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作者:浅洛洳雪(上)

字体:[ ]

书名:[快穿]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作者:浅洛洳雪
 
文案:
为医者,当济世苍生,不计私利。
 
医术超绝,医德高尚,堪为圣贤之人。
却是众叛亲离,粉身碎骨。
谁说善始便能善终?
 
异世轮回,誓为药师。
术犹在,德已逝,却是世世安乐,悠然自得。
谁说恶事便有苦果?
 
 防雷必看
◆本文爽文,各种白、苏、雷,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小伙伴就不要误入了。
◆本文主角前世白莲花,当了N多年缚地灵之后黑化。
◇金手指最初是医术,之后身体能力会附带,爽文不解释,考据党误入。
◆结局1VS1,注意是1VS1,攻君一直是一个人,主角受。
◆认真你就输了,请默念这是小说,逻辑什么的已经被作者君吃掉。
◇作者君玻璃心,无评论会懈怠君,求温柔对待。本文尽量日更。
◇求包养文文,点击下方【收藏此文章】,包养作者(收藏下方专栏)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尚修筠 ┃ 配角:未知,未知,未知 ┃ 其它:快穿,结局1VS1
==================
 
  ☆、第一个世界1
 
  隐隐约约便听到禅音在耳边响起,让他本身便浮动不大的思绪越发的平和,甚至有直接沉睡过去的欲·望……
  沉睡?尚修筠猛地睁开了眼眸,瞳孔中凌厉的神色一闪而过。禅音?莫非是有人发现了他的存在,想要将他超度?
  他早已经是一个死者,若是再沉睡过去,那么绝对不可能再醒过来。或者是,醒过来之后,说不定变已入轮回,也就再也不是他。没错,尚修筠早上千年前就已经死亡,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无法进入轮回,被束缚在那他的衣冠之墓所在之地。
  就如同大家口中所说的缚地灵一般,只是缚地灵停留在一个地方是由于愿望没有达成。而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愿望。因为死亡产生的怨念,也早已经在岁月的沉淀之下消逝。
  在生前,他一直被教导的是那救世医人之术,学的是君子心怀天下的心性。但是最后却落得粉身碎骨,连坟墓中都只能够埋葬那残破的衣冠。友情、爱情,一辈子他看得清清楚楚。
  一世仓惶,怨恨淡去之后,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不满。是他识人不清,救人不甚。这世上的确是有千千万万的无辜之人,但是同样也有不少的该死之人。医者仁心,却也并非是一视同仁。
  若是早上几百年,他或许想着轮回转世,现在却觉得转世之后遗忘所有重新开始,倒不如如同现在这般,做一个局外人。
  俊秀的脸庞上,那清亮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眼帘微微垂下,掩下了浮动的情绪。只有那轻轻颤动的睫毛能够证明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平稳。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周边的房屋,不是现代那用砖瓦方方正正砌起来的房屋,也没有他近百年间熟悉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
  他面前的房屋更像是千年前,他还尚在人世时的建筑,空气中还弥漫着清新的气息,席卷着青草与花香的味道。这是他阔别了千年的味道,纵然已经认为心情早已经古井无波,却依旧在为此动容。
  作为一个灵魂,除了视觉还残存之外,其他的东西他都已经失去。若非在生前他就习惯了一个人钻研医术,千年间又有不断更新的医学事件让他研究。否则,那只能够看到,无法听、嗅、触的世界,足以让他崩溃。
  现在,这一切都重新属于他,那么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应当如何活下去?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是谁?虽然怪力乱神之事,很难被人察觉,却不乏有一些多疑之人。
  尚修筠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襟,微微泛白的布料,显然主人生活的并不富裕。衣襟上明显的梵文,以及外面仍未停歇的钟声,让他对这个身体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在寺庙中可以穿僧袍的男子,不是僧人便是俗家弟子。而男子那及腰的长发,明显的并不是僧人。
  准备从房间中的一些物件了解一下身体主人的一些喜好,却在看到桌子上的玉佩时无法移开视线。这块玉佩,与曾经他身上的那块非常相似。只是,他身上的那块玉佩,已经被一个少女摔得粉碎——以‘爱’之名。
  手指抚上玉佩,那微凉的气息与纹路带给他致命的熟悉感。脑袋不由的一阵刺痛,让他的面色不由的苍白了几分。待疼痛过后,尚修筠再次看自己的手掌,已然是空无一物。
  而他,也没有必要再谨小慎微的观察这房间中的饰物,来判断主人的性情了。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小说的剧情,而他却并不能像是往常与病人一起观看小说一般维持着一种闲置的心情。他···也成为了这部小说的演员。
