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想安静地做个反派 作者:晏十日

字体:[ ]

 
备注:文案
沈十六是个反派,给主角下了毒,但是主角听到了评论,误会了沈十六对他的感情。于是悲剧了。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十六,楚君逸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我真傻,真的,如果有人早一天告诉我男主是个隐藏的基佬,我一定离他远远的,绝对不去招惹他。”
  ——沈十六
  沈十六伏在万年寒冰上,嘴唇被冻得发紫。
  他体内空空荡荡,一丝灵气都没有,手脚经脉也废了。万年寒冰的寒气不断侵入他的身体,将他体表纵横的伤口冻成了青紫色。
  冷,是沈十六唯一的感受。因为太冷,连痛也感觉不出了。
  他身体僵硬,已然失去知觉,想稍稍抬起手腕都做不到。
  沈十六看着双腕上的漆黑铁链,想嘲讽地笑,脸上的肌肉却是麻木的。到这个地步,还要给他铐上镣铐,有必要吗?
  这一次,要死了吧。
  终于……能解脱了。
  沈十六无神的目光,落在前方的虚空上。他在等死。
  确实没有人,在经历过这些刑罚之后还想活着的。几十年的修行一朝化成泡影,身体也废了,日后是没指望了。
  世上总有些人,忙忙碌碌,最后却什么都没做成。比如他。
  忽然,漆黑昏暗的囚牢门口,出现了一抹亮光。
  “咿呀”一声,门被推开。
  沈十六没有去看是谁,没兴趣,也没力气。
  “沈十六。”
  原来是楚君逸。
  楚君逸说了这三个字,却没有动作,只是在门口静静地站着,看着沈十六。
  沈十六听到这个熟悉的磁性声音,心中忽然涌起久违的愤怒。
  他还来干什么?
  看自己笑话吗?
  还是大义凛然地教训自己这个正道败类?
  只有他……只有他不可以。他绝对不要在这个人面前示弱!
  沈十六软绵绵的手腕使不上力气,就拼着一股狠劲,用手肘撑着寒冰勉力撑起虚弱的身体,却在冒着丝丝凉气的万年寒冰上打了个滑。
  丢脸!
  沈十六自虐般地闭上眼睛,等着身体摔落回去的疼痛到来。然而下一刻,他惊惶地睁开了眼。并不是因为万年寒冰太硬,而是因为面前的怀抱太温暖。
  “用不着你在这假惺惺!”沈十六只惊愕了片刻,就立刻警醒过来,手猛地挥向楚君逸,试图将他推开。
  楚君逸轻而易举地捉住了他的手腕,沈十六悲愤莫名:从前他虽比不上楚君逸,但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他制服。
  楚君逸看着沈十六的目光很复杂,有不解,有警惕,有刺探,甚至还有……怜惜?
  沈十六打了个冷战,浑身僵硬地看着楚君逸,试图看出他在搞什么鬼。
  楚君逸终于开口了,清朗的声音带着难言的痛苦,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沈……师兄,为什么要下毒害我?”
  沈十六面色一变,胸口钻心一般疼痛。
  他为什么不下毒害他?若不是他,小师妹……小师妹怎么会离他而去?他照顾了十八年的小师妹,从他十五岁那年,师父将他带回来,把小师妹软软的手放在他手心的那一刻,他就告诉自己要照顾小师妹,告诉自己,小师妹以后会是他的新娘。
  天赋比不上别人没关系,付出千百倍的努力依然没有用也没关系,噩梦永远缠绕着他也没关系,他始终想象着几年后就能和小师妹成亲,生很多孩子,拥有一个温暖的、真正的家。
  可现在,这一切都被楚君逸毁了。
  “因为我恨你。”沈十六冷冷道,冰冷的身体被楚君逸的体温捂得稍稍暖了起来。他厌恶地皱起眉毛,却无法撼动楚君逸坚实的臂膀。
  楚君逸目光几变,看着怀中微微颤抖的沈十六,面色挣扎几番,忽然道:“是不是因为……小师妹?”
