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突围[重生] 作者:独行醉虾(上)

字体:[ ]

 
 
文案 
 
奥格,永夜星球第二顺位继承人,从小生长于极度崇尚暴力的星球,格斗高手,
在精神力觉醒的那天,被想要谋权篡位的舅舅谋杀。
等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为了上百亿光年之外的一名普通军校生,正在和“未婚夫”进行身体检查。
 
而这个未婚夫,据说是联邦五大上将之一、大名鼎鼎的不婚主义者、omega协会连续五年黑名单榜首……
 
此文A/O,A/A党注意不要误会嗷。
 
属性:
1、CP:上将阿瑞斯×战斗力爆表军校生奥格,1V1,HE,伪·婚恋。
2、此文又名《史上最暴力omega》《我的omega整天想着怎么做哭我》
3、剧情关键词:星际、机甲、军校、叛逃、ABO,生子待定。
 
搜索关键字:主角:奥格阿瑞斯 ┃ 配角:艾尔林卡戎詹米罗伯特 ┃ 其它:婚恋机甲未来ABO
 
 
第一卷:婚约
第1章 联邦
    “百分之八十!精神力纯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而且还在继续上升之中……情况很稳定,预计二十四小时内能结束成年仪式,正式进入成熟期,不敢相信……”
    “他在里面呆了多久了?”
    “是前天晚上送过来的,到现在已经足足三十个小时了。不愧是奥格殿下,一旦完成年仪式,一定能成为全球最厉害的机甲师!”
    脸上有着长长刀疤的、穿着军装的高大男人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把目光从激动的医生身上挪开,投向了身前的巨大玻璃罩。玻璃罩的正中央,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他看起来正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眉头紧紧地皱着,一头黑发被汗水浸透,四肢绷起,时不时会神经质的抽搐一下,嘴里似乎发出了呻吟,但被特殊材质的玻璃罩密不透风地挡在了里面。
    “……刚送过来的时候,半栋楼的医护人员都受到了殿下精神力的攻击,我们不得不动用最大型号的隔离舱。即使这样,一些A等医用机器人还是会感应……”
    男人伸出一只手,生生截断了医生的话,一动不动地盯着舱中的少年,道:“出去。”
    医生的冷汗迅速地冒出额头:“将……将军,特殊舱必须24小时……”
    男人回过头来,用阴冷的目光狠狠刮过医生的全身。医生喉咙里顿时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了,浑身发着抖,甚至连礼仪都忘得干干净净,跌跌撞撞地从特殊舱房间里冲了出去。
    自动门闭合的瞬间,房间里变得坟墓般的安静。男人往前走了一步,紧紧地贴着特殊舱的玻璃,冰冷的目光像毒蛇一样滑过少年的皮肤。一个机械女声温柔地开口:“请您与隔离舱保持一米的距离,以防受伤。”
    男人又露出了那个狰狞的微笑,没有等到机械女声的第二次提醒,主动退了几步,回到操作面板上,索引出编号5043的药品,按下了注射的指令。
    红灯亮起:“警告,警告,23号舱病人使用5043可能出现过敏反应,确认执行吗?”
    “确认。”
    叮的一声,面板上红灯变成了蓝灯:“指令已通过。您可以在十五秒内取消指令。”
    男人再一次走到特殊舱前,笑容衬着脸上的伤疤,显得越发的可怖了起来。而特殊舱里的少年也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竟然睁开眼来,目光直直地撞进了这双毒蛇般的眼睛里。
    男人把手贴在玻璃上,声音沙哑难听:“最厉害的机甲师和皇位,都是我一个人的。”
    话音刚落,特殊舱的机械注射臂动了起来,顶端含着淡蓝色的药水。少年的瞳孔剧缩,艰难地用双手臂撑着身体想要爬起来。而全身的疼痛让他发出了无声的惨叫,重新跌倒在了舱壁上。机械臂慢慢靠近,他浑身抽搐地四肢着地,狼狈地往前爬,刚爬出两三步,特殊舱底突然弹出手铐,把他整个人都拷在了原地。
    他死命的挣扎,嘴唇激烈的开合,含着水光的目光狠狠地盯着舱前的人,而机械臂依然达到了目的地,灵活的消毒、注射,淡蓝色的液体一点点全部消失在少年的体内。
    少年的挣扎慢慢停了下来,眼眸的光泽一点一点变得暗淡,脸上不甘心和痛苦混杂的表情渐渐凝固,而瞳孔里最后的映像,一直到最后一秒,都是自己舅舅狰狞的微笑。
    无尽的黑暗和疼痛。
    奥格的感觉就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打碎,然后被投入休眠舱之中,进行一场无尽头的星际漂流。有时候灵魂会分离出来,飘到星辰组成的大海之上,疼痛也会暂时停歇。而很快,黑暗又会再一次笼罩,如同深陷一个反反复复的噩梦,除非等到那个能叫醒自己的人,否则将永远的进行下去。
    奥格曾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然而记忆一片混乱,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活过。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直到一道强烈的电磁场击中了他,终于让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很长很长的深度睡眠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他的脑中:“没有大碍……很快……结果……”
    声音由远到近,由缥缈到真实,奥格就像一个潜水过久、即将窒息而死的人突然冲出了水面,猛地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一张温柔而精致的脸骤然出现在视线之内,那张脸欣喜地笑了,嘴唇一张,发出声音:“哎呀,醒过来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个开关,潮水般的记忆涌进了奥格的身体里面:童年开着鲜花的宫殿、总是板着一张脸的格斗女老师、毕业典礼、军队封闭式特训、佣兵任务、成年仪式……舅舅……
    奥格张开嘴,大口大口吸气,脑袋里浮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还好是一场梦”。
