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刘二娃重生记 作者:冬月青

字体:[ ]

 
 
文案
土地主之子刘二娃,平生最不喜读书。因逃学被土地主父亲追打得鸡飞狗跳,意外落水后,从古代穿到了一穷二白的小村落,变成了三岁小娃。
刘二娃从梦中得知,竟然是因为自己的蠢萌指数过高,地府将他投放到异时空进行净化!
当然,心大的刘二娃是完全不能领会到其中的奥妙的,吃好睡好玩好更有竹马小攻,才是蠢萌受真本色。直到,竹马小攻的离开,地府第一神兽的出现——
 
概要版:因意外落水身亡的小受从古代穿过来,本想着过着蠢萌就好的生活。可是,他被地府的神兽监控他的蠢萌指数,他的竹马小攻因为带有诅咒的身世,被家族利用排斥。从此,蠢萌小受走上了净化蠢萌、拯救小攻的道路。
PS.蠢萌哒小受X黑化美型攻(攻很美腻很美腻)
文案,真是很忧桑啊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二娃,白灵 ┃ 配角:丢丢,算命先生,花照 ┃ 其它:蠢萌哒小受X黑化美型攻
 
 
 
  ☆、1.我是刘二娃
 
  正是炽夏,大中午的阳光晒得不行,路上蒸腾着暑气,油亮亮的大绿叶都被晒焉了,只剩下聒噪的蝉不闲疲倦地在那一轮一轮地叫唤着。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子,满眼的棉花地和稻田,划分的规规整整,大路小路边,是一排排土不拉叽的旧瓦房,间或夹杂着几间茅草房。房子虽然旧了点、破了点,但好在南北通透,屋前屋后载着许多大树。这大夏天,偶尔来一下穿堂风,又有背靠大树的阴凉,在堂屋地上铺一床凉席,简直快活似神仙。
  在村最西头不新不旧的瓦屋中,地上的席子里,正睡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三岁小娃,身上一件磨了洞的小白背心,都卷到肚皮上去了,露出一截软软胖胖的肚皮,随着呼吸,慢悠悠地一鼓一瘪着。
  “二娃,不随娘一起去地里咯?”
  小娃他娘半跪在席子旁边,温柔地拨拉着小娃,若是小娃醒不来,就得把他一个人丢在屋里了。他娘还不到三十岁,生得有几分清秀,即使风吹日晒的,也比村里的三姑六婆白净一大截。此时戴着一顶草帽,全身都收拾妥帖了,就准备去地里干活了,虽然现在两点多,热得不行,但赶到地里也就将近三点了,干个两三小时的活,又得回家刚做完饭。
  刘二娃没睡醒,被他娘拨拉着有些烦躁,咕弄道,“娘,你先去,一会我就来找你。”
  从屋里到干活的地里,小路有些绕,但绕来绕去也就几百米。幸好这一路是没有水的,要不然二娃他娘也不放心让小孩一个人过来。
  二娃父亲一般在外面做活,母亲一个人种不来那许多田地,家里总共也就两三亩。这两三亩地的位置偏生还避讳得很,正挨着村西头的一片坟地。但没得法子,二娃家是新搬来这条路边上的,种的田地也就没什么选头,再加上离家近,二娃父母也不计较那么多,也就接受了。所以二娃家离那片坟地也近的很,他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出来撒尿,总得拉着他爹,就这样还被他娘笑话。