  魔教魔主阎治育有二子,长子阎龙与二子阎盛。长子在的武艺上格外的超绝,年纪轻轻便已经可以撑起魔宫,声望极盛。二子似乎自小便对武功不敢想兴趣,反而钟爱旁门左道。但是因为其年幼自然是有父亲与兄长的·宠·爱。直到阎龙被他关入狱中,制作成人彘,才知晓这位‘弟弟’与他其实是同父异母。而且,他才是他父亲与真爱的结晶。
  他曾经奉之为魔教秘典的心法,却只是一个炉鼎的心法。无论他练习的多么用功,只要是修炼采补心法的‘主人’想要得到,便统统会化为乌有。当然,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修炼这种秘法的人。
  而他脑海中的故事,闫盛并不是主角。主角是被他折磨至死,含怨重生的阎龙。阎龙重生之后杀父弑弟,当真是狠辣无比。其高超的武艺,以及冷漠的心性,却让他备受魔道之人的尊崇。
  武林正道自然也是想方设法的将其诛杀,却落得个惨淡收场。一个人的能力若是超出众人一些,会让人兴起诛杀的念头,但是若是超出众人太多,那么连诛杀的想法都不会有,只会留下恐惧。
  重新来过的阎龙自然不会不懂得迂回之术,只是取决于他愿不愿意。他约束了魔教弟子的行为,让魔教在这个世界上的风评不再那般极端,他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武林的无冕之王。
  尚修筠现在使用的身体名唤仲云,身为佛门弟子的他理应与魔教没有任何联系。但是无论是在阎龙重生前还是重生后,与仲云都是相识的。
  在重生之前,仲云在不知晓阎龙身份时帮助过他几次,甚至一度被阎龙当做是至交好友。但是在最后仲云因正邪之别,未伸手援助。仲云的一生可谓是完美,娶到了自己想要相守一生的女子,获得了不少的美名。
  仲云在年幼的时候曾经救下一女子,并与之相许一生。甚至可以放弃学习少林高深武学的机会,从此开始续发还俗。这女子在前世与阎龙没什么交集,却是重生后阎龙的妻子之一。与主角抢女人,自然不会有好下场。
  仲云最终是万毒穿心,硬生生的被毒药折磨至死的。下手的还是他挚爱之人。阎龙,则是在一旁看了一场好戏。
  尚修筠已经查看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他下山游历了一段时间,由于负伤回寺中修养,但是并没有结识到阎龙。恐怕,阎龙已经重生。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却也算不上太坏。想来目前他正忙着魔教中的父亲与弟弟,没有时间找仲云的麻烦。
  尚修筠站在铜镜前打量着这具身体的面容,比之他前世的身躯,这副面容少了几分方外之人的澄澈,更多了几分亲和。一如往常的仲云一般,唇角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笑意。当真是有匪君子,谦谦如玉。仲云能够在正道有良好的口碑,自然的与他这张面容也有一定的关系。
  只是,那一双惑人的桃花眼若是微微眯起,因为受伤,那苍白的面容倒是显得有几分脆弱,遮掩了不少邪气。却依旧无法将那邪肆的气息完全忽视……
  对这副身体,尚修筠还算满意。推开房门,循着记忆,向这寺庙中与他关系最要好的护法长老了悟所居住的地方走去。
  站在了长老的禅房之外,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到禅房中木鱼的响声。与他在清醒之前听到的禅音有几分相似。只是,他不认为会有哪个方丈有那个时间去他房间中念经诵佛,想来那禅音只是唤醒他的方式。
  在禅房之外犹豫了许久之后,这才终于推开门走了进去。
  “子觉,你有伤在身,为何不好好休息?”
  仲云,法号:子觉。
  了悟长老此时也正好将经文念完,以‘阿弥陀佛’结束,这才满意的看向仲云。能够适时进入禅房的后辈,自然是对佛祖有着足够的尊敬。仲云的佛性他自然是知晓的,从将这个孩子带上少林寺,到如今他长成一个翩翩少年,他对他可以说是万分熟悉。只可惜,俗家弟子是无法学习少林寺高深的武学。而子觉又偏偏是一个情字看不透。
  红尘千丈,或许他注定要卷入红尘。与这方外之地,有缘无分。了悟长老不由的在心中叹了口气。
  “了悟长老,弟子此次前来,是希望您能够主持弟子的剃度仪式。”尚修筠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挣扎,更多的却是释然。那双平日里总是含笑的桃花眼中也带上了几分坚毅,似乎有在一瞬间成长起来的感觉。
  “子觉可知,若是红尘未断,强行出家,是对佛祖的不敬。”了悟脸上却是越发的严肃,一双眼眸少了几分往日的慈爱,甚至带上了几分凌厉打量着尚修筠的面容。
  “弟子知晓。弟子所做,无愧于天地。”尚修筠依旧是从容不迫,一双眼眸里坚毅的神色很容易让人动容。尚修筠伸手将自己的长发拿到身前,用刀子齐根切断。之后将刀刃放在自己身前,双手伏地对着面前的佛像拜下。
  尚修筠虽有着仲云的记忆,却并没有仲云对那个女子的执着。对于他来说,少林那传承了不知多少年的武艺,明显比美色要重要的多。已经死过一次的他,对能够自保的能力有着难以想象的执着。
  感受着那头顶被焚烧出戒疤的疼痛,尚修筠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面上格外的圣洁、虔诚。只是没有人知晓,他所信奉的,并不是面前那享尽人间烟火的神佛……
  而他所念诵的佛经,在心中也仅仅镌刻下了两个字——‘活着’。
 