  沈十六身体猛地僵住,硬得像石块一样。他慢慢抬起头看向楚君逸,眼中的恨意几乎要将楚君逸的脸剜下一块肉来。
  他知道了!
  他是来炫耀的。是的,他轻轻松松就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他还不满足,他还要来向自己炫耀一番,看尽自己的狼狈!
  沈十六胸口气血激荡,喉头涌上一阵腥甜。但他向来极为要强,硬撑着将那即将喷涌而出的一口鲜血咽回肚子里。
  楚君逸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迟疑地抬起手,缓缓抚过沈十六的长发。沈十六的长发十分顺滑,而且油黑乌亮,曾经因为这头长发被无数次认作美人。
  沈十六依然充满恨意地看着楚君逸。他不知道楚君逸忽然做出这么温情脉脉的动作是想干什么,但他肯定楚君逸是要羞辱他。就像这段日子里,那些人做的那样。
  “师兄。”楚君逸喟叹一声,轻柔地把玩沈十六的长发,“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也许……”
  楚君逸吞吞吐吐起来,沈十六十分不耐烦,向后仰了仰头,想要避开那只玩弄他的头发的手,却因为腰部冻得太久过于僵硬,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
  “小心!”楚君逸紧张道,搂着沈十六一起倒了下去,另一只手及时伸出,托住了沈十六的后脑勺。
  “你在搞什么鬼?”沈十六被楚君逸压得一阵气闷,忍着喉头的腥甜,皱着眉头厉声道。
  凭楚君逸的修为,怎么可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竟要跟他一起倒下来?楚君逸是想出了一个新方法来羞辱他吗?
  楚君逸却看着沈十六失了神。他情不自禁似的伸出手,抚过沈十六紧皱的眉头,道:“原来师兄生起气来,是这般好的颜色。”
  沈十六脑袋嗡地一下,只觉刹那间气血往脑中灌去。
  羞辱,果然是羞辱。楚君逸,好手段!
  他睁大眼睛,用凌厉的目光看向楚君逸,正要大声斥责楚君逸,身为正道修士,怎能用此下作手段侮辱他人?什么样的严刑酷罚他都受得住,楚君逸何必如此作态?
  楚君逸揽着身下人纤瘦的腰,见他忽然睁大眼,仿佛正义凛然,却实在楚楚可怜,心中一动,说话动作间更添了几分温柔,这于他原本是做惯了的。
  “方才我进门的时候,见沈师兄伏在冰床上,长发如墨,肤白胜雪……”
  “楚君逸!”沈十六目若寒星,高声斥责道,“你若要羞辱我,大可不必如此,沈十六时至今日,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吗?”
  楚君逸如梦方醒,脸上闪过一丝窘迫,慌忙道:“我并不是要折辱师兄,只是一时感慨,情不自禁。”
  沈十六愈发恼怒,挣扎道:“那你放开我,你我这般,成何体统?”
  “师兄别动。”楚君逸面色一变,连忙压住沈十六。然而这个动作使两人身体贴得更近,沈十六的大腿挨上了楚君逸的大腿根,碰到一个滚烫的粗大物事,立刻打了个哆嗦。
  “你……你怎么……快快松手。”沈十六面上飞过一抹薄红,很快沉下脸来,冷声道。
  楚君逸非但没放手,反倒贴得更近,附在沈十六耳边,低声道:“师兄若是早先将自己的心意告诉我,我们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沈十六强忍尴尬,故作坦然,问道:“什么心意?”
  楚君逸喉中发出低沉而愉悦的笑意,捉住他的手腕向下带,道:“时至今日,沈十六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吗?”
  沈十六手腕上的铁铐带着的铁链,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寂静无人的囚室里响得惊人,让人悚然一惊。
  沈十六来不及反应,手已经碰到了那要命的东西,当下头皮发麻,嗓音都变调了:“楚君逸,你到底在浑说什么?我一句也不懂!你……你有那么多红颜知己,抓着我算是怎么回事?”
