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故梦重游+番外 作者:藤罗

字体:[ ]

 
文案:
     喜欢是浅浅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世上最爱自己的只有自己,并且永远不离不弃!
 
【因为强迫症发作,决定做一下《自我迷恋》+《自我依恋》重置版,看过这两篇文的亲可以不用看。初次发文时文章名字就叫《故梦重游》,后来改名。此文将整理文章结构,对上下两部的正文内容做适当的删改,将番外全部调到最后。】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离,白清珏 ┃ 配角:南荣,虞城,顾璘,罗青蓉,林玉华 ┃ 其它:年下,自攻自受
 
 
==================
 
  ☆、重生之后
 
  四月的阳光是温柔而舒适的,被金色阳光包裹着的世间万物都美得近乎梦境般不真实。
  因为不真实,所以唐离不相信自己竟然即将死去。
  耳边的嘈杂声仿佛都消失了,听不到撞到自己的车主因为惊恐而变了语调的辩解,听不到周围人群的各种唏嘘,听不到由远及近的救护车的鸣笛声。带着腥味的鲜血糊满了自己的双眼,却拼尽全力想要睁开早已无法睁开的眼睛。
  “这是我的私事,没必要告诉你。”
  深爱了八年的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有了女朋友,面对质问,给出的却是这样决绝的回答。
  八年了。
  从大一到大学毕业后四年,八年来唐离放下身段好好爱他,从来没逼迫过他必须接受自己。没有人知道唐离对他的爱有多深,深得犹如万丈深渊,只要不小心跌落下去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先爱上的人注定是输家,早该想到的。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我绝对会好好对待自己,不会让自己这么痛苦地去爱一个不可能的人。”带着心底的声音,唐离缓缓闭上了双眼。
  唐离是被噩梦惊醒的,梦里自己闯红灯被撞死了,满脸鲜血,甚是恐怖。
  醒来时头有些晕,缓了几分钟才稍微好些。定下神来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小床上,侧边还隔了一道蓝色帘子。
  环境有些陌生。
  唐离正在思忖自己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帘子便被一把拉开,接着一个人头探了进来。
  “可算是醒了,瞧你那身体素质,站会儿军姿也能晕是不是爷们儿啊?”
  嘴上这样说着嫌弃的话,手中拎着的食盒却先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
  这个人,唐离认得。虽然认得,却并没有什么好感。
  只是唐离想不明白,他怎么会主动和自己讲话,而且还这么客气。
  顾麟奇怪地看着唐离:“你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
  唐离终于开了金口,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顾麟看了唐离一眼,说道:“我们站军姿的时候你中暑晕倒了,忘了?我看你中午没吃饭给你买了鸡丝玉米粥,快趁热喝吧。你倒是爽了,班导给开了假条,你今天下午和晚上都不用军训,我可惨了......快到集合时间了,我先走啦!”
  不等唐离有进一步的质问,顾麟便风一样地跑了。
  “军训?”
  唐离下了床,出门正遇上医务室的老师。“唉,你怎么起来了?我说你们这些学生啊,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跟教官说,别不好意思,你看你发着烧还去军训,要不要命了?”
  不理会医生的唠叨,唐离径直走了出去,只留医生在后面自顾自说着什么。
  出了医务室才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的大学校园!
  唐离有些头疼,他怀疑自己还在做梦,要么就是出现了幻觉。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找到洗手间,打算洗把冷水脸。等他洗完脸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唐离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因为镜子中的人,不是自己。
  不但不是自己,还是自己非常厌恶的人。
  惯性使唐离猛地看向身后,身后并没有人。那镜中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唐离拍拍脸,拍得脸上都浮现了红晕,再抬起头来,镜中依然是那张另自己厌恶的,属于白清珏的面孔。
  于是梦中的声音又忽的进入到了脑海里:“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我绝对会好好对待自己,不会让自己这么痛苦地去爱一个不可能的人。”
  唐离退后几步,背靠在墙上盯着镜子里并不陌生的面孔自嘲地笑了。
  唐离记得,C大是大二开学才军训。那么,现在是七年前。
  唐离无疑是耀眼的。
  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爸爸是鼎鼎有名的建筑设计师,母亲是商界名流。一米九二的个子搭上俊美的脸,再配上优良的家世,简直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
  但是他只一直喜欢一个人,一个美术系的男人。
  初见时,那人正在室内体育场打羽毛球,球落到地上,他弯腰去捡,一缕阳光正好照在他的额前。
  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就是感到自己完了。
  他永远不会忘了那个名字——虞城。
  打听到虞城是美术系的学生后,唐离便弄来了他的课表,时不时在他上课下课的路上偶遇一下。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但对于正沉醉在其中的唐离来说却不是。
  唐离走出洗手间,却突然看到了自己——另一个自己,看他正和好朋友去的方向就知道,绝对是去虞城军训的场地拍照了。
  以学生会要对此次军训做实时报道的名义去拍照,这不正是以前自己做过的事情?
  头还有些晕,肚子也饿了,早知道就不要把刚刚那碗粥给倒掉。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回宿舍继续睡觉。凭着记忆找到高数系的宿舍楼,瞎编了个理由问阿姨要了宿舍人员名单,终于查到了白清珏所在的宿舍。摸摸裤袋,还好白清珏有随身携带钥匙的习惯。
