紫霞端了盆清水进来,红鸾赶紧沾湿帕子,细心地为主子净面。
  秦子臻不动声色,任由下人服侍,虽然早已从记忆中得知原主的生活习惯,心中依旧咂舌了一把,古人还真会享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