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独家专属 作者:琅玖(下)

字体:[ ]

 
  ☆、 第71章 了结
  
  大厅里仍是衣香鬓影,推杯换盏,树影婆娑的幽暗露台一角,盛锦世在魏司吻里几乎透不过气来,他喘息了许久,看了眼大厅,对魏司的提议弱弱地反驳。
  “可是他们都还在,你不想多认识几个人?”
  “我要认识他们干什么,认识你一个就够了。”魏司将他圈在臂弯里,低头又去找他的唇,“这几天没见着你太想你了,昨晚看你太累舍不得,今晚上可不想错过。”
  他的吻落在盛锦世耳边,让人心底发痒,盛锦世笑了会才终于红着脸点了点头,魏司高兴地像孩子一样拉起他往另一侧通道奔去。
  电梯上升的时间里,魏司紧紧握着盛锦世的手,神情兴奋又严峻,对着光洁的电梯壁镜面,两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年轻男人手握着手,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我们两个像不像去偷情的人?”盛锦世最先笑着道。
  “为什么像偷情,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去谈恋爱嘛。”电梯门一开,魏司就一把打横抱起盛锦世,不顾一切地冲向外边,盛锦世忍不住惊呼:“你这是干什么?被人看见怎么办?”
  “被人看见就说你腿伤了,我负责救护。”魏司呵呵大笑着冲向走廊,他第一次想做件肆无忌惮的事,把所有的顾忌统统抛到脑后。
  撞开房间后,魏司用脚将门关上,然后几个疾步就抱着怀里人一同倒在大床,他手脚并用,扯领带,解领扣,脱西装,没几下子两人就坦诚相见的纠缠在一起。
  虽然前边比急迫,但真正开始时魏司还是十分小心,他边吻边小心冀冀地呵护,在保证让盛锦世舒服的情况才缓缓攻击,两个人在大床上辗转缠绵,时间也被无限的拖长,仿佛这场爱恋可以延续的很久很久。
  激情平复后,盛锦世软软地躺在他臂弯里,魏司还恋恋不舍地抚摸着他,将他的脚踝握着拉到大腿上慢慢地揉,盛锦世的脚踝一直很光洁漂亮,魏司把玩几下后干脆将它架在腰上,侧过身又去吻他,吻得时候还不忘用少许青胡渣去扎他几下,惹得怕痒的盛锦世笑起来。
  “你别闹了,我好累。”盛锦世翻了个身换个舒服的姿势背靠着他的胸膛。
  “嗯,好累就睡吧,我抱着你。”魏司依恋地咬着他的耳垂,这个人他怎么都爱不够,只要在怀里就只想不停地去骚扰,不停地去吻去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真正的把他吃进去让自己放心。
  “你说这件事跟一昕有关系么?”盛锦世握着他的手,十根手指相摩挲着,微弱的灯光从指缝间穿过,像渡上了一层光辉。
  “应该有关系,他那里我已经叫邓雪美去说了,希望他能迷途知返。”
  盛锦世轻轻叹了口气,“我不希望他受伤害。”
  “我也一样,他应该像邓雪美一样,干净纯粹,至少不应该是个恶人。”魏司拔弄着他的头发,俯视着他说:“锦世,我以后不会再让你操心了。”
  “这些事在娱乐圈很正常,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每天都有绯闻,不管是真是假,大家看着开心就行,要想达到像聂胜远那样的境界,恐怕没有第二个人。”盛锦世轻轻叹了口气,既然进了圈子,自然是要付出代价,像吉南音、徐小妙之流的人层出不穷,今天能摆平,不代表明天就没有人再出手,要维护一段纯真的感情谈何容易。
  他的眉宇微微蹙起,被魏司看进眼里。
  魏司握紧了他的手,在耳边说:“我一定会做到像聂胜远那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能相信我。”
  说完,他扳过盛锦世的脸,认真地看了他很久,重申道:“你记住了,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把我抢走。”
  盛锦世笑起来,“那你就不担心谁会把我抢走?”
