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想做个男配(人鱼) 作者:冰水泡茶叶(下)

字体:[ ]

 
    第六十一章
 
  我只记得伊林很满意主角给他的待遇,安定做各种被主角指派的工作……等等,伊林是经纪人,他的工作不应该全是主角指派才对,他应该要有些洽谈工作?
  在我还在发散思维,纠结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时,仲德已经对伊林的话做出了回应。
  “我很荣幸能有这个合作的机会,若是有合适的剧本,我会尽量排出时间来接下这个工作。”仲德的表情相当客气,说话方式相当客套,我想也是,还不能确定的事情任谁都只会这样说。
  所以我才说,为什麽让我前经纪人伊林做“这种事”?严格来说这事不是坏事,但它是个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居然派伊林做出此事,主角到底是用什麽态度对待他?
  而伊林的态度,在我看来是完全不懂其中意义,从他亮闪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完成任务的自豪。我前经纪人自从离开我後,我深刻怀疑他是不是变蠢了,过去他能力不高但至少小心思还够多,现在却连这点事情都没看出。
  “感谢你愿意与我们合作,我相信以韩硕的本事,你必定不会对剧本失望!”伊林展现出几乎是盲目的相信态度,反让仲德因此皱起眉头。
  我记得仲德不喜欢会盲目相信其他人的人,他愿意相信人性本善,但他不觉得世界上会有什麽都不会错的人。他能对他人偶尔的犯错谅解,也是因为他知道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反过来说,就是他认为世上无完人,所有盲目相信他人的人都不是很聪明的人。
  更不要说主角现在做出的行为也是不怎麽样,事情都还没有确定前,就急不可耐的就邀请人要上他的戏……演艺圈中能如此确定自己资金必有来源的人,不是位高权重,就是背後有人,主角理当应该是後者。
  “我很期待到时候的合作。”仲德微笑,我认为他也会觉得这样没什麽不好。一个可能可以当主角的邀约,或许是仲德能成功转型演员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觉得不好。
  我就看着伊林这样满怀欣喜的走人,默默觉得人蠢没药医,他说到底只是得到几句空口白话,但他居然没发现这个事实。我很想知道,他回去与主角覆命後,究竟能不能发现自己其实没做成什麽的事实?
  “冉落,我约的订位时间快要到了,我们现在过去吃饭如何?”仲德将头转往我这里,与我表示时间问题,我立即回神。“走吧。”
  ───────────────
  伊林回到他公司的某休息室,目前那里只有韩硕一人。韩硕温柔的朝着伊林微笑,伊林感到自己身心都受到了鼓舞。
  “我已经与仲德询问过,他表示自己很荣幸能有这个合作的机会,有合适的剧本他会尽量接下。”他走到韩硕对面说完後,看着他满意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心灵得到了快乐,这种快乐冲淡他的某种罪恶感。
  虽说他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的选择不对,但是他也是背叛过一个与他没有大仇大怨的人。相比他叛出原公司所遭遇到的各种事情来说,什麽报复都没真正做出的冉落,是个没有那麽恶劣的人。
  但是这点感觉,还不足以让他为此懊悔自己的决定,与以前总是被冷待的处境来看,尊重他的韩硕才是他的理想。
  “谢谢你代我跑这一趟。你看起来似乎有些疲累,要不要先休息?我等会再来与你说别的事。”韩硕态度和蔼中不失对他身体的重视,这让伊林感觉很好,他精神振奋的回答。“只是跑一趟没什麽的,你还有事可以现在就交代我去做。”
  “那麽你能不能帮我去一趟军营,代我送新的合约?他们表示有事想与我们公司的人当面谈,而我也有东西还没传过去,你若是有空,可不可以代我跑这趟?”
  伊林看到韩硕苦恼地对他提出此要求,他立即就应下此差事。“没问题,我这就去!”
