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与黑化男配的日常 作者:西月沉(下)

字体:[ ]

 
 
 
   
    “算了。”折腾了快半个时辰。几乎把宫殿翻了一遍,寂王终于认命。
    有这功夫还是把花羽容给解决掉吧,不然又横生枝节。
    “去刑房。”寂王府的刑房很久没有关人了。小事情在什么地方都能处理,而大
 
事则在正堂解决。刑房很久没开放了,进去的基本再无生还的可能。
    而花羽容在被关进刑房的那一瞬间,她心底是有畏惧的,但是随即她便觉得她
 
并没有做错什么,因为“问心无愧”,她在幻想着寂王痛哭流涕让她出来表示后悔
 
的场面,竟不觉得自己衣服没穿是羞耻的了。
    “师弟,我们去哪里?”陆惑问道,“要不要跟上去?”
    “那那两个人?”
    “他们不是没有找到密道么?”陆惑困惑不解道。
    寂王走的时候把门关上了,顾宁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我想我知道密道在哪里
 
了?”
    “在哪?”
    “在门后面。”
    “门后面?”
    顾宁点点头,“没错,就是门后面。”
    陆惑歪着头想了想,几乎在一瞬间,他就明白了顾宁的意思。
    没错,只有那里是容易被人忽略的死角。
    寂王一离开,顾宁和陆惑二人便冲进了屋子,哐当把门关上,果然,墙壁上有
 
一副已经拼好的拼图。
    顾宁轻轻戳了一下中间的一块。
    正殿里的桌子立马移开,出现一个地宫的入口。
    “下去看看。”
    顾宁点点头。
    陆惑便先跳了下去。
    顾宁紧接着跳了下去。
    落地的瞬间,头顶上地宫的出口便被关闭了。
    一切恢复到了顾宁和陆惑没有触摸那块板的时候。
    但是地宫内并不昏暗,而令人咋舌的是,这地宫的照明都是由夜明珠来提供的
 
    #其实这地宫是用来炫富的吧#
    地宫的通道很宽,顾宁和陆惑两人肩并肩走完全不是问题。
    地宫有许多路口,都需要选择,为了确保安全,两人一致决定走同一条路。
    也不知过了过久,这条地宫走到了尽头。
    顾宁和陆惑推开这堵看似严实,实则一推就能动的门,终于迎接了属于阳光的
 
亮度。
    蓦然发现——
    原来他们始终逃不过,宿命的诅咒。
    卧槽,这条路要不要这么狠,直接就把他俩送到了刑房。
    泥煤这到底是什么鬼!
    他们两人惊呆了,而正在刑房里准备给花羽容动刑的寂王他也惊呆了。
 
  ☆、203 对峙
 
“什么人?”寂王未出声,旁边的侍卫先开了腔,手中的武器蠢蠢欲动。
    顾宁和陆惑面面相觑。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打赢寂王及他的侍卫们,杀出一条血
 
路;第二条,陆惑主动表明身份,但寂王是敌是友尚不清楚,主动暴露也存在很
 
大的风险。
    只不过前者相比较后者,要更加冒险一些。
    寂王不发话,侍卫摸不清顾宁和陆惑是什么来路,不敢轻举妄动。
    而顾宁和陆惑二人决定先发制人——
    当然不是“biubiubiubiu”释放无敌技能pia死一片人。
    “寂王殿下,我们又见面了。”陆惑轻咳两声,开了口。
    寂王惊疑不定地看着陆惑,“你是谁?”
    陆惑撤去遮颜术,恢复自己原本的容貌,他现在基本肯定了寂王的修为在自己
 
之下,甚至是在小师弟的修为之下。
    “我们前几日才见过面,寂王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陆惑颇为“感慨”地说道。
    见到对方的真容,若寂王还认不出陆惑就是之前和归刹一道,还与自己交了手
 
的人,那他可真就是白痴了。
    “原来是你。”寂王眯了眯眼,“阁下深夜造访本王的府中,不知有何贵干?”
    这话说得文绉绉的,倒也掩盖住了对方的情绪,顾宁和陆惑也猜不透对方到底
 