  “谁敢把你抢走,我就跟他拼了!”魏司坚定地说:“就算是你父亲也一样。”
  提到这两个字,盛锦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细微的眸光,稍纵即逝,他抚摸着魏司的脸颊,笑着点了点头。
  此时,海城市中心的某一处地下娱乐城,徐小妙正抱着那位李老板的胳膊在一群男人间欢声笑语,包间里烟雾缭绕,七八个男男女女歪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正中间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半跪着摇骰子,咣当一声,骰子落盘后,全部人伸头去看,又是一阵哄笑。
  “老李啊,你今天手气好像不太好噢,不会是美女在怀,影响水平发挥吧。”
  “要不怎么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呢,哈哈哈哈。”
  被调笑的李老板满不在意地一挥手,“小意思啦,大伙玩开心就好,小妙啊,要不你替我玩几手?”
  徐小妙哪里会玩牌,特别是今晚李老板已经输了好几把了,嘴上说着小意思小意思,实际上脸色不太好看,他们这些人玩得又大,输羸都是几万一局,从进来到现在李老板已经输了几十万,恐怕早就不想玩,又经不过那几个男人的起哄,才换她摸一把。
  听他这一说,徐小妙心里都有点小紧张,她替李老板点燃支烟,笑着对其它人道:“我手气也不太好啊,最近运气都不顺,哪里敢替李哥玩牌呢?”
  “听说小妙你最近要上一部戏是吧,这不是挺顺的?”有人说道。
  “那还不是李老板的关照么?”徐小妙顺势歪倒在李老板怀里,献媚道:“李哥,你说好让我上女一号的,怎么那剧组到现在没找我啊。”
  李老板弹了弹烟灰,不在意地道:“这不是要时间吗?别着急,会有你的份,我都把钱准备好了,不用三天他们导演就会屁颠屁颠的来求你演女一号呢。”
  “那谢谢李哥了。”
  “光谢有什么用啊,赶紧替李哥玩几把啊。”一群人又起哄道,徐小妙见骑虎难下,只好上前摸几手牌,她运气是背,摸什么什么输,不到半个小时,李老板又输了十来万,这下子李老板的脸色是真不好看了,气哼哼地在一旁抽着烟没哼声,徐小妙见势力不妙便赶紧收手,“不玩了不玩了,我都说我手气背嘛,还叫我玩,真是的。”
  “哎,你可别这样结束了,说不玩就不玩,那多扫兴啊。”又是那个穿格子衬衣的年轻男人插上一句,刚刚也是这人鼓捣着她玩牌。
  徐小妙真想瞪这人一眼,但面子上还是笑脸相迎,“好讨厌噢,别尽欺负人家啦。”
  那人眯眯笑了笑,晃晃手中杯子,“有李哥在这,别说我们欺负你啊,但你扫了大家的兴总得表示点什么吧。”
  徐小妙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拼酒,她酒量很一般,上一次就是被他们给搞惨了,回家吐得半死,她往李老板那靠了靠,想李老板帮帮她,不料李老板刚输了几十万心里正火着呢,不但不帮还推她一把,“去给几位哥们敬敬酒,来的时候不是说了跟几个哥们好好喝一杯的吗?去去,别不懂事。”
  徐小妙压着心里的恶心,只好倒满酒站起来,可她刚起来就又有人说话了,“光喝酒多没劲啊,要就加点料,这样喝了才够劲。”
  说话间,有人换了杯酒水递给她,冲她不怀好意地笑笑,“这里头的才是好东西呢,美女,喝了保管你快乐似神仙!”
  徐小妙有点不安了,她好像能猜出这里头是什么,可她无助地望了望沙发上的李老板,肥头大耳的男人却正跟另一位漂亮妹妹打情骂俏,压根底没瞧她。
  “快点啊,等什么呢,我说小妙,你当真以为李老板一个人出钱捧你啊,那几百万里头也有我们几个人的钱呢,要不是老李找到我们一块融资,谁会去砸钱拍那种小电影啊,又不赚钱是吧!”
