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捡到一只忠犬肿么破 作者:茗希的席子(下)

字体:[ ]

 
 
   
    而在凌易得知了成王的野心也谋划之后,就一直暗暗地将靠近北关一片的官员
 
更换成中立或者是保皇党人士——就连将领也都换了不少。
    成王虽然有心将这些新上任的官员好好敲打治理一遍,但当时成王已经抵达了
 
京城,自然也是有心无力了。
    而北关附近郡县的兵马也已经悄悄地换成了化整为零潜入这一片的翟家军,现
 
在只等着他们二人抵达,然后开始进攻北关,最后和翟羽带领的翟家军一同兵分
 
两路的对付狄国。
    而还在京城的成王久久寻不到失踪的祁思贤和翟远,也只能一边派出更多的人
 
手,一边着手昭告天下洵国国君被翟远掳走,现在下落不明的消息。
    同时成王的手里还有着太后的懿旨,自然很有说服力——至少朝中已经有大臣
 
开始陆陆续续的提议让成王暂摄朝政了。
    “礼部尚书和兵部尚书倒是挺为成王着想的——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助成王一臂
 
之力,看样子韩袅婷也成了韩家的一枚弃子了——也是,韩家的儿子不多,还个
 
个不成器,偏偏女儿不少,还个个艳若桃李。”凌易看着告示啧啧点评道——他们
 
二人日夜兼程,终于在五天之内赶到了北关临近的郡县河林郡,如今正坐在太守
 
府里看着通过秘密渠道传来的宫里的消息。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翟远有些恨恨的咬了口凌易的鼻子,却也舍不得用劲。
    “知己知彼嘛。”凌易摊摊手,继续读着手里的纸条:“我这一走,宫里的魑魅魍魉
 