  楚君逸死死压住沈十六,不让他逃脱,低下头埋进沈十六的肩窝里,声音沙哑,道:“师兄帮帮我。”
  “去找你的红颜知己,要是你喜欢男的,我看执掌药园的刘长老就不错。”执掌药园的刘长老寿元将尽,头发半秃,牙齿掉光,正是一副将要寿终正寝的模样。沈十六拼命挣扎,却无力摆脱楚君逸的桎梏,只能使铁链发出徒劳的撞击声,恼羞成怒之下,口不择言,也不怕惹怒楚君逸,讥讽之语张口就来。
  楚君逸用另一只手挑开沈十六的衣领,在那漂亮的锁骨露出来之后,眼中的颜色深了几分。
  “师兄受伤了。”楚君逸道,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沈十六锁骨上的殷红伤口。
  沈十六只觉锁骨传来灼热的滚烫触感,身体一颤,眼睛猛地睁大,刚要再次斥责楚君逸,那粗大物事却在手心跳了跳。
  他茫然地一眨眼,片刻后回过神来,不管不顾地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楚君逸,你最好快点放开我!”
  然而,即使他用尽了全力,那微末力气还是如同蚍蜉撼树一般,对楚君逸产生不了任何影响。而他口中的警告,更显得软弱而可笑起来。
  突然,沈十六一下子绷直了身体——楚君逸握着他的手,缓慢动作了起来。
  他僵硬地躺在楚君逸身下,僵硬地感受着楚君逸的动作。
  “楚师兄,你和沈师兄在做什么?”忽然,门口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楚君逸身体一顿,沈十六手心沾湿了一片。
  这个声音是……小师妹……
  沈十六身体一弹,猛地呕出一口鲜血。
  早该呕出来了。昏迷之前,沈十六心想,若是早些昏过去,也不至于受此大辱,更不至于……被小师妹看到。
 
  ☆、第二章
 
  楚君逸将沈十六安置在榻上,神思恍惚了一下——将人抱在怀中,他才惊觉,这个人已经瘦得这么厉害了,在他怀里轻得像羽毛一样。
  沈十六的双目紧闭,牙关扣死,因为被囚太久,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仿佛一碰即碎。
  箫小小咬着下唇,泪珠子断线似的向下掉落,呜咽声含在喉咙里,怕惊到了沈十六一般。
  “楚师兄,沈师兄怎么变成了这样?”箫小小问道。
  楚君逸正在给沈十六输送灵力,闻言心中一颤,回头看到箫小小惊惶的模样,心中顿时变得异常柔软,不禁柔声安慰道:“小师妹放心,有我在,沈师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箫小小最为信任楚君逸,心里又对楚君逸存了三分爱慕,见楚君逸眼神温柔坚定,心中一定,点了点头。
  沈十六身体渐渐暖了回来,昏昏沉沉间,刚睁开眼,便看到二人“眉目传情”的这一幕。他只模模糊糊看到楚君逸嘴皮子张张合合,小师妹红着一张脸,似是含羞带怯,登时胸口一阵郁结,喉头窜起痒意,忍了忍,没有忍住,咳嗽几声,唇边又溢出几口鲜血。
  这几声咳嗽仿佛耗尽了他的心力,沈十六咳出那几口血后,便又昏了过了,不省人事。
  “沈师兄!”箫小小捂住嘴巴,惊呼一声。
  楚君逸面色一变,急忙坐在床边,扶起沈十六,手掌抵在沈十六后心,徐徐送入一股温和的灵力,待感觉沈十六气息平稳下来后,方才松了口气,却仍是不敢松手,依旧将沈十六抱在怀中,为他暖着身子。
  箫小小隐约觉得两位师兄的姿势有些异常,但因心中充满了对沈十六的担忧,也就没有细想,焦急问道:“沈师兄怎么又吐血了?”
  楚君逸一滞,想起方才的场景,心下一叹,暗道师兄怕是看到自己与小师妹交谈,又误会了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