  宿舍倒是出乎意料地干净整洁,也没有任何异味。这是双人间宿舍,只消瞥一眼唐离便知道了白清珏的床位是哪个。
  C大的住宿条件是国内大学数一数二的,全是二人间加独立卫浴,还有一个大阳台。虽然条件如此好,但唐离在上大学期间还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单独住,因为他不喜欢和陌生人住在一起。
  可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唐离了,自然是要住宿舍的。希望室友不要有任何生活上的坏习惯,否则唐离可不确定他不会发飙。
  唐离一直睡到晚上才醒,要不是肚子太饿,他估计得直接明天早上才起来。
  醒来时头倒是不晕了,但肚子更饿了,而顾麟正在吃炸酱面。
  唐离很想直接踹顾麟一脚,真是看到他就烦。
  “真能睡啊!”见白清珏醒了,顾麟忙放下筷子,“我给你买了香菇肉片盖浇饭要不要吃?”
  没想到这个室友对白清珏还挺好,白清珏何德何能啊?
  唐离的眉毛仿佛拧到了一块儿去,顾麟以为他不吃,便转过身去继续吃自己的炸酱面。
  其实细细一想,以前对白清珏百般厌恶也只不过是因为白清珏爱上了他自己罢了。唐离就是这样的人,他可以对别的男生心存爱慕,却对爱慕自己的男生百般厌恶,那在他眼里是恶心,是下作,却从不曾用这些词语来形容过自己。
  但是,现在自己用着别人的身体,有什么资格再去厌恶别人呢?
  想到这里,唐离有些想笑。想唐离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错的呢?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让他重生了,他就应该阻止另一个自己和虞城的来往,不要让自己重蹈覆辙。
  那么,从现在起就以白清珏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吧。
  “谢了!”
  顾麟闻言偏了偏头过来,却没有看白清珏。他只是在纳闷儿今天的白清珏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说着道谢的话,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以前白清珏跟自己道谢的时候可没这么别扭的语气,而且一直都是用很温柔很诚恳的语气说:“谢谢你!”
  白清珏吃了晚饭洗漱完之后又继续睡觉,顾麟越来越觉得奇怪,那个一天只睡六个小时的白清珏去哪儿了?不过很快又想到可能是身体不舒服的原因,多睡会儿也好。
  躺在床上的白清珏却再也睡不着,因为他想起来今天发烧的原因了。
  如果是因为那件事导致白清珏发烧晕倒,那么自己的灵魂很有可能就是在白清珏晕倒之后才进入他的身体里面的。但如果白清珏的身体里住着自己的灵魂,那么白清珏原本的灵魂呢?难道......他会有什么不测吗?
  从来没有这么觉得对不起一个人过。
  十天军训很快就过去。因为身体的缘故白清珏暂时还没有和唐离正面接触过,但是白清珏实在没想到今天就能碰见唐离,正如唐离也实在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晦气,竟然会在去虞城教课的画室途中遇上这么个讨厌的人一样。
  现在依旧热气未消,白清珏只穿了一件单衣,唐离却穿得正式多了,哪怕是这么热的天也衬衣领带规规矩矩。
  一想到今天是周二,白清珏便明白了。
  每周二周四晚上六点到八点是虞城给高中部学生上速写课的时间。看唐离走的方向,不正是虞城上课的教室么?
  唐离厌恶地看了白清珏一眼,嘴角上挑,道:“怎么,又来偶遇我了?”
  “不过是饭后来散步碰巧遇到而已。”白清珏微微笑道。
  C市的夏天天黑得晚,要到七点多快八点才会黑透,现在不到六点,太阳还远远地挂在地平线上面。
  唐离第一次觉得白清珏的笑没那么恶心。
  但还是有些恶心。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唐离走过去的时候,撞了白清珏的肩膀。
  以前还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幼稚,多活了七年前的自己以一个旁观人的身份再去看另一个自己时才发现自己以前真是幼稚得不行。
  “他今天不在。”
  唐离身影停顿了一瞬,却也只是一瞬而已,带着不屑的眼神迈着步伐与白清珏越离越远。
  白清珏也没有回头,依旧抬眼看着夕阳慢慢地走着。
  他自然知道虞城今天是不在的。
  十分钟过后,他再次遇到了唐离。
  一见到白清珏,唐离脸上的失落立马变成了怒意,表情转换之迅速白清珏有种在看川剧变脸的感觉。
  果不其然,唐离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只有一米七五的白清珏:“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白清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淡然地回答:“身为一个对你死心塌地的人,如果连你喜欢的是谁都不知道那岂不是太不合格了?”白清珏稍稍歪了歪脖子,这动作和这语气,怎么看怎么想打人。
  唐离邪邪地笑了一声,“是挺死心塌地的,死心塌地地连被人侵犯都不知道反抗。”
  白清珏脸色微变,抬眼看了看他,默不作声。
  那是什么眼神?怜惜中带着一丝愤怒,愤怒中又夹杂着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管是什么眼神,总不该是这几种吧?“怎么,无话可说了?”
  白清珏轻轻摇摇头:“自然不是无话可说。我只是在想,明明是你侵犯了我,却可以这么轻松地说出伤害我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事情做得多了,才可以让你将这种事情看得云淡风轻。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也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罢了,如果别人都没有要死要活,我何必自掉身价去为这种事情伤心难过?”
  四下无人,清风徐徐,热气渐消。
  但唐离的怒气没有消。
  洁身自好这四个字唐离做得很好。抛开自己解决的不谈,除开侵犯白清珏的那次,唐离可是从来没做过有辱门风的事情。
  行动总是快于思维的唐离一把抓住了白清珏的衣领:“你敢这样跟我说话,找死!”
  声音轻柔,语气瘆人。如果是以前的白清珏,可能真的会被这种语气吓到,但现在不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