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作者:浅洛洳雪(下)

字体:[ ]

 
 
    在双方刻意的情况下,一场晚宴可谓是吃的宾主尽欢。
    谢玲看着轻而易举被药物放倒的两人,那双黝黑的瞳孔变成了血红色。她开始的时候只是想着找个食物,但是看到季如柏的时候便改变了初衷。这样的男人,若是只玩了一次便死了,那实在太可惜了。不若将他初拥,成为她的禁脔。
    一步步的靠近季如柏,尖利的牙齿已经露出,想要触碰那白皙的肌肤。还没等他触碰到季如柏,她暮然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血液仿佛被冻结了一般,无法调动。惊恐的看向杜鸿信,她显然也是明白了自己招惹了不能招惹人物。
    她的父亲早就告诉过她,这世界上不仅仅只有,吸血鬼这一种超脱于世人的生物。甚至那传说中的狼人、异能者、光明骑士,都是存在的。只是,在一开始的小心翼翼之后,没有任何人发觉她,她也就忘记了警惕。
    “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杜鸿信手下是丝毫没有留情面。
    尚修筠伸手,将谢玲身上的胸针摘了下来,这便是掩饰她气息的物件。若是不为了找到这东西,他自然没有必要和这吸血鬼演一场戏。白皙的手指把玩着胸针,从胸针上,他自然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果然是,奥古斯亭洛克。他想要将整个世界都变成吸血鬼的基地。虽说这些新生的吸血鬼不够强大,但是胜在数量。如果十几个围攻一个异能者,那异能者活下来的可能性为零。他们的目标一开始便是这个小玩意,也没有指望过一个新生的吸血鬼能够掌握多少有用的讯息。
    20xx年,在众人所未知的世界里,东方的异能者与古武者与西方的吸血鬼、狼人以及光明骑士等爆发了全面的战役。最初以吸血鬼侵入东方国家开始,但是被龙组组长季如柏识破,发明了相应的搜寻器,z国境内的吸血鬼无法,只能逃回西方。
    一向以守为主的东方,并没有再次固守z国,反倒是主动发动了袭击。由龙组季组长的徒弟杜鸿信为首的年轻一辈,成功潜入西方。对西方的低级吸血鬼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最后更是连亲王都没有避免。
    杜鸿信完全继承了其师傅的天赋,在与奥古斯汀的对战中,拼着重伤将奥古斯汀收于九鼎之一的青铜鼎中,生死不明。
    一场轰轰烈烈的东西方战役,不过是在一年之内便有了结局。而东方也没有趁此机会向西方发展,似乎他们要的就是奥古斯亭洛克的死亡。
    冰系异能者季如柏与冰系异能者杜鸿信,以血族狩猎者的名义被记载于黑暗史册。让冰系异能者在吸血鬼一族的传承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第七个世界1 女尊穿越女后宫世界,终成夫妻(一)
 
回忆一般都是年长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尚修筠纵然有过无数次死亡的经历,但是在临死的时候依旧会回忆,亦或是总结这一世。这一世,在经历了年轻气盛的战斗之后,站在z国,甚至是世界力量最巅峰,一直到年老,也没有人敢触碰他的威严。权势、力量,果然很容易让人迷醉。
    索性,这些东西尚修筠早已经习惯了享受,却不会因为刻意的追逐而迷失本心。
    当年的东西方的战役当真是打的热火朝天,让尚修筠这本以为古井无波的心都似乎有了年轻人的朝气。但是更多的却是似笑非笑的无奈。在东方发现一个低等级的吸血鬼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个是要看当权者的意思。
    尚修筠之所以和那吸血鬼玩玩也只是为了得到那可以隐藏吸血鬼身份的胸针,然后对此进行破解,避免以后出现问题。但是杜鸿信不这样想,在杜鸿信的眼中,奥古斯汀就算对季如柏没有爱情,也定然有隐秘的计划。无论是想要利用,还是想要得到,都是他所不能够容忍的。
    所以他借着这个血族对东方肆无忌惮的机会,杀了对方一个回马枪。不仅仅将所有进入东方的血族屠杀殆尽,甚至还以此为名,入侵西方讨一个说法。东西方本就是相互防备,但是龙组师出有名,其他的诸如狼人、骑士、生化人之类的力量都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拦截。
