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突围[重生] 作者:独行醉虾(下)

字体:[ ]

 
 
第51章
    门一关,这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阿瑞斯直接摸上了奥格脸颊上的伤口,眉头紧紧地皱着:“怎么弄的?!”
    奥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阿瑞斯说的是什么,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被罗伯特的武士刀擦伤的地方的确还有一点刺痛,问道:“流血了吗?”
    在奥格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阿瑞斯看起来心很累,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你不要跟我说你忘了。”
    奥格笑道:“我记得,上午陪着老罗伯特先生练了练手,不小心蹭到了他刀上。”
    “蹭到他刀上?”阿瑞斯不信任地看着他,“罗伯特先生那样的人会让你蹭到他刀上?”
    奥格耸一下肩:“比起这个来,你们在里面开会的时候,外面的警报响了两次,有磁貊就在这栋楼旁边被抓住了。a区现在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了吗?b区呢?”
    阿瑞斯沉默了一下,看起来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奥格又追问了一次,阿瑞斯只道:“b区现在是安全的,后天会有一个全联邦直播的新闻发布会,老罗伯特先生也会参加,你注意安全。”
    “新闻发布会?”奥格皱起眉,“关于什么?”
    阿瑞斯摇了一下头,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奥格一看这个表情心就沉了下去,心道该不会政府又想出了一个什么招了吧。他刚想问,阿瑞斯突然伸出手擦过奥格的眉心,神色软和了一点,道:“我在里面开会的时候,能够感觉到你在外面。”
    奥格眨眨眼,想起他们相遇时眉间的那股暖意,道:“因为阿喀琉斯?”
    阿瑞斯“恩”了一声:“你身上带着他的一部分,闲的时候你可以试着弄弄他。”
    奥格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想起了阿喀琉斯曾经跟他说的“一个机甲师真正的契约机甲是相当于灵魂伴侣一样的存在”那句话,而阿瑞斯就这样把阿喀琉斯分离开来,一部分交给他保存?这样的想法让他的心头涌出一股淡淡的暖意。就像要呼应他一样,阿喀琉斯的那一小部分核心也在他的眉间雀跃地翻滚了起来,甚至有些发烫。
    阿瑞斯挂在脖子上的黑曜石中间开始一闪一闪地发光,他低头看了一下,然后挑起眉,问:“你在想什么?”
    奥格赶紧摇头道:“没什么。”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三声礼貌的敲门声,然后门被稍稍推开了一点,老罗伯特的副手冲阿瑞斯敬了个礼,道:“抱歉打扰到您,我们快要出发了。”
    “好,知道了。”阿瑞斯道。副手又退了出去,阿瑞斯再一次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奥格脸颊上的伤,加快语速说:“回去涂点药,很难看。要有什么事情记得联系我,注意安全。”
    奥格很快地应了,说了一声“回见”就要往门口走。走了两步他突然又想起什么,一笑,回过头来冲着几步之外的阿瑞斯说:“老罗伯特先生说让我下学期直接上毕业班,然后去做罗伯特上将的副手。我答应了。”
    阿瑞斯的表情瞬间变了,奥格在他还来不及说什么之前迅速说了一句“再见”然后飞快地跑到了门外。副手惊讶地看着一脸逃命的架势的奥格,有些疑惑地一转身,看见b区的司令一脸阴沉地打开门站在门口,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奥格跑走的地方。
    副手被这个表情弄得有些发毛,有些不明所以:“您这是?”
    阿瑞斯把拳头捏得咔嚓作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新闻发布会以后,我想我需要跟老罗伯特先生谈一谈。”
    奥格把手机关掉,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过了一会,副手也回来了,看了奥格一眼,眉毛挑了一挑。老罗伯特在大厅旁边的小茶间里面和罗伯特聊着什么,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走的时候老罗伯特把手放在了自家儿子的肩膀上,足足放了两三分钟,然后转身上了飞行器。这一次,罗伯特亲自驾驶飞行器把父亲送到了出口,在飞行器通过权限的时候,老罗伯特伸手指了指外面严密的防护系统,道:“这才是你真正该提防的东西。”
    罗伯特没有说话,在到达b区以后,把驾驶的位置让给司机,下车之前冲自己的父亲说:“还没到这个地步,我心里有数。”
    老罗伯特板着脸,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压抑。回到了市中心之后已经天黑了,轮班的人换成了下一组,奥格他们被遣散回原来的酒店休息。然而第二天刚刚休息了一个上午,他们所有的人都被聚集了起来,不仅仅奥格他们这些老罗伯特的临时保镖们,还有整整一个分队由总统直辖的特工。而来负责他们的也不是罗伯特的副手,而是一个剪着非常短的短发的女性alpha特工。她笔直笔直地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目光扫过奥格这边的时候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不屑。一开口,她的话就是冲着这边的特工们说的:“你们,按照平时的分工,坚守你们的岗位,该做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特工们应了,竟然直接地解散了,把奥格这边的“未来的同事”从头到尾忽视了个遍,更别提关于如何合作的事情。等到特工们都走完了,这个女特工才走到他们的前面来,下巴抬得很高,傲慢地说:“明天早上十点,有一场紧急召开的全联邦直播的新闻发布会,由总统先生和罗伯特先生共同主持。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这场发布会从头到尾连头发丝一样的错误都不要发生。考虑到你们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工作,我会把你们排在你们能够胜任的岗位上。现在,五十岁以上的排第一排,四十岁以上到排第二排,三十岁以上的排第三排。”
    她说完以后,众人很快地把新的队伍排了出来。而不属于其中任何一个年龄段的奥格犹豫了一下,很自觉地单独站在了第四排。
    女特工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奥格的身上,皱起眉,咄咄逼人地朝着奥格说:“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奥格道:“报告,我今年二十一岁。”
    女特工一愣,然后恶意十足地勾起一个嘲讽的冷笑,道:“二十一岁?一个军校生竟然混进了护卫队里面?”
    奥格不舒服地微微皱起眉头,把心中的已经有了苗头的怒气努力压下来,心道这样的人能做到特工头子,看来现在的总统看人方面也不怎么样。这个女特工把奥格嘲讽够了,目光又重新落在队伍里面,冷笑着说:“第一排,两个人一组,负责在入场的时候监督入场口的安检工作。第二排,均匀分散在人群里面,警惕身边任何的异常情况。第三排,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后留守在各个入口,防止有人闯入……至于第四排,”
    奥格抬起头,刚好女特工正轻蔑地看着他,不怀好意地说:“好歹是长了一张不错的脸,就去给总统先生添茶吧。”
    
