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独家专属 作者:琅玖(上)

字体:[ ]

 
  重生忠犬攻X高(shuang)冷(xing)女王受!
  为了重圆明星梦,魏司攀上了未来娱乐帝国大BOSS盛锦世,谁知一不小心爱上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当忠犬恋上BOSS女王受,BOSS女王受又愿为忠犬生包子时,这个童话便开始了……
  本文原名《重生之独家金主》,有点慢热,亲们多些耐心,虐渣爽文情节稍稍有点靠后,咱是么么哒的亲妈呀。
  偏主攻文,副CP多对,坚持1V1不动摇,基本甜宠,间有小虐,攻受双洁,内有小包子出没!!
  内容标签:重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司,盛锦世 ┃ 配角:杜一昕,陈立煜,邓雪美,盛宁宇,沈源 ┃ 其它:琅玖
    ==================
  
  ☆、第1章 他的情敌!
  
  东海市影视城门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派人头涌挤欣欣向荣的景象,热闹吵嚣的人们争相围堵在城洞下,仿佛这不是气势巍峨的影视城,而是讨价还价的菜市场。
  魏司抹了抹脸上的汗,企图再往里边挤一挤时,几个年轻人已经不客气地推开他以更快的速度像鱼一样钻进人堆里,扯着嗓子喊:“我!我!我干!”
  他的声音很快淹没在其它更为响亮的吡喝声里,这地方每天都在上演着抢角抢活的戏码,每个来影视城蹲点的年轻人都怀揣着一颗发红发烫的心,他们跟曾经的魏司一样,做着可能、或许、大概等等有机会红的美梦。
  从早上五点到现在八点,来蹲点守剧组的年轻人不计其数,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大学生、高中生或无业游民,其中也不泛有专业影视学院毕业的学生,但来此地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能获得那一星半点的机会,或许就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魏司喘了几口气,捂着胸口退了出来,喉咙忍不住咳了两声,感冒好几天了,一直没有好转,他没时间也没心情去看病,前几天运气好,刚接了一个清宫戏里的群众演员角色,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官兵甲,但胜在是站在男主角皇帝的后头偏左一点的位置,至少开机时能看着脸吧。
  他没有别的优点,只有这张脸还能给这个娱乐圈美梦提供个机遇,可惜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漂亮脸蛋,魏司外形条件不错,但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
  不是没有想过去签娱乐公司,从三流大学毕业后,魏司一直在网上不断地投照片简历给各大娱乐公司,可惜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没有钱,没有后台,空有一张脸有什么用?
  清宫戏里的群众演员戏份结束后,魏司曾厚着脸皮去找导演,几近乞求地问问能不能给自己多个机会,那位满面络腮胡子的导演把他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后,眼神里有点说不出的味道,就在魏司以为他要拒绝自己时,导演却踏进了一步,贴着他肩膀压低声音说:“晚上来我入住的酒店,这是我的酒店房号。”
  魏司不是没经历过风浪的小男孩子,混这一行时间不短,知道有些人喜欢好这一口,但是这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人,他当场怔住了,等回过神来时,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上了一张纸片。
  等导演走了很远后,魏司才醒悟过来般,把那张小纸片狠狠地揉个稀烂,用力扔到垃圾筒里,骂了句:“操、你、X!”
  凭什么要给别人玩!他是个纯爷们,直男,而且有自己的女朋友,从小青梅竹马,漂亮可爱的徐小妙,她还在读大学,特别爱追星,魏司下决心踏进娱乐圈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她。
  只要能红了,能挣钱了,他的徐小妙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小妙是他的初恋,魏司没谈过恋爱,一谈上了,就不可自拔,认为她就是一辈子的那个人。
  可是没有钱的日子真的很难熬,靠着当群众的薪水根本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又怎么能满足徐小妙的追星要求呢。
  不要说去参加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星演唱会、见面会、粉丝握手会,就连明天徐小妙的生日礼物他都拿不出来,清宫戏的薪水到现在都没有发给他,数额不多,但足够可以对付几天饭钱和徐小妙的生日礼物,为此,魏司真的很着急,一大早的就来这守着。
  好不容易瞧见清宫戏的剧组副导出来了,估计是还要招几个群众演员,一出来就被成群的年轻人围个水泄不通,魏司这次可顾不了许多,赶紧一个剑步冲上去,靠着高大健硕的身形挤到副导面前,陪着笑脸说:“陈导,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魏啊,就是前几天给你们当群众演员的那个人,小魏啊。”
  “呃,是你啊,怎么着,还想领个角儿演?今天这活不适合你,下次再说吧。”副导的眼神在他脸上梭了一圈就不再搭理了。