  “说实话那部电影我还真不想扔钱,连个三线明星都没有的小电影,又是什么鬼片,全是一堆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就都你这样的,谁去看啊,哥们几个完全是看在老李的面子上才扔钱的,你总不能让我们光扔钱没乐子,就算扔也得扔个痛快啊。”
  徐小妙咬紧了唇,她忍不住转头问沙发上的李老板,“李总,你明明说这部戏会请两个二线明星带带我的,怎么现在又……”
  “小妙啊,你别不懂事行不?你当你是谁啊,连个广告都没拍过的艺校女孩,能让你上部戏做女一号就不错了,还想怎么着!?行了行了,快点让我哥们几个高兴,他们要不高兴,你那部戏就得黄了,赶紧喝!”
  李老板一改从前的温柔,说话声音也大了许多,这下子人人都看着徐小妙了,徐小妙在心里把这李胖子骂的半死,可面子还得给,不然她不是白被这男人给睡了几天了吗?
  徐小妙一仰脖子酒水落入喉中,不一会,那后劲就上来了,她只觉得自己眼前的景物不停地在摇晃,人影模模糊糊的,分不清是谁在摸自己,总觉得有许多饥渴的手在身上不停地拉着扯着,越来越热,又越来越凉,好像衣服都被人扯开撕开,然后有沉重的喘息在压迫自己。
  突然“咣“地一声巨响,门被人从外边撞开,一群人涌冲进来,带头几个人大声喝道:“都站着别动!全部趴下!”
  魏司在第一时间接到了蓝翎海的电话,那头的蓝翎海正靠在车边竖着大衣领子往地下娱乐城看,他兴奋地说:“都被一网打尽啦,徐小妙跟那伙人在地下娱乐城里k粉,被警方抓获了,嘿,钢子他大伯早就盯上他们一伙人了,就等着抓现行呢,这会可好,她都进去,你不用担心她在外头做乱。”
  “她会关哪里?”魏司问。
  “关哪?照这样,应该先进所里蹲几天吧,看看罪行有多重才量刑,怎么了?你不会是想来看她吧?”
  “我明天抽个空回来,麻烦你领我去见她。”
  魏司收线后,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的盛锦世,“我明天回到趟海城,去会会徐小妙。”
  “你怕她手上还有那些照片?”盛锦世抬头看他,魏司摇了摇头,照片的事倒不是他所担心的,因为这些事钢子的大伯已经派人处理了,他只是想对这位前女友做个最后的告别。
  魏司握紧了手中的手机,“这个女人不彻底断了,以后总还是个隐患,必须把这事切干净。”
  盛锦世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扬了扬眉,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说过我不想让你操心。”魏司俯在他身后,双手撑在椅子两侧,弯下腰亲了他一下,“你只要好好地怀着我小子就行了。”
  盛锦世的脸红了一下,一掌拍开他,站起来往外走,“给我早点回来,剧组还有三个城市没有走,你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遵命,我的金主大人!”
  徐小妙清醒后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事,她早就想到那杯酒里有东西,但她没想到警察会来,也没想到一直在她面前扮大款的李老板居然是个开赌场跑黑路的老江湖,而那帮所谓可以投资电影的男人们,全都是吃黑饭的家伙,他们干的事才叫大,黄赌毒打砸抢都全了。而且也并没有多少钱,至少没她当初想的那么有钱。
  进了所里关着时,她才惶恐地想到自己要完了,拍着铁杆不停地叫唤:“放我出去,我什么也没干,我不认识他们,我也是受害者!”
  一个警官瞟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别叫了,叫了也没用,一切等走了法律程序再说。”
  “什么法律程序,我真的不认识他们,求你们放我出去!”
  “不认识你跟群男人喝什么酒,还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老实点,一边待着去!”
  这时外边颤巍巍地走来一个人,徐小妙忙大叫:“爸!爸!你快救救我,我是被污陷的,爸!快让他们放我出去!”
  徐科长红着眼睛走进来,嘴唇发着抖,当走到徐小妙面前时,隔着铁杆一手抓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我叫你犯贱!叫你犯贱!你这样子还是我女儿吗?我没你这女儿,没你这女儿!我打死你,你给我丢脸!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