  ☆、第一个世界2
 
  尚修筠全然不顾自己身上淋漓的汗迹,眼前只有那不断摇晃的沙袋,微微眯起眼眸,耳朵却是微微颤动。每次出拳都精准的命中目标。少林的武艺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更多的是直来直往的攻击。有着这具身体十余年俗家弟子所习得的粗浅武艺打底,让他学习武艺轻松了许多。
  少林的俗家弟子的确是不能够习得少林的高深武艺,但是那粗浅的武艺却是为学习其他武艺打下了良好的功底。
  进入少林寺的少年有许多,年幼的时候他们自然是无法区分究竟是俗家弟子还是僧侣,对他们也是一视同仁。自然的,这些少年大部分选择的都是僧人,在这少林寺中仲云也是一个异类。毕竟···像他这样早熟的可真是不多。
  猛然听到了可以响彻整个少林寺的钟声,比起往日的钟声来说,此次显得尤为急促。尚修筠随手拿起一条毛巾将身上的汗迹擦拭干净。待将自己打理好之后,才将一旁那被洗的发白的僧袍披在了身上,遮掩了那完美的肌肉线条。
  他由俗家弟子变为少林寺的正式弟子,生活却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每日依旧是诵经、练功,对于他来说极为充实的生活,在有些人眼里却是格外的枯燥。这也是少林寺之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安排一些弟子下山的原因。这些在寺庙中生长的僧侣,很难适应那俗世间的喧嚣繁杂。
  当然,也有一些人,就这般一去不返,自此被少林除名。并不是所有的人真的能够将所有的心思都用来侍奉神佛,更多的是他们习惯了服侍在那一尊雕塑的身边。但是却依旧向往外面的世界。
  尚修筠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他站在练功广场上的时候,便看到一排排的僧侣静立着,没有丝毫的吵闹。在靠近边缘的地方,那些俗家弟子也是极为规矩的站在一旁。找了一个位置站立,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脑海中却是想着今日接触的武艺自己的身体是否已经熟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