抱了什么心思。不过没有让他的侍卫动手,兵戈相见,倒也让两人稍稍放下了一
 
点心。
    其实这也不足为奇,虽说寂王的修为和两人相比,差了一点。但是他比顾宁和
 
陆惑二人的年龄要大上很多,心思和城府自然不是他们能猜透的。
    不过同时这也证明了,寂王远远不是他在离妃和魔皇面前表现得那么窝囊。现
 
在的寂王,倒是更像与魔皇一母同胞的兄弟。
    “此事说来话长。”陆惑脑子一抽。
    “那就长话短说。”
    “是这样的,今天我和陆道友,没事出来闲逛,偶然路过王府。发现一人鬼鬼祟
 
祟进了王府。我们出于好奇和寂王您的安危,便跟着进来看看,不想——”这师兄
 
弟二人本来就是冲着寂王而来。想要一探究竟,不过这事实被顾宁加工以后,倒
 
令人分不清真假了,说到最后。便带上了欲言又止的意味。
    “不想什么——”寂王追问道。
    “不想目睹了一桩杀人事件。”顾宁的神情无比严肃。
    这种事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开玩笑。
    “而且,据我分析。被杀之人,是寂王您的那个人族小妾。”陆惑斟酌着开了口
 
    这话无疑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寂王本来被戴绿帽子就有些不爽,就算不爱那
 
个小妾,男人的占有欲也使他不能容忍小妾出轨。被一个外人知道也就罢了,本
 
以为对方会识相地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却没想到对方将它告知了另外一个人。
    可怜的寂王。千猜万想,就是没有猜到陆惑是个极其八卦的人。
    “死就死了。那种女人留在世上也只是种龌龊。”
    顾宁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只是出了一次轨。就觉得人家该死,那你这
 
种种马男人怎么算,是不是该下十八层地狱啊。
    “难道寂王就不好奇,区区一个小妾,有谁会冒着被抓住的危险而特地杀死她呢
 
?”
    “你管的太多了。”寂王冷冷地说道。
    让人觉得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事实上的确很糟糕。
    “不知道寂王是否认识天鹰和逸清这两个人。”
    “天鹰和逸清?”寂王摇摇头,“本王不认得,不过——‘
    寂王顿了顿,目光转向另一处。
    陆惑和顾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地被关在牢狱里,神情
 
无比倨傲。
    不过只一眼,两人就迅速把目光收了回去。如果那女子只是那一副姿态还好,
 
只是她赤身果体,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布料,白花花的*看得顾宁和陆惑一阵恶心
 
    时至现在,顾宁终于确定自己是彻底弯了,而且只能对着自家熙云一人有反应
 
    也不知是该高兴呢,还是适当地表示一下忧桑。
    那女子对面牢狱里,有好几个同样赤身*的男人,他们或恐惧,或者无所谓,
 
或者茫然,或者面无表情……
    顾宁和陆惑当下就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那个他们在后院碰到的女人,那
 
个花容院的主人……
    只是这奸夫的数量未免也太庞大了一点吧。
    两人默默地把目光收回去,尽力让自己目不斜视,但寂王随即发现了一个重要
 
的事情——
    “你们为何穿着我王府中的衣服?”寂王一向慵懒的眼眸中闪现一道锐利的精光
 
,直逼顾宁和陆惑二人。
    两人心叹糟糕。
    还不等二人回答,寂王又展开攻势,“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密道?”
    两人继续沉默着。
    寂王抿了抿嘴,“若是不回答,那本王可不客气了。来人——”
    “慢着!”顾宁喊道,“我们说便是。寂王何必这么认真,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寂王扯了扯嘴角。荒谬,这人倒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谁和他开玩笑了?脸
 
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好伐,寂王殿下在这短暂的时间内竟然猜想到了顾宁的厚脸皮的本质,的确也
 
是蛮厉害的了。
    只可惜顾宁不知道,不然说不定会引为知己——
    大雾。
    “好,你说,本王听着。废话少说。”他倒要看看,这个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的人
 
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明明是擅闯王府,还打着为王府好的旗号。
    这种人就该天道灭绝好么!
    没错,寂王殿下私底下就是这么一个“天凉王破”的人,和谁不对付,就觉得对
 
方该死死死,这样他才满意。
    不过,这种死死死,大概只存在心理上吧。
    总的来说,和顾宁的某些行为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然而,在顾宁开口的一瞬间,寂王突然有种不翔的预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