  他希望自己被人需要,而韩硕总是需要他,所以他才会抛弃先前不怎麽需要他的人,去选择来到需要他的人身边。伊林想着,我的选择不会有错,於是他往新的目标前去。
  急着离开的他开门关门,却是没见到韩硕在他背後,收起所有表情的模样。
  这时,另一个人再度进入休息室。韩硕这时才是真正的笑颜逐开,露出个与先前微笑完全不同的惊喜笑颜。“冷!公司那麽忙,你怎麽还花时间跑来看我?”
  ───────────────
  说好要去吃饭的我,与仲德同坐着飞行器飞过些许时间,终於抵达餐馆。
  进入餐馆後,仲德说话算话,请店家上许多的新菜。我得说有些菜色我还真没见过,不能说每道都合我胃口,但我也是遇见不少新奇有趣的菜色。
  我边吃边听仲德说起娱乐圈的事,我认为仲德是看准我的个性,才挑这个话题与我说,像我这麽喜欢八卦却在圈子人缘不好的人,最喜欢有人能与我说起此类八卦了。
  而且仲德听得多懂得多,他说起娱乐圈的各种事,那是说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扫黄打非的事情?自从出了那件事,圈子里各种节目与表演都被限缩许多,产业的热度也迟迟没有回到从前。”
  有关此事我也感受的到,扫黄打非早就结束许久,但是许多禁令还是没有放多宽之意。
  不放宽禁令,意味着很多表演方式会被继续限制住,一些观众觉得被限制的表现不够有意思,也就不会回来看节目与表演。身为圈中一份子,我再怎麽游离於圈外,依然感受得出产业的停滞不前。
  “而刚来找我的那人,我知道你与他有过节,但我不好得罪他所以没赶他走。因此,请让我跟你道个歉。”仲德忽然间话题一转,向我表达歉意。我当然是立即向他表示不需要道歉,说实话那是我跟他的事,你完全不需在意我的存在到这个地步。
  但是我不明白,他所说的“不能得罪”是何意?一个韩硕的经纪人,慢待了也不至於引来总裁的欺负,仲德是依据什麽来判定不得罪的结果?
  “你也知道他是背叛过我的经纪人,有什麽不能得罪的地方?就他这样,还需要多好?”我轻蔑的表达我的态度,我必须说我是发自内心如此想。从现在看从未来看,他都是成不了气候的人,你仲德好歹也是未来的大人物,怎麽就落到需要看他脸色的地步!
  仲德笑了笑,开始与我解释理由。
  “其实也不真是他不好得罪,是他背後的韩硕不能得罪,他现在也算是圈子里的人物。据我所知,他的悲惨世界一次过审,目前还在播出中,而这部戏剧一播出立即大红,版权卖到数十国家,再加上广告等其馀的收入,他们公司早已赚到回本。从他们近来的动作,我推测他们公司的财务问题也藉此得到解决。”
  仲德说得云淡风轻,有如他口中说的不是一个公司的起落,而是他吃了些什麽菜的鸡皮蒜毛小事一般。
  “至於韩硕这人,我虽没见过几次面,但也从各种消息中稍微捉摸出他的个性。他似乎不喜欢他人反对他的意见,所以我不希望因为与他经纪人产生点摩擦,而被他误会成我对他有意见。毕竟他目前正是获得成功的时候,若我能利用此时机取得角色,也是件好事。”
  仲德大方的说出他的隐藏心思,我理解他也是不怕我知道。混演艺圈的人,骄纵如我,也都是能知晓事理的人。当然知晓与谅解不是一回事,他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而我觉得他的态度很好。
  要是他敢说我会为了你推掉机会什麽的,我一定第一时间远离他。
  “你爱怎样就怎样,反正他那贱人与我无关。”事情也过去有段时间,我捉摸着,厌恶但漠然的态度应该合理。就算我以前再怎麽心胸狭窄,这点小事都过那麽久,我还摆出张情绪激动的仇恨脸,也是有点太过。
  若他对我造成什麽实质伤害也就算了,问题是那件事我得算是胜利方。我讨厌我前经纪人合理,但依此做出仇恨过头的表现,绝对是表演用力过度了。
  “是吗。你想不想吃喝点什麽?我这次点的菜好像少了点,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冰甜汤汁类的食物。果汁也没了我再去倒。”我不知道仲德对我这话有何反应,他又开营业用笑容敷衍我,而且说完就离席去找服务人员加点菜。
  没过多久,我看到服务人员端着甜汤与果汁入场,我佩服起那服务人员强大的技艺。仲德跟在他其後,待他他把菜放好鞠躬离开,仲德才回到他的原位上。
 