    而且,比不得有规划组织的东方。东方与西方虽说各种有特殊力量的势力之间都是一样的互相牵制状态。东方与西方互相牵制,小的来说东方本身的各个势力也是在互相牵制,西方也一样。自然的,龙组对上血族他们都是选择了观望状态。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龙组在季如柏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会有那样的战力,最初的时候只是暗杀低等的吸血鬼,别说其他的组织,连血族都没有将这放在眼里。有了奥古斯亭洛克这位强大的亲王在,他们初拥虚弱的时间也不过是24小时。这点时间对于人类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对于吸血鬼来说更是毛毛雨。
    不经意间死几个男爵,他们也不曾在意。甚至想着瓜分利益的人又少了一些,等到亲王大事成了之后,自己得到的东西又多了些。但是之后陆陆续续的子爵、伯爵、侯爵都有伤亡,他们才终于开始重视。
    要知道现在在血族之中,也不过只有奥古斯亭洛克一个亲王,公爵也不过有不足十人之数。可以说侯爵与伯爵是血族的中坚力量。莫名其妙的死亡会引起整个血族的恐慌。
    但是,虽然他们足够重视,却依旧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论起游击·战来,z国绝对是一把好手。而且有杜鸿信的存在,就算是面对面也不怕任何人。血族的警惕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血族的人还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在这个时候,失踪无疑就意味着死亡。
    最初奥古斯汀不以为意,这世界上能够让他在意的人实在太少。在公爵们的请求之下,他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决定出手。这时候他才发现了不对。人他是能够找到,但是每次赶到战斗位置的时候,龙组众人就已经安然无恙的撤退。
    如果找不到倒也算了,那是情报部门的不对。但是龙组这般好似故意漏了尾巴,等兴奋的扑过去的时候,发现不过是一场空。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折腾,更别说奥古斯汀从来没有和好脾气沾过边。
    在吸食了不少人类的血液,让整个古堡都弥漫上了血腥气息之后。奥古斯汀不由憋屈的发现,自己还真的拿那些龙组的小家伙没办法。而这时候他也收到了季如柏的回礼,一尊东方的古佛,那佛像的形态极为祥和,笑意盈盈的样子让人很容易平复下来。但是对于他来说却不下去一个巨型炸弹。
    将装古佛的箱子在众血族的面前直接打开,别说季如柏没有想到他会那么不注意,连血族们对此也颇有微词。甚至有认为奥古斯汀为了能够追到美人,可以弃整个血族而不顾的流言。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以奥古斯汀的人品,他要是真的爱上了哪个美人,还是相当的有可能。
    奥古斯汀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大义,但是他平日里对季如柏的关注太多。就算是假的也能够被传成真的。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哪个种族,捕风捉影的技能度都能够点满。就算是没有那回事也能说成八·九成真,何况奥古斯汀的确对季如柏有点意思。
    奥古斯汀在血族的威严值下落了许多,碍于他那强大的战斗力没有人敢说。但是血族已经有了想要让西方的其他能力者介入的想法。
    这所谓的奥古斯汀喜欢季如柏的流言,尚修筠也就听听,并不会当真。但是杜鸿信会当真。尤其是他现在身在国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季如柏。这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他眼睛都红了。随之而来的是血族比以往更加猛烈的攻势。
    众志成城的血族都抵抗不了,更何猜忌万分的血族。所以奥古斯汀也算的上是拉下面子,让其他势力参与。所谓的拉下面子,也只是在他看来。光明教廷早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下,让圆桌骑士们加入是早晚都会出现的。这骑士一加入,其他观望的势力也纷纷决定对龙组出手。