    他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四周,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是医院,而且开着的窗户显示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极好。而在永夜星球,一年只有两个月能见到阳光,他明明记得出任务的时候刚刚进入夜季……
    就在他看着久违的阳光发愣的时候,一个深棕色短卷发的男人走到了床边,进入了他的视线。这是一个非常高大的男人,合身的西装完美地勾勒出他的倒三角身材,胸部和上手臂的部分鼓鼓囊囊的,充满了力量感。从奥格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下巴处坚硬的曲线,以及又长又卷的睫毛。
    这个男人微微低下头,这个动作让奥格能够完全看清楚他的脸:他长了一张非常英俊的脸,每一条棱廓的线条都恰到好处,薄唇立鼻,特别是一双眼睛,眼角微微上钩,曲线完美,带着尖锐的凌厉之感。然而这张脸的表情却不怎么美好:眉头紧紧地皱起,唇抿成一个不愉快的形状,目光有些浮躁地落在奥格的身上,有些冰冷地开口道:“醒了。”
    奥格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个字中的负面情绪,但鉴于这是一个陌生人,他还是礼貌地点点头,问道:“请问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话音一落,整个房间瞬间陷入了寂静。男人的表情迅速结成冰,目光惊讶地把奥格从头打量了一遍,然后慢慢挑起眉,转头去看身边已经惊呆了的护士,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压迫之感:“怎么回事?”
    护士一个哆嗦,声音连续拔高了好几个度,几乎有些刺耳地朝着奥格说;“先生,这位是您的未婚夫阿瑞斯·伍德上将啊!”
    两双眼睛都盯着奥格的脸。奥格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未婚夫”这三个字,但还是无比确认地坚定地遥遥头道:“我根本不认识他。我为什么在医院?”
    护士看起来快要晕倒了,慌乱地按了铃。很快外面奔进来一台机器人和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看到医生,护士马上飞奔过去,用快到难以置信地语速迅速而尖锐地把奥格的情况说了,快到奥格只来得及听到“记忆混乱”四个字。医生听完,拿眼睛偷偷瞅了男人一眼,紧张地走到床边,看了看几个仪器的数据,问他:“你叫什么?”
    奥格有些奇怪地看着这医生,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记忆混乱,但还是答道:“我是奥格·布莱克。”
    “年纪是?”
    “25岁。”
    “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医院里面吗?”
    “不知道。”
    “上个学期的机甲课成绩还记得吗?”
    “……我毕业了。”
    “你是alpha还是omega?”
    奥格一愣,alpha和omega这个词他是知道的,曾经在某一节课上,老师跟他们说,宇宙十大联盟体系之一的不败联邦的居民分为alpha、omega和beta三类,生育率非常低,已经达到了0.6的宇宙最低生育危机线。为什么……
    没有等到回答,医生打了个手势,机器人上来给奥格带了个奇怪的头盔。半分钟后,头盔被取下,机器人嘴里吐出一张纸,医生拿着纸,沉默了足足两分多钟才艰难的开口,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对那个男人说:“奥格先生的精神状态很好,但是,结果显示他的脑波出现过更高维度的活动,可能是造成奥格先生记忆混乱的原因,但是我们目前的技术还无法检测……”
    男人的脸色沉得要滴出水来:“哈!高维度的活动?就因为在你们医院门口被车碰了一下?”
    奥格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没有等男人说完,噌地站起来,不敢置信地问:“你们觉得我失忆了?”
    医生顿了一下,沉重地点了点头。
    奥格看了看医生,又看了看冷着一张脸的男人,脑袋里迅速闪过他在出任务途中进入成年仪式的画面,他被送到医院、放进隔离舱、然后是……舅舅狰狞的脸、那句唇语、蓝色的药液……无止境的黑暗……
    奥格想到了什么,脸色刷的白了,迅速冲到了病房的窗户边。
    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浮在半空中的五颜六色的飞行器、对面屋顶巨大的性用品广告、灿烂的阳光、空中巡逻的警察……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高度发达的世界。
    奥格难以置信地把自己的双手举到眼前,毋庸置疑,这是一双充满了力量的手,但这双手太干净了,一个伤口都没有。而他奥格·布莱克的手上,早就在各种各样的战斗之中变得粗糙而伤痕密布……这双手不应该是他的手!那么这个身体……?
    有人走到了奥格的身边。奥格没有回头,只颤抖着问:“我是谁?”
    一个听起来不怎么美好的声音回答了他:“你是奥格·安,20岁,阿喀琉斯机甲军校二年级在读生。”
    奥格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
    他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在心里面反驳道:不,我是奥格·布莱克,永夜星球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雪狼形态兽人,在一次佣兵任务中进入了成年仪式,然后被自己的舅舅谋杀。我是奥格·布拉克,已亡。
    
 
第2章 威胁
    “关于奥格先生的情况,身体上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记忆就不好说了……因为被证实奥格先生的脑波发生过了高维度的波动,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记忆是不是永久性的失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