  二娃他娘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叮嘱道,“二娃,醒来了就去找娘哈。千万别去屋后面玩水咯。”这村里村外的都是熟人,大白天的,孩子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放不放心的,大家都这样,哪家的孩子不是野着跑。就是前段时间二娃落了水,把他爹娘吓了一跳,小时候批八字时又说命撞鬼数,他爹娘想着,怕是易被水鬼缠上吧,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远着水,寻常还得拜土地公公。不过自落了水后,二娃仿佛被开了窍般,明白了很多,他娘也就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屋里了。
  却说这落水后的刘二娃,还真不是原来的刘二娃。
  刘二娃前一世生在个小地主家,白白胖胖养到十二三岁,性子虽然懒点,嘴虽然馋点,但家里就那么一根独苗苗,还是被宠得厉害。不过他不喜欢读书,超级不喜欢,看到那些之乎者也和长胡子先生,就头痛加犯困的厉害。都十二三了,他爹想着怎么着也得让娃儿读点书,考个秀才什么的也好点。谁知刘二娃不争气,逃学耍赖,把他爹气得不行,抄着跟竹棍就要教训他。刘二娃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甩甩屁股就开溜,他爹也是年轻力壮,甩开膀子就在后面追,一阵鸡飞狗跳。不想追赶得太慌,刘二娃就掉在了河里,等刘二娃醒来时,发现自己也刚刚被捞出来,心里喘口气,看到抱着自己的娘的脸,庆幸地脱口道,“娘,差点就看不到你了咯!”
  他娘两眼一红,就滚出泪珠来。二娃伸出自己的手,想给他娘揩揩泪,不想一看到自己的手,就懵了,他再看看自己的身体,再四周看看围着的人群。坑爹啊!他怎么变成了三岁小孩的模样!他身边的人群都是什么奇装异服、妖魔鬼怪啊!他娘,嗯,幸好还是他娘,不过他娘怎么也年轻了好多,还穿着破烂的衣服。这是他那养得珠圆玉润的娘么?!都瘦巴巴的。
  他四处寻找他爹的身影,看到他爹正在拧巴湿透了的衣服,弱弱地喊了声,“爹”。他爹一脸慈爱的摸了把他的头,差点哽咽,“二娃。”
  刘二娃惊悚了!这是他爹么?为么脸上一点严厉的痕迹都木有,对他这么宠爱?!而且他爹也瘦了!他不由得为他瘦了的爹娘有些心酸。不过,等到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时,他满心的庆幸啊,幸好他爹娘还是他爹娘,虽然家里穷了点,但他爹不逼他读书啦!当然他没意识到这是他年龄的原因。不过,他也感到深深的忧郁,这一年到头吃到肉的次数太少啦,他好馋,好想吃肉,二娃忧郁地摸了摸自己白白软软的将军肚,想着,自己大概又瘦了吧。
  刚到这个世界那第一个晚上,刘二娃做了梦,梦里迷迷糊糊的。他只看到一团如雾的迷蒙中,有两个人影,好像一黑一白,在那里窸窸窣窣地说着什么,“这条被勾来的魂,智商有点低,有点蠢。崔司命最近不是要对地府人员进行清整么,这么蠢的,都被瞧不上,被赶回来啦。”
  “谁说不是呢,这人生,都被蠢死了,地府哪收得过来啊。不过怎么不放回去呢?”
  “放回去哪行啊,本来命数就没了,再放回去不是我们渎职么。找个异世界,平行投放过去多好。”
  “嗯嗯,小白,还是你聪明。”
  刘二娃一阵晕乎,感觉被一颗白色的蛋砸到,便醒了过来,他想着,他们说的蠢是谁?!他么?!怎么可能?!他那么聪明的!就是有点不爱读书,好吃懒做而已。但他记性可好了,芝麻点的小仇都放在心上记着呢。(你这是小心眼好么?!蠢得都不忍直视啦!)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虽然这里条件艰苦了点,但捡回条命,身边还有爹娘,这世上还有什么可愁的呢。于是刘二娃便毫无心理负担地,背负着三岁小娃的身躯,优哉游哉地过上了混时度日的生活。多么乐哉!
作者有话要说:  春节一过,感觉猪油蒙了脑壳,太蠢乐大家不要被蠢哭啊—。—
 