可还都一个个现身了——这德妃贤妃还真是拼了命的想要扳倒丽妃,过继她肚子
 
里的孩子,也真真是机关算尽了。”
    翟远其实对于这些事情并不关心,只是安静的倾听着,目光却是一刻也不离凌
 
易的脸庞——或许是为了弥补之前压抑了太久的心思,翟远如今倒是明目张胆的
 
和凌易在一起。
    凌易感受到爱人的目光,卷起手中的纸条挑着爱人的下巴:“由此可见,这妃妃
 
嫔嫔的,多了也着实麻烦——不如也就委屈委屈只要你一个人吧。”
    翟远的眼睛专注的看着他,眸色越来越深,等到凌易一放手,他就起身覆在了
 
凌易身上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意愿。
 
☆、第7章 .13
 
因为成王将兵力南调——为了对付朝中那些不服他管制的大臣们,也是为了能够
 
控制的住这座他以为的囊中之物的都城,所以翟远很快就攻下了成王的大本营。
    凌易从成王老巢里搜刮到了成王通敌卖国诸如此类的证据,心满意足而又带着
 
遗憾回京了——遗憾是因为翟远留在了边关对付狄国。
    凌易虽然有些不舍爱人,但是心知早日解决了成王,爱人这一仗也会更早的结
 
束——于是也就快马加鞭的赶回了京城,赶往了御前侍卫长的宅邸。
    “安好,保重。”凌易将手里的信件甩了甩,有些忿忿的挑眉——只用了四个字
 
就想打发了自己?倒难怪二白总是喊他混蛋。
    凌易按了按额头,将这封信妥妥当当的收好,又唤来葛雨询问情况——身为御
 
前侍卫长的葛雨也已经被成王寻了个名头休职了。
    “朕有些时日不在京里,京中倒是变化颇大,那宫里如今如何?”凌易虽说是客
 
居葛家,但依旧架子摆的十足。
    “怀孕一事兰泽……丽妃娘娘假怀孕一事倒是还没被德妃贤妃她们发现,为了保
 
险起见,丽妃娘娘假装流产,现在德妃贤妃正在着手对付皇贵妃娘娘,似乎想从
 
她手里夺过皇子,至于成王当摄政王一事,两位娘娘好像并没有什么异议。”葛雨
 
毕恭毕敬的回禀——他的爱人沈兰泽曾经家人被宁王禁锢,被唐夫人胁迫为她谋
 
事,可是皇上却是灭了宁王,救出了沈兰泽的家人,就凭这一点,葛雨就誓死效
 
忠于眼前之人——接着开口将朝中的情况也说的明白:“几位娘娘的母家也没有什
 
么反应,皇贵妃身后的韩家甚至隐隐的推波助澜,朝中的保皇党人士都被成王寻
 
了由头软禁在家……”
    “成王可真是做得好啊——看样子朕再晚些回来,这洵国还真的要易主了。”凌
 
易虽是这么说,但是眉梢里却没什么紧迫感:“那成王如今知道了北关之事有何反
 
应?”
    “成王派了原本还打算慢慢说服那些老臣,但现在看来成王已经失去了耐心——
 
另外我们的障眼法被成王识破了,成王已经知道了翟羽将军也不在京城一事。”葛
 
雨说到这里,奇异的顿了顿,然后接着道:“陛下,和敏公主她如今也不在京城之
 
中。”
    “恩?”凌易对于这个倒是没料到,有些诧异地挑挑眉,就又明白了过来:“那丫头
 
随着翟羽将军去边关了?还真是……罢了罢了,随她去吧。”凌易对于这件事倒是
 
不在意,只在心里琢磨着和敏公主到底能不能说服翟羽——毕竟再怎么说翟羽也
 
是爱人这一世的兄弟,若是能得到他的祝福,总归能够让爱人开心一些。
    凌易本也没打算立马现身,而是在京里观摩了半个月,不时地收收爱人只有四
 
个字的家书,然后回上一封足够厚的聊表心意的信,兼之看看京城里又有哪家投
 
向了成王——他在等着成王彻底拉拢了那些墙头草以后再出面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毕竟假装被拉拢住的禁卫军副将和京城卫将军已经将兵力全部调到了城外
 
,代替了成王的那些私兵。
    而成王此时依旧做着成为皇帝的黄粱一梦,对于已经跃跃欲试全副武装的军队
 
浑然不觉——唯一令他烦恼的大概是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的祁思贤了,成王之前就
 
已经加派了兵力前往河林郡,却是一无所获,浑然未觉他要找的对象已经经过了
 
易容术潜入了京城。
    而狄国国君寄给成王的信件也统统被翟远翟羽所截获,换上了其他的信件——
 
二白也在边关给予了不少帮助——一封也未曾送到成王手中,而是源源不断的送
 
到了凌易的案上。
    与狄国这一战的确艰难——哪怕是凌易最开始的一世,他也不过是一个人作战
 
,对于这种上万人的战争实在也没有什么经验,就更别提帮助了,也就只能附上
 
了证明皇帝身份的令牌,让他们能够在粮草马力不足的时候向附近的郡县寻求帮
 
助——甚至可以对于不予援手的当地官员先斩后奏的权利。
    而翟远翟羽兄弟二人也的确不辱战神之名,虽然士兵的战斗力比不上自幼生于
 
马背,从小骁勇善战的狄国士兵,但是依旧凭着谋略将战况打了个平手——甚至
 
隐隐略胜一筹。
    眼看着战局越发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也看着朝中大臣的站队尘埃落定,再加上
 
自以为准备好一切的成王筹备的封王典礼已经大致完毕——凌易终于站了出来。
    当成王站在仅位于皇位之下的台阶上宣读着诏文,却看见他以为已经彻底落败
 
的皇兄缓步而上,拾步踏上厚重古朴的汉白玉铸就的陛阶,身穿着正宗的五爪龙
 
袍,头上的珠冕缀着,虽然看不清表情,却能看见对方好似嘲讽的勾起的嘴角:“
 
诸位这是在做些什么?”
    大臣们纷纷后退了一步行礼,中间分出了一条道供这位久未归来的皇帝通行—
 
—更有甚者其中一些面露惨状,眉眼里蒙上了一层灰暗——凌易走过正低着头跪
 
在地上行礼的大臣,倒是没再开口对着这些大臣说话,而是直接看向了正站在台
 
阶上用一种俯视模样看着自己的成王。
    成王的脸色可不比那些大臣好的到哪里——不过前者是面色铁青——却又不得
 
不压着面带着笑意,还未等他开口,这位出现的很不是时候的皇帝开口了:“子衡
 
这是在做些什么?朕不过离开数日,刚刚回朝就看见这般的景象——什么时候洵
 
国分封王爷竟是不用朕的同意了?诸位爱卿,还有成王可否告诉朕,这是什么时
 
候里的规矩!”
    这些大臣们大都是已经彻底投靠了的,或者是已经偏向了成王的——毕竟虽然
 
这位王爷没有直说,但是依旧可以猜出这位的心思的——在这种时候却看见皇帝
 
什么事都没有,平平安安的回到了京都,甚至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还是这种时候,这种地点——这让这些大臣不得不怀疑其实这位陛下早就
 
心知肚明了——这也更是让这些人战战兢兢,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当初决定投
 
向成王的时候一口拒绝,或者是回到皇帝当初失踪的时候想办法找到他结果了这
 
位皇帝。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用像现在这样,无比恐惧的看着这位皇帝一点一点走上大
 
殿的最高处,俯视着这些仍然跪着的臣子。
    而成王更是气愤而又恐惧——因为在经过他身边时,这位陛下轻声的还夹杂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