 
第52章
    奥格耳朵里面嗡的一声,火气席卷了他的大脑,拳头握了起来。然而他才刚刚跨出半步,身边跟他一起轮班的alpha迅速紧紧地拉住他的手腕,冲他打了一个眼色,警告地看着他。奥格知道了他的意思,他虽然只是一个军校生,但身边的这些三区的士兵们平常都要跟特工们打交道,如果他现在把这女的揍了,这笔账是要记在这些三区士兵头上的。奥格的理智稍稍回来了一点,紧紧地握着拳,僵持了几秒,还是退了回来,重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女特工从头到尾一副傲慢的表情看着奥格,在队伍的前面来回走了几步,态度让人十分火大地说了几分钟关于会场布置的事情,也没有说解散,直接踩着自己的高跟牛皮靴走了。
    她一走,身边就有人呸了一声,说“什么玩意儿”,队伍里面人都七嘴八舌地发泄起不满,看起来平时没少跟这个女人打交道。拉住奥格的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道:“这女的,听说是总统的亲戚,在现在的总统上台之前只是我们三区的前台招待,真是小人得志。”
    奥格心中的怒气还没散,道:“这样的女的都能当上特工头子,现在的总统居然还好好活着?”
    那人无奈地摇摇头,他们在这里站了一会,不一会有人抱了一堆东西过来,按照分组给他们发身份证明、武器和通讯工具。发到奥格的时候,他们很同情地给了他一套侍者服,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
    奥格怒气冲冲地拿着这套衣服回了酒店,把衣服扔在了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大概是生气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眉心跟着心脏的频率一跳一跳,甚至还有一点发热。等到他喝完了两杯冰水,稍微冷静了一点之后,眉心的跳动越发的清晰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突破出来一样。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平滑的眉间,感觉到那里的温度和平时有点不一样。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是阿喀琉斯在不安分的动。他放下水杯,皱起眉,尝试着用心去感受那里的跳动,但是也仅仅是跳动而已。过了一会,除了跳动以外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于是奥格试探道:“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没有回答,但是跳动得更快了。奥格想了一会,干脆闭上眼睛,放出精神力去感受和抚摸自己的眉心内部那一处柔和的光亮。这一次,就好像那天在驾驶舱里面连接上了阿喀琉斯一样,他的精神力被很快地接纳了,和阿喀琉斯的交合在了一起。
    几乎是交合的瞬间,奥格听见了阿喀琉斯的声音:“好久不见。”
    奥格吃了一惊,睁开眼,自己还在空无一人的酒店里面,那声音是直接在脑内响起来的。阿喀琉斯又道:“很吃惊吗?”
    奥格眨眨眼,尝试道:“阿喀琉斯?我为什么能听到你的声音?”
    “阿瑞斯把我的一部分核心交给了你,”阿喀琉斯很有礼貌地说,“硬要说的话,机甲并不是我存在的形态,我已经进化成了没有实体的东西,有点像你们的精神力,可以被分离,也可以再融合,恩,还可以被自己的主人作为定情信物被送出去。”
    奥格笑了起来:“被送出去?阿瑞斯只是暂时让我保管而已。你刚才是在呼唤我吗?”
    “是的。”阿喀琉斯说,“你的手机没有开机,阿瑞斯让我来表达他的愤怒。”
    “唔?”奥格有些吃惊,“你可以同时跟我和阿瑞斯在一起?难道我现在可以把你以机甲的形态召唤出来?”
    阿喀琉斯道:“我能够感受到我形态任何一部分的周遭情况,不过,如果要把我召唤出来的话,需要在短时间内用完全集中的高纯度精神力做催化,把我的各个部分强行拉到此处。只有完整的我才能变成机甲形态。”
    “完全集中的精神力……”奥格想着这一句话,他突然意识道了一个问题,并且越想越觉得心惊,不可思议地问:“所以,我拥有你的一部分,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拥有了全部的你?”
    阿喀琉斯轻笑了起来:“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的。但现在的你要把我召唤出来还些难度,我猜整个联邦暂时只有阿瑞斯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不过即使如此,在我的经历的十任所有者里面,这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主人分了出去。新奇的体验,我觉得还不错。”
    “……”
    奥格尝试着去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却发现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他沉默了半响,道:“阿瑞斯现在有多生气?”
    “他刚刚在会议上冲自己的部下们发了一次火,现在的话,我猜还算好?”阿喀琉斯道,“如果你马上给他打个电话,我想他很快就会消气的。记得态度软和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