  “等一下,陈导,那个……我不是要角儿演,我是想问问,我那前几天的钱还没给呢?”不到逼不得已,魏司也不好意思大庭广众下要工钱,他这种散户最没有保障,没人罩没组织,来去就自己一个人,要角儿讲价格领薪水都是自己一个人办,一旦碰上不厚道的剧组,还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行了行了,就那点钱还着什么急啊,看你这穷酸样,等明天再说吧。”副导不耐烦地冲他面前扫了扫手,像赶苍蝇似的把魏司推一边去了,魏司还想说上几句时,其它要角儿的人群眨眼间就把他给淹没了。
  魏司真急红了眼,顾不得面子,在外头跳着脚叫:“陈导!陈导!你们不能不给钱啊,陈导!我就等着你那钱下锅呢!”
  他这一说,周围一圈的人都轰然大笑起来,副导轻蔑地瞟他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什么玩意,就这样的还想混出名堂,呸!”
  “陈导,陈导,你……你什么时候……”魏司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一大堆抢角的人们给推出来了,他气哼哼地叉着腰还想冲进去时,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声,一接,是徐小妙的。
  “小妙,真对不起,我还在影视城这边忙呢,等会我来接你……”魏司的声音放软了几度,徐小妙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他对她可是用足了心。
  “不用了,阿司,今晚我有事,你不用来接我了。”一向温柔甜美的声音有着掩盖不足的冷淡。
  魏司听出些不对味,忙说:“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正在接角儿活吗,我跟你说啊,这次我接了一个大活,有可能可以露脸呢,说不定还能混个男三号……”
  “行了吧,阿司,你就别蒙我,我已经听够了,你每次都这么说,谁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活接啊,你骗我有意思吗,好了,我也不多说了,我们两个分了吧,以后都别来找我。”
  “小妙!小妙!你听我说!”
  电话被毫不留情地挂断了,魏司咬着牙瞪着手机半响,忍不住骂了句:“操!说分就分啊,咱们都三年了好不好!”
  气愤归气愤,魏司从心底还是紧张徐小妙,他连工钱都顾不上要了,立马拦了辆出租车去徐小妙的学校。
  才在车上找零钱的时候,魏司就看见徐小妙花枝招展地小跑着出校门,他不禁一怔,这么漂亮的连衣裙谁给她买的?这个疑问在下一秒就解开了。
  离徐小妙还有几米的地方停着辆火红发亮的保时捷,徐小妙笑意盈盈地小跑着到保时捷车面前,对里头的人说了些什么话,甜美迷人的笑容是魏司从来没有见过的,魏司感到自己的呼吸都有点忐忑不安。
  保时捷转头从他身边飞驶而过,就在那一瞬间,魏司看到了驾驶位上那个年轻的男人,而年轻的男人也看到了他,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漂亮的眼角不动声色地轻轻一扬,不屑与傲慢,美丽与冷漠,这些说不清意味的词全涌进了魏司脑里,那一刹那他居然发起了愣,呆呆地望着那辆保时捷从面前驶过。
  这年轻人真他妈的长得好!
  可长得再好有个毛用!这是抢走他女朋友的情敌!
  “她就这样走了你知道吗?她不要我了,她跟那些傍大款的女学生一样,去傍大款了!”魏司猛灌一大口酒,对着手机里的好友狂喊一声:“我他妈这些年容易吗?为了给她买礼物买这买那,我拼了命的挣钱,我图什么啊!”
  手机里的好哥们估计在安慰他,可魏司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他眼神混沌,大脑一片空白,大厦顶楼的风吹得他摇摇欲坠,他两条腿晃在栏杆外边,双目呆滞地对着正前方摩天时代广场上那块巨大无比的显示屏发怔。
  显示屏上正好在播着娱乐八卦新闻,一个高大优雅的男子在众位俊男美女明星的环绕下,面对闪光灯从容大气地摆着不同的姿势,他霸气凛人,一米八几的个头,得体华贵的西服将修长的身材衬托着无比迷人,英俊的脸上绽露着浅淡的微笑,目光很淡薄的拂过台下的闪光灯人群,不经意中又带着种轻傲和极为老练的味道。
  他的出现完全压制住了在场明星们的光彩,闪光灯与台下粉丝们的呼喊声让屏幕外的人都感受到他的魅力。
  魏司认得他,保时捷的主人,徐小妙的新男友,他的情敌!可是查了这人的来头后简直击毁了他的心脏。
  东南亚最大的娱乐王国——星亚环球娱乐公司的新老板,盛锦世,23岁,同时也是星亚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这样亮瞎眼的高帅富根本就是魏司的天敌,可他有什么办法?徐小妙看来被这花花公子给撬走了,再也不可能回头了,他变得一无所有。
  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这是哪部电影里说的?他忘了,酒精冲上脑门,魏司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着了火一样烫得厉害,可浑身却又冷嗖嗖的,想哭又不愿意流泪,他也23岁了,可他的23岁倒霉透顶,工钱要不回,女友跟人跑了,他活着真是失败!
  魏司从来没有认输过,他打小就是个一身胆的熊孩子,就算漂在外面吃尽了苦头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而此时盯着屏幕上扬眉浅笑的俊秀公子,魏司只觉得眼睛都在发疼。
  “你他妈给我等着!我魏司肯定有翻身的那一天,等老子翻身了,我一定,一定不放过你个小样……”魏司挥着酒瓶子指着大屏幕吡喝,话还没说完,眼前一恍,一个跟头从顶楼翻了下去……
  