  ☆、2.你是白无常?
 
  
  若是一般人,定会对鬼差所说的“净化”多想几番,但刘二娃不是一般人,哪顾得着想那么多。他在席子上滚了几圈,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醒来。等他醒神时,都已经三点多了。他把自己蜷起来的小背心拉好,踢拉着小拖鞋,费力地掩好大门,迈着欢快的小步子,去田间找他娘去了。睡醒了果然就心情好。
  刘二娃之所以叫刘二娃,并不是上面有个兄长或姐姐,他家就他这么一个。二娃村里,计划生育严得很,家里生了个男崽,谁还想冒着被拆房的危险生二胎呢。刘二娃刚生下来时,他奶奶一看是个带把的,稀罕的不行,抱着刘二娃就到远近闻名的半仙那算了八字摸了骨。那半仙磨着他那抹小山羊胡子磨了半晌,都快把刘二娃奶奶急死了。过了好久半仙才犹豫道,“这孩子骨轻火焰地低,命格有异,取个二娃的诨名,唬弄一下鬼神有个兄长,也不至于早早把他勾了去。平平安安长大就好。”
  二娃他奶奶一听心下就紧绷起来,给半仙送了好几斤好酒加一只烧鸡,劳烦半仙照应他大孙子。半仙说的小名二娃,全家人自是不敢有丝毫轻忽,二娃这名字就被这么一直叫到大,至今连个大名都还没取。
  刘二娃家田地的西南边就是那片不大不小的坟地,坟地的西边有一条小河自西南流向东北,绕过二娃家田地边上的一片小树林,弯弯绕绕注入到二娃家屋后的大河里。这大河听他娘说,会流得很远很远,到底有多远,他也不清楚。实际上二娃村里他们这一排屋,风水都不是太好,哪有背着大河修房子的呢。虽然是坐北朝南,但在大河的南边,背着河落宅,总归阴湿之气太重。所以那片坟地才落在那块地方。
  但大河边上有一条大路,是去县城、往来各方的一条要道,再说村子里人太多,怎么也得有人住在这条边上。二娃他爹怀着“要想富、先修路”的莫名的超前眼光,硬是带着二娃母子,从二娃爷爷奶奶家分出来搬到这块。他奶奶当时怨了好久,嫌这地风水不好,到现在,也是怎么着也不会来这住的。
  至于那片坟地,实际上不是二娃村里正式的坟地。在村里的最西南处,有一片很大很大的坟地,都已经埋了村里的好几代人。而这块,实际上多是用来埋那些枉死或者夭折的,到现在,也没有很多的坟头。不过刘二娃当然不知道这些,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吓到哭得撕心裂肺,求她娘不要去那里干活了。
  坟地地势要比二娃家的地高出一截,刘二娃趴在靠近坟地的田垄上,在里面挖着他自认为跟火灶一般的泥巴洞。每块田地间有从河里引水的小水沟,很窄很浅,但里面会有龙虾、青蛙、田螺、泥鳅,有时候还有一些小鱼。
  二娃他娘捉了两只龙虾,用线系着,丢给他玩。这两只虾也够他玩一下午了,等到他缠着想要吃了的时候,也就到了回家的时间。刘二娃在那里鼓捣着,很想把那两只龙虾就埋在泥巴里直接烤了,烤熟了就吃。可是,他生不了火啊!他娘不给他火柴!还说玩火的小孩子会尿床!他娘以为他不知道这是骗小孩的么?!因为!因为不玩火他也会尿床好不好!当然,他坚决不承认以他十多岁的年龄,还会做出尿床这种幼稚的事,只不过是小孩子三岁多的身躯控制不住而已。哎,没办法,对三岁的小孩子是不能要求太多的,刘二娃表示对尿床毫无压力。
  刘二娃正捣鼓得起劲,那两只龙虾脱水那么久,都快被热气弄焉了,但还不放弃挣扎着脱离刘二娃的小肉魔爪。等到刘二娃脖子都酸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准备休息会时,只见那一丛坟包中,转出个小男孩。
  这小男孩一头白发,生得十分漂亮,刘二娃敢打赌,他活这两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人物。那小男孩面色白皙,眼如黑漆,一双瞳孔像直把人吸进去一般。细看的话,还能发现那如漆般的眼珠,透着一圈隐隐的红色。更要命的是,那双嘴唇,红得特别鲜艳。
  刘二娃像被摄了魂般,冷了好一会,突然反应过来时,一马就转身甩手扔了他的龙虾,愤力趿拉着他的小拖鞋,张开他的两只小肉胳膊,死命地嘶喊着,“妈妈哎!见鬼了!”喊完就大哭起来,边哭边跑,直扑到他娘怀里。
  他娘见他这副模样,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拿袖子帮他抹了他那一脸的眼泪鼻涕,抬眼看了看那小孩,宠溺地叱责道,“死孩子,乱说么哒呢,这是白灵,你要叫他哥哥呢。小白灵啊,来和你二娃弟弟玩哈。”
  刘二娃听到就收住了哭声,从他娘怀里小心翼翼地抬起眼,再瞥了那小男孩一眼,哭得狠了又忍不住哽了一下。不是鬼就好,他心里想着,他母亲都这般说了,肯定就不是鬼了。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嘿嘿,这小哥哥还长得挺漂亮的。没脸没皮的刘二娃转眼间脸上就炸开了笑。不过这笑还没完全咧开,刘二娃又撇嘴,眼见转眼又要哭。
  刘二娃他娘见这孩子怎么这样呢,忍不住怪了一句,“又哪么了?”
  刘二娃抬起头,把他那只小胖手伸到母亲面前,委屈道,“龙虾夹住我手指了——哇——”又是中气十足的哭声。
  白灵站在二娃原先呆的那地方,远远地看着二娃的闹剧。二娃没看到,他飞奔逃离到他娘怀里时,白灵眼里一丝的受伤情绪。白灵觉得他应该早就习惯了的,大家看到他不都这样的么。二娃他娘和他打招呼,也只勉强地笑了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