    实在是龙组表现的实力太过强大,他们无法知道一旦血族有什么三长两短,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他们。平日里在国内自己人与自己人争斗一番也就罢了,一旦与国外势力抵抗,虽说不能够众志成城,但也不会再相互的使绊子。
    西方有其他的势力,东方自然也有。李家与龙组之间的关系本身就不是什么秘密。而其他几家打着大义的旗号也不可能不出手。而且,要说这些古武者、异能者们对西方没有任何意见,任何人都不相信。根本不需要活动,他们便自发的加入了战场。
    如此一来,东西方的能力者之间的战斗也就全面爆发了。
    季如柏这个龙组的组长,又是李家这一辈最强大的存在,自然也就担当了指挥者。也只有他知道,这所谓的东西方战役,最初的来源不过是某个汉纸吃醋而已。闹到这么大,自然也需要一个收尾。
    季如柏前往西方之后,倒是让杜鸿信安稳了两日。这安稳了两日之后的结果便是,他为了不让别人打扰,可以随时与季如柏在一起。直接进了吸血鬼古堡,挑了奥古斯亭洛克。之后毫发无伤的回到了季如柏的身边。
    至于被装入青铜鼎之中的奥古斯汀,自然是贡献了自己千年的修行,成为了杜鸿信的养分,让他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至少除了尚修筠这个自带外挂的家伙,其他人难以与之媲美。
    血族失去了唯一的亲王自然就变成了一盘散沙,几个公爵各司其职,想要得到血族最大的权限。失去了血族的西方,比之东方的实力弱上了不少。与西方的死气沉沉相比,东方因为杜鸿信这出其不意的一手,更是被激发了士气。
    这场战斗对于西方来说无疑是最惨烈的一战,强大的能力者几乎完全陨落。而东方在季如柏与杜鸿信的照看之下却是不痛不痒,鲜有伤亡。如此一来,几乎整个世界都将归于东方的天下。
    但是东方的能力者偏偏还对西方这风水不怎么满意,将西方势力的一些比较赚钱的产业瓜分了一下,继续回返东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大家自然不可能真的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杜鸿信与季如柏成为能力者的无冕之王,众人甚至不敢多提他们的名讳。
    这样的威严在那里竖着,就算是后来爆出,龙族的组长季如柏到如今也不过20余岁的年纪。杜鸿信更是刚刚20左右,大学还没有读完,这都已经不能够让他们有什么感慨了。
    两人表面上是师徒名分,但是却状似情侣。众人虽说对他们的关系有了觉悟,双方的父母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也没有人敢说上两句。
    甚至隐隐有聪明人猜到了奥古斯汀真正的死因,却也只能咽到自己的肚子里。
    东西方战役之后,便是漫长的和平期。战争沾染的戾气,也在数年的洗礼中消失殆尽。就连当初杀气四溢的杜鸿信,也是恢复了人畜无害的形象。甚至,龙组的所有人都没有他恢复的快。
    季如柏这位龙组族长,更是在找了一位罕见的冰系异能者即位之后,便与杜鸿信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完完全全从前台转到幕后,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忽略他们的存在。冰系异能者的身份,在全世界都开始变得超然起来。
    如今,几十年过去,就算异能者的寿命比之常人要长许多,也走到了终点。尚修筠对这一世同样是相当满意,小的风波过去之后,便再也无人干涉他们的生活。两人走过了所有世界上有名的风景,除了杜鸿信时不时的吃醋行为之外,过的是风平浪尽。
    短暂的分离,也将迎来下一次相聚。尚修筠虽说也有两分不舍,却不会太过伤感。
    尚修筠收回了自己伸出窗外的手指,白皙的手掌中,一滴水凝聚在掌心。怪就怪在,这滴水在烈日的照耀之下,没有丝毫被蒸干的样子。
    此时他站在一个高塔之上。从窗口俯视,可以将整个皇城尽览眼底。侧头靠在窗前,看着下面人来人往,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但是仔细观察便能够发觉,这个世界与他经历过的所有世界都不一样,格外的特殊。
    这是一个女尊世界。顾名思义,女子为尊,男子为辅。阴阳已经完全与常理相佐,阴主外,阳主内。以尚修筠的眼力,甚至能够看到高塔之下那些柔柔弱弱的男子?以及那身强力壮的女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