  ☆、第2章 要报抢女朋友的仇!
  
  头好痛啊,宿醉果真要人命,反正没戏接,睡就睡吧。
  “阿司!你个混帐小子,还不起来上学,作死吗!?”
  什么?这不是老妈的声音,可,可她不是已经那啥了……魏司想起这声音居然是自己死去的老妈时,整个人一激灵,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一睁眼就吓傻了。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连脏兮兮的校服,床底破了一个洞的球鞋都跟当年一样,这,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给我出来!睡睡睡,就知道睡觉,阿司,你再不起来我就拿刀砍门了,死孩子,睡觉锁什么门!”老妈强有力的叫喝声在外边响起,魏司条件反射般赶紧下了床,慌慌张张地往身上套校服,结果穿了一半时,正好看见对面的衣柜镜子,一看把他吓了一跳,这不是十岁时的自己吗?
  老天爷太特么会开玩笑了,自己咋越活越回去了呢?!
  魏司用力抓了抓头发,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回想事情经过,还没等他想明白,陈美好已经破门而入。
  “混小子,老娘叫你睡!叫你睡!”陈美好挥着扫帚没轻没重的往魏司身上打。
  魏司一直认为,他妈妈陈美好白浪费了那两个字,美好美好,一点都不美好,从小就对他管教严厉,非打则骂,也这难怪,谁家养了他这个不省心的熊孩子也够受的。
  可她到底是自己的妈妈啊,以前魏司不懂事,总跟妈妈斗嘴,可真到了没妈妈时,他才回忆起妈妈的好。
  陈美好在魏司十八岁时死于一场意外车祸,本来那部车是撞向魏司的,可最后关头是陈美好冲上去推开了魏司,自己却卷进车轮下边。
  在此之前,年轻气盛的魏司还跟陈美好斗气,为了报考演艺学校的事两母子大吵一架,陈美好不同意他的意愿,激动中还扇了他一耳光,可就在十分钟后,她为了自己儿子躺在血泊中,魏司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仿佛那一刻才明白妈妈的良苦用心。
  他怔怔地望着陈美好的脸,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妈妈,没想到凶神恶煞的陈美好当年还长得挺漂亮的,呃,差点忘了,听老爸说过,妈妈高中时是校合唱团的一枝花,后来遇上大变故才没落了,这也是陈美好一直不愿让魏司走艺术这条路的原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