  第六十二章
 
  我与仲德吃吃喝喝,後面也没再聊些什麽重要的事,完全顾着在感受菜色的绝妙风味去了。眼前有好菜好汤好甜点,就该仔细地品尝。
  菜香味美,连甜点也是浓郁香甜,我吃到满足不已,仲德也是吃到心情不错,美食果然是人类共通的娱乐所在。我们互相随意的聊几句,花点时间吃完所有桌上的菜色,之後在夜色即将降临之际,气氛良好的互相道别。
  我回到家中,因为吃撑,决定窝在房间消食。
  原以为我的今天也要这样简单的过去,谁知突然间天摇地动,家里尖叫声四起。地震!强烈的地震!
  我先是惊吓了几秒,接着就很淡定的到我房间的大桌子下,安定的等这个上辈子就有的地震过去.我家是个坚固的建筑,上辈子它从没出事过的纪录,所以我现在也没有想逃出家门的想法。
  我这躲桌下作法可是有前世根据的,前世地震时我房间最安全的就是我桌子底下。真是,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来,前世也有这麽一个地震,但是它发生的未免也太早,整整与前世差了三年!
  时间很重要,要是它与前世同一时间发生,我觉得我有把握把地震灾难化解於无形。当然如果这是纯天灾型地震,我还不会说我很有把握处理,不过从没有被预警到这点来看,这场地震可不是什麽天灾,而是人为……应该说是异形为。
  具体是怎麽样我不是很了解,我知道的仅是各大新闻上播报,说异形潜入军队一管制区内破坏地心中枢,试图藉此从内而外,破坏掉人类在外部的防护网。最後异形没成功破坏,军方守住防护网,但是它们破坏地心中枢的行为,却造成人民几十年来最大的地震灾难。
  总之,要是这场灾难能与前世同一时间发生,我就能直接向何秉示警了。何秉人好又仔细,只要我能在适合的时机,引导他注意到管制区有状况,绝对能以最快时间发现问题!
  我记得当年管制区会被潜入,其实也不过是因为人类军方安逸太久,戒心不够重因而酿成大难。军方需要的是个提醒,若有人注意到,灾难根本没有造成的可能。
  我感到懊悔,明明早知道命运在变,我却没有在何秉提起异形时先想起此事。那怕是随意提出个假设让何秉有所警觉都好,我要是有说过,现在很可能不会出事。
  我想着想着,地震终於停止,我从桌下出来,而我周遭的物品东倒西歪散落一地。我选择的地方果然是个最安全的地方,有前世经验就是好,凭我的经验,随意找都能找出我房间最好躲的地方。
  但我也没做无意义的得意多久,我注意到地面没晃後,就出房门去找小李了。
  我边走担心小李状况,怕他正在做煮饭或是走楼梯之类的活动,一不小心就来个伤筋动骨。不过我才刚出来没多久,就见着更紧张着过来的小李。“冉落少爷,现在随时都可能出现馀震,请您躲到安全的地方。”
  被小李慌忙的拜托,我为安抚他也只好去做个样子躲起.就算我知道我实际上不用躲,我肯定这是只有一次的地震,但是小李不知道,所以我也只能躲着了。
  我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过去梁柱下躲好,让同躲的小李看看我的全身,好让他确定我没有受伤。这样子待上不短的时间後,小李确定没有馀震,他指挥着出来的其他仆从处理善後,自己则是亲自送我回房。
  “小李你不用送。”我是真不需要他送,但是小李还是坚持送我回房。我大约知道小李心意,他可能是觉得我会害怕地震,所以才坚持要做这件事。
  我不得不承认小李是对的,想当年地震发生时,我被吓到逃窜到桌下发抖……娇生惯养的我就是需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稍大的事情都能让我的胆子破碎。我当时也是幸运,才误打误撞反做了正确抉择,要不我可能得为地震吃点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