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皇帝画册+番外 作者:蛇都来客

字体:[ ]

 
文案:
     凌柱携美少女一名穿越平行时空康熙朝,一不小心看上了皇帝,凭借高超的“我会画三头身小皇帝”技能把人追到手的那些事儿。
 
属性:前期心机忠犬后期霸道欢脱·凌柱VS前期腹黑爱吃醋和后期温柔爱吃醋·皇帝。
 
扫雷:1,互攻,
 
2,1V1,
 
3,双表里不一,
 
4,文短
 
另:感谢@陈小五大大做的封面。
 
文被锁了好几章,正在试图改,如果还是看不了,可以去微博私戳我→_→
 
内容标签:清穿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柱,皇帝 ┃ 配角:倪睨,太子 ┃ 其它:两对CP
 
==================
 
  ☆、凌柱初见小皇帝(修)
 
  
  “我说姑奶奶,您能歇会儿吗?从早上骂到晚上,您数数我还有哪一代祖宗幸存的?”
  凌柱坐在床边脚踏上,单手捏了捏眉头。
  “怎么着?撞死人你还有理了?多亏上帝垂怜,让老娘又活了过来,骂你两句怎么了?惹毛了,老娘直接动手哦~”
  倪睨优雅地靠在床头,半挑着眉对着红艳艳的手指甲翻来覆去地研究。
  “照您这么说,上帝也忒小气。您想想,这是哪儿?康熙王朝!千古一帝!九龙夺嫡!姑奶奶您有点儿出息能不能出门右拐勾搭回来俩阿哥好歹让我也蹭一蹭金大腿,我谢谢您祖宗嘞!”
  凌柱头大。
  “诶哟喂!我没出息?你行你上啊!”
  倪睨研究完手指甲开始研究脚指甲,她才醒来两天,迷迷糊糊地就过去了一天,然后这新的一天全用来对着凌柱发泄无辜枉死的怨气了。一整天说个不停,现代的这一世的,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忽然挂在了树梢,便紧紧缠绕,死活不愿意松手。
  凌柱气闷,跟这个祖宗简直无法沟通。不是说好了3岁一代沟吗?这剧本明显不对啊,难不成现在的小年轻嘴皮子都这么利索了?
  倪睨“哧”了一声,心气稍微顺了那么一点儿。翻身下床,兀自倒了一杯水,喝完又倒了一杯,才手端着,赤着脚晃晃悠悠地走了回来。睨了一眼床边一副苦大仇深样子的凌柱,弯下腰,视线与之平齐。
  “第一,康熙千不千古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个是个蛇精病;第二,九龙什么的,除了四四八八我都不感兴趣,可惜我是四八cp逆死党,所以哦,大腿没了;第三,是你撞死了我,而我现在是你大老婆,然后你后院还有十三个小老婆。”说完勾唇一笑,“老爷~你说,上帝还能更小气点儿吗?”
  凌柱气极,长身而起,以180+的身高俯视面前这个披头散发,不穿鞋子,一个红肚兜套个外衣还自以为很拉风的女人。
  “第一,闯红灯的是你!第二,最终使你致死的可不是我的车!第三,咱都死过一次的人了,成熟点儿好吗?日子到底还过不过了您老给句准话成吗?这捡来的命数不好好珍惜?你总盯着我这点儿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说了八百遍了合适吗?”
  “成,成,怎么不成呢,诶哟,老爷你累了吧,快坐快坐,要不妾身给你捏捏?”
  倪睨肩膀后缩,笑得特别谄媚也特别假,讽刺意味十足,又把凌柱气了个踉跄。
  倪睨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一步,扯过被子放在身前,结果红肚兜又被蹭下了一点。
  凌柱抚额,露出一个不忍直视的表情,虽然现代社会比基尼都看得习惯了,但是这他妈的是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
  “我说,你能矜持点儿吗?!occ太过小心被切片!”
  倪睨撇嘴,“老娘怎么就怎么不矜持了?露点还是露节操了?别以为你开大奔的老娘就怕你了,知道我那会儿要去做什么吗?”
  “去提车,宝马的!然后去照结婚照,准备结婚的!行了行了,甭念叨了。我还赶着去参加自己的庆功宴呢!30岁的正厅级!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好吗?”
  凌柱忍了一整天,他到这里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也是昨天才发觉这个原身的夫人有问题的,结果老乡见老乡,完全没有两眼泪汪汪好吗?仇人见面也没有这么针尖对麦芒的。
  本来看在她出事儿前也就20来岁的样子,而且出这事儿确实跟自己有点儿关系,凌柱已经用了平生最大的耐心去哄了,可是谁也经不起这么翻来覆去的念叨啊!生平仅有啊!他亲妈逼婚都不带这么烦的。
  “那能一样吗?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
  “事业还是男人第一次创造生命呢!”
  “你可以创造第二次啊?”
  “你也可以投第三次啊?”
  “你!你!你!呜哇哇…我不活了!我投第三次去!”
  凌柱傻眼,卧槽!这小丫头好生无耻!
  倪睨嚎得那叫一个凄惨,一个委屈,本来只是干嚎,仅仅是为了扳回一局,结果嚎着嚎着,眼泪就开始哗哗的流。
  想老爸老妈老弟,想爷爷奶奶,想外公,想死妮子,想强子,想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
  “喂,别哭了,不就是个男人吗?哥分分钟还你八百个。”
  凌柱小心地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慰,犹豫了一下,最后落在倪睨肩膀上,拍了两下。
  倪睨不理,继续哭。
  凌柱苦着脸,收到半路的手,又伸了回去,犹豫了一下,把人扶坐在床上,盖好被子。
  倪睨依旧不理,继续哭。
  “姑奶奶,我错了!你快别哭了,”凌柱抓狂!
  倪睨还是不理,继续哭。
  凌柱急得直挠头发,人生短短30年,他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要说之前倪睨跟他对掐对撕假笑假哭,他都不怕,毕竟有个太欢脱的老妈,人生自然寂寞如戏,哪个剧本没演过啊?
  可是他记忆里唯一一次面临这种娇软的生物哭地天塌了的画面貌似还定格在六岁的时候邻家妹妹给他表白被他拒绝了的那一次。
  “我真错了!我不该吼你,不该怪你,不该跟你顶嘴!我给你道歉!亲爱的,你大人大量就原谅我这么一次吧?”
  这时候有一个欢脱老妈的好处就出来了,哄人的情话简直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都构成排比句了。
  “以后哥负责升官发财,你负责貌美如花,这要是看上哪个男人了,你一纸休书把哥休了,哥负责给你送嫁!要是他敢不从,就是皇子阿哥,给哥几年时间,哥也能把他掳来给你当压寨相公。乖啊,快别哭了。”
  倪睨好好的气氛全被他破环了,“扑哧”一乐,脸上还挂着泪。
  “说的比唱的好听,谁用你负责发财了?老娘可是经济学高材生!分分钟几百万不在话下好吗?”
  “呼,可算是笑了。”凌柱没忍住,勾了勾唇角,伸手帮她抹了泪,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好!原身的嫁妆都是你的,我再把我私库钥匙给你一份,府里中馈也都交给你管!以后哥就靠你这个经济学高材生养着了。”
  倪睨一愣,被他这一笑,恍惚间勾去了魂。听到他说的话才暗自撇了撇嘴,这么温柔的样子,也不知道勾了多少小女生芳心暗动了。哼!渣男一个!
  凌柱可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之前嚣张地不可一世的丫头哭得世界末日的样子,他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以后,这个世界,怕是只有这么一个亲近人了。
  之前,凌柱已经吩咐重砌了一道墙把前院彻底跟后院分离开。
  后院一屋子原身的姬妾,凌柱是绝对不会碰的,就算他不是gay,他也嫌别扭,身下人把他当成别人什么的这种梗实在太烂了。暂时没办法打发掉,只能先隔离开,省得一个二个有事儿没事儿都到前院晃悠,今儿个送个加了料的汤,明儿个在书房门口弄个偶遇,真是烦不胜烦。
  不过原身此时已没有爹娘,暂时也还没有儿女,这倒算是一件方便事,倒是有一个大哥,已经分家,据说还是钮祜禄一族的族长,以后倒是需要走动走动。
  后院都敲打了一番,下人们换了个大概,管事也梳理了一遍,剩下的还要慢慢来。
  重新请了靠谱的护卫进来,原本的明面上是打发走了,实际上凌柱又筛选了一番,私下重新请了回来,编排之后一部分留守家宅产业,单独给倪睨拨了一队,另一部分暗里集中训练,轮流跟在凌柱身边明里暗里保护。
  说起来也没几个人,算作暗卫的满打满算也才50个不到。可能是现代带来的习惯,凌柱对自己的安全格外注意,毕竟官场黑暗,人生无常,更何况之前在那么严密的保护下,都能出差子,这辈子自然更加上心。
  天赐的命数,无论如何要把握住了。
  这一世,凌柱投身的人身份不低,是皇帝身边的御前带刀侍卫。这个世界大多数事情细节都跟历史不太相符,可能是曾经一个节点走向偏离了历史轨道便造成了如今这局面。所幸没了历史倚仗,凌柱反而嘘了一口气,决心自己闯出一片天来。
  御前带刀侍卫说起来并没有什么权利,工作也很枯燥,每天都是训练,巡逻,守卫,必要时救驾以及保卫皇城。可是有一点好,就是整天呆在圣上眼皮子底下,寻常人轻易是不能得罪的。
  凌柱这原身还有一个资本,说起来所有人都唉声叹气,但真计较起来,对皇帝来说,反而更能用得放心。无父无母,兄弟分家,妻族清贵,说白了,就是孤臣。更难得的是跟皇帝年纪相仿,貌似还有一点幼时情谊,他是当时擒鳌拜的善扑营成员,皇帝对他们自是多了一点初始信任值和友善值。
  想起来原身在历史上大概就是乾隆的外公了,不过现在倒是不可能了,很多东西都对不上不说,原身更是连个孩子都没有的。凌柱自己更不可能有,他一个gay,现代倒是可以做代孕,现在估计只能过继或者收养一个了。
  这天不逢沐休,一大清早凌柱就赶去了宫中,类似的工作已经做了十多天了,他很谨慎,倒是没出什么差错。
  刚走进侍卫营,就听到有人在谈论。
  “嘿,听说了没?凌柱被小妾下了那药,差点儿给弄挂,他家嫡妻发了一大通火,动静可不小。”说话的人挤眉弄眼,显然很感兴趣。
  “啧啧,想来肯定够味道。”一人咂了咂嘴,一脸不可言传的笑意。
  几人看见凌柱过来,却一点不心虚,反而一个二个都哈哈大笑起来。
  凌柱挑眉,看来散出去的消息传播挺快的。甚好。
  身边的人冲凌柱眨了眨眼睛,一副揶揄之相。凌柱狠狠顶了他一下,装作恼羞成怒的样子,又娱乐了众人一把。
  原身平日里多沉默寡言,算是老好人一个,且跟圣上身边的红人纳兰容若私交甚好,所以平日里在侍卫营的人缘也都还不错。
  是以众人虽打趣,却也并无太多恶意。
  不多时,有小太监来传召。
  “传纳兰容若侍卫,钮祜禄·凌柱侍卫进谏!”
  众人面面相觑。
  圣上闲暇时宣纳兰容若伴驾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侍卫营都不正式给纳兰容若排值勤表,只是意思意思地排了两次班。
  但是宣凌柱进谏在原身的记忆中是从没有过的,虽说原身各种据说也简在帝心,但是说实话,原身还是属于小透明的那种,跟御前红人纳兰容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当然,论私交就不一样了。纳兰容若和原身都是性格温和的人,纳兰容若是个大才子,而原身也诗书不俗,两人很能说到一块去,甚至纳兰容若的大部分诗词的第一个读者都是原身担任的。
  “参见圣上!”凌柱和纳兰容若并排走到御前五步远的地方,单膝跪地行礼,身着铠甲,不必行全礼,也是凌柱犹为感谢原身的地方,一个侍卫身份,给了他很长的缓冲时间来